《余罪 7: 我的刑侦笔记》-第一章 匪窝遇险 放浪形骸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5日 星期二 22:00:13 作者:


关灯
护眼

一辆五菱面包车在深港东环路上巡逻着,这个陌生的地方有着丰富的夜生活。尽管是小雨淅沥,也挡不住人声鼎沸。车穿梭在车人混行的路面上,解冰几次电话问着准确方位,终于看到目标时,他哑然失笑了。

那辆还有着安利标志的闷罐车,泊在临街的人行道上,一个街灯照不到的暗处,不细看还真分辨不出来。他叮嘱了司机两句,踱步下了车,看看时间,已经是晚十时了。这个时候队友紧急召唤,还以为有急事了,不过看这样子,似乎很平静嘛。

这两天他的任务是许平秋直接安排的。连他也没搞明白,许平秋为什么会派他去监视一个内部的人——经侦局的。不过监控的结果仍然让他震惊,那位内部的同行,居然和蓝湛一的情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是商业犯罪侦查领域的警察,一拨是专事网络赌博的罪犯,这其中的猫腻想想便知应该是各取所需。只是让人惊讶的是,他想不到许平秋有什么渠道,千里之外,居然能窥到隐藏这么深的一个内鬼。

很多警中前辈,都会有外行想象不出的秘辛,这一点他领教很多回了。自从参与这个案子,他甚至发现,自己重案队学习的两年,比当年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实用多了。要解决这些光怪陆离的案子,单凭从教科书里学来的东西是远远不够的。

轻轻叩响车后厢,后厢开了门,里面伸出来一只手,一把把他拉进去了。

哎呀,车里闷热了,还挤了好几个人,鼠标、曹亚杰、俞峰,还有最胖的李玫,正一把一把擦汗。拉他的是曹亚杰,大舒一口气道:“可算来了,快帮个忙。”

“什么忙?”解冰有点疑惑。

“去夜总会玩玩怎么样?”鼠标贱贱地一笑。听得解冰膈应了,他看看诸人,又好像不是开玩笑,沉声问着:“到底怎么回事?”

问向李玫,这肥姐好歹还算正派。李玫一招手介绍着,支援组的任务是跟在余罪的背后机动,这两天追踪一直是即时通信加监控,而且为防意外,所有的监控、监听记录都是实时提取走的,比如彩票房的监控,余罪会放在走过的超市里,前脚放下,后脚就有人取走了;在银行的拍摄记录,他出门时会故意系下鞋带或者在垃圾桶边扔个烟头,要取的东西随后就会留在台阶后或者垃圾桶里。

对于这个就在别人眼皮下的监视活动,李玫显得是格外兴奋,她摆弄着一堆小型储存卡,直说是特勤处提供的设备,好多都没见过,纽扣上、领带夹上、手表上,甚至皮带扣上,都能成为针孔头的探视点。

“哦,我明白了。你们的意思是,他进夜总会去了,要个接头的,带回他提取的东西?”解冰道。

大家都点头。他奇道:“这么多人,怎么想起我来了。随便一个去都行哪。”

“我都去过两回了,怕面熟。鼠标更不能去,他不能露面。”曹亚杰道。

“我也去过两回,打过照面了。”俞峰笑道。

鼠标也在笑着,说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进那里面得既有派头,又要风度,我们几个一个比一个猥琐,不好意思去啊,再说这里头花了钱可没地儿报销啊。”

标哥这么一说,把众人都逗乐了。解冰知道他什么货色,倒没介意,问着怎么进去、怎么接头,毕竟这里头还是比较注重隐私的,一进包厢那就是另一片天地了。李玫一问鼠标,鼠标张口即来:

“这个好办,暗码给他发个短信,十分钟后,厕所里接头。”

车厢里大伙笑得直颠,解冰反倒有点脸红了……

在夜总会暧昧的灯光里,艳舞、调情、红酒再加上尺度颇大的情色游戏,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短信的声音响起来时,还是旁边的妞提醒的。余罪拿出手机来,吴勇来不知为什么倒上心,直问着:“小二……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给你打电话。”

理论上应该没有短信,因为这是新换的手机号码,余罪醉眼瞥着好奇的吴勇来,知道这家伙警惕,还防着自己呢。他一看,随手把手机递给吴勇来:“这运营商比小姐还不要脸,一天发八条短信让你办业务。”

“讨厌啦!”那妞状似生气,擂了余罪一把。吴勇来笑着看了看,却是包年的什么增值业务广告,他讪讪地道了句:“还好,要价比夜总会低多了。”

几人哧声又笑,余罪抿了几口酒,摇摇晃晃地起身,要上厕所,两个保镖玩兴正浓,谁也没当回事。

余罪摇摇晃晃进去,解开裤子,对着小便池放水时,侧眼看了看已经等在这儿的人。

有点意外,居然是解冰。

“这儿玩得挺嗨啊。”解冰小声道,看到余罪脸上的唇印,顿觉有点可笑。

“那当然。”余罪笑道。

“小心点,别太过火了。”解冰道,从来没有想过两人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感觉怪怪的。

“这儿还没有咱们组织里危险,有啥担心的。”余罪轻声道。

“你好像有情绪。”解冰道,感觉到了余罪似乎有点无奈。

“当然有了,看现在的待遇多好,比在队里可强得不止一倍,呵呵。”余罪笑着,提上裤子,准备走了。解冰递给他一个火机,小声问着:“东西呢?”

“已经给你了。”余罪顺手拿走,头也不回道。

解冰出来时,正看到了余罪揽着那穿着暴露的妞,亲亲密密地回去了。此时他手伸在兜里,才发觉口袋里多了一个火机,也不知道余罪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解冰刚出了甬道,服务生迎上来了。这位客人刚开房就上卫生间,他殷勤地问着需要什么服务。解冰笑了笑道:“突然有事了,改天再来。”说着给服务生塞了两百小费,悠然地踱步出了夜总会。

过不久,这个嵌着微型摄录的打火机,接驳到了李玫的电脑上……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