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7: 我的刑侦笔记》-玄机难察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5日 星期二 22:05:49 作者:


关灯
护眼

最后一笔转账的时间是九时三十五分。李绰看了看时间,知会了省厅经侦处,对转出的账号已经进行了标注。这笔钱理论上讲,已经是属于国库的了,他抬头时看到了意气风发的刘玉明带着众匪扬长出了担保公司,不禁心里有了种可笑的感觉。就像很多很多不幸的犯罪分子,出生入死,最后聚来的钱都上缴国库。某种程度上讲,他们比纳税人缴得还多。

可笑吗?

他笑着回望枯坐在会议桌边抽着烟、抚着下巴的许平秋。老许很阴沉,一直阴沉地盯着屏幕,到现在什么也没说。而这个指挥部只有他和许平秋两个人,西山来的这位处长和他曾经见过的那些领导还是有差别的,耀武扬威的他见得多了,低调到神秘的,他可是第一次见。别说外界,就刑事侦查局这幢楼里都没人知道,此时正在进行着一场深港有史以来针对地下赌博的最高级别行动。

一个支援组、十个特警组成的突击组,还有以维护车展治安名义调拨的异地民警,连刑侦局内部的人也没有用。李绰总认为,这个有点矫枉过正了,等于把自己人都钉上嫌疑的标签了。

“你看我干什么?”老许掐了烟,听到了指挥频道里,支援组的汇报:明码,02号已经去往仙湖别墅的方向。本来准备回答的李绰瞬间愣了一下,愕然地看着许平秋,突然醒悟道:“怪不得你们对担保公司这么熟悉,原来也安插进了内线?”

花点钱买消息,刑警常办的事,地下世界有吃这种线人钱的人,这点并不稀罕。许平秋笑了笑道:“有,现在就不必瞒你了,他一直就在,就是刚刚离开担保公司的人……你可以把他从抓捕名单上划去了,他不叫余小二。”

李绰听着,半晌才醒悟过来,赶紧打开指挥系统,把嫌疑人的信息排出来,删除了这一命令。让他更愕然的是,在前期侦查的汇总里,这个人已经混到了第三序列嫌疑人,仅次于刘玉明和那几个保镖。

“这个人……”李绰刚要问,又及时刹住了。这样的事就算问了,对方也不会告诉你,他转移话题道,“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其实刚才看到传输的时候,李绰就已经有动手的冲动了,可他没想到许平秋这么沉得住气。这不,像没听到这句话似的,他补充了句道:“保镖出现,并不意味着蓝湛一就在深港。”

这是提醒领导,不要为捡西瓜,把芝麻丢了。不料许平秋笑笑道:“这个案子的主线不难,你觉得应该是抓人,还是抓钱?”

“也是,应该是抓住钱,这才是他们的根基。”李绰道。

看对方还是有点不那么痛快,许平秋却是开了句玩笑问着:“李副局,看你精神不振啊,是不是觉得就咱们两人,干这么大的案子无人喝彩啊?”

“那倒没有。”李绰道,“只是放任这些人胡来,我们按兵不动,要是让人知道了,会觉得我们的行为有悖于职业操守啊。”

这也是句玩笑。现在的态势李绰看出来了,老许是等着内讧四起,然后坐收渔翁之利。这想法对于普通人没问题,但对于一位警官,坐视这样的事,似乎就有问题了。

许平秋听出李绰的弦外之音。他笑了笑,又点上了一支烟,慢条斯理地说:“你不用旁敲侧击我,我会负责的。大部分时候不到图穷匕见,见不到最后峥嵘,今天能让人惊讶的事和人,应该不是我。”

人家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可李绰却有点迟钝,没听懂。他只见到,老许悠悠地抽着烟,吐了偌大的烟圈,看着屏幕上时隐时现的追踪车辆,一点也不急。

“快点,快点,再快点。”

刘玉明兴奋得满脸潮红,声音既尖且细。开车的阿飞嘟囔着:“快不了啊刘哥,今天国际车展,没堵死就不错了。”

是啊,人如织,车如林,公安交警车辆处处可见。哪个路口都是交警站着维持秩序,可还是架不住五湖四海来的客人那个热情哪。刘玉明急得满头冒汗,喃喃道:“十点钟必须赶到,担保公司那藏不了多久,很快就有警察追着来了……这是一次钢丝上的舞蹈。今天以后,即便我离开,这里的江湖也会留下我刘玉明的传说。”

刘玉明说着更兴奋了,屈着兰花指,抚过眉睫,抚过胸前。这意气风发,看得阿飞又是一阵恶寒。要不是宝哥派任务的话,他可不愿和这个不男不女的货搅和到一块。

还好,车一直在动着,清了几辆,速度一下子提起来了。刘玉明看着车前车后处处可见的值勤警察,这个森严的戒备,仿佛是在为他送行一般,让他心里有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冲动。

“小样,你知道哥从这盘口拿到了多少钱?”刘玉明得意道,兰花指一甩,答案是,“不告诉你。”

“我没兴趣知道,不过宝哥说了,一定小心啊。”阿飞提醒了一句。心里暗忖,跟着这货办事,肯定要吃亏,怪不得宝哥让他见机行事。

“你说蓝爷啊,我不怕他。”刘玉明得意道,兴奋地补充着,“他今天就在这儿,我也要让他倒在我的裙下。”

“噗!”阿飞一喷,方向偏离,油门不稳,差点追尾。刘玉明火了,好文雅地发泄着:“我知道我现在气势很凶,不过你好歹也混过的,不能吓成这样吧?”

阿飞被刺激得欲哭无泪,这回可算是咬着牙加速了。超车、闯红灯,窜了几条街道,兴奋得刘玉明直尖叫不已。等到了目的地,等了好大一会儿才见后面的车来。刘玉明带着他那帮草台班子,又像在担保公司抢庄,一哄而上,撞开保安就冲进去了。

他没注意到身后的是,阿飞加着油门,飙离了现场……

“邪了啊,这个窝点还就在置业大厦?”俞峰看到场景里,感叹了一句。上次深港警方突袭,扫了一个电话营销公司,可谁能想到,六合彩外围收赌的庄家,居然就设在这里。支援组根据账户动向给出这个消息时,连许平秋都有怀疑。

“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嘛,上次他们是故意把警察引过去查。置业大厦二十九层,出租的写字楼里一共有六十多家公司,有的公司就一间办公室啊,还真不好查。”李玫道,一摊手,放在脑后。从现在开始,要失去现场的影像了,即便外勤监控,也不可能找到这么高的水平距离。

她这儿暂停了,不过身边的击键声音更快了。她奇怪地慢慢回头时,曹亚杰给了她一个嘚瑟的笑容,惊得李玫追上来问着:“你怎么能进去?”

担保公司是余罪做的手脚,可这儿余罪根本接触不到啊。曹亚杰击着键,一心二用道:“别忘了哥是千里眼公司的老总……他们的监控设备都是要经过咱们公安验收,甚至很多就是咱们内部人推销给他们的设备。你说这样的设备,怎么能难住我这样的专家。想知道后门怎么进吗?”

他得意地说。“咦?没音了。”奇怪地回了下头,才发现都聚他身后了,俞峰吃吃笑着问:“进后门的感觉如何?”

曹亚杰贱贱一笑,一抹帅帅的头发,“吧唧”敲了一键回车,一个程序远程执行了。“唰唰唰”亮着屏,一个一个监控单元同步到这里。鼠标愕然道:“哎哟,这进后门的感觉就是爽啊。”

“应该在电梯里,切到那儿。”肖梦琪道。

曹亚杰击着键,寻了若干层,还回溯了几分钟,最终在顶层发现了刘玉明进入的图像。不过等他再切换时,连后门也闭上了,全部是雪花点。

“应该是被人为切断了,要出事了。”曹亚杰预感到了,爱莫能助道了句。又切换回了电梯的实况,冷清清的,无人进出。

五分钟过去了,没人……

十分钟过去了,还没人……

这时候,紧急通信频道响了。外勤在急促地汇报,置业大厦的顶层,传来了枪声。

此时此刻,对于发生的一切茫然无知的余罪刚刚找到了泊车位。下了车,开了车门,副驾上的温澜浅浅一笑,优雅地下车。之所以要冠以优雅,是余罪下意识地看到了她修长的腿,在踏下车的一刻,立时为这个满眼钢筋水泥的地方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似的,让他有点目眩。

“你喜欢什么车型?”温澜笑着问,很自然地挽上了余罪的胳膊。

“我对车真没研究。”余罪毫不掩饰地说,“开过的车仅限于那些破公车,豪车顶多砸过一辆,还没开过呢。”

“你这样子嘛……”温澜回头审视了余罪几眼,粗大金链子,另类的锅盖头配着黝黑的皮肤,再加上胳膊上几块勉强成形的肌肉。她笑着评价着,“应该一辆陆地巡洋舰或者悍马才配得上你本人。”

“我也觉得是。”余罪道,这回才谦虚地说,“不过我配不上那车啊。”

“没野心,没花心,都不叫男人啊。”温澜笑着一指摘,挽着有点羞涩的余罪,向着车展现场踱去。

这个国际会展中心修得像一个长方形的堡垒,外观满是玻璃墙的反射光线,晃得耀眼。余罪第一直觉是这家伙怎么修得像具大棺材,太像了。

对于无缘享受到的事物,大多数屌丝会下意识地给予鄙夷的眼光,余罪自然也不例外。进门倒也可以,一眼扫过,各色的靓车排了数百平方米,不同的展区,装饰着各色的风格。余罪尽管不懂车,眼睛还是直了。

车不懂,可有车模哪!

小兴奋上来了,真是大饱眼福啊。东瞅瞅西瞄瞄,真个是春色满园看不足啊。温澜有意无意地瞟着余罪,她也在抿嘴轻笑,男人对于豪车和美女,就像女人对于钻石一样,抵抗力几乎为零。她看着余罪馋得可爱的表情,轻轻示意了下,小声附耳道:“能告诉我,你对什么样的美女有感觉吗?”

余罪瞥了瞥,每每温澜开玩笑的时候,自己脸蛋先会有两个小小的酒窝,余罪笑了笑说:“好像都有感觉啊。”

“这就对了,花心已经有了,就差野心了。”温澜道。

“呵呵……问题是我觉得这儿不像卖车啊,像卖春的地方,太刺激啦。”余罪又瞄到一个穿短裤猫步出来的车模,飘然道。

“只要你买得起这里的豪车,卖什么,是没有区别的。”温澜笑着道,似乎包里的手机响了。她掏着手机,笑了笑:“接个电话。”然后优雅地踱步到一个展台的侧面。

“知道了……我在国际会展中心……你小心……没事,我这里没事……”

余罪等着温澜,用他那双洞若观火的贼眼读着她的唇,那红唇贝齿中的秘密,恐怕是解开所有谜底的钥匙。这方面他不如鼠标,鼠标当年为了赌博赢钱,和豆包苦练这种读唇的本事,他就不行了,只读出来了一些片段,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他揣度,温澜的表情很庄重,不像惯有的那种虚与委蛇,更不像她在魅惑别人的时候那种暧昧表情,可也更不像她对那几个人颐指气使、发号施令的表情。

“你小心”,让谁小心?

“放心,我这里没事”,让谁放心?

这是谁的电话?哪个裙下之臣?

蓝湛一,应该不会这么严肃;刘玉明,也不像,和那个变态说话,温澜应该是调戏的表情;尹天宝,似乎也不像,要和尹天宝,似乎应该是揶揄的口吻,眉间带笑那种。

余罪瞬间排除了几个人,可又无法想得出这人究竟是谁。

他看温澜挂了电话,他正等着温澜回来时,冷不丁一群观展的客人走过,他堪堪避开,却不料有人在他面前停下了,愕然、惊讶地看着他,余罪刚移开眼神,惊得回头盯着,吓坏了。

我靠……居然在这儿还能遇到熟人。

“你怎么会在这儿?”那个女人愕然道。认出来了,虽然扮成土豪了,可她还是认出来了。

“认错人了。”余罪一闪身就走。居然是栗雅芳,把人家车砸了,那事还没了呢。

“嗨……嗨……怎么可能认错……你不是……”那女人伸着膀臂,拦着余罪。她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讶,两眼放光,像是看到余罪一夜暴富,车钱有着落了似的,笑着道:“哇,装得还挺像啊……这真的假的?”

“你谁呀?”余罪火冒三丈了。这时候出来,不是要老子小命了么。他已经看到温澜向他走来,于是干脆加大了声音嚷着:“不要老缠着我好不好?”

“嗨……你说什么?”栗雅芳本来遇到老乡还挺高兴,那事让她对警察的看法改了很多,一下子全没了。她气冲冲地拽着要走的余罪:“说清楚,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还算什么账?就那么干了一下,给你十万块,还嫌少啊?”余罪直眉瞪眼,像个负心恶汉。

“十万块很多吗?告诉你,我改主意了,少了五十万,我跟你没完。”栗雅芳花容变色,眼前亏一点也不吃。

“太他妈过分了吧,就那么干一下,十万块都打不住,操!”余罪恶言恶声,拂袖而去。

栗雅芳气得冒火了,她抬步就追。突然间她发现不对劲了,四周聚起来的观展客人、车展方的人,都以一种暧昧和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就那么干一下,十万块还嫌少啊?”四周人吃吃笑着,打量着栗雅芳,似乎在揣度怎么干了一下。

栗雅芳知道问题在哪儿了,一下子面红耳赤,气得扬着女包远远地朝着余罪砸了过去。余罪像脑后长了眼睛似的,加快了步子,快速从移动门跑了。

“气死我了。”栗雅芳一下子怒容成哭相了,委屈得直抹泪。

“这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他。”她哭着,泪水把妆色糊了个大花脸。

有助手在,不敢安慰,生怕遭骂。有旁观者在,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思,倒是有位女士很同情地把栗雅芳的包捡回来,送到她手里。她哭得那么伤心,谢谢也不说了,掩面逃也似的离开了车展。

温澜出了门,看了眼那个逃走的女士上了出租车,这一刹那的变故,似乎让她有点迷惑了。那女人的包、手链、腕表她认得出都是高档货,而且气质不凡,最起码在她看来,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倒是“干一下十万”能说得通。

她笑了笑,怎么也想不通这事是怎么发生的。四下寻找着,看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便利活动车前探头探脑出来的余小二。他慢慢地踱步上来,递了瓶冷饮,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澜姐,碰上个我不想见到的熟人。”

“她是什么人?”温澜好奇地问。

“这个荒唐的隐私,能不问么?”余罪期期艾艾道,难言之隐,这故事不好编哪,留点想象空间吧。

“好,我尊重你的隐私,不过你必须回答我一个其他问题。”温澜笑着道,抿了口饮料,明显心情破坏了。

“没问题。你问吧。”余罪心虚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温澜侧眼瞥着,多了一份好奇。

挺身而出、见义勇为、见财不起意、胆小怕事,和后来心狠手辣、拼命捞钱,几乎是极度矛盾的性格组合在了一起。之前她认为是船上那件事的缘故,可现在她有点怀疑了,好像不是那么简单,刚才他明显是误导别人的想法,故意让那个女人难堪。

“普通人。”余罪道,“做过好事,也办过坏事。想发财胆子不够大,想上位基础又太差,刚碰到个机会以为能飞起来,不过恐怕又得趴下了。”

温澜听着这货似真似假、更像搪塞的话,笑了,并没有埋怨的意思。她笑了笑,看着余罪道:“看来我有点杞人忧天了,你是个聪明人……那你应该知道我让你陪我逛车展的用意了?”

“好像知道,置身事外。”余罪道。他也发现了,温澜也许比想象中更聪明,已经起疑了。

“那就好,我喜欢聪明人,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帮过我一次,我也还你一次。”温澜道,含情脉脉地看着余罪,仿佛试图看穿这个其貌不扬的洗车工。不过她仍然看不出,那朴实、诚恳的面孔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东西。

其实余罪何尝又不是如此,他同样看不穿,轻声道:“这样好,我们就扯平了。”

“对,扯平了,那你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吗?”温澜笑吟吟道,像是最后摊牌了。

“远走高飞?”余罪道。

“对,我不知道你来自哪里,不过我知道,你肯定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见好就收吧,你得到的够多了。”温澜道。

她灿烂地一笑,快步走向展厅了。余罪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知道要功亏一篑。这些人稍有怀疑,绝对会马上消失,进展厅干什么?坏了……进出口这么多,特警那些傻大个,肯定守不住。

他焦急地钻回车里,拨着家里的电话。为时已晚,温澜进去三分钟不到,手机信号就消失了。三名盯梢的特警确定也守不住七个出入口,再也没有找到她的踪影。此时李玫正对着几个出口,一帧一帧分析她究竟是怎么溜了的。

余罪继续待在车上发愣。直到现在,他仍然不愿意相信,拥有着那样灿烂笑容的女人,会是个劫匪。

此时,时间指向正十时。

这个时间对于整个案情是个关键的节点。

位于香榭里大道的置业大厦,已经证明了支援组之前的判断正确,应该就是六合彩外围庄家的窝点所在。而刘玉明进去已经十分钟了,还没有任何消息。许平秋焦虑地在一遍一遍踱着步子,抽着烟,直到这个时候,他似乎仍然在等待,因为他想看到的事情,仍然没有出现。

可枪声却传出来了。

也在这个时间,俞峰、鼠标、李玫,开着电脑屏,连接到了赌博网站。每天上午十时准时开赌,今天也不例外。也就是说,直到现在,这个非法网站仍然在正常运营着,似乎和所有的事情都无关似的。肖梦琪和史清淮甚至怀疑,操纵网赌的另有其人。

恰恰也在这个时间,温澜的消失,让整件事件变得扑朔迷离了。即便在视线范围内的,也没有摸清他们究竟在干什么。只有尹天宝组织着几十辆的豪车队伍,已经准备开赛了。

无人知晓的是,温澜在离开十分钟之后,已经乘坐着一辆出租,在距会展中心不足五公里的海珠酒店下了车。进了酒店,直上十九层,她漫步在十九层这个装帧豪华的酒店里,更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走到一间房间门前时,她轻叩着房门,不久房门开了一线,一个女人,像是哭过,正抹着泪,问她找谁。

“是栗总吧?我是英菲尼迪、菲亚特华南地区代理,我们电话上通过话的,有兴趣咱们聊聊吗?”温澜道。没人注意到她替栗雅芳捡回了包,当然也更没人注意到她顺手牵了一张名片。对于生意人,是不会拒绝任何生意机会的。

门开了,栗雅芳勉强挤出点笑容欢迎同行。温澜微笑着,优雅地进门,回身把门闭上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