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7: 我的刑侦笔记》-步步险诈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5日 星期二 22:07:32 作者:


关灯
护眼

“砰!”一声枪响,余罪的耳际轰鸣。一阵灼痛的感觉,下意识地一缩脖子。

“砰!”第二枪堪堪擦着头顶而过,余罪吓得腿一软,就地一个懒驴打滚,直往沙发边滚去。

身后楼梯上的小保姆惊得尖叫一声,捂着耳朵趴下了。

一滚的刹那,他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从院外奔进来的两个人,正举枪朝他射击,两枪都击在身后的酒柜里,击碎的酒瓶正汩汩流着。余罪一看手里,手机剩下半截了,一摸耳朵,一手血。吓得要尿裤子的感觉,一下子又成了滔天怒意,拽着茶几,使着吃奶的力气,“嘭”地顶到了门后,堪堪挡住来人的脚步。

“通……通……”两人踹门了,朝着角落的余罪,“砰砰”近距离开枪,余罪缩着脖子,躲在墙后死角。小保姆吓得四肢着地,往楼上爬。好在那两个人的目标不是她,只是急着撞门,通通几下,那门已经摇摇欲坠了,急切中,有位朝着门锁“砰”的一枪,锁扣子被打坏了。

去你妈的,再撞……余罪急了。趴在沙发后,拉纤似的身体几乎与地面平行,顶着沙发,斜斜地顶到了茶几后,勉强又争取到了一点救命的时间。

他急呀,只能硬着头皮顶了。这种大白天,枪手要的是速战速决,他们不敢多逗留的。可就是不知道,这地方有人报警没有。

大部分时候,他知道指望不上警察的速度。他怕呀,就在抓贩毒分子的时候,都没有经历过这种生死一发的感觉。那种心在狂跳、气在狂喘,以及下半身尿意强烈、两腿抖如筛糠的感觉,真他妈叫一个折磨,偏偏这一秒钟仿佛一年那么漫长。

“哗!”一声……玻璃被砸了。外面的急火了,试图从窗上找到躲在死角的余罪。亏是外面有防护网,可那伸进来的黑洞洞的枪口,还是吓得余罪出了一身冷汗。

这是非要了老子的小命啊,余罪怒从心头起,四下找着武器。

枪口几乎朝他时,他急了,顺手抓着电话,当声扔出去了。那只枪口一闪,正好知道他的方位了,闪电般地又伸进去,砰砰朝他的方向又开两枪。饶是余罪躲得快,也被跳弹擦到了臀部,一摸又是一手血。

话说狗急跳墙,人急上梁。人在危急的时候,总是能爆发出无法想象的智慧和勇气。他一下子瞥到被击碎的酒瓶,急中生智,抄着墙角的电话架子,使劲一扔,“当啷!”酒柜碎了一片。四五瓶窖藏的好酒摔了一地,汩汩的酒液在地面上流着。

要的就是这效果。他冷静下来了,脚慢慢地伸出来,钩着钩着,把一个瓶嘴子钩过来,捻到了手里,磕了磕,满是尖刺。第一把武器到手了。

“砰砰砰!”撞门声越来越大,撞开了好宽的一条缝。从这个缝里,已经能看到躲在窗台后死角的余罪。撞门时瞥到余罪的,是一个干瘦脸长的男子。他拔着枪,朝着角落里的余罪瞄准,如此近的距离,想跑也难……不料余罪四肢着地,蓦地起身就跑。一跑,门缝挡着手就不那么灵活了,那人手伸了伸,想拐个角度开枪,却不料转弯的余罪蓦地回身。

“去你妈的。”余罪一个甩手,绝招出来了。

“啊!”那人的手一疼,一缩,一惨叫,缩回来的手,扎得血淋淋的,汩汩地流着血。

火了,他不管不顾,伸进手就砰砰连着开枪。窗户边上,也在伸着手,砰砰开着枪……可已经无济于事了。一击得手,马上遁去的余罪已经钻到楼梯后了。

虽然子弹就在身边炸响,虽然对着两个枪口,此时的余罪却觉得心里越来越清晰和冷静。他知道,这个时候,哪怕一丁点儿的慌乱,都会把自己的小命搭上。

想要老子命,想得美……余罪听到换弹夹的声音时,蓦地又像地老鼠一样钻出来了。门口那人一吓,反而惊恐地躲开了几步,余罪的目标可不是他,而是那个酒柜。拉着柜边,一使劲,“嘭!”堪堪又往茶几和沙发后加了一道保险。一眨眼,余罪又钻回去了。

“啊……丢你老母。”门外的气着了,没想到对付一个没有武器的人也这么难。

“死啊……”两人这回合力了,一起开始撞了。

“咣……咣……”那门被撞得摇摇欲坠,就算后面堵着的东西再多,也快撞开了条进人的空间了。

十几秒的时间,足够余罪再下酒窖找到足够的武器了。他抱了一摞酒瓶子,从窖口露头了。伸手,“咣!”手榴弹扔了出去。酒和玻璃碎片炸了一片……那人一伸手开枪,他脑袋马上缩回去了……刚一歇,“咣咣咣咣!”玩插花飞瓶子似的,梯后不断地往外扔着瓶子。准头相当好,都在门缝左右,七八个瓶子碎了一地一门,撞门的被飞溅的酒水和玻璃碎片搞得狼狈不堪。这跟玩杂技一样,你就不知道它要从哪个角度出来。

咦,不对,停下了……手上受伤的那个领教过里面那人的难缠了。他在嗅到浓重的酒味时,看到脚下已经洇洇湿了。隐隐地,一丝对危险的惶恐爬上心头。

“嗖”的一声,又一个瓶子飞出来了。清亮的瓶身带着一朵鲜艳如花的火苗。余罪点着烟,坏笑上脸了。

“快跑。”那人吓坏了。

晚了,一下子红白酒液,被沾到的火苗引燃,“轰”地从厅到门平地而起。一堆绚丽的火焰,夹杂着两人的惨叫。那两个人溅了满身的酒,被点成火引子,惨叫着打着滚,落下台阶,然后继续打滚。再滚不灭时,有一个直接带着一屁股火苗,“扑通”一声跳进了游泳池。另一个也是急中生智,慌不择路地往游泳池里跳。

好绚烂的火焰。两人爬出泳池,看着门厅越来越大的火焰,知道这是功亏一篑了。相视了一眼,齐齐爬出来。这时候,听到了凄厉的警报声,两人不敢再开车了,翻过矮墙,撒丫子顺着别墅的后墙溜。

此时,十二时零五分,飞驰到场的特警组织灭火。这个难度不大,游泳池的水就是现成的,车上也有灭火器,火势刚小,移开了沙发和酒柜,几位特警就冲进了别墅寻找目标。

溜了,只留下了一个躲在卫生间,瑟瑟发抖的小保姆……

“现场找到了一支仿六四式手枪,击发过,房间里弹洞、血迹有多处,没有找到目标和开枪嫌疑人,应该是听到警报吓跑了,我们正在组织搜索……留下的这个叫申小梅,是温澜的小保姆。据她说,是一个叫‘小二’的先来,在这儿待了近一个小时。准备走时,遭到了两个枪手的追杀……”

“保护好现场,后续队员马上就到场了。”

“是。”

史清淮关了视频通话。回头时,肖梦琪脸上的惊讶还没有消退。史清淮却是忧心忡忡地看了她一眼。这家伙搞的动静,比那群劫匪可一点也不小啊。

“没事,我敢肯定,这把火是余儿放的。”鼠标一看暴力场面,反而来精神了,嘚瑟道,“这贱人被人追杀不是一次了,想当年最凶的时候,我们隔壁理工大的二十多个人埋伏在路边揍他,他都能跑回来。”

“这么跩?”曹亚杰吃惊道。

“那受伤了没有?”李玫关切道。

“怎么可能不受伤,被揍得鼻青脸肿,跟猪八戒兄弟一样了。”鼠标道,看众人心情一黯,他又补充了句,“不过对方更惨,六个住院,四个开瓢。”

“那后来呢?”俞峰问。这么光辉的战绩,肯定后患不少。

“能怎么样?即便他就是受害者,最后还不照样得他爸赔人家医药费。拼这命图个㞗呢,我都看开了,这贱人多聪明个人,就是看不开。”鼠标笑着道,笑里多了一份无奈。看这情况,余罪应该没事。可同样是这情况,反倒让鼠标觉得,这事情完全没必要这样,早归队不就屁事都没有了。

可能都听懂这句话了,于是士气又一次低落下来了。史清淮黯然道:“在我们这个位置讨论社会的公平和公正没有什么意义,但我们的付出,总会有意义的……他一直在追寻真相,我想我们做点什么吧。”

“怎么做?深港仅四星以上的酒店就有数百家,经销商来自全国各地,本次国际车展参展的一百多家生产商和销售商,初步估计要有五十万人次以上的客流量。”曹亚杰道。这些代表着盛况的数据,对警务排查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坎儿。

“相比虚拟大学城的谋财害命,我倒觉得对有钱的经销商下手,更像他们的风格。”肖梦琪道。灵光一现,她不确定地问着大家,“难道除了蓝湛一、温澜……还有人?或者是,温澜也是个棋子?”

“哎哟,那可要了亲命了。”鼠标苦着脸道,阴谋玩到这个程度,陪玩的都受不了了。

“那这个事怎么破?如果他们选择一个经销商下手……怎么样做得天衣无缝?现在时间是十二点二十分,余罪说他们已经得手了……这中间似乎有个疑点啊,以他们以往作案的风格,会考虑得很周全。难道他们考虑不到,如果蓝湛一出事,赌池资金被洗,操盘人被杀,温澜马上就会成为重点嫌疑目标……这种时间仍然留在深港继续作案,危险系数可就无限放大了。”史清淮道。

“除非温澜不知道赌池出事……也不对呀,除了蓝湛一,能知道的就是她了。”曹亚杰接了句。

“后面的先别想……如果正在实施,或者已经完成,他们会怎么样离开,在哪儿能捕捉他们呢?”肖梦琪提了现实的问题。

这个不好办,目标选择随机,又分散居住在不同的酒店。对于他们可以直达目标,而对于警察的防控,却是无处下手了。

“我有办法,通知他们全部离开……咱们这样。”

李玫说着,嘴巴没有手指快,很快地拟成一条信息。是这样的口吻:国际车展参展某国的某公司,将于今日十三时正式发布新款概念车型,敬请光临……李玫解释道:“来看车展,当然要看车型和著名企业的风向了,而且车对这些人的诱惑肯定是无法阻挡的。”

“怎么样?”李玫看着两位领队。这不是正常渠道,恐怕得扮成车展方,技术上没问题。但作为警察撒这个谎,似乎操守就有点问题了。

“干吧,把参展各经商销名录找出来,全部通知。这个情况,知会车展安保部门。”史清淮沉声道,一点犹豫也没有。

不过这只是一个聊胜于无的法子,真要找那些已经汇进人海的劫匪,何其难也……

“嘀嘀嘀”几声摁密码的声音,无线POS显示着交易成功。尹天宝笑了,金额三百万整,又刷一次,连几十万的零头也没放过。

此时身处的地方是卫生间。玻璃浴缸里,手被缚着、缩在角落的一个中年男子,被剥得只剩一条裤衩了,如丧考妣地歪着头。

真是防不胜防哪,这么高档的酒店居然也有劫匪。而且是个美女劫匪,还扮着车展方来送邀请函,一不小心就中招了。

“哎。”有人踢踢他。他紧张地瞥眼,那个小个子恶狠狠地问着:“想死还是想活?”

“大爷,钱都给你们了,命就留着吧。我多挣点,下回你们再抢。”那老板可怜兮兮地哀求着。

“总得让我们安全走啊,你说是不?”劫匪笑着道。

“对对,应该的,应该的。”老板赶紧附和道。他也人精了,就怕惹恼这些人。

“这样就好,接下我们会给你打一针安定,你要同意呢,我们就温柔地让你休息几个小时。你要不同意呢,我们就粗暴地让你昏睡几个小时,你同意吗?”小个子劫匪,谑笑着问。

这还有选择吗?老板想着刚才的拳打脚踢,蘸湿的浴巾蒙面逼问密码,还拿着刀威胁削你小弟弟的种种手段,他颓然道:“还是温柔点吧。”

“这样就好。”尹天宝笑着掏出了针剂。那俩人一个摁人,一个捂嘴,在受害人可怜兮兮的哀求眼光中,一针管子药剂,推进了他胳膊上的动脉。

片刻,又一个身家不菲的老板头一歪,昏迷了。

这个活儿分工相当有条理。阿飞在清除着痕迹,龙仔在把受害人放平,那样呼吸不会受阻,谋财可以,害命不行。这是当初蓝爷就定下的规矩,平平稳稳干了几年,大家已经相当认可了。

收拾妥当,尹天宝已经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换上西装了。他扣了发套,戴了一副茶色的眼镜,这个形象和进酒店的时候已经迥然不同。阿飞扣着棒球帽,龙仔贴着脸膜,躲开监控的必要措施还是要有的,最起码将来受害人讲出来的相貌,将不会再出现。

“龙仔你走安全通道,阿飞你走电梯,你先走……手机全开三方通话。”

尹天宝安排着,两人点头,接驳着手机。撤离时是最关键的时候,保持着开机的目的,是随时可以知道同伴的安危。

两人装起开着的手机,一前一后出门了。

尹天宝把耳机扣在耳朵里,他听到了龙仔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听到了电梯的声音。“叮”一声开门,一大会儿,“叮”一声门开,安全。

“安全。”龙仔走安全出口时,附着麦道了声,匆匆离开了酒店的大厅。

这时候,尹天宝整整衣领,看看自己恰如一位艺术家的扮相,他很满意。轻轻地拉开了房门,小心不让自己的指纹留在门把手上。然后关门,迈着悠然的步子,走到了电梯旁边。

人很多,电梯里几乎挤满了,他低调地站在人群之后。作为劫匪,必须有一个低调、冷静的心态。尽管这个时候他有点掩饰不住心里的激动。今天的这一单,比两年来所有的单子都大。他在想,假如有一天案子大白于天下,自己会不会抢走“世纪贼王”的名头。

当然会,那个依靠绑架勒索的贼王在他看来很没有技术含量,再过一会儿,他就会走出国境。而那个贼王,已经被警察毙在刑场上了。

安全……非常安全,今天这个车展成了最大的掩护。哪里都是客满,出了电梯,一拥而入的人挤得他几个趔趄。有个金发的欧洲人还说了句对不起,他很优雅地说了句英文:“没关系”。

这个是必须要学的啊,马上就要成外国人了。

他笑着出了甬道,进了大厅。不料几位警察奔着进来,他稍一迟疑,心开始狂跳了。

紧张只是一刹那,那些警察直奔总台去了。亮着什么东西,那服务员仔细辨认,然后摇摇头。

他眼睛的余光看到了这些,然后悄悄地加快了步幅,踱出了门厅。一刹那似乎有重见天日的感觉,稍快……再快点。走到大街上和行人汇在一起时,他的心慢慢静了,然后轻声说了句:“安全。”

手机旋即挂了。他招招手,有一辆停在街路牙上,酒店近处的尼桑毫无征兆地发动了。倒出来,开到了他身边。他拉开车门,坐下时,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向等着的温澜,抛了一个兴奋的笑容。

“有多少了?”尹天宝兴奋地问。

“七个人,差两个,整四千万。”温澜也在兴奋地笑。

“哦呜……这些土鳖真有钱。”尹天宝道。

“都是来洽谈、订购的,几百万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毛毛雨啊。”温澜笑道。

“再干几票?我觉得今天做一个亿都没问题。”尹天宝现在又有再赌几把的冲动了。

温澜看了看时间,摇摇头道:“差十分钟十三点……不行了,撤吧,蓝湛一的老窝肯定被抄了,很快警察就会找到我们头上。”

说着话,她娴熟地驾着车,保持着均匀的速度,向城外开去。尹天宝联系着阿飞和龙仔,扣了电话时,他欣赏着温澜专注的姿势,眼睛在她白皙的脸蛋上、在她起伏的胸口上、在她半掩的玉腿上,舍不得移开。轻声说:“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到你。”

“最好别见了。你跟着我,就没一件好事。我虽然救了你,可也害了你。”温澜笑道。

“有句话我一直想说。”尹天宝脸上,洋溢着几分羞赧。

“什么?”温澜知道是什么。

“澜澜,我爱你!”尹天宝道,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说了一句更不合时宜的话,“让我和你一起走吧。”

温澜浅笑着,似乎并没有介意这个突兀而来的爱。她笑着,给了尹天宝一个俏皮的飞吻。也就在这个时候,幸福的氛围里,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倒视镜里,一队警车呼啸着,尾追上来了,两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