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7: 我的刑侦笔记》-狼子野心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5日 星期二 22:12:35 作者:


关灯
护眼

从橙色年华KTV出来,已经过了午时了。强哥殷勤地邀着两位刑警吃饭,毫无疑问,肯定是被拒绝了。不过他也没想真请,直把两位送上车,然后看着车背影,“呸”了一口气,嚣张地骂着:“什么玩意儿?刨老子的底。”

骂了句,拨着电话,接通了,他对着话筒讲着:“乔哥,又有什么二队来问了……我什么也没说,我知道……我口风严着呢。他们没问什么,想排查这里的监控,被我挡回去了。”

挂了电话,他脸上溢着几分得意的表情。进了KTV,又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车里的邵万戈可是有点无奈了。这个强哥原名宁国强,有伤害案底,蹲过几年大狱,可谁知摇身一变,现在倒成了橙色年华的门市经理了。不用说,这是个镇场子的人,但恰恰难缠的也就是这种滚刀肉,油盐不进,特别是警察惯用的那种诈唬手段,你根本用不上。

“这次,恐怕是不好办了啊。”邵万戈寻思着,他在找着对方的漏洞。

“跨区呀……要这儿有个杀人放火的案子,咱们还能有个借口介入。”指导李杰笑着道。

“这属于哪个区?”邵万戈问。

“缉虎营分局,刑侦七大队,还有治安三队,辖区有六个派出所。”李杰说出了这里的警务单位,邵万戈想想在此其中有没有熟人。指导员早看出他的思路来了,笑着提醒道:“你最好别找这些警务单位,我估计他们比我们和这些单位的联系还要紧密。”

邵万戈嘴唇一动,笑了。彼此都明白,水至清则无鱼,可既然有这么多鱼,肯定够浑的了。而且橙色年华的背景深厚,几次扫黄打非都没有触及,不管是外行内行,人家都忍不住要猜测一番了。

倒视镜里,邵万戈又看了一眼装饰得金碧辉煌的夜总会,整幢楼在阳光下闪着耀眼反光。他的眼睛仿佛被灼痛了一下似的,收回了视线,随意道:“指导员,这背后有什么说道?”

“老板姓乔,叫乔三旺……还记得九十年代打黑给毙了的冯四么?”

“有印象,涉及黑社会组织罪。”

“乔三旺是冯四的小兄弟,因为那事蹲了七八年,等出来后虽然物是人非,可威名仍在啊。鼓捣着就鼓捣到这么大了,应该不是他一个人的生意,暗股和干股,那就无从知道了。”

“又是老一套啊。官警黑恶搅一块,祸害一方啊,这黑窝早该给端了啊。”

“呵呵……邵队,您怎么也讲这种没有法制观念的话呀?”

李杰笑了,他知道邵万戈疾恶如仇的脾气。不过还好,现在收敛多了,而且二队在许平秋任队长的时候就有过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就案说案,不越权,不越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一支队伍,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好恶而影响整个队伍。

可这一次,老队长似乎要越权越位了。邵万戈想了想道:“指导员,你说老队长什么意思?要保这三个货,也不是没办法,直接一句秘密警务不就得了。”

“没那么简单,有人已经抢在他知道之前挂上内网了,大小单位都知道这事了,现在解释,只会越抹越黑。”李杰摇摇头。

“那除了这条路,可就没什么办法了。就是再轻的处罚,也得来个记大过降职吧?”邵万戈道。他知道那样的话,基本就把一个人的职业前途给毁了。何况这一次,可能比想象中严重。

“我觉得这件事,不是针对他们几个。如果说一开始是,知道他们三人身份的时候,现在也有点变味了。你没注意到,内网上的措辞多严厉吗?”李杰道。

说到此处时,邵万戈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中间的事一点就通。不过一遇到这种事,立时又让他觉得意兴索然了,他叹道:“真没意思啊,警力和精力,都耗在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上了。自己人之间总是过不去。”

“那没办法,老队长虽然从来不拉帮结派,可聚在他麾下的草根,比如你我,无形中已经成了最大的一派了,他就不想斗,可别人把他当对手啊,呵呵。”李杰笑道。

体制内久了,这些事听得多了,也真没什么意思。邵万戈拨通了许平秋的电话,寥寥汇报着,大致这儿的人员构成以及接触的发现,主题就一句话:对方嘴很牢,而且有恃无恐。

说到这里就挂了。有些事不需要说,老队长干了一辈子刑警,底层这些小把戏,逃不过他的眼睛。

只是邵万戈还是免不了有点担心,这种事轻了不起作用,重了又怕引起混乱。毕竟现在和谐是大势,真捅出来,对谁也不好不是?

“哎,真没意思,多少案子还悬着挂着呢,自己人斗起来一个比一个来劲。”

邵万戈一靠椅背,闭目养神了。这事,他很反感,就想帮老队长,也无处出力……

下午三时,省厅临时召开了纪律整顿会议。各部、室、处大员,都接到了通知。

崔厅长不在本市,外出交流学习,会议是由副厅兼五原市公安局局长王少峰主持的。会议的气氛很凝重,主题就是部里刚颁布的警察七不准条例,实例自然是三个警员夜总会买醉召陪酒女的事。王副厅在会上义正词严地谴责了这种伤风败俗的行径,这可是有证有据的,市局和省厅两处督察已经对事情进行了深入的调查。

那讯问的影印件传阅的时候,看惯了公文格式的大员们,看到“摸咪咪”“摸大腿”之类的字眼,不时地瞟着脸黑里透红的许平秋。

“许处长,对这个事啊,您怎么看?”王少峰讲完了纪律,把话题引到许平秋身上了。

许平秋为难地一吧唧嘴,手摩挲着下巴,不用看,对着这么多同仁也有点难堪呀。他清清嗓子道:“出了这种事,我没什么说的,该降职降职,该除名除名,绝对不能让这种害群之马留在我们的队伍中。”

王少峰微微一笑,儒雅地端着茶杯,轻轻地吹吹茶面,呷了口。眼睛没有看许平秋。

作为下一级,许平秋知道这个分量还不够,继续道:“作为负责刑事侦查的主办人,我对此负领导责任。我们正在研究处理方案,随后会向厅党委作一份自查和整顿报告。”

“好,希望各单位都开始严格自查自纠,遇到这种事绝对不能姑息迁就……散会。”

王少峰顿了顿茶杯,起身离席了,秘书紧跟着,把领导的笔记和水杯拿好。

一席省厅大员,都看着脸阴郁得可怕的许平秋,一个接一个,默然无声地离座。不一会儿,偌大的会议空空荡荡,只剩下了许平秋一人。

有一股子莫名的邪火充塞在胸间,无处可泄,即便是到了如此的位置,不如意的事也总是十之八九。这种难堪更甚于对犯罪分子无计可施的那种煎熬。一件事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从基层能直达省厅会议桌上,他从同仁的眼睛已经看出来了,他自己已经到了枪口下、准星里。

进?!

还是退?!

进一步,千夫所指,倚天绝壁。

退一步,相安无事,海阔天空。

他冷静地思忖着,毫无征兆地起身,拿起影印件撕了个粉碎,然后“啪”地摔了茶杯,背着手,气冲冲地下楼。连办公室也没有进,叫来了车,直驱特警总队。

下一刻,刚见面的杨武彬总队长笑得开始哆嗦了。几次要平复情绪,可拿着水杯的手都在抖。实在忍不住哪,你说铁警队伍里出了个花花警,可不得让杨总队长笑掉大牙。

“笑够了没有?老杨别给我嘚瑟啊,哭脸的时候知道求我,我有事了,你看笑话啊。”许平秋愤愤道。

“老兄弟,这事实在笑味太足啊,我憋不住啊……”杨武彬刚憋住,又乐了。

乐了好大一会儿,他才道:“这个事没治,这小辫被人揪得太实了,就想说句好话,也张不开嘴呀。对了,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能怎么处理,实在没办法……全开了吧。”许平秋斩钉截铁道。

“哟,那太严重了吧?”老杨吓了一跳。

“哦,你也可惜?”许平秋眯着眼观察着。

“那可不。”杨武彬表情严肃了,直道,“咱不偏不袒地讲啊,虽然他们一身毛病,可办案一点含糊都没有,在这儿熬的几天几宿,我就看出来了,这是真心干工作的人……压力这么大,买个醉喝个酒正常,我们特警队这些小子,喝多了疯劲上来,打得头破血流的都有……这不叫个什么事啊,是不是有人背后鼓捣啊?”

“当然有了。”许平秋无奈道。

“哟,那我就帮不上你了。您老这风头,太招人嫉妒了啊。临老了,快退了,又开始发飙了,连下大案,部里都惊动了,抢走了多少年轻干部的光环哪,哈哈。”杨武彬开着玩笑道。

“少废话……找你帮忙来了啊,只有你能帮上我了,老杨你要敢说不字,我非在背后打你黑枪。”许平秋道。杨武彬吓了一跳:“老许,刑警不能这么黑吧,黑到我头上来了?那你说,帮什么?口气这么严重?”

“要人,给调个特警中队。”许平秋脸上的肉颤了颤,掠过一丝狠厉。

“哦哟……你还是打我黑枪吧。”杨总队长给吓住了,肯定不答应。看许平秋不依不饶的样子,老杨苦口婆心解释着:“老许,从长计议,调特警除非危急情况,而且需要政法委书记的命令……崔厅不在这儿才几天,你们不能真刀真枪干上吧?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你以为‘文革’武斗啊。”

“崔厅那儿我能交代了,而且我给你个借口……就看你敢不敢给我人了。……老杨,你我都没几年干头了,你数数你干了些什么,护过驾、保过航、截过访,净是些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事。等有一天你从这个位置上退了,我怀疑你有点没脸数数自己的履历,难道就不想给自己留个好名声?”

许平秋看着杨武彬,似笑非笑,老杨被许平秋说得有点老脸泛红。他看着许平秋,许平秋好像成竹已经在胸,又好像因为这一时的意气之争,已经出离愤怒,要破釜沉舟了。

进,还是退。杨武彬知道许平秋要干什么,可那事,实在让他踌躇。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四个小时过去了……

听到车停在楼下的声音时,俞峰都快睡着了,问着余罪:“应该回来了吧?”

“反正不回来咱就不走。”余罪无所谓道,看看时间,下午五点多了,足足等了四个多小时。

这事不招人待见啊,鼠标眼珠子转悠了下,没吭声。这郁闷的四个小时说了不少,结果这三个人都有难言之隐哪。敢情是昨晚趁醉,要找这个第三者谈判,对方倒也爽利,约好到橙色年华夜总会见面,余罪和俞峰硬拖着曹亚杰,这事反正是要个了结,大不了兄弟们帮你揍他一顿出出气。于是到了橙色年华,可谁知道直接就掉茅坑里,转眼就沾了一身屎(事)。

对了,对方叫关泽岳,不知道什么背景,据说来头不小。这恐怕也是曹亚杰郁闷的原因,人家坑了你,白坑了。而且又把兄弟俩牵涉进来了,他现在已经无颜再面对了。俞峰和余罪同样郁闷,这不声不响就被坑了,而且还说不出口来,那股子难受劲儿,憋得真有想捅人的冲动了。

“你们别冲动啊,冲动是魔鬼。”鼠标提醒着余罪。余罪看着身处的这间简陋的办公室,小二层楼,位于环东路,华泰物流公司。楼下就是大院子兼仓库,有几亩地大小,进出忙忙碌碌的有十几号工人,他把玩着手机,不屑道:“就他,分量还不够让我冲动。”

摊子不小,起码比老曹那千里眼公司大得多。看来前女友确实是攀上高枝了,有恃无恐啊。

说话着门开了,一个年届三旬,颇有成熟以及成功人士派头的男人进来了。一看这情景,茫然道:“几位是……”

“昨晚打过电话。”余罪道。他站在窗边,看着这个人,中等个子,西装革履,面白发亮,和所有的衣冠禽兽没什么两样。这不,装着不认识,然后一拍额头:“哦,想起来了,是曹亚杰的同事吧……昨晚给你们预订了位置,本来已经火急火燎赶着去了,谁知道半路车抛锚,等我去了,你们已经走了。对不起啊……实在对不起……坐坐……小雨,拿几瓶饮料来……”

招待颇是殷勤,不过看人家眉间的笑意,明显是逗你玩呢。几听饮料一放,门关上时,这个关经理看看来者不善的几位,笑着道:“各位……我和老曹之间是私人的事,而且是男女私情的事,我……我实在想不通啊,你说,您几位掺和进来,这叫什么事嘛!”

“本来就是件小事,可你有点太下作了,撬了人家女人也罢了,把财产也吞了?”余罪道。

“你说这话得有证据啊?话不能胡说啊。”关泽岳火了。

“大哥,这事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们呀……老曹在外面办案,那无良女在家里变卖公司财产,八月份有一笔五十六万;九月份有两笔,一笔八十三万、一笔一百二十四万,都是通过路婷婷转进你们华泰公司的……”俞峰开口了,这事对于他的权限,太容易查了。估计那娘们儿搞昏头了,急着分手,把老曹的财产全部转移到这人的名下了。

“你……你们查我?”关泽岳先惊后怒,然后火冒三丈,指着俞峰道,“我要告你们去。”

“告吧,我说关经理,我真佩服你啊,别人钓女人花钱,您是上个女人还挣钱……厉害,昨晚你还真有两下子,是准备把老曹约到橙色年华,然后坑得他一无所有是不是?本来没我们的事,可你把我们捎带上了,你说我们连工作也要丢了,怎么办呢?”余罪懒懒道,怒火一点点在累积。

他也是第一次尝到这种被人坑的味道,实在不好受,连辩解的机会也没有。

“呵呵……这个。”关泽岳明白了,是兴师问罪来了。想到此处他反而冷静下来了,笑着坐下了,直道,“我就帮不上各位了。好了,咱们明人不做暗事,我和路婷婷是发生男女关系了,这好像不违法吧?路婷婷注资我们华泰物流,现在是我们股东,这没犯罪吧?就即便有什么纠葛,也是她和曹亚杰的事,和我说不着吧?至于你们几位……我就给你们订了个包厢,你们喝多了,自己叫女人陪酒,又被警察逮了个正着,赖着我什么事了?”

哎哟,鼠标难堪了,俞峰难受了,余罪这脸上也发烧了。对方不地道,可己方也不咋的,烂事搅成一摊了。那事是余罪提议的,准备多叫几个妞让关泽岳埋单,结果把自己埋进去了。

他思忖了下,直问着:“那关经理,至于谁背后使坏咱就不说了……可这样一下子,把我饭碗砸了,我们找谁说理去啊?”

“你自找的,赖谁呀?”关泽岳眼见余罪的态度软了,他的胆气上来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估计这几个小警察要惨了。

“好,我们自找的……那老曹的事你也不准备留条后路,我说,老曹人家不容易,熬了多少年,才把个小柜台经营成一个监控器材公司。是,你撬了他女友,你有本事……可好歹给人家留点吧,就赌徒输光了庄家也给个路费呢,你不能这么连皮带骨头都吞了吧?”余罪苦着脸道,终于见到比他更无耻、更没底线的人了。

“说这话,小心我告你诽谤啊……路婷婷是我的合伙人,她的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关泽岳得意道,指头点点。鼠标看不过眼了,插了句:“床上的合伙人?”

“哼……也可以这样说。”关泽岳哼了哼,不屑道。

“那女人的照片我见过,都三十了,和老曹滚床单七八年了。我说关总,你好歹也是个成功人士,抱着个别人睡了几年的女人,你不嫌膈应啊……还真准备娶她?”余罪一脸痞相,故意刺激道。

“你不要试图激怒我,我和你们生不着气……路婷婷愿意,你能怎么着?她愿意给我投资、愿意和我合伙,我勉为其难陪她上床,这种交换,好像不违法吧?”关泽岳得意道,他很喜欢看这几个人的糗相。他叼着烟,点着了,嘴嘟着,吹了个大大的烟圈。

“绝对不是愿意,她和老曹感情很深,你一定是用了卑鄙手段胁迫她了。”俞峰突然蹦了句。

“兄弟你还小啊,胁迫女人上床可能,胁迫她喜欢你,你觉得可能吗?”关泽岳道。

“我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只会用卑鄙的手段胁迫女人。”俞峰痛心疾首道,替老曹不值了。

“错,女人嘛,在床上得到满足,她才会对你俯首帖耳。”关泽岳笑着,又看看余罪,得意道,“老曹在这方面明显不行嘛,要不他的女人也不会红杏出墙啊。”

“那你仍然是欺骗人家的感情嘛,我就不相信,你会娶她?”鼠标道。

“那倒是,娶老婆谁敢娶这号水性杨花的。不过男女之间不存在什么欺骗,上床都是心甘情愿……所以,对各位的要求我就无能为力了,如果你们再胡搅蛮缠,那我只能报警和诉诸法律了……不过呢,我不想把事做那么绝,如果几位真没事干了,来我这儿当工人吧,反正不比你们当警察挣得少,怎么样?”关泽岳反客为主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听得出来,这话呀,纯粹是恶心人呢。

余罪没吭声,看了看俞峰。俞峰微微点点头,鼠标也眨了眨眼。等回头时,余罪表情变了,变得不再唯唯诺诺,不再低三下四,就在关泽岳没明白这个变化的时候,余罪一字一顿说着:“我也有个提议,想不想听?”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舅舅是缉虎营分局长,平国栋。我知道你们是谁,想在我们这儿闹事,你掂量掂量。你就是警察,又能怎么样?”关泽岳有点心虚道,被余罪的样子吓了一跳。

“就这点本事?拼爹、拼舅舅?”余罪不屑地看了眼,一指窗外道,“你坑我一把,我还你一把;你砸我饭碗,我砸你摊……拼爹拼舅舅我不行,我跟你拼命,你行么?”

什么?关泽岳惊得赶紧趴到窗上看。院子里,钢网隔离着的货运仓库,几个男子和工人争执着什么。看样子火气上来,快动手了,一想就是这些人捣鬼,他回头恶狠狠道:“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有种等着啊,这事没完,不把你们送进去,我这关字倒过来写。”说着拨着电话。

鼠标在笑,余罪也笑了,问道:“报警是吧?已经来了。”

关泽岳又是一惊,伸出头看时,公司门外,鸣着警笛已经飙来数辆警车,斜斜地挤进了院子。后面又有鸣笛冲过来了,车上陆续下来了一群警察。有人在吼着了:“干什么干什么!”工人见警察来了胆壮了,那些闹事者见警察也不胆虚。两方不管不顾,噼里啪啦拳脚已经干上了,眼看看几个列货箱“哗啦啦”摔着,那可都是瓷砖哪;又见一个行大包装“哗啦啦”倒,那可都是液晶电视哪。

关老板心疼如刀绞,他喊着,可哪还有人顾得上他。他愤然地回头,只见那三个人,安之若素地坐着,睥睨地笑着。他突然省得,其实不该回来见面的,从见面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掉坑里了,而现在,想爬出来都不可能……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