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7: 我的刑侦笔记》-恶行恶名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5日 星期二 22:13:06 作者:


关灯
护眼

关泽岳急急奔下楼的时候,钢网围着的露天仓库里已经乱成一团糟了。一个塌鼻子的,正和一个工人扭打在一起,眼看着工人要得手了,却不料他“嗷”的一声,捂着裆部跳脚大叫着,得,蛋蛋被踢了;这小个子一转身,又帮着另一个卷发同伴,跳起来一拳砸在另一工人的鼻梁上,那工人“噔噔噔”连退几步,“通”的一声压在一堆包装箱上。

关泽岳急了,边跑边喊着:“小心点,那他妈都是液晶的。”

不说还好,一说,肇事的一个高个子打架之余,抽空一脚踹倒了两套大件。“哎哟,”关泽岳心疼地喊着,“别踢,那是冰箱……别打了,别打了……”

他越叫,里面打得越欢实。四个对十个居然一点都没吃亏,眼看到拳来脚往、吼声连连,工人挨两下关经理倒不在乎,可心疼这些货呀。他奔到近前,来了三位警察,就站在门外,却不敢进去。

关键时候,甭想着还能指望上警察,可关经理总不能自己亲自犯险吧,他哀求着:“警察同志,你们来了,总得管管吧。”

“管?”一个扫帚眉的警察一瞥眼。

“啊,再不管我损失大了。”关泽岳急了。

“好。你要请求,那就必须管了。”那警察一挥手,关泽岳看傻眼了,“唰唰唰”奔进来两队警察,带头的怒喝着:“都住手,活腻歪了都,天还没黑呢,就打这么热乎。”

这法执得,让关泽岳好不牙疼。

不过还好,颇有威力了,那打着的停手了,跟着两队警察冲进仓库,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摁一个,铐上。有不服气的,三个两个摁一个,铐上,连铐子带警棍威胁,沿着钢网站了一圈。

“带走。”发话的那警察一挥手,连工人连肇事的垂头丧气地走着。

这处理得真雷厉风行,眼看着走了一半,关泽岳才明白过来了,追着那发话的警察问着:“喂喂,同志,怎么,怎么把我们的人也带走了?”

“你们的人也打人了啊,一个巴掌能拍响啊……”警察道。

“是他们到我们公司闹事。”关泽岳点头哈腰,知道小鬼难缠。

“啊呸……”有个被铐的朝着关泽岳吐了一口,骂着,“我们寄的货你们给摔坏了,居然不赔,靠!奸商。”

一工人一听,火大了:“你邮上一箱砂锅,能不烂吗?”

“就是,是不是邮的就是烂的,讹我们呢。”又一工人火大了。

“去你妈的。”肇事的火气又上来了,铐着手,腿来脚往,你踢我的裆,我踹你的蛋,又干上了。一队警察奔上来,把这伙斗殴的分开,推推搡搡全给塞进警车里。

忙打架的、忙着骂人的、忙着抓人的,谁也不搭理关经理。关经理跑前跑后愣是说不上一句话。他追出门时,又被眼前的景象惊得愣了下,抓人的五辆警车已经开走,可路边泊着的警车足足还有二十几辆,三三两两的警察站在车前,不时地四下观望。他知道要坏事了,一抽身,掉头就往回跑。

回来一看,又愣了,办公室坐的三个人此时已经优哉游哉地下来了,慢慢地走向关泽岳。关泽岳气得脸色煞白,憋得喉结直动,那骂人的话愣是没喷出来。

他有点心虚了,明目张胆地把仓库给掀了,这一点王法都没有了啊。他咬牙切齿地看着,恨不得把眼前这三个撕成碎片。

“关老板,瞪眼吓不死人,你省省吧啊。”鼠标不屑道。

“这事没完,你们等着……我豁出去了。”关泽岳狠狠道。

“狠话也吓不死人,这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工人跟客人打架,关我鸟事?”余罪无所谓道,又刺激着关泽岳道,“不过那几位我好像认识,我给您提个醒啊,都是穷光蛋,肯定赔不起您货仓这损失。”

“你……你太过分了。”关泽岳看着仓库,心疼得欲哭无泪。

“都说了,和我们没关系,你这人怎么这样。”俞峰幽怨地埋怨了一句,好贱的表情。现在才感觉到了,当贱人坑别人,那感觉就是爽。

“我……我……我跟你没完,你们等着……我……”关泽岳气得语不成音,掏着手机,拨着号码。余罪、鼠标、俞峰大摇大摆走着,余罪回头道:“这才像爷们儿,我还怕你输了胆呢。”

“给你二十四个小时,坑的钱吐出来,把这事了了,否则后果自负。”俞峰挺着胸膛来了句,饶是他觉得自己威风不足,还是惊得关泽岳倒退了数步。

三个人扬长而去。出了大门,余罪对着那些来壮声威的警车抱拳、作揖。鼠标认识,重案队的来了几辆,杏花分局的来了几辆,平阳路反扒队的路过几辆,几路加到一块,可不得声势浩大了。

这一时间,警笛齐鸣,像是耀武扬威一般,打着旋离开了。鼠标回头时,关泽岳吓得早跑得没影了,他小声问着:“洋姜他们被逮局子里,不会有事吧?”

“三大队出的警,孙天鸣应该没事。”余罪笑着道。那是在抓肿瘤医院那拨贼时积下了交情,这里又是三大队的辖区。制止类似的打架斗殴行为,那是他们责无旁贷的。回头,余罪问着俞峰:“发过去了?”

“正在传,马上就完了。”俞峰看着手机。

“走。”余罪拦了辆车,几个人钻进了出租车里,扬长而去。

满地狼藉的仓库里,关经理还是哭丧着脸求着援:

“舅啊……他们带了一拨人,来了就把我的仓库掀了,太不像话了……报警?哎哟,我还没报警,警察就全来了,来了几十号人,连我的工人都抓走了……谁出的警?我也不清楚……舅啊,你可得管管啊,这还让我怎么做生意啊?”

是没法做了,等他出来的时候,门口已经聚集了一拨来取货的客户。看着狼藉的仓库,个个一言不发,货也不取了,扬长而去。这恐怕得全赔了,关泽岳苦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欲哭无泪了……

收到了,李玫拿着手机,看到肖梦琪一眼,肖梦琪微微点点头。

此时身处的地方在上岛咖啡,也是花了数小时才找到避人不见的路婷婷。坐了半个小时了,路婷婷对于管自己私生活的两位女警没有什么好脸色,一直在借故走人。

还好,赶上了,看着两位女警交换眼色的表情,路婷婷不悦了,直道:“两位,你们什么意思?想限制我的自由?”

“没有,绝对没有,我们就是想找你聊聊,看看你和亚杰有没有缓和的余地。”李玫道,暗暗为曹亚杰有点不值,这变心的女人和倒塌的墙是一样的,扶不住啊。

“我直接告诉你们,没有……我还有事,就不陪两位了。”路婷婷说着,背起了自己的女包,淡蓝色的,配着一身蓝色的秋装,显得窈窕而雅致,说起来也算个美人坯子,怨不得老曹有点放不下。肖梦琪在她起身的一刹那,直道:“路小姐,急什么,我刚刚得到一个真相,我想,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你们真无聊,窥探别人生活隐私。有意思么?”路婷婷气到了,又坐下来,指责着肖梦琪。

“确实没意思。”肖梦琪尴尬道。不过话锋一转说着,“可我不能眼看着一个姐妹往火坑里跳啊?你是不是根本不知道关泽岳是个什么样的人?”

“又来了,背后说人坏话,警察都你们这样没有做人底线?”路婷婷气愤道。

“我们做事可能没底线,做人还是有的。关泽岳的华泰物流连续两年亏损,如果不是那片地皮升值的话,他估计早赔得血本无归了,你注入的资金,有一多半他用来还各类欠款了……我怎么觉得你们两人的感情,是建立在资金上呢?”肖梦琪道。

“你给我讲生意呀?我也可以告诉你。”路婷婷愤愤地对着肖梦琪,凑得更近了点道,“我就赔了,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哎哟,这女人没救了,李玫痛苦地闭上眼了。

“管不着,投资不是我的,我不觉得可惜。”肖梦琪道。伸着手,接过了李玫的手机,笑着道,“作为女人,赔钱不可惜,就怕赔了感情,有点不值啊。”

“什么意思?”路婷婷觉得不对了。

“我们同事刚刚也找了关泽岳,和他探讨了一下,和平解决此事的途径。”肖梦琪揶揄道。

路婷婷美目眨着,一杯咖啡一扬,倒到了肖梦琪脸上,迸了句:“无耻。”

一倒,她就有点后悔了,对方毕竟是警察。可意外的是,女警察很沉得住气。肖梦琪没有理会,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机一放,不屑道:“女人对女人不会无耻,男人才会。”

话音刚落,手机的对话声起。

“好,我们自找的……那老曹的事你也不准备留条后路。我说,老曹人家不容易,熬了多少年,才把个小柜台经营成一个监控器材公司,是,你撬了他女友,你有本事……可好歹给人家留点吧,就赌徒输光了庄家也给个路费呢,你不能这么连皮带骨头都吞了吧?”

“说这话,小心我告你诽谤啊……路婷婷是我的合伙人,她的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你不要试图激怒我,我和你们生不着气……路婷婷愿意,你能怎么着,她愿意给我投资、愿意和我合伙,我勉为其难陪她上床,这种交换,好像不违法吧?”

“绝对不是愿意,她和老曹感情很深,你一定是用了卑鄙手段胁迫她了。”

“兄弟你还小啊,胁迫女人上床可能,胁迫她喜欢你,你觉得可能吗?”

“我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只会用卑鄙的手段胁迫女人。”

“错,女人嘛,在床上得到满足,她才会对你俯首帖耳。老曹在这方面明显不行嘛,要不他的女人也不会红杏出墙啊。”

“那你仍然是欺骗人家的感情嘛,我就不相信,你会娶她?”

“那倒是,娶老婆谁敢娶这号水性杨花的。不过男女之间不存在什么欺骗,上床都是心甘情愿……”

声音很激烈,李玫知道没好话,可没想到这么刺激。路婷婷面色一会儿通红,一会儿煞白,听到“水性杨花”时,她伸手就要摔手机,亏是李玫手快,赶紧拿走了。一拿,路婷婷已经是愤怒难抑了,跺着脚擂着桌子,泪涟涟地骂着:“骗子,都是骗子……都是骗子,你们没一个好东西……”

动静这么大,惊得店员上来了,肖梦琪赶紧起身拦着,小声说着:“没事没事,失恋了,马上就走。”哄走了店员,刚坐下要劝一句,路婷婷却是抽泣着,拉起包,一路哭着奔走了。

无语了,真相捅出来恐怕没人接受得了。肖梦琪埋了单,拎着前襟一片咖啡渍,这事办得有点窝火,李玫却是兴冲冲地跟出来,小声道:“还有件事,你想不想知道?”

“什么事?”肖梦琪道。

“他们带人把关泽岳的物流公司给砸了……哎呀,真是大快人心哪,没看出来,余罪真爷们儿,说干就干……干得真帅。”李玫握着拳头,兴奋得两眼发亮,明显对于自己不敢干的事是相当神往。

“我看出来了,支援团队非要被余罪搞成犯罪团伙才行,不把大家都送进去,他不安心哪。”肖梦琪心慌意乱道。真想不通,几个好歹都是高知,怎么都被余罪影响得有暴力倾向了。

刚上车,肖梦琪急着让李玫联系余罪,她真怕这货二劲儿上来,带着人砸橙色年华去。不料李玫刚拨电话,紧张地直拉肖梦琪,肖梦琪一看两辆总队的越野车冲着她来,懊丧地一拍方向盘,踩住刹车了。

“怎么回事?”李玫紧张道。

“娄子捅大了,进行不下去了。”肖梦琪道。

车泊在肖梦琪的车前,史清淮下车了,上前敲敲车窗,肖梦琪摁下来了车窗,不好意思地说着:“史政委,你的消息真快。”

“下车,紧急任务。”史清淮道,很严肃。

李玫不敢不听命令,赶紧下车了,肖梦琪赖在车上道:“我不属于你们刑侦总队啊,我得回单位……不,回家,天都快黑了。”

“杨武彬总队长的命令,要抗命,你知道后果。”史清淮道。

肖梦琪悻悻下车,上了一辆越野。自己的车被同来的队员开走了。

同一时间,一辆车号T0987的出租车,在环东路被三辆标着特警字样的车辆逼停了。车里余罪、鼠标、俞峰面面相觑。司机紧张得哆嗦,还以为拉的三个人是通缉犯,趁着三人发愣的工夫,开了车门就跑,边跑边喊着:“和我没关系,和我没关系,我不认识他们。”

他被下来的特警拦住了。两位穿着作训服的特警上前来,敲敲车窗,一看,居然认识。鼠标摇下车窗,嘿嘿笑着,那特警也嘿嘿笑着:“下车吧,标哥。”

深港一起搭伴的张凯,他伸着脖子瞧了瞧,又谑笑着道:“余英雄,我们总队长有请。”

这算是跑不了了,离开华泰物流还不到四十分钟。余罪知道,恐怕是史清淮启用手机信号定位追来了,砸人家公司的事怕是兜不住了。三个人悻悻下了车,特警把司机请回来,付了车钱,出租车忙不迭地跑了。特警的闷罐车“当啷”一声后厢洞开,惊得鼠标一个趔趄,拽着余罪小声问着:“这是抓咱们回去?”

“抓什么?我们什么也没干。”余罪有点心虚道。

“喂,张凯,这啥意思?”俞峰小心翼翼地问。

“你们要不配合,总队长下令可以采取一切认为必要的手段。”张凯道,几位特警虎视眈眈地看着,根本没有通融余地。这三位可是无路可走了,一个接一个上了闷罐车。

“嘭!”随着三人的心跳加速,门被关上了,黑暗一片……

这个娄子捅得可能比想象中大,三大队孙天鸣队长应余罪之邀出警,他也没料到后果会很严重。

抓了十五个人,十一个工人、四个肇事的,到了刑警队吵得不亦乐乎。本身就是件小事,因为一方要取一个包裹,可能包裹被摔坏了,双方发生争执,然后就大打出手,十一个工人对四个人愣是没讨到便宜。孙天鸣看了一遭过后才发现了蹊跷,敢情肇事者里面有他认识的,原坞城路反扒大队的协警。

怎么回事他心知肚明,估计是余罪教唆着去搅事,然后借自己的手卖个人情,反正这类事到头就是各打五十大板,拘留罚款了事。

这肯定是私人恩怨,不过谁又能无情,哪怕是警察。

就在孙天鸣揣度着怎么来个四平八稳的处理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市局的两辆督察车直驶进三大队,白盔正装的督察一来就是十人,进门毫不客气地宣布,暂停讯问,一个小时前所有参加华泰物流打架斗殴处理事件的警员,马上集合。

这一下子把孙天鸣搞蒙了,他知道要出事了,和上门的督察解释着,纯属路过,顺便制止了一起打架斗殴事件。

“解释就不必了,你们三队的手伸得是不是太长了?”督察根本不通融,封锁了这里的出入,要就地开始排查了。

同样也在这一时间,平阳路反扒大队、杏花分局、重案队都接到了紧急通知,要求协查该单位某辆警车在今天下午五时左右的去向,涉嫌非公务出警的车辆,据说有二十四辆。

公安机关有时候的效率也是惊人的,通知下达不久,已经有督察分别进驻这些涉案单位,到现场的驾驶员、警员分别被隔离谈话。即便在刑侦总队,同样有督察进驻,要彻查警员余罪等人的出入娱乐场所,以及恐吓商人的事实。

天黑时分,砸物流公司的事已经被无限放大,纷传是恶警报复。不只是督察,连缉虎营分局的民警也在四处寻找余罪的下落。据说橙色年华夜总会的强哥也发话了,关泽岳是他兄弟,他要为兄弟出这口气,谁找着肇事的余罪,赏格一万……

这个时间,余罪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行驶到半路,门开了一次,都以为到目的地了,可谁知道把李玫和肖梦琪也给塞进车里了。空洞洞的车里,全密封式,仅有巴掌大的小孔透气。余罪趴着看了好一会儿才愕然道:“这好像进山里了。”

五原周边大山不少,可进山里有什么案子?李玫紧张地问着:“上面不会一怒之下,把咱们全开了吧?”

“开了倒好了,肥姐,咱们开个公司,我当会计,老曹当总经理,您当技术顾问,就做电子产品生意。”俞峰道。

“那我呢?”鼠标问着。

“你和余罪当打手吧。”俞峰道。

车厢里吃吃笑声一片,心情放松了不少。不过这明显是笑话,李玫拉着肖梦琪问着这个问题,肖梦琪道:“应该是个虚拟任务,借口把我们送到案子里,避开风头……我说余罪,你也太胡闹了,怎么能砸人家公司去?这不是落人口实吗?”

“我没动手。”余罪道。

“真没动手。”俞峰强调着。

“确实没动手。”鼠标补充着。

“那谁动的手?”肖梦琪问着。

“不认识。”余罪道。

“你算了吧,就那帮搞粮油的是不是?原反扒队那些人。”肖梦琪一想,差不多就揣摩到真相了。她道,“你太相信朋友这些义气了,有时候这顶不住的。要动真格的,督察收拾他们用不了几分钟,只要有一个露了口,你就是带头滋事的,罪名就钉实了。你也不用辞职了,估计得直接除名,不追究你法律责任就是万幸了。”

“那你说怎么办,就咽下这口气?就看着老曹成那萎巴德性?昨天晚上我才知道啊,老曹找这个第三者理论去了。你们猜怎么着,被人家扇了一耳光……回头还有人劝他,别惹事了,人家舅是分局长,人家的关系广,人家黑白两道通吃……我当时就火了,多凶多恶的罪犯老子没见过,他算哪根葱,欺负起警察来了,妈的弄过来我拍死他。”余罪气愤地说,现在能理解曹亚杰为什么郁闷成那个样子了。

“结果没弄过来,把你们弄进去了?”肖梦琪道。

“啊,喝了点酒,一不小心就掉坑里了。”余罪道。

“那这怎么办?”李玫无计可施了。

“回来再干,死缠烂打,直到把他干趴下……我就不信了,光脚的还怕他穿鞋的。”余罪恶狠狠道。

不过应者寥寥,真走到两败俱伤那一步,付出的代价恐怕是不能承受之重了,况且,就想干恐怕暂时也没机会了。这辆闷罐车越走越远,狭小的窗口外只剩一片黑漆漆的夜色,不知道要驶向哪里,更不知道,路在何方……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