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7: 我的刑侦笔记》-狂飙突进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5日 星期二 22:14:09 作者:


关灯
护眼

车像暗夜中的怪兽,在咆吼前行着;人像牢中的困兽,在焦虑着,在思考着……

此时的余罪也失去方向感了,不长的一段路,发生了很长一段故事。孙天鸣被支队带走,参与华泰公司案子的刑警仍然没有逃出被督察审查的结果,重案队邵万戈也吃不住劲了,督察处处长亲自上门了。还有平阳路反扒大队、杏花分局,刘星星和林小凤,这两个昔日的战友和上级,恐怕也逃不出被审查的厄运。不独如此,许平秋把车辆、警械检查的紧急通知给他看了。

站在这个角度、这个时间,也许才能看到全貌,一只无形的大手已经牢牢地控制住了局势,而且还有一张大网,等着他投进去。

许平秋注意着余罪的表情变化,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懊悔,也是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了绝望。他熄灭了烟,摁下了窗户,轻声道:“我知道,在你心里,我可能是一个无耻、冷血的人,是我把你送进了监狱,让你和那些人渣共处;也是我,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选择了回避。为此我感到内疚,不过我从不期待你原谅……对了,你很恨我吗?”

“呵呵……谈这个有意思吗?”余罪笑道。

“有,告诉我,确实很恨我吗?”许平秋似乎很在意他的感觉。

“恨……恨不得揍你个半死。可也不恨,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怨不着你。”余罪道。

如果准确地说,是一种爱恨交加的感情。害了他,可同时也成全了他,相比那些肮脏的幕后交易,老许最起码是阳谋。

“谢谢。”许平秋长舒了一口气,释然似的说,“你能这样想,减轻我很大的心理负担,我总担心你有一天会承受不了。”

“别来虚的,到底想干什么?”余罪直接道。

“呵呵,你说呢?刚才看到了这么多的形势变化,你有什么感想?”许平秋问。

“感想就是……”余罪侧过头,看着许平秋发愁的老脸,慢慢道,“好像你比我更麻烦。”

说这话的时候,他忍不住笑了,捅了娄子、惹了祸,可能有人全怪罪到这位主管刑侦领导头上了。从反扒队袭警那事开始,上层两位大员明急暗斗的传言,余罪或多或少地听说过一些,现在看来,确实不是空穴来风。要是在这个时间,在这个许平秋有望上一台阶的时候捅一竿子,那老许,可真要老死在这个处长位置上了。

“没错,是很麻烦,我在这种麻烦里挣扎了三十年。”许平秋笑道,“从当刑警开始,嫌疑人、自己人、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总想把矛头对准我,你知道为什么,我还没有倒下吗?”

“因为……你心里装着人民,你不徇私情,还是因为你有崇高的理想?”余罪不爱听,觉得这是说教。

“错。”许平秋顺手扇了余罪后脑勺一巴掌,知道他在讽刺,他纠正着道,“是因为,我比他们都黑。”

“咝……”余罪一激灵,捂着后脑勺,紧张了。他瞥眼看着许平秋,这时候才觉得心头有股子凛然的寒意。那些叫嚣的、不可一世的、在市里耀武扬威的,明显比较早窥到玄机,安坐这里的许平秋低了一个层次。他们已经扬刀,而老许的暗箭,谁也不知道他射向哪个方向。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这话没错。一个普通的人,一个有正确世界观和人生观的人,在这个职业里磨炼几年,会有很大变化,会目睹很多不公平的事,会目睹很多人间惨剧,会接触很多纸醉金迷,时间长了,你的世界观会不自然地发生扭曲……慢慢地,黑和白、对和错,都是混淆的。”许平秋道。

“高深了,简单点是不是能说:没有谁是无辜的,包括我,还有你。”余罪道。

“对,包括今晚的所有人,都不是无辜的。”许平秋道。

“怎么破?”余罪问。

“你有兴趣?”许平秋问。

“没有。”余罪一摇头,不好奇了。

说没有的原因,是怕又掉进坑里。别人的坑好说,可老许的坑,恐怕你掉进去了也不知道,余罪深有体会,而且到现在还没有感觉到许平秋究竟是什么用意。在他看来,这似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橙色年华不简单啊,从开业到现在有七年多了,历经数次扫黄打非岿然不动。我在想啊,我坐在这里能得到的所有消息,可能对方也同样能得到,而对方那个地下世界,我却无从了解,他们做得究竟有多大,涉案究竟有多深,在警方在官方究竟有多少关系,我都不知道……这样一个黑窝,我这个级别估计对方都不放在眼里,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敢去干呢?”许平秋好奇地问。

余罪无语了,手遮着半边脸。如果说在此之前是无知无畏,可自此之后,恐怕就要知难而退了,不是所有的非法产业,都害怕你警察上门的。

车戛然而止。余罪惊省时,看到了一个路口,岔路口,二级路,他辨着方向,不过路面坑洼,走的重卡多了,连路标也看不到。

“不用看了,这条路可以直通汾西,你老家。”许平秋道。掏着烟,慢吞吞点上,像思考着得失道,“像我们刚认识开始一样,我给你准备了两条路,这一次你兜不住了,第一条是先回家,过了风头,我把你的手续转到外省,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吧,说不定理想会实现,当个小所长啥的,过你的滋润日子。”

“咦哟?”把余罪一下给乐的,不相信地看着许平秋,问着,“真的?”

“假不了,我还是有这点能力的。不过实话实说啊,你这性子太野了,不太适合当警察。我再选择的时候,宁愿选一些能听话、能服从命令的乖孩子。这事过去后,汲取教训,不要再由着性子胡来。”许平秋道。很和蔼,反而让余罪觉得好假。

“那其他人呢?”余罪问,自然是揪心一块出入娱乐场所的俞峰、老曹等人。

“和你一样,打散,调走……我呢,负个领导责任,在省厅党委会作个深刻检讨,再过一两年,光荣内退,相安无事。现在不是说低调才是王道嘛,低调点,别争了,争那口气干什么?”许平秋道,像是什么事都看开了,豁达了。

不过这话听得很刺耳,余罪总觉得不对。他看着许平秋吞云吐雾的样子,怎么一点也不像马秋林那么云淡风轻呢,他突然问着:“第二条路呢?”

“呵呵。第二条就简单了。”许平秋笑道,“把你想干的事,继续干完,你的人不够用,我给你一个中队的特警,让你过把当指挥员的瘾,怎么样?”

“呃……”余罪瞬间被刺激得直梗脖子,那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啊。不过他瞬间又醒悟到,自己又要成为领导手里的枪了,而且现在看来橙色年华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大,这样做,不会又是黑道追杀的后果吧?

“其实咱们是一类人,宁留十块疤,不咽一口气,我可以告诉你,后果可能很严重,保不准我也得从现在这个位置上滚下来。可我无所畏惧,从警至今,我受过各类处分一共十七次,受伤六次,最重的一次,被人从背后打了黑枪,差点上了光荣墙啊……可我到现在还站着,大部分对手都见马克思了,谁也知道我老许黑,可我黑得问心无愧。”许平秋道。

“我……”余罪咬牙切齿,那股子豪气却迸出来了,还差那么一点点。

“给你二十分钟时间考虑,二十二点三十分,行动准时开始,我授权你为现场指挥,抄了这个黑窝……小子,别觉得我在利用你,军警本就是党和人民手里的枪,我只不过是把枪口调整到准确的位置,今晚就这一局见输赢。”许平秋道,看着余罪。

余罪在踌躇着,许平秋两眼的光芒越来越甚,炯炯盯着余罪问道:“捅娄子,太小儿科了。捅破天,敢干吗?”

那目光即便在黑暗里也放射着光芒,余罪被刺激得心在狂跳,气在狂喘,憋得他终于爆发出来了,一拳砸在椅背上,一字千钧:

“干!”

第二个“一切正常”的消息发给乔三旺后,宁国强专门跑到了KTV外瞅了瞅,以他作奸犯科几十年的经历,总觉得心神不宁。

二十二点二十九分,每天这个时候是生意最红火的时候。那些身心疲惫的,那些寻找慰藉的,那些寻芳买醉的,很多都会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流连忘返,于是成就了这个橙色年华的辉煌耀眼。

大厅里,像一个大酒店。巨大的水晶吊灯,琳琅满目的酒柜,穿梭往来的服务生,各忙着其事。即便是在这里待了两年之久,宁国强也不知道这个繁华的背后究竟是谁在支撑着,不过他知道能量很大,最起码不像那些小娱乐场所,三天两头被警察检查。

看来是自己多疑了,这样的一个娱乐王朝,就放眼全国也数得着,怎么可能有人敢来这儿搅事。

宁国强这样想着,据说橙色年华这幢楼宇光装修就投入了三千万,每年的租金一千八百万,每年有人工开支六千多万,能做这么大生意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否则不会连警察也敢黑。而且黑就黑了,据说黑得警察内部都干起来了。

他悠闲地踱到吧台边上,要了杯矿泉水,抿了口,每天的工作就是看看场子,镇镇那些不长眼的醉汉,蛮清闲的。要不是乔哥交代今天一定看好场子,他早不知道和哪个妞鬼混去了。对了,又想起昨天来的那三个醉态可掬的男子,他现在回忆下,好像觉得这事是有点不地道了,有点太欺负人了。人家警察就来喝了两杯,屁股没坐热,就被其他警察带走了。这事闹得,让他觉得很好笑,黑吃黑常见,这白吃白倒是不常见。

这些事他不用考虑,也不是他管得了的。他放下了矿泉水瓶子,回身刚调戏了一句吧台小妹子,那小妹子蓦地眼一睁,好愕然的眼神看着门厅的方向。宁国强一惊,回头,然后表情僵硬,被雷到了。

一个戴着毡帽、披着风衣的家伙从门厅进来了,大晚上还戴着墨镜,嘴里叼着烟,进门恰恰看到了宁国强,然后他站定了,嘴一歪,“呸”的一声,吐掉了烟,慢慢地……慢慢地卸下了墨镜。

宁国强的眼睛瞬间大了两圈,这不是昨晚来的那货吗,居然还真敢来,居然还是这么一副扮相,他哭笑不得地说:“哇……兄弟,你跩,还真敢来?!”

“强哥,你他妈真不地道啊,来你这儿喝杯酒,居然把老子捅给警察。”余罪道。活脱脱一副黑道巨枭归来,兴师问罪的表情。

“那不关我的事……不过,兄弟,你敢砸我关老弟的公司,这笔账,我可接下了。”强哥道。一看余罪的身后,就一个人,而且不是警服,他现在相信那个传言了,这家伙绝对是个狠茬子。

“好啊,今天新账老账一起算,别说他的公司,这儿老子也要砸了。”余罪气势汹汹,恶狠狠道。

“吁吁”几声,早有不远处看到的服务员溜了,打着电话的,叫着步话。转眼间,从停车场,从各楼层,从各包间,趿趿踏踏往大厅汇集着,保安装、普通装的,二三十人的队伍瞬间一个圆环包围,把余罪围到了中间。这个时间,宁国强觉得胜之不武了。他笑着,其实他期待对方识趣点、躲远点,那样的话就不必非要闹到不可开交了。

不过他错估了对方的狠劲了,余罪根本就没动。他一掏口袋,有人已经拔刀、拔甩棍了,却不料余罪掏的只是烟,叼在嘴里,笑着问宁国强道:“就这么几个人?不够看啊。”

“呵呵……哈哈……我说兄弟,你武打片看多了吧?”宁国强笑得乐不可支了,来搅事的不少,不过像这么愣的,可是头回见着。

余罪摸着口袋,像在找火机,他笑着又问:“宁国强,冤有头、债有主啊,你砸我饭碗,我砸你摊,过了今天混不下去了,别怨我啊。”

“是吗?哈哈……”宁国强一看自己的队伍,很大度道,“好,有种……过了今天,你要混不下去了,来我这儿吧,我不记仇。”

“哈哈……”余罪仰头狂笑几声,大笑道,“好,冲你这句话,老子今天留你一命。”

说着手一掏,握枪在手,众痞齐齐后退,吓了一跳,宁国强吓得瞠目结舌,没想到对方真是个不要命的。他一伸手,余罪拿着枪,指着他,他突然笑了……这个环境,就是悍匪也不敢开枪吧?他笑着道:“兄弟,丢饭碗就得了,要亮出这家伙,得丢命吧?”

现在就连流氓也懂法制了,余罪看看这个流氓别动队组织得够齐了,个个手伸在腰里,时刻准备拔出武器,他笑道:“这么怕死啊,早干什么去了……听好了,手抱头,蹲下。”

“什么?”宁国强气得脸变色了,一嚷着众手下,“上,灭了他。”

众匪仗着人多,“噌噌”拔着家伙围上来。余罪二话不说,横眉瞪眼,一开保险,朝着水晶吊灯“砰砰”两枪,怒目环伺大吼着:“不想死的,都给我手抱头,蹲下。”

枪声响起,女服务员“啊”的一声尖叫,钻桌底了。

枪响的一刹那,宁国强吓呆了。那枪口冒着缕缕青烟,正指向他,他慢慢地,慢慢地举起了手,后面的众痞见势不对,虽然近在咫尺,可却不敢稍动。

“蹲下,手抱头。”余罪声放缓了,枪口顶上了宁国强的脑袋,那凶狠的目光,似乎比膛里的子弹还要有威慑力,宁国强慢慢地,蹲下了。

此时,听到了尖锐的刹车声,听到了凄厉的警报声,像一下子从四面八方涌来一样。跟着沉重的、整齐的脚步声,从前后双门齐步奔进来了两队……黑衣黑盔、手持微冲的特警,在电梯,在安全出口,迅速地向楼层推进着。

不知道进来多少人,直到宁国强已经麻木,人还没有进完。留下的一组六人特警枪指着蹲着抱头的痞子们,几声叱喝,叮叮当当地下缴出来一堆甩棍、片刀、匕首、催泪枪。此时的余罪扔了帽子,脱了风衣,一身鲜亮的警服在身,手持着步话喊着:“各组汇报。”

“通信屏蔽。”

“配电室,清除。”

“管道,封闭。”

“十九层,天台封闭。”

“……”

枪声为号,在不到三分钟时间里,从出口到顶楼,已经被两百余名特警封闭成一个绝地,后续的警力已经飞驰到位了。重案队的人、县刑警大队的人、数十辆警车直排到街外。从这里看过去,整条街道,成一片红蓝警灯的海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