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8:我的刑侦笔记》-火上浇油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13:25:35 作者:


关灯
护眼

东观镇派出所,值班室。

大中午的就有位熟人奔进来了,派出所里民警都认识,姓白名大勇,绝对是个奇葩,典型的以贩养吸。数次出入戒毒所、劳教所以及看守所,别人是滚刀肉让民警头疼,可这样一块烂肉也让民警头疼加牙疼。这不,赖在所里不走,要报警,本来脑子就不清,说话还有点大舌头,啰啰唆唆说了一堆,民警纳闷了,疑惑地问:

“小白啊,你这到底说的怎么回事?是抢劫、打架,还是敲诈?”

“哎哟喂。”白兄弟一抚巴掌,几欲泪下地说,“您总算明白了,是三样都有啊。”

“不可能吧,东观镇这么大,不知道镇长的有,不认识你小白,可能吗?打你、敲诈你,谁信呀?”民警瞪眼了,这块烂肉纯就一个头顶生疮、浑身流脓的主,一个镇被他欺负过、讹过的不在少数。

“真的啊……你怎么不信我呢?他们摁住我,啪唧啪唧啪唧扇耳光,您看我这脸肿的……打就打了,还把我钱抢了,抢了还不算……没过一天,又来抢我了……我挣俩钱容易么,不能这么黑暗吧?”白大勇差点就要哭天抢地了,比画着自己受到的待遇。

民警被纠缠得没治,直拦着:“说案情,抢了多少钱?”

“两万多。”

“多少?”

“两万四。”

“胡说吧小白,你身上能拿出两万块钱来?”

“天地良心,我真被抢了两万四……那是给明哥准备的货钱,我整了好几个月小包才弄这么点,全给抢了……就是你们警察干的,我记得打我那人的长相,里头有一个黑皮肤高个子的,长得跟狗熊一样,一看就是一群‘黑警察’……真不能这样吧,社会可以黑暗,警察不能这么黑啊,让不让人活了?”

白大勇看警察不信,就扯着嗓子、拍着桌子嚷起来了,嚷了一会儿,才发现不对了,嗓门太大,把派出所的警察都招过来了,围了一圈,都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得,白大勇知道自己什么德性,赶紧闭嘴了,一会儿又梗着脖子嚷道:“看我干什么?我是受害者,你们不给我解决问题,我就不走了,反正老子下身梅毒、上身艾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哎呀,烂肉的绝招出来了,不过询问的民警却抓到话头了,慢条斯理地问:“问题当然解决,说清楚……刚才你说,整了好几个月小包才弄这么点?这小包是……”

“咝……”白大勇省得漏嘴了,一捂嘴,愕然看着民警们。

“我说了吗?”白大勇耍起无赖来了,一看民警不信,他无赖地说,“我绝对没说,就算说了也是随便说说,都知道我这脑袋受过刺激,曾经就是被你们警察打的,这事还没了呢,我还在上访。”

“哦,你脑子不清啊,可以理解。”民警一摆手,客气了。

“哎,这态度好,这才是人民警察。”白大勇乐了,竖着大拇指赞了个。

不料人民警察一拍桌子,怒发冲冠吼着:“少扯淡,你脑子不清报什么案?滚蛋……报假警也是违法的。”

白大勇一惊,门口几位民警厌恶地吼着:“滚蛋!”

惹众怒了,看来遭报应了,白大勇落荒而逃,一口气跑出好远,喘着气自言自语着:“唉,社会这么黑暗,我得赶紧撤。”

撤哪儿呢,当然最好是撤回看守所,那地方管吃管住,大病管报销,闭眼蹬腿还管埋呢。他思忖着走了不远,毛病上来了,开始打哈欠,哈欠一来,全身犯困,他小步颠着,赶紧往无人的僻静地方跑,找了个背阴的地方,锡纸一撮,鼻子一抽,火机一点,正准备凑上去时。

“哗啦”一声,一股水从头上喷下来了。火灭了,好容易留了点的存货,全给撒了。

他欲哭无泪地看着撒地上的货,痛不欲生地回头嚷着:“谁呀,哥这么低调都惹你了,让不让人活了?”

哎呀,看见谁了,他惊了一下,连滚带爬就要跑,还能有谁,就是这两天一直抢他的黑警。这帮人恶哪,连货带钱全抢,抢完还打人,白大勇好歹几进几出,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

哟,又没跑了,胡同给堵上了,那头两人正等着呢。白大勇爬着往回返,又看到了那个黑大个子,数他最狠,拿一摞广告纸扇耳光,那可都是铜版纸哪,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那滋味,白大勇宁愿再进去蹲俩月也不愿挨了。

“你这人怎么不长记性呢,跑得了吗?”一个中等个子的男子,就是他带头抢的钱,笑眯眯地看着他。

哎呀,跑不了了,白兄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靠着墙道:“谁跑了?钱是没有啊,老子就剩下下身梅毒、上身艾滋,你们能把我怎么着吧?”

“是啊,就你这样还去报警,也不嫌寒碜。”那人奸笑着。

这笑是多么的阴森哪,一想起在派出所的待遇,白大勇不知道是瘾犯了,还是真痛苦了,一把抹着鼻涕眼泪求着:“爷啊,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啊。给点同情心吧,我都这样了,就等着毛爷爷召唤我呢,你们整我有什么意思?”

“是啊,我们也有同情心啊。”

带头的余罪,手捻着一个小包,扔了下去。那货如获至宝,抖索地抓在手里,衣服遮着风,就着锡纸来了两口,头仰着喷着小烟,看那样子仿佛到了极乐世界一般。

熊剑飞看着这人已经生了坏疽的手指,不忍再看了。挽救只能是个书面语,这种人你无法给予他同情。据说他进了四次戒毒所,爹妈、老婆、孩子已经没人认他了。

不过他似乎并不孤独,惬意的几口之后,就躺在墙根哼哼,那是舒服到极致的呻吟。

余罪踢踢他,又喷了两口矿泉水,好容易把人弄醒,一眨眼他又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有精神了,一瞪余罪道:“我认准你了,我要告你去。”

“省省吧啊,你这脑子不清的,别让上访的把你送进精神病院里。”余罪道。

“少吓唬我,精神病院没钱根本不收,要收我早住下了……哎,你们是警察么?不能比我还赖皮吧,货钱都抢了,还把我往死里追啊。”白大勇义愤填膺了,怎么想也觉得自己的待遇太不公平了。

“我当然是警察。”余罪笑眯眯地弯腰道,“不过是比较赖皮的警察。”

“咝……”白大勇又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是让我抽一口,再折腾我吧?

“别害怕,现在咱们可以交易了。”余罪道。

“我的都被你抢光了,还交易什么?”白大勇欲哭无泪道。

“正因为抢光了,才有需求啊。”余罪道。兜里的钱,露了一个角,手里的小包,亮了一下,引来白大勇贪婪的目光,余罪一收手问,“跟我讲讲,你从谁手里拿货。”

白大勇鼻子一抽,似乎不准备说了,余罪起身要走,白大勇急得赶紧说:“别走别走……我不认识啊,我就知道他叫明哥。”

熊剑飞一下子泄气了,就算交易,恐怕也不会让这号炮灰知道是谁。余罪问:“不认识,怎么交易?”

这是可以的。白大勇说了,在谁那儿给了个电话号码,只要一联系,人家给账号,你要多少,钱打过去,他就通知你去什么地方取货。不是在公园椅子下,就是在哪个垃圾箱里,反正是犄角旮旯拿上货,供着白大勇半贩半吸。

对付这个人没有悬念,白大勇巴不得把知道的全换成抽的。

不久后,这帮赖皮警察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巷子。之后白大勇嘚瑟着,数着一撂失而复得的钱,挨了几顿揍,为什么还有庆幸的感觉呢?

这个时间邵帅还在忙着,他正在正阳街一个小区外的活动场所里,晒着太阳,说着什么,旁边那个正在倾听的……也不算倾听的,似乎是有点呆滞的女人,两眼无神,面色泛白,像是精神失常的人。准确地讲也不算失常,是一个戒毒所的常客,未吸前据说是个花店的女老板,花了十几年经营了三家连锁花店,生意做得挺大,不过吸上后,用了十几个月时间,把攒的身家吸了个一干二净,现在只能在地下室栖身了。

“花姐,我不是坏人,告诉我就行了,而且不会让你白告诉我的。”邵帅苦口婆心,说了半个小时了,来意讲清楚了,这位大姐眼皮都没抬一下。

“嗯……”邵帅知道该怎么办,一摞钱递着。花姐登时眼睛一亮,伸手要拿,却不料邵帅缩回去了,把纸笔递给她,提醒着,“这是交易。”

花姐没思考,唰唰写了个名字、地址、电话,还给邵帅,尔后从邵帅手里抢过了钱,慌慌张张地奔走了。

收起了东西,邵帅慢步向小区外走去。不接触不知道,一接触吓一跳,不过一周时间,隐约探到的那些提供分销毒品的上家有三十多家。理论上讲,这些分销家仍然属于卖小包的,标准的出货方式是先款后货,人不见面,他们仅仅是以一个银行账号和手机、QQ号码存在的。

警察能抓到的,只有那些在底层前仆后继的炮灰,贩毒的总是很谨慎地远离交易,也正是这种相对隐蔽的手法,让他们游离在法律的边缘。

“这帮王八蛋,可怎么往外挖呀。”

邵帅坐回车里的时候,看着笔记本上记的一堆账号、手机号码、QQ号犯愁。那伙痞警在街头已经抓上瘾了,抓得倒不少,就是进展没多少,大部分都是以贩养吸铤而走险的货色,他们严格讲也是一类受害人群。

“唉……”他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驾车驶离,准备去寻找下一个目标。离开的时候,他不经意看到了街上维持交通的一个警察,甩着标准的手势,那锃亮的头徽、那帅气的警服,依然像很多年前一样,让他愤愤,却又难以抑制地感到亲切……

也在这一刻,李玫把一份手机号码的解析、银行卡提款监控、QQ号的IP解析,交到了特勤处老任的手里。这是业余时间完成的,她不知道是什么任务,也没有问。

同样在这一刻,骆家龙也在自己所在的信息中心做手脚,把几份查到的有关身份信息的资料悄悄地传给了鼠标。正常走程序是非常繁琐的,不过后门就不一样了。

这些信息的归属可能无人知晓,最终在余罪手里的PDA上显示着,他看了看,递给众人传阅,出声问:“大家说,拣哪家下手?”

一听这话大家就笑,不过一周多的时间,这个队伍快都成专业劫匪了。抓人、搜身、敲诈,等把这些人收拾得身无分文了,回头再给他撂上几百块救命钱,立马就能让他出卖所有知道的信息。故意制造这种绝处逢生的感觉,让那拨贩吸的货色,还觉得老走运了。

“这个不好弄啊,他们根本不沾毒,没证据。”豆晓波道。

“也是啊,总不能一直抢人家吧?”熊剑飞快抢得不好意思了。

“就是抢也得有个理由啊,吓唬不住可不行。”孙羿道。

鼠标一听众人讨论,直接不屑道:“这流氓不好当是真的,可要有牌照都不知道怎么当流氓,那你们也太了。”

他一说,惹来一阵骂声,余罪再询问时,豆晓波出声了,直问:“余儿啊,凡事有个度,你要是最后都没证据证明人家涉毒,总不能真把人往死里刑讯吧?”

“对,这些人和卖小包的不一样,他们只要敢吐露,那都是蹲几年的问题,肯定都咬死了不说啊。”熊剑飞道,零口供的嫌疑人他见多了,这是司法都解决不了的难题。

“你们得换位思考一下,为什么贩毒的总是很难定罪,证据不好抓嘛;为什么贩毒的要这么小心不配合,罪重嘛……”余罪道,几句话就把众人说愣了,然后话锋一转道,“可是你们想过没有,我们不是要定他的罪呀,而是朝他要钱,这个不难吧?”

“你这是……省厅的任务?”豆晓波哭笑不得了。

“差不多,条条大路通罗马嘛,要把这帮人整成孙子啊,就应该有动静了。”余罪道。

“然后呢?”熊剑飞问。

“然后还用我找?我就不信我把他们整成这样,还会没人跳出来。”余罪道。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孙羿愕然道。

后头在数着钱的鼠标接着:“天天分钱,这真叫活得刺激,什么时候活得不耐烦了,借他一千个胆子,他敢动一下余副局长?”

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反正这些天被刺激得不轻,以前干啥事都小心小胆,处处受制,现在简直不知道手脚轻便利索了多少倍。

哎呀,就是一句话,太爽了。

余罪点到一个名字时,没人附和,可也没有异议,直接上门捅去了……

4月11日十一时,这一天注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特别是对于省禁毒局来讲。封队两周尚未解禁,今天又被全部召到了集体会议室,主席台明显空着,坐在前排的局领导局促不安,满场窃窃私语。

不是什么好事,传说出省执行特殊任务的三名抽调人员,一名叛逃,其余二人下落不明。据说这个重大的失误直接导致国家禁毒局组织的一次大行动流产,详情无从知道,不过从进驻省禁毒局的不明身份的来人已经看得出来了,这场地震,在酝酿了数日之后,就要爆发了。

十七公里外,从省厅出发的一列车队离开了。车队的中央,坐在一辆轿车里的许平秋,正翻看着手机上的保密记录,今天没用司机,是直接让任红城开的车。从他这位置已经无从了解最底层发生的事了,只能通过任红城的汇报看个端倪。

他看了两遍,眉头紧锁。一边是迫在眉睫,一边是寸功未建,这两头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搭起调来啊。

“许副厅长。”

“别用这个称呼,太生分了。”

“好,那叫老许……”

“说吧,你担心什么?”

许平秋问,可这句话好像也是任红城要问的,他愣了一下道:“我也要问你这句话。”

“还用说吗,禁毒局大换血迫在眉睫,可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泄密的是谁,叛逃一位、失踪两位,都是禁毒局高级警官。现在第九处又认定有内鬼,那架势可是不查个水落石出不撤啊……还有制毒工厂,我到现在都不相信,五原这个内陆城市能有制造工厂,周边省份的出货,居然是咱们这儿提供的,你觉得可能吗?”许平秋皱着眉头问,其实他交给下面的,是一个他也不相信的任务。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得有真凭实据啊,我估计第九处也是基于猜测。”任红城道。

“可他们官大一级呀,拔根鸡毛扔给咱们,就是把令箭哪。”许平秋为难地说。

“那还能怎么样,他们把详细情况都捂着,连咱们也不给透露,能怎么办呢?哎,对了,老许,寥局长这次是不是……”任红城小心翼翼地问。

“内部学习、调离原职,一正三副;加上保密处、外勤处,所有人员全部调离原职。”许平秋平静地说,没想到上面的决心这么大,看样子是要拿省禁毒局开刀了。

任红城不问了,这放在什么地方都是丑闻一件。

他不问,许平秋就问了:“说说你的担心。”

“我的担心你知道,那几个奇葩,可都快成了打砸抢专业队了啊。这八天的时间,据他们汇报,已经摁了四十七个卖小包的街头贩子,连抢带敲诈,现在交回来的缴获,已经有五十多万了。我估计截留的不在少数。”任红城道。战果相当斐然,要是这事也捅出去,他估计总队也得换换血了。

尽管知道余罪在这方面是强项,可也没想强到这种程度。许平秋的心跳又加了几个档次,咬牙切齿地说:“我就知道,这群害虫要是凑一块,谁家都得被他们折腾个底朝天。”

话不知褒贬,不过任红城一直认为,许平秋对余罪的维护过大,他建议道:“得想法子敲打敲打啊,他们抢上瘾了,再这么下去,我都不知道这一队还是不是警察,是犯罪呢,还是打击犯罪?”

“火候还差了点,我看这架势啊,他是准备收拢线索,自下而上攻克。犯罪嘛……不懂犯罪,怎么去打击犯罪,我怕就这速度都来不及呀,是该敲打敲打了。”许平秋说着,想起这茬儿来了,拿着电话,直通余罪,客气话不讲了,直接训着,“你……你别给我汇报,瞧你那点儿出息,组织的可都是当年的精英,就会抓街头卖小包的啊?你也不嫌寒碜……什么,下一步该怎么办?你问我,我问谁啊?不会干自己想办法……别跟我谈证据啊,我要结果,现在是让你找线索、找渠道,证据很重要吗?如果要证据,就轮不到你舒服了……谁不敢干,直接告诉他,郊区最远的大北庄派出所,卷铺盖自己去报到……什么玩意儿,雇一帮协警都比你们强……”

许平秋训了一堆狠话,重重地扣上电话,老任却瞥到他眼里的谑笑,这哪是敲打啊,简直是火上浇油嘛!

“老许啊,你又开始突破底线了。”任红城轻声提醒着。

“是有人突破我们的底线了,泄密、叛逃、失踪,我估计呀,已经有人凶多吉少了,有人想通过打击我们来寻找成就感。”许平秋目光深邃地看着前方,一字一顿地说,“这种事有什么底线可讲,谁干的,让他们准备以血还血吧。”

一路静默,不再相劝,黑白对决,很多都不是法律层次能解决的问题了。这一点,干了几十年特勤工作的任红城知之甚详。

是日,禁毒局以寥少童为首的一正三副四名局长全部停职,局里从掌握外勤人员信息的保密处直到局办公室十一位中层管理人员,全部停职。宣读决定的崔厅长扫了眼全局上百职工,痛心地讲了一段话:

“同志们哪,这个决定我压了几天不忍心作啊,因为这样做是把怀疑全部加在我们自己同志的身上,不管结果是什么,我们的人心会散,队伍会垮,那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可是我又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假如泄密的人就在你们中间,我没有期待你能站出来,可我期待你扪心自问想一想,因为这次泄密,导致行动受阻,导致嫌疑人脱逃死亡,导致我们战友亲人生命受到威胁,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怎么能做呢?你就算不要警察的职责,可总应该有点做人的良心吧?前方在流血牺牲,你们怎么能背后捅他们一刀啊,那可是你们的同志、你们的战友啊……”场面失控了,老厅长悲从中来,差点当场哭了。涉及保密问题,第九处人员赶紧制止,全场窃窃私语,不知道这件事的隐情究竟还有多大,因为职业牵涉到家人的安危,那是禁毒行业最忌讳的事,也是最后的底线。

会议结束得很快,是在混乱中结束的。临时主持工作的刑事侦查总队政委万瑞升和副政委史清淮根本镇不住这个场面,会议刚结束就有群情激愤的禁毒刑警集体提议,要求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战的声音络绎不绝,两周的封队都快把人憋疯了。

不过什么也没有干成,第九处调查人员的回复依然不变:

问题还没有调查清楚。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