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8:我的刑侦笔记》-各有所图(全书完)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13:29:39 作者:


关灯
护眼

“嘀……”白色的宝马廓灯闪亮,邵帅四下看了几眼,旁若无人地钻进车里。

这里,这里……他嘴里喃喃着,在车里摸索着,看到副驾驶的位置丢着的一部手机,他笑了,估计又是余贱的空空妙手在创造“意外”了。他小心翼翼地拿起来,一看是加密的屏幕,稍微为难了一下。不过这可难不倒私家侦探,他从身上掏出个小瓶子喷了喷,然后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痕迹,几次尝试……手机屏“唰”地开了,连接着两台蓝牙,开始传输了。

时间相当充裕,充裕到他悠闲地抽了支烟,抹掉了所有痕迹,悠闲地下车遛了一公里,故意走过那家铁蛋刀削面,向临窗而坐的余罪打了个OK的手势。

搞定,收工……稍稍让他意外的是,真想不通余贱有什么本事,居然能把一个身家亿万的老总哄骗到小饭店吃顿饭。

“这货越来越贱了啊!”

邵帅眼睛的余光瞄到了正和余罪相对而食的魏锦程,他忍不住要替魏总担心了。警校的时候就是这样,谁要和余罪有点摩擦,他对付你的手段会是连偷带哄加拐骗,非把你折腾到哭笑不得才成。

不过对魏锦程这样的人,邵帅没什么好感,肯定也不准备同情他。他踱出了街外,上了自己的车,发动车倒了出来,手放到二挡的位置,马上觉得不对劲了,稍一动,脑袋被顶上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然后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

“别动!”

哦哟,这报应来得也太快了吧。邵帅登时汗毛倒立,手哆嗦了一下,把着方向,紧张地说:“大哥,你不至于抢我一个开破普桑的吧?”

“私家侦探的普桑,可不普通啊……保持车速,别紧张啊。”后面的人,手动了动,顶了顶邵帅的脑袋。

“大哥,这可是闹市区,你真准备开枪啊。”邵帅强自镇定地说。

“那要不你试试?”对方道,语气坚硬而不屑。

用脑袋去试人家手里的抢,邵帅可没那胆量了,而且查的都是贩毒的事,他知道,自己恐怕已经触到某个核心了,只是他一下子想不起来,究竟触到的是什么致命的东西。

车,开出了市区,直向荒芜的地方驶去……

“有什么发现吗?”任红城问。

禁毒局在负一层,受邀入驻在这里,支援组又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封闭式生活,任务就是处理前方回馈的海量信息。

“这个直接收获有点价值,是魏锦程的手机信息……哦,通信录有六百多人,备忘有七十多份,双卡,有一个非他本人名字注册的加密号码……哈,神探出手了啊,这又是把人家的东西摸了吧?”李玫翻查着收到的信息,笑着介绍道。

转眼几位坐在滑动椅上的都凑过来了,通信录、短信、备忘,还有几张私密照片,一下子把人家的隐私摸了个差不多,几位啧啧称奇。这个重点目标一直无法接近,6号特勤只走到了外围,国办那位又出了意外,支援组正在发愁方式方法呢,谁承想,人家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进去拿回来了。

“哇,咱们的副组长这么跩啊。”沈泽惊叹道。

“这比《碟中谍》还好玩啊。”张薇薇也赞叹道。

“什么《碟中谍》,偷鸡摸狗的,那就是一个贱中贱。”俞峰有点醋意地说,惹得张薇薇白了他一眼。曹亚杰却是有话了,给两位新人讲当初余副组长在深港怎么把一个重要嫌疑人的护照、钱包摸得一毛钱都没剩下的神话,听得两人一愣一愣的。

任红城和肖梦琪笑了,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进展,老任微吁了一口气道:“这家伙有这本事,为什么拖到现在?”

“他总是在找最合适的机会,看来这次搭上魏锦程这条线了。”肖梦琪如释重负地来了句。

“把所有涉及的人再详细捋一遍,桃园公馆的嫌疑很大,现金流、运输方式、社会人脉都有,会员的成分又极度复杂,三位特勤都间接或直接地查到了这儿,我想,差不了多远了。”任红城道。

“好的,要是他出手了,用不了几天,桃园公馆得被翻个底朝天。”肖梦琪道。她意外地笑了,又想起了深港那次,众目睽睽之下,居然没有人发现他把连阳的东西都摸走了。

“没那么容易啊,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无法确认究竟有没有贩毒团伙这一消息的准确性,杜立才又下落不明,禁毒局怎么泄的密,还是个谜……啧。”老任吧唧着嘴,诸多任务,迄今为止一样都没完成,他的头也快大了。

担心归担心,活还是要干的。魏锦程的手机记录整理得很快,通信录、短信、备忘录,和全部能查到的信息交叉对比,在李玫密密麻麻标着四百余人的关系树上,通过魏锦程手机加密号码的联结,居然能和已经查到的十数名嫌疑人建立起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当这个毒贩了,如果是贩毒,一切就得到了恰当的解释。”肖梦琪看着建立起来的关系树,两眼发亮,叹了句。这其中,居然还有两位禁毒局的中层警员,那肯定能说明,这个人的触角伸得很长,最起码比想象中长。

消息被捂着,这个不大不小的收获,让接到消息的许平秋也宽心了几分,他知道,这团迷雾,要开始层层拨开了……

剥几芽蒜,舀一勺油辣子,挑一筷刀削面,“吸溜”进嘴,就着一碟猪肝、黄瓜下饭,偶尔喝一口漂着辣子的油汤,那味道,爽得人浑身来劲儿,额头冒汗。

这不是装的,标准的五原土逼吃法,而且是那种最没形象的吃法,边吃边抹额头,擦把流出来的鼻涕,然后继续吃……要是鼠标、狗熊那帮货这么吃,余罪倒觉得正常,可这位身家过亿的魏总,居然也是这么个吃相,实在要让他质疑富人的品位了。

“看我干什么?吃啊。”魏总带着几分惬意催着。

“呵呵,看不出来啊,魏总,您这吃饭很像民工兄弟啊。”余罪笑道。魏锦程蓦地一噎,使劲咽了口,愣了愣,看看四周,他不解地说:“不都这样么?”

“可您总有点不一样吧?”余罪道。

“哦,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富豪不应该坐在这小摊上吃面,是不是这个意思?”魏锦程笑吟吟地看着余罪问。余罪点点头,老魏却摇头了,小声解释着,“你指的是那些官二代、富二代,花不义之财、花他爹钱的,那肯定是使劲糟蹋了……真正是辛苦挣回来的,他自己肯定舍不得。”

好像很有道理,余罪笑了笑,给斟了杯酒。十块钱的二两半劲酒,两人居然还喝得津津有味,碰了个,抿了口,魏总吃得那叫一个爽,他小声感慨道:“要说到这个富啊,有多少钱都不能算你富有。财富更多的时候只是个符号,政权和社会大多数时候,都扮演着强盗的角色,比如,通货膨胀加印钞票,你就是个再大的富豪,它也能把你变成穷光蛋;比如社会变革,很可能你从富豪一夜之间就变成土匪了……用钱来衡量一个人的富有,那就太浅薄了。”

余罪笑了,他每次遇到不同的人,总能发现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魏锦程尤甚。也许是因为他是个超级富豪,余罪对他的话格外注意了一些,疑惑地说:“那您觉得什么才算富有?”

“你觉得自己富有就富有。据调查,生活在人间天堂的美利坚,和军阀混战的非洲小国居民,幸福指数差别并不大。”魏锦程笑道。

“你忽略了一个问题。”余罪道,他边吃边解释着,“你谈的是精神富有,我谈的是物质富有,物质是精神的基础啊,你可以谈,可我这样没房、没钱、没妞、没家的,奢谈富有那不成笑话了?”

“不不不,心态的富有,比物质的富有更重要。你这个年龄层次还理解不了,这么说吧,二十岁,想把天下美女尽揽入怀;三十岁,试图囊尽天下所有财富;四十岁,说不定想呼风唤雨,掌天下大权……五十岁知天命了,说不定想的是长命百岁,再往后就是……”魏锦程以一种揶揄的口吻说,余罪好奇地看着,他一笑,揭着底道,“就是无所谓了,活着就好。”

余罪一愣,两人相视而笑,这是很多天来头回这么轻松悠闲地谈话,余罪甚至忘记了,面前是一个有贩毒重大嫌疑的人。边吃边聊,相谈甚欢,余罪掩饰不住地羡慕这种坐拥亿万资产的富人,那正是他所缺的,可他也发现,这个富豪除了财富、生意、吃……其他方面差不多是个白痴,余罪随便讲了些当警察的趣事,他都听得那么神往。

不像,真的不像。余罪推碗停筷时,下了这样一个定义。最起码他看得出,这个人的心态很阳光,似乎不是他要找的人。

吃完了这顿廉价的饭,魏总乐滋滋地抹了把嘴,一摸口袋,有点尴尬了,余罪看着他笑,小声问:“你不会没有带钱的习惯吧?”

“大意了,带的都是卡。”魏总掏着口袋,支票夹、银行卡,翻了皮夹半天,面红耳赤,他赶紧地起身道,“你等着,我去取啊。”

“还是我请吧,我现在明白你们为什么能成为富人了。”余罪笑着招手,给服务员埋了单,魏锦程好奇地问:“为什么?”

“抠啊,一顿饭钱都有办法省,不变富都不可能啊。”余罪笑道。

“哎哟,吃碗面还被你寒碜成这样,我……我真忘了,回头还你。咦,我手机呢……”魏老板确实有点顾头不顾腚了,刚装起皮夹,又摸不着手机,慌乱了找了半天,余罪一拍额头提醒着:“你这马大哈,连钱也忘带,是不是忘车上了?我拨拨看。”

一拨,还通着。哎,对了,肯定没丢。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车前,果真发现手机掉在了副驾的位置上。哎呀,余罪又是好一阵埋怨,你这个人真是的,一块吃顿饭,你就喊手机丢了,传出去多难听,好像我偷的似的。

这下魏总更尴尬了,连赔着不是,直说自己向来就有点丢三落四,一路被余罪送回桃园公馆。下车时好像还余兴未尽,又想拉余罪聊聊,被余罪坚持拒绝了。

他怕又被留下,喝上一肚子淡不拉叽的茶水,那品位胀肚呀。

当然,该办的事已经办到了,他电话询问家里的情况,回馈的信息恰恰与他的直觉相反。魏锦程的手机里有一个非本人名字登记的号码,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新鲜的是,这个号码居然和禁毒局的两位警员,和不少涉毒嫌疑人有直接或间接的交集。

以一个警察起码的常识判断,那就是——魏锦程肯定涉毒。

离桃园公馆不远,余罪把车泊到了路边,看着回馈的信息开始梳理思路。桃园公馆、羊城缉毒任务、禁毒局警官家属被绑架,还有五原可能存在的大宗毒品贩运,几个支离破碎的案情,现在还缺乏一个关键的节点把它们串在一起,今天在魏锦程手机上的收获,似乎能做到这一点,可好像还差了点。

差的这一点在于,余罪把一个毒贩应有的外在和内里,和见到的魏锦程重合不到一起,他感觉魏锦程身上总缺了点什么。

那种霸气、睥睨、阴险、城府极深……他回想着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些重罪嫌疑人,就算隐藏再深的,也无非是掩饰自己的犯罪证据,而不会掩饰自己身上的那种气势。因为长年战战兢兢提着脑袋干这行生意的,心态绝对不会像正常人一样。

可魏锦程太正常了,正常得就像一不设防的傻子,摸走他身上的东西他都不知道。和一个警察相处都这么随便,警惕性这么差的人都能当毒贩,那会让别人笑掉大牙的。

说不通,偏偏又是个这样的人,嫌疑深重。他放下思绪准备起身时,手机响了,一看是邵帅的手机号,接起来随意道:“帅啊,你到庄子河刑警队吧,我在路上,一会儿就到。”

“对不起啊余警官,他去不了了。”电话那位,传来了一句阴森森的低沉声音。

咚,车一个趔趄熄火了,余罪手一个哆嗦,手机掉了,惊得目瞪口呆,慌乱地捡起了手机,惊恐地问:“你是谁?”

“你这么健忘?”对方道。

余罪两眼快凸掉下来了,半天才从喉咙里迸出来一句变调的声音:

“老……杜!你是杜立才?”

枪杀嫌疑人的杜立才出现了,而且挟持了邵帅!事不关己,关己则乱,余罪一瞬间心跳加速,说话的声音都在哆嗦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潜逃的杜立才,会以这种方式出现……

全书完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