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十三章 设伏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48:14 作者:


关灯
护眼

4月15日,早晨,枫林桥畔。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今天的阳光和前几日一样,依旧传递着春天的温暖。

可是,枫林桥附近的情况却与往日有着明显的不同。路两旁比往日多了几个摊点,且今天的生意都特别的好。每个摊点前都有人围在那儿。在路北边的一个茶铺的凉棚下竟然有三拨过路人在喝茶,每一拨都有三四个人。茶铺的老板娘跑前跑后,压抑不住心里的兴奋,在这儿开茶铺已经有两年多了,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生意这么火爆的日子。可老板却一边沏茶,一边战战兢兢的,惹得老板娘冲他直嚷嚷,嫌他不会做生意。见他仍然打不起精神,老板娘便关心地问他是不是不舒服。老板顺嘴说自己的确是有点不舒服。

老板娘不高兴地说:“单单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舒服,那你就歇会儿吧,我自己勉强照应得过来。”

其实老板并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心里不舒服。他多年在外,经过风,见过雨,他从今天来喝茶的这些人的身上看出了一股杀气,凭直觉感到这些人一定不是生意人,更不是普通过路人,他们一定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开始他以为是青帮的人,在上海滩,青帮的人经常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可是他们又不像他见过的青帮子弟那样咋呼,不过他们的安静里面透出的杀气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这些人虽然分成了好几拨,但老板还是看出来了,他们是一伙人。虽然他们之间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可身上却有一种相同的东西。老板猜想,这十几个人聚在一起,肯定是在执行什么重要的任务。他越想越觉得不舒服,可又不敢对自己的老婆说明,怕她一害怕,手忙脚乱,说出什么犯忌讳的话来或者做出什么错事来,惹出乱子。

茶铺老板的眼力果然厉害。这些喝茶的人的确不是普通的过路人,他们是行动队的队员,行动队队长李克明也在其中。这个茶铺的位置很好,坐在凉棚下面,整个枫林桥畔的情况尽收眼底。李克明就在这儿坐镇指挥。

不一会儿,开来了一辆敞篷汽车,从车上跳下来了一群人,吵吵闹闹地从车上搬下来一些摄影器材,看样子像是拍电影的。枫林桥畔更加热闹起来。

根据老刀的安排,保卫处所有成员中凡是会打枪的全部出动,分头化装分散在枫林桥附近,只等押送杨如海的黑色雪佛兰轿车出现。

只要0273号黑色雪佛兰轿车一出现,李克明就会发出行动信号,化装成拍电影的情报科成员会在目标来到枫林桥头之时,立刻将敞篷汽车横在桥上,挡住目标的前进道路。分散在路两旁的行动队队员立刻向轿车发动攻击。四面同时出击,最好是迫使车内的特务缴械投降,如果拒不投降,则由埋伏好的几名枪法好的队员对敌人进行射杀。

陆岱峰也化装成一个算命先生,在桥头的一家小饭馆内,一边给店老板算命,一边注意着外边的情况。虽然这次行动由李克明现场指挥,可陆岱峰总有点不放心。这毕竟是保卫处成立以来第一次武装行动,一旦出现纰漏,就会给保卫处甚至是江南特委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因此,陆岱峰要亲临现场,一旦出现反常情况,也好迅速地做出应对。

马上就要到九点半了,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员都开始紧张起来。如果轿车九点半准时从租界内出发的话,来到枫林桥头最多需要二十分钟,也就是说,在九点五十分左右这场武装营救的战斗将要打响。有的队员是第一次参加营救行动,所以更加紧张。在茶铺内的几个队员已经有点坐不住了,一名队员的手老是情不自禁地伸向腰间去摸手枪。

茶铺的老板早已吓得脸色苍白。老板娘见丈夫脸色苍白,嘴唇直哆嗦,以为他真的是病了,便扶着他在里边坐下,自己出去招呼客人。她刚起身想往外走,老板伸手拉住了她,向她丢了一个眼色,压低了声音说:“你先别过去了,他们不是来喝茶的。”

老板娘一听,吓了一跳,脱口说道:“那他们……”,没等她说下去,老板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压低声音说:“你不要命了!这些人一看就不是生意人,他们个个脸上带着杀气,今天恐怕要出大事了。待会儿一旦打起来,我们就赶紧趴在地上别动,你听见了吗?”老板娘扭头向外面看去。

此时,李克明也早就听出了里面的异常动静,也正好往里面看,两个人的目光一碰,李克明眼里冒出一股浓浓的杀气,吓得老板娘一下子瘫坐在了凳子上。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化装成导演的凌飞一边在桥上指手画脚地指挥拍摄,一边不时地看一看怀表。时间已经过了九点五十分了,可是,目标却始终没有出现。他的心里直犯嘀咕:莫非敌人改变了路线?不太可能。枫林桥是连接租界和华界的桥梁,一头是法租界,另一头就是上海国民党的统治中心,这是离警备司令部最近的一条路。敌人不可能舍近求远。按说,现在也应该来到了,怎么还没一点迹象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行动队队员也都坐立不安了。他们纷纷把目光投向自己的组长,各小组组长也都是一筹莫展,纷纷把目光投向负责现场指挥的李克明和凌飞。

陆岱峰依然在小饭馆里坐着,此时他也早已经给店主人算完了卦。看来给店主人算的这一卦很不错,店主人拿出几块钱要给他,他却执意不收。店主人很高兴,特意给他弄来了几个小菜,还有一壶酒,作为答谢。陆岱峰也就不再推辞,就着小菜,端起酒杯有滋有味地喝起酒来。其实,他的心里比任何一个人都着急。

今天,保卫处几乎是全体出动,都聚集在了枫林桥畔,桥对面不远处就是国民党的上海警备司令部。队员中有一些是参加地下工作不久的新手,他们沉不住气,一旦被人看出破绽,后果将不堪设想。

再者说,至今还没有查出叛徒究竟是谁,今天的行动会不会也像前天的会议一样被告密呢?那样一来,今天不但救不了杨如海,弄不好,保卫处也将会面临灭顶之灾。

可一旦撤走,如果押送杨如海的车子因故晚来呢?那不是白白错过了营救的大好时机吗?现在,他真是左右为难。他在门口喝着酒,眼睛却看着外面,以便一旦外边出现什么异常情况好迅速做出反应。

一小壶酒很快就喝完了。陆岱峰觉得不能就这么干坐着,否则会引起别人怀疑。他知道,酒馆的老板对他是挺相信的。因为他刚才凭着自己掌握的一点阴阳八卦知识和察言观色的本领,给老板算了一卦,赢得了老板的信任。

可是,他的身份不仅需要在酒馆老板面前加以掩饰,即便是对自己手下的队员,也要隐瞒。只有如此,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这样做,看起来似乎有点过分,其实这是做地下工作必须要注意的。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人越少,危险也就越小。

一个走江湖的算命先生不可能长时间坐在一个小酒馆的一隅里自斟自饮,所以,他又对老板说:“老板,我叨扰了你一壶酒,心里过意不去,现在正好饭馆里的生意还不忙,我再给你看看手相如何?”

饭馆老板以为这位算命先生喝了一小壶酒还不过瘾,想再要壶酒喝。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再加上刚才这位算命先生给他算的那一卦挺好,他的心情很愉快,便乐得送个人情,于是,伸出自己的左手说:“那就麻烦先生给看看吧!”

陆岱峰为了搞地下工作,曾专门向一位算命先生学习过看面相和手相。虽然他对此还是一知半解,但是忽悠一下一般人还是很容易的。他听了老板的话,将老板的左手手腕放于自己的手掌上,用拇指轻轻按住他的脉,然后说:“大多数看手相的人都说男左女右,其实,并不是这样。看手相是要左右手都看的。”

老板愣了一下,犹豫着没有伸出右手。陆岱峰接着说:“除了左撇子以外,我们都经常使用右手,所以,一个人身体的发展以及性格、才能的变化,在右手上会留下更多的痕迹。所以,右手表示的是后天的性质、才能和命运。而左手表示的是先天的性质和才能。”

听了陆岱峰的话,老板立刻把右手伸出来。陆岱峰看了看他的左手,又看了看他的右手,他看到老板的左右手上的掌线几乎是相同的。他知道此人将平庸地度过一生。但是,他却不能这么说,他要让老板听起来舒服一些。于是,他换了一种说法,在老板听来就成了好事情。陆岱峰说:“老板,你看,你的左右手上的掌线变化不大,说明你今后的生活是一帆风顺的。”

果然,听了他这句话,老板脸上露出了喜色。在这个乱世,有什么能比一帆风顺更好的呢?然后,陆岱峰又接下去根据他的生命线、智慧线、感情线等给老板说起来,那老板听得直点头。而陆岱峰一边说着,一边不时地向饭馆外面的大路上瞟一眼。别看他摇头晃脑地在那儿说着,其实心里却一直在盘算着今天的行动。

已经快到十一点了,这时,饭馆里开始有客人来了。看来今天的行动必须取消,不能再等了。陆岱峰很快结束了看手相的活儿,让老板赶紧招呼客人,并说以后有空还会来给老板看面相的,老板高兴得不得了,硬是塞给陆岱峰一块钱。陆岱峰没有再推辞,如果再推辞的话,就与他的算命先生身份不符了。他接过钱,站起身来,走出了那家小饭馆,向租界里走去。

他的这一举动并没有引起行动队队员的注意,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算命先生就是老刀。在场的人中只有李克明和凌飞不时地用眼睛看着小饭馆里的陆岱峰。他们一见陆岱峰起身离去,知道这是撤退的命令,于是,两人分别命令队员撤退。很快,队员们陆续撤走了。

茶铺的老板长出了一口气,对惊魂未定的老板娘说:“今天来的这些人个个都身怀绝技,并且他们身上的杀气都很重。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竟然没有出事儿,这真是老天爷眷顾咱们呢!”说到这儿,他又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他们,他才又压低了声音对老婆说:“今天这事儿,对谁也不要说。说多了话会丢脑袋的。”老板娘吓得一个劲地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保证一个字也不向别人说。”

在回去的路上,陆岱峰的心情很沉重,按说今天的行动布置得很严密,事先没有告诉队员们,只有自己和李克明、凌飞、钱如林四个人知道。军事处的几位科长都不知情,他们不可能泄密。再者说,即使他们知道也无法向外传递消息,因为他们已经被隔离审查了。

除了保卫处的四个人以外,唯一一个可能知道今天行动的人就是金玉堂。因为是他从他哥哥金满堂那儿得到的消息。可如果是他,他为什么既要告诉我们押解的时间,又向敌人透露消息呢?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呢?莫非他是与他哥哥联手欺骗我们?可为什么敌人又没有对保卫处的人采取行动呢?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