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十六章 秘密任务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0:35 作者:


关灯
护眼

就在李克明受命对参加军事处会议的人逐一进行审查的时候,凌飞也接到了陆岱峰的命令。

这一次,陆岱峰没有在秘密联络站对凌飞下达命令,而是把凌飞约到了法租界的东华俄餐馆。东华俄餐馆,位于霞飞路558号,它看起来是俄餐馆,其实是一个从哈尔滨来的山东籍商人经营的。陆岱峰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与凌飞接头,是有他独特的考虑。

第一个原因是陆岱峰不想过多地到联络站去。在凌飞看来,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因为,除了召集保卫处几名成员开会以外,陆岱峰很少到16号秘密联络站去。他主要是怕在16号联络站出入太过频繁,引起人们的怀疑。所以,陆岱峰只要是与某一个保卫处成员商量事情,他一般是不到16号去的。

但是,凌飞不知道,陆岱峰这次把他约出来还是因为对一些熟悉的地方不放心。陆岱峰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一种危险,这个危险来自那个他还不知道的内奸。虽然他对自己的三名部下从来没有怀疑过,但是,一连串的失败使他变得更加谨慎了。他决定分派工作的时候,不再当着大家的面布置,而是单个交代任务,且不让他们互相通气。这一方面便于保密,另一方面,不论是谁的工作出了问题,都能够把怀疑的目标缩到最小。也就是说,他单独布置的每一个任务都是对他们每个人的考验。第二个考虑是环境因素。在法租界中,霞飞路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霞飞路上饭店林立,人员混杂,便于活动。再加上负责这条路治安的法国巡捕房探目赵玉松与特委保卫处有联系,已经被凌飞秘密发展为内线。因此,陆岱峰选择了这个地方向凌飞下达了一个秘密活动的命令。

陆岱峰和凌飞找了一副座头,陆岱峰叫侍应生过来,点了两菜一汤。很快,侍应生就送上来第一份菜“色拉凉拌”。陆岱峰和凌飞选择的这个时间是中午12点,此时的餐馆里很热闹,老板和侍应生都忙得不可开交,餐馆里人声嘈杂。陆岱峰和凌飞一边吃着饭一边低声交谈,就连坐在他们近处的人也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菜刚上桌,凌飞还没顾得上吃,就急忙问:“叫我来,有什么重要任务?”

陆岱峰说:“先吃菜,待会儿再说。”

陆岱峰一边吃着,一边好像是很随意地说:“今天这儿的生意可真够火爆的。”说着话,迅速地向四周扫视了一番,没有发现可疑情况,这才对凌飞说:“交给你一个特殊的任务,你去找一个人。”

凌飞吃着菜,眼睛看着别处,好像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其实,陆岱峰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陆岱峰知道他在认真地听着,所以就一直说下去:“老杨在被送走之前,从里边送出了一份情报,送出的方式还是和上次一样。他让我们去找一个叫郑茹娟的人,此人的身份是调查科上海实验区的机要秘书。”

陆岱峰没有像往常那样说杨如海同志,而只是说老杨。凌飞知道,这是因为一旦出现“同志”这个词,万一被别人听到,会有麻烦的。

凌飞心里有点兴奋,难道说杨如海同志在敌人内部找到了自己的同志,还是把这个人争取过来了?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他还是没有说话。凌飞和李克明、钱如林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很少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应该让自己知道的,不必自己去问,老刀也会告诉自己。不该让自己知道的,即便问了,老刀也不会说。所以,除了开会分析事情以外,他很少说话。这正是陆岱峰最喜欢他的地方之一。

陆岱峰夹了一口菜,接着说:“老杨为我们提供的就是这些,看来是他在被捕以后,觉得这个人可以争取过来,或者是可以为我们做事。另外,我觉得老杨的这两份情报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郑茹娟给传递出来的……”

陆岱峰坐的位置正好面对着侍应生上菜的来路,他看见侍应生来上菜,便住了口。此时,侍应生端来了罗宋汤。侍应生把汤盆放在了桌子上,凌飞一看,只见艳红而油光光的汤面在不断冒泡中散发出诱人的茄香。这是一道很开胃的汤菜,若在平时,凌飞早就迫不及待地想一饱口福了。可今天,他的脑子被一个更令他兴奋的消息占据着。

古人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国民党的秘密特务组织调查科在上海设了一个实验区,可自己作为一个情报科长竟然连对方的一点边都沾不上,不知道对方的负责人是谁,更不知道对方的秘密据点在什么地方,简直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这仗怎么打?想不到,今天终于看见了它的一点端倪。不管怎么说,自己也要抓住这个机会,打开局面。

陆岱峰见凌飞没有吃的意思,便说:“来,先吃饭!”

吃着饭,凌飞心里在想着怎么才能找到这个叫郑茹娟的人呢?

陆岱峰知道凌飞在想什么,所以,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专心地吃着饭。

过了一会儿,陆岱峰问:“你准备怎么找呢?”

凌飞说:“我想利用警察局的内线,从警察局的户口档案里找。”

保卫处的工作方式很特别,那就是谁负责的工作谁去发展下线,这个下线只对一个人负责,那就是发展他的上线。所以,陆岱峰知道警察局内有情报科的内线,但是,这个内线具体干什么工作,他并不知道。

陆岱峰想了想,然后说:“那个内线正好是管户口吗?”

凌飞说:“不是,他是外勤人员。”

陆岱峰说:“一个外勤人员去查户口上的事,很容易引起敌人的怀疑,再说,在整个上海叫这个名字的可能也不会只有一个。”说到这儿,他又好像自言自语地说:“这样做不妥。”

凌飞陷入了沉思,陆岱峰没有打断他的思考,自己又低下头有滋有味地吃起来。

其实,陆岱峰在接到杨如海送出来的情报以后,就对此事进行了反复的思考,心里早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但是,他不想把自己的想法直接告诉下属,他总是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借此来锻炼他们。

过了好大一会儿,凌飞终于眼睛一亮,他说:“上一次送出来的情报中告诉了我们对方的汽车牌号,根据它所走的路线可以肯定这个机关就设在英租界内,那么这辆车一定会再次出现在租界内。我可以安排人秘密调查,只要发现这辆车,就跟踪它,这样就可以找到这个机关的地址。根据这个名字,我们可以判定这个郑茹娟是个女性,在这样的秘密机关中,女人不会太多,只要我们在这个机关外守株待兔,就不愁找不到这个郑茹娟了。”

陆岱峰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显然,凌飞的这个思路他是满意的。他看了看凌飞,然后说:“不过,你一定要小心谨慎,安排手下人发现那辆车以后,不要跟得太紧,对方是很狡猾的,一旦被他们发觉就会坏事。至于那个‘守株待兔’,你要亲自出马,不然,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行动,稍有不慎就会打草惊蛇。找到这个人以后,先要跟踪找到她的住处,然后再进一步了解她的详细情况,待了解清楚以后再去接触她。”

说到这儿,他停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她如果能够为我们做事当然很好,这个可能性是有的。但是,如果她不能为我们工作,也不要勉强人家。记住一点,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她。你现在就专心做好这一件事,与金玉堂的联络工作交给钱如林去做。”

凌飞说:“我会尽快找到这个郑茹娟,争取让她为我们提供有用的情报,力争在营救行动中发挥作用。”

陆岱峰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你不能心急,在与对方接触的时候,不要急于暴露身份,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一定要牢牢记住,做地下工作的第一要务是保护好自己。如果能够争取这个人为我们做事,那么对今后的工作会有很大的帮助。这可以作为一个伏兵,不要急功近利,要从长远打算。再说,老杨现在已经转押到了警备司令部,在营救老杨这件事上她不一定能够起作用。营救老杨的事由我来负责安排。”说到这儿,陆岱峰忽然很严肃地看着凌飞说:“这件事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与郑茹娟的接触也只能由你一个人负责,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

凌飞知道,这是一个很秘密且很特殊的工作,一旦泄露出去,就会使整个计划泡汤。所以,他很认真地说:“您放心,我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清平乐(孤城闭)

由于吃饭的人很多,餐馆里的厨师忙不过来,菜上得很慢。陆岱峰和凌飞把工作都谈完了,还有一道菜没有上来。

凌飞此时有点着急了,他很想立刻投入到工作中去。陆岱峰却很沉得住气,说:“别急,吃过饭再说。”

过了一会儿,最后一道菜终于上来了,这是西尼茨煎肉饼,这道菜是要趁热吃的,侍应生几乎是小跑步送上来的,放到桌子上时肉饼上还在不断地冒泡。两个人不再说话,很快地吃完饭。

陆岱峰叫来侍应生结账,侍应生说:“先生,两菜一汤,1元6角钱。”

凌飞要掏钱,陆岱峰却抢先掏出了钱。凌飞也只好作罢。凌飞心里很过意不去,他知道,由于党的经费紧张,陆岱峰虽然身为江南特委常委,但是和自己的工资却是一样的,每月只有20块钱。这些钱在上海滩只能够勉强维持生活,因此,陆岱峰曾经要求特委机关的所有人员都要有一个公开的工作身份,这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隐蔽,另一方面也能解决一些生活问题。陆岱峰看出了凌飞的心思,笑了笑说:“我的古玩店比你那个小书店挣钱多,你就不用客气了。”凌飞只得作罢。

两个人走出餐馆,像普通商人那样互道了一声珍重,便分头走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