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十八章 试探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1:44 作者:


关灯
护眼

情报科的人很快就找到了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上海实验区的秘密据点。

这个据点是一座花园式洋房,进了大门,里边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在树木掩映中,耸立着一栋二层小洋楼。调查科买下了这栋房子,从外边看就是一座普通的洋房,可里边稍加改造,就成了一个秘密活动的据点。

门口挂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西药研究所”的字样,里面的人并不是很多,每天到这儿来上班的只有许明槐和手下的情报组组长、行动组组长、机要秘书郑茹娟以及骨干特工共十几个人,其他情报人员和行动人员则分散隐蔽,待命出动。

凌飞接到手下报告以后,便亲自到那儿去探查。他发现在洋房的对面有一家咖啡馆。咖啡馆临街的一面是一排落地玻璃窗。他便走进去,坐在一角,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从玻璃窗向外悠闲地看着过往的行人。

来咖啡馆的人大多就是为了享受独处的滋味,所以,咖啡馆里虽然人不少,但是却很静。这很适合凌飞进行监视活动,因为在这儿,你只要不乱说乱动,就不会有人注意你。

这时已经快到傍晚了,从“西药研究所”里陆续有人走出来,看来他们下班了。凌飞仔细地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每一个人。看着看着,凌飞的眼睛一亮,他看到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凌飞看到她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担心,一种发自内心的对某个人或某件事的担心。凌飞只看了她一眼,直觉便告诉他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郑茹娟。

他刚举手叫侍应生来结账,却突然发现郑茹娟穿过马路向咖啡馆走来。侍应生已经看到他举了一下手,便向他走过来,弯下腰低声问:“先生,您还要点什么?”他顺嘴说道:“再来一杯咖啡。”

郑茹娟走进来,找了一个空位坐下,要了咖啡,坐在那儿发呆。凌飞本想过去和她搭讪,可是又觉得很唐突,而且店里人多眼杂,一旦出什么纰漏,就麻烦了。再说,调查科既然选择这儿做秘密据点,他们会不会在这家咖啡馆里安插耳目呢?如果这家咖啡馆里有他们的耳目,那么自己紧随着郑茹娟出去,也是会引起敌人怀疑的。想到这儿,他决定提前走。他喝完了咖啡,天还没有黑,他发现郑茹娟好像也有走的意思,便招呼侍应生结账,提前走出了咖啡馆。

凌飞在路上慢慢地走着,不时回头向后看看,因为他不知道郑茹娟出来以后是向东走还是向西走。本来,老刀是让他在找到郑茹娟以后,先把郑茹娟的家庭情况摸清楚。可他觉得现在的情况很特别,他想如果郑茹娟在营救杨如海这件事情上能够起作用的话,再按照以前的做事规矩按部就班地去做,岂不误事吗?所以,他并没有去做细致的调查,而是决定直接找到郑茹娟,进行一下试探再说。

他凭直觉向西走,不敢走得太远。他想,虽然郑茹娟心里有事,但是一个姑娘家不可能一个人在咖啡馆待到很晚,她应该会在晚饭前赶回家,免得父母担心。他这样想着,慢慢地向前走着,好在很快他就看到郑茹娟走出了咖啡馆,并且向他这个方向走来。

他迅速地向后面扫视了一眼,发现没有人跟踪,于是,他放慢了脚步,直到听到那高跟鞋的声音响在身后的时候,他打定了主意。就在郑茹娟从他身旁走过的时候,他突然扭头,轻声叫了一声:“郑小姐!”

郑茹娟一边走路,一边想着心事,突然听到身边有人叫她,吃了一惊,一抬头,看到一个年轻人正看着她。可她却不认识这个人。于是,她很警惕地说:“对不起,我好像不认识您。”

凌飞说:“郑小姐,我知道您不认识我。杨先生是我姑父,我是为杨先生的事来找您的。”

一听他提到杨先生,郑茹娟更是大吃一惊,她拿不准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是共产党有求于己?还是调查科的人来试探自己?想到这儿,她很冷淡地说:“我不知道您说什么?”

凌飞知道,必须让她尽快相信自己,否则站在街上会引起怀疑。他很快地说道:“郑小姐,杨先生送出来的第二张纸条告诉我姑妈,让她来找您。”说到这儿,他见郑茹娟更加吃惊,便继续说,“我们边走边谈,否则,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去。凭直感,他觉得郑茹娟一定会跟着自己走的。

果然,听了凌飞的话,郑茹娟便随着凌飞向前走去。郑茹娟走着的时候,脑子飞速地旋转,她想自己替杨先生往外送纸条这件事调查科是不可能知道的,因为这件事只有杨先生和自己知道。杨先生是绝不可能投降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杨先生让自己送出去的第二份情报,是让他们的人来找自己。

那这个人就一定是地下党的人,自己的确是不希望杨先生被害,可眼下杨先生已经被押送到了警备司令部,自己也爱莫能助了。莫非他们是想把自己拉过去做他们的内线?想到这儿,郑茹娟打了一个冷颤。她只是想找一份既轻松又赚钱的工作,这才让舅舅帮她谋了份差事,她可不想在政治斗争中陷得太深。

想到这儿,她便很冷淡地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杨先生也已经被押送到了警备司令部,您要想救他还是找别人吧!我真的是无能为力。”

凌飞一听她的话,就猜到了她的心思。他心中暗笑,这个姑娘真的是涉世不深,连拒绝人都不会。如果想拒绝,就该把话说绝。如果她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一个什么杨先生”的话,那这场谈话就很难往下进行了。这样一想,凌飞笑了笑说:“郑小姐,您先不要忙着推辞,我找您没有别的意思,一来是代表我姑妈向您表示感谢,二来是想请您帮个忙,如果您今后听到关于我姑父的消息,希望您能转告我一声。”

郑茹娟听了凌飞的话,觉得很为难,她不好意思再拒绝,迟疑了一下,忽然问道:“你是共产党吗?”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凌飞也早就想好了说辞,就说自己不是共产党,是有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姑妈以后,姑妈不太放心,便又告诉了自己,让自己来找郑茹娟帮忙。

当然,他知道郑如娟肯定不会完全相信,但是,不管相信不相信,这个身份是不能直接承认的。这是当时险恶工作环境下的权宜之计,只要你不承认是共产党,一旦落到敌人手里就还有回旋的余地,而一旦承认了身份,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可是,从刚才的一番谈话中,凌飞看出了郑茹娟虽然涉世不深,甚至可以说还很单纯,但是她却很聪明,自己撒谎,就很难取得她的信任,那么今后的合作就会很难。虽然老刀一再嘱咐自己不要暴露身份,要从长计议。可是,营救杨如海同志却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容不得再耽误时间。并且,他也看出来,郑茹娟虽然身在敌特机关,却很正直善良,她冒着风险替杨如海传递情报就说明了这一点,她很有可能会被争取过来,即便是不能成为自己的同志,也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报。

想到这儿,他对郑茹娟说:“您的这个问题本来很好回答,但是我却又很难一下子对您说清楚,这样吧,我们找个地方,详细谈一谈怎么样?”

郑茹娟却说:“今天已经很晚了,我们明天中午再谈吧。”说着话,她顺手一指前边不远处一个弄堂口的小饭馆说,“明天中午12点,我们就在那儿见面吧!”

凌飞说:“好吧!”

凌飞刚想转身离开,郑茹娟突然又问:“请问我该怎么称呼您?”

凌飞说:“我叫王平。”

两人分手,凌飞边走边想:这个郑茹娟虽然是刚刚参加工作,几乎没有什么地下工作的经验,但是的确很机灵,也很冷静。假以时日,她必定会是一个很出色的特工。但愿能够把她争取过来,那样的话,就等于是我们在调查科安插了一个千里眼、顺风耳,调查科的活动就会掌握在我们的手中。

想到这儿,凌飞心里一阵兴奋,但是他却没有放松警惕,他一边走一边好像是不经意地向后面扫视了几眼,没有发现被跟踪,这才加快脚步,回到了他的家。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