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十九章 老刀感到了不安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2:24 作者:


关灯
护眼

16日的晚上,陆岱峰刚刚获得了一个情报,说是蒋介石很快将从江西前线返回南京,他命令淞沪警备司令部于20日将杨如海押往南京,蒋介石要亲自对杨如海进行劝降。

陆岱峰当晚便拟订了一套营救方案,在黑暗之中,他将这套方案反复斟酌,一直到很晚了,才去睡觉。他想在第二天上午与李克明再进行一番研究,然后便可以确定下来,进行行动前的准备工作。

天还不亮,陆岱峰正在睡梦之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给惊醒了。自从13日晚上从住处搬出来以后,他这几天就住在古玩店里。店里没有安装电话。他侧耳细听,听出敲门的是自己人,并且是有紧急事情汇报。他立刻穿衣下床去开门,来的人是李克明。一进门,李克明便说:“赵梦君打伤了负责监护他的行动队员,逃跑了。”

听到这个消息,陆岱峰大吃一惊。对于赵梦君,陆岱峰还是比较了解的。去年赵梦君被捕,陆岱峰亲自过问了对他的审查。所有的审查材料,陆岱峰曾经仔细地看过,凭这些材料,他得出的结论是赵梦君没有叛变。结束对赵梦君的审查并恢复工作的决定就是陆岱峰做出的。

13日中午军事处散会的时候,有人从戏院里出来走到赵梦君身边与他说话,从而导致了李克明对他的怀疑。但是,陆岱峰并不相信赵梦君就是那个出卖杨如海的人。因为,如果赵梦君是叛徒,他和敌人都知道这样重要的会议我们一定有人在四周负责监视和保卫,他这不是故意暴露自己吗?他不会这么蠢。

虽然还不能排除他,但是,凭直觉,陆岱峰觉得不太可能是他。当然在找出真正的叛徒之前,他不能凭直觉排除任何一个人。况且,敌人在确实无法做到既能确认杨如海又不使叛徒暴露的情况下,很可能采取这样的冒险措施。

再者说,敌人是很狡猾的,这也很可能是敌人故布疑阵。因为人人都会觉得赵梦君怎么会这么傻呢?他怎么会用这种方式暴露自己呢?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不是正好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心理保护了自己吗?这是李克明怀疑赵梦君,陆岱峰提出疑问时,李克明给出的分析。所以,他让李克明负责对所有参加军事会议的人进行一次审查。

没想到,昨天上午李克明刚刚找赵梦君谈了话,他在今天凌晨就采取了行动,竟然打伤监护人员逃跑了。现在看来,李克明的分析是很对的。

李克明跟着陆岱峰走进了屋里,在一张小沙发上坐下来,此时,天已经放亮了,屋里没有开灯也能看清楚了。李克明见陆岱峰坐在那儿沉思着没有说话,他便说:“我已经下达了对赵梦君的追杀令,行动队队员已经分头去找。”

陆岱峰说:“在上海滩想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是很难找到的。不要说他有可能逃出上海,他就在你的眼皮底下随便找一家小旅馆住下来,你也不好找到他。”

李克明接过话茬说:“我们不会去漫天撒网的,他身上没带多少钱。在上海,没有钱便寸步难行。他要想长期潜藏下去或者是出逃,就必须用钱。临来之前,我已经命令各行动小组对我们知道的赵梦君的亲友家进行监控。只要他回家或者到亲戚朋友家拿钱,我们就有机会抓住他。我相信他跑不了。”

陆岱峰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就迅速做出了反应,这很好。不过,我们决不可掉以轻心,要把他可能去的地方都仔细地想一想,不要有任何的疏漏。同时,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伤害他的性命!”

听了陆岱峰的话,李克明愣了一下,说:“什么?不要伤害他的性命?我们可是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活动,稍有不慎,牺牲的就会是我们的同志。他打伤行动队队员潜逃,仅凭这一点,就已经证明了他就是那个出卖杨如海同志的叛徒。对这样的人,我们必须要严惩。”说到这儿,李克明咬了一下嘴唇,看了看陆岱峰。

陆岱峰说:“我总觉得他可能知道点什么,或者我们还能从他嘴里捞到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想亲自和他谈一谈。”

李克明无奈地点了点头,心有不甘地说:“虽然我不赞成您的这一想法,但我回去以后会向行动队队员传达这个命令的。”

陆岱峰说:“那好,你现在就去通知各小组,完成以后,到16号去,我们要商量一下营救杨如海同志的行动方案。”

李克明问:“杨如海同志那儿有消息了吗?”

“蒋介石很快就要从江西回南京了,他让警备司令部在20日将杨如海同志押解到南京去。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营救机会,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我已经有了一些想法,等你完成对赵梦君的追查布置以后我们再详细研究。”

李克明走后,陆岱峰回到楼上。此时,萧雅也早已经起来了。她给陆岱峰泡了一杯茶,端到他面前。由于长期紧张地工作,陆岱峰常常感到很疲乏,为了提神,便要喝茶。渐渐地,他每天早上起床就要先喝上一杯淡茶,只有这样,才能精神抖擞地开始工作。

陆岱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忽然,他端着茶杯的手抖动了一下,心里感到了隐隐的不安。他就这样端着茶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萧雅一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心里肯定又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每当这个时候,萧雅知道最好是不要打扰他。萧雅本来是想给陆岱峰泡好茶以后去做饭,由于怕打断他的思路,她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过了一会儿,陆岱峰才从沉思中走出来。他把茶杯放到桌子上,对萧雅说:“我有点儿急事,出去一趟,做好了饭你自己吃吧。”一边说着一边穿上外衣走了出去。

萧雅看着陆岱峰出去,她的心里很是不安。李克明刚刚离开,陆岱峰肯定是又想起了什么,并且一定是很重要的一点,不然,他不会出现失魂落魄的样子。虽然很担心,但她却不能问。这是纪律。

自从与陆岱峰假扮夫妻以来,她的心里已经起了微妙的变化。开始她觉得自己是在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可她和陆岱峰朝夕相处,对陆岱峰的思维缜密、行事果断很是佩服,渐渐地竟然对他心生爱意。于是,关心陆岱峰的生活起居对她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个任务,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行动。

以前每当陆岱峰陷入思考的时候,她会悄悄地走进自己的房间,不去打扰他。可现在,每当看见陆岱峰眉头紧锁,她便站在一旁跟着着急。只是,她深知党内的纪律,不该她知道的事情她是不能问的。所以,她也就只能在那儿干着急。

陆岱峰刚才也看到了萧雅着急的样子,但是,他没有时间去宽慰她。

陆岱峰找到凌飞,对他说:“今天凌晨赵梦君打伤了一名行动队队员逃跑了,我担心他会去投靠调查科上海实验区。你立刻从情报科找两名身手好的人到调查科上海实验区附近埋伏,发现他在那儿出现,可以立即将他除掉。”山海秘闻录

凌飞虽然感到很吃惊,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说:“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陆岱峰又说:“昨天晚上你不是说郑茹娟答应今天中午与你见面么,见到她以后,你可以想办法问问她,今天是否有人到他们那儿寻求保护。我担心,我们的行动已经落后了,从赵梦君出逃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他如果想去上海实验区的话,恐怕也早就去了。”

凌飞担心地问:“如果赵梦君真是逃进了敌特机关,那么他所知道的联络站和人员都得隐蔽。不然……”陆岱峰打断了他的话说:“这一点你放心,在杨如海同志被捕以后,凡是那天参加会议的人员都被隔离审查了,与他们有联系的人员都已经隐蔽起来了。即便是他真的逃进了敌特机关,也暂时不会给我们造成什么损失了。”

凌飞急匆匆地走了,陆岱峰转身向16号秘密联络站走去,他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心事。

他来到秘密联络站的时候,李克明还没有来。他对宋世安说:“宋伯,本来我约克明在这儿见面,可我忽然有点急事儿要办,待会儿他来的时候,麻烦您告诉他一声,我们要商量的那件事以后再说。让他先把眼前的紧要事办好。”说完他便走了。

宋世安看着陆岱峰远去的背影,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他摇了摇头,低声叹了一口气,转身关上了门。虽然他不知道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从陆岱峰和李克明等人的表情上看出来了,一定是出了大事。自从在这儿建立秘密联络站以来,每次他看到陆岱峰时,陆岱峰都是一副从容镇定的样子,可今天,他从陆岱峰的脸上竟然读出了一丝慌乱。

宋世安虽然不知道这个“关老板”就是威震敌胆的老刀,但他知道自己的侄女婿李克明在共产党内是个大官。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关老板”是李克明的上司。是什么事使“关老板”不再镇定了呢?他想不明白。所以,他也就只能叹一口气,摇一摇头。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