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二十一章 追踪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3:34 作者:


关灯
护眼

行动队对赵梦君展开了追杀。可是,各小组反馈回来的消息令李克明很失望。因为,他们在赵梦君的亲戚朋友家派人蹲守,结果整整一个白天过去了,却是一无所获。

原来,赵梦君在出逃之前,都已经对各种情况进行了分析。他从旅馆逃出来以后,不敢回自己的家,因为他知道他家肯定早已在保卫处的保护和监视之下。他趁着天还没亮,来到一个亲戚家,借了一点钱,悄悄地逃出了租界。

他知道江南特委主要是在租界活动。他逃出租界以后,并没有再继续往远处逃,仍然在上海,只是他来到了离淞沪警备司令部不远的一条街道上,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来。他知道保卫处一般情况下不敢到这儿来。他不敢与家人联系,但是也舍不得离开家人,于是暂时在这儿住下来,他在苦苦地等待着一个机会,等待一个使他重见天日的机会。

可李克明沉不住气了,他原料到赵梦君一定会到亲友家借钱,可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更重要的是,他必须在警备司令部往南京押解杨如海之前除掉赵梦君,只有这样他才能全力投入到下一个行动中。

今天上午,他从陆岱峰那儿回来以后,派人去向各行动组组长传达了一个命令:发现赵梦君以后,立刻将其抓获,如果他反抗或者很难秘密押回时,可以就地处决。等他发出这个密令之后,便立刻前往16号联络站,可等他到那儿时,宋世安告诉他,陆岱峰临时有急事先走了,与他说好的事等以后再说。他知道,宋世安转述的“说好的事”是指研究营救杨如海的计划,陆岱峰不会直接对宋世安说出来,只能用这样隐晦的说法,这样,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宋世安并不清楚。这也是地下工作的需要。他猜不出陆岱峰到底有什么事比研究营救计划还紧急。他心里隐隐地感到不安。

李克明转念一想,眼下,自己必须抛开一切杂念,尽快找到赵梦君才行。于是,他静下心来,把自己想象成赵梦君,自己会怎么做?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他终于想明白了,赵梦君肯定是从旅馆逃出来以后立刻到某一个亲友家借了钱,然后连夜潜逃了。等自己得到报告然后通知各行动组展开追杀的时候,他早已经逃走了。

看来,赵梦君早就进行了精心的筹划,他正是利用了这个时间差。而自从赵梦君被隔离审查以来,他的亲友肯定都知道赵梦君出了事,所以,当我们派人到他的亲友家询问他是否去过的时候,那个借钱给他的人怎么敢承认呢?

李克明很苦恼,不知道他借了多少钱,怎么能猜到他下一步的打算呢?必须要找到这个借钱给他的人。经过一番思考,他终于想出了一条妙计。他命人把各行动组组长找来,向他们交代了一番,然后让他们带人分头行动。

正是吃晚饭的时候,第四行动组组长夏少杰来到了赵梦君的一个远房表哥家。在家门口,他询问负责监视的队员是否有可疑情况。队员说没有。夏少杰敲开了门。

赵梦君的这个远房表哥叫魏连奎,是一个小学教师,为人老实。他一见夏少杰带着两个人进来,就吓得直哆嗦。夏少杰一进去,他后面的两名队员就把房门紧闭,站在他身后。魏连奎的老婆和孩子都紧张地看着他们。

夏少杰说:“魏先生,请让您的家人先到卧房里去,我想单独与您说一点事。”

他嘴里说得很客气,可是脸上却冷若冰霜。

魏连奎赶忙转身让老婆和孩子们都到卧室里去。老婆临走时担心地望着他,他又摆了摆手,她才战战兢兢地走了。

夏少杰紧紧地盯着魏连奎,一句话也不说。魏连奎吓得不敢抬头,过了好大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用颤抖的声音问:“请问——先生——,不知您——找——找——我有——什么——事?”

夏少杰冷笑了一声。“你认识赵梦君吧?”

魏连奎又哆嗦了一下,他犹豫着没有说话。

夏少杰又逼问了一句:“认识还是不认识?”

魏连奎哆嗦着看了夏少杰一眼,又赶紧耷拉下眼皮说:“认识,认识。”

“他是干什么的,你也知道吧?”

“知道——哦——不知道。”

“你原先可能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但是现在你再说不知道就是假的,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才是真。我可以告诉你,本来,赵梦君是我们的人,可他出卖了我们的同志,并且潜逃了。我们是专门追杀叛徒的。”

魏连奎听了夏少杰的话,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夏少杰冷冷地看着魏连奎,说:“魏先生,我们之所以让你的老婆、孩子暂时回避,是不想吓着他们。可你一味地撒谎,这很不好!”

魏连奎哆嗦着说:“不敢撒谎!不敢撒谎!”

“可你刚才正在撒谎!”

“我——我——”

“我们已经抓住了赵梦君。”

“什么?你们抓住他了?”

“没有他的供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你吗?”

魏连奎吓得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原来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只是隐隐约约地感到他可能做着什么秘密的事情。今天早上他突然来找我,说要借一点钱,我觉得很可疑,天还不亮,他那么慌张,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我问他,他说是遇到了麻烦,要出去躲一躲,想借点钱。我该死,我该死,我不该给他钱,更不该骗你们。只求你们放过我的老婆和孩子,他们都是无辜的,我任由你们处置。”

夏少杰不由得佩服起李克明,这是李克明向他们五个组长交代的办法,分头找赵梦君的亲友进行试探,不想一下子就让自己给诈出来了。他的心里觉得好笑,可脸上仍然紧绷着,冷冷地说:“只要你说实话,我们就会放过你。如果你说的和赵梦君说的不一样,你们两个人中间必定有一个人撒谎,那后果你应该想得到。”

魏连奎抬起头急忙说:“我再不敢撒谎!我一定说实话。”

夏少杰却一摆手止住了他,李克明教给他的话他还没有说完呢,他接着说下去:“其实,对于赵梦君来说,说不说实话都是一死。可对你来说就不一样了,你说实话,你们全家都不会有什么事,你说完以后,我们立马走人,你们照样过你们的安生日子。可如果你撒谎,那就对不起了。现在你说吧!”

魏连奎定了定神说:“今天早上四点多,赵梦君来找我,他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必须出去躲一阵子。他不敢回家,想从我这儿先借点钱。我原来与他感情不错,看他说得很可怜,我就给了他15块钱,我们家里不富裕,只能给他这么多。他临走时,嘱咐我说如果有人来问就说没见过他,否则我就会有性命之忧。所以,今天早上你们的人来问的时候,我只得撒了谎……”

夏少杰上前扶起了魏连奎,然后和蔼地说:“对不起了!魏先生,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让您受了惊吓。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您对谁也不要说,也嘱咐您的家人管好自己的嘴巴。我保证您和您的家人不会有什么事,安安生生地过你们的日子吧!”说完,他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带着人转身走了。

等夏少杰他们走了好一会儿,魏连奎才回过神来。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这才去关好门。一见到老婆孩子,他苦笑着说:“怎么能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呢?我这简直是到鬼门关走了一遭啊!”

李克明得到报告后,立刻与他的五个组长研究行动计划,他分析说:“根据你们各组汇报的情况来看,在赵梦君的所有亲友中,魏连奎的家境并不算好,可他为什么没有到其他几家有钱的家里去借呢?”

夏少杰说:“魏连奎说他和赵梦君感情比较好。这可能是一个原因吧。”

二组组长王泽春说:“我去审查的这两家中,有一个是他的同学,两个人关系也非常好,并且他这个同学开着一家店铺,很有钱。赵梦君为什么没有去向他借呢?”

一组组长张耀明说:“我们组审查的那家,是赵梦君的姨妈家,条件也比较好。可他也没有去,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名堂。”

李克明又问三组组长刘学林和五组组长林一凡:“你们那儿呢?”

两人都说他们审查的这几家都比较穷。

李克明沉思了一会儿,他说:“你们把各自审查的赵梦君的亲友的住处都说说。”

五个人分别说了自己审查的家庭的情况。大家说完以后,李克明说:“我明白了。赵梦君之所以到魏连奎家借钱,是因为另外两家有钱的亲友与他出逃的路线相反,他不敢在租界里耽误时间,所以只能找顺路的魏连奎家去借钱。根据这一点,我已经确定了他的出逃路线和他可能藏匿的地方。我要亲自带人去把他抓回来。”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