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二十二章 白脸与红脸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4:26 作者:


关灯
护眼

在淞沪警备司令部的一间刑讯室里,屋子充斥着血腥味和皮肉烧焦的煳味。杨如海被绑在行刑架上,已经被折腾得昏死过去了。警备司令部审讯处处长罗浩博垂头丧气地走出了刑讯室。

许明槐在罗浩博的办公室等着他。一见罗浩博那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许明槐就知道没有什么结果。可他还是问了一句:“罗处长,怎么样?他开口了吗?”

罗浩博气哼哼地说:“真他妈的是一副硬骨头,打人的都累坏了,可他硬是一句话也不说。”说到这儿,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是他妈的玩戏法的下跪——没办法了。就看老兄你的了!”

许明槐苦笑了一下说:“我早就给你说过了,我是费尽了口舌,可结果怎么样?他倒是跟我说话,可就是不说一点真事。这个人实在是不好对付啊!”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样认输?”罗浩博气恼地说,“再过两天可就要押往南京了,在这两天里,我们如果一点东西也掏不出来的话,可真是很没面子啊!”

许明槐也叹了一口气说:“丢面子是小事,恐怕会影响你我的前程啊!”

“可如果再打,恐怕要出人命。一旦他被我们打死了,委员长那儿可就交不了差了。”

许明槐沉思了一会儿说:“罗处长,以兄弟之见,我们不能再用刑了。但是,让他吃点苦头也好,挨了这一通折腾,我再给他一点甜头,他才可能会吃出一点甜味来。”

罗浩博笑了,说:“老兄,这坏人是我当,好人可都是你当了。好吧,咱俩就这样,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如果实在不行,咱就轮番上。”

许明槐急忙摆了摆手说:“不、不、不,罗处长,不管他是否开口,我们都不能再用刑了,不但不能再用刑,我们还得找军医好好地给他诊治。”

罗浩博一听就急眼了。“什么?还给他请军医?许区长,我这儿可是审讯处,不是慈善机构。如果不是因为上头要人,他想活着出去比登天还难。”

许明槐说:“罗处长,你别急嘛。你听我说,两天之后他就要被押送去南京了。像他这样的要犯,委员长肯定会亲自审问的,我们把他整得这么难看,万一委员长怪罪下来,你我可吃罪不起呀!”

罗浩博不以为然地说:“不就是共党的江南特委军事处主任嘛,委员长不会放在眼里的。再说,委员长最恨这些共党了,恨不得把他们斩草除根,怎么会怪罪我们呢?”

许明槐故作高深地笑了笑,慢悠悠地说:“罗处长,别看这个人的官儿不大,但是你可别忘了,共党的江南特委和他们的中央机关都在上海,顺着这个藤是可以摸出大瓜来的。”说到这儿,他吸了一口烟,然后又说,“委员长当然很想要他的命,可是作为一党的领袖,最起码在表面上他得保持一点斯文吧?如果给他送去的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他怎么会高兴呢?”

罗浩博听了许明槐的这一番话,恍然大悟。他打了一个哈哈说:“老兄,这姜还是老的辣啊!好,就按你说的办。”

他伸手抓起电话,许明槐却拦住了他。“你给谁打电话?”

“军医处啊!”

“别急,我们演一出戏。效果可能会好一点。你先让人把他弄醒,待会儿我再去。”

罗浩博一听,明白了许明槐的用意。

两名打手往杨如海的头上浇了两盆凉水,杨如海才醒了过来。

过了一会儿,许明槐来了。他一走进刑讯室,看到杨如海被打得体无完肤,立刻大怒,大声地训斥站在两边的打手:“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杨先生呢?这简直是惨无人道!快!把杨先生放下来!”

可两个打手并不买账,一个打手说:“对不起!许区长,没有我们罗处长的命令,不能把他放下来。”

许明槐一听,火冒三丈。“什么?罗处长?哼!我是奉你们熊司令之命来的。我命令你们把他放下来!”

两名打手显出为难的样子:“这——这——”

“什么这啊那的,赶紧放下来。”

两名打手很不情愿地上去把杨如海解下来。

许明槐急忙上去,不顾杨如海身上的血弄脏自己的衣服,亲自扶着他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眼里竟然含着泪说:“杨先生,真是对不起!都怪我,不该把您送来之后就回去了。”

杨如海当然知道许明槐这是在演戏,但并不想去揭穿他。在坚持什么都不说的前提下,能少受一点苦总是好事,何必去硬充刚强,无谓地多吃一些苦呢?所以,他并没有去揭穿许明槐的鬼把戏,而是闭着眼睛,一句话也没说。

许明槐扭头对两名打手说:“你们两个过来搀着杨先生,把杨先生送到军医处去。”

两名打手则继续在装糊涂。“什么?送军医处?这是谁的命令?”

许明槐一见两名打手竟敢顶撞自己,大怒道:“我的命令!”

一名打手冷哼一声,另一名打手见许明槐动了怒,赶忙说:“许区长,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许明槐强压下心头之火,说“去叫你们罗处长来!”

一名打手出去了,不一会儿,罗浩博来了。他进来以后,奸笑了一声说:“许区长,人犯交到我们警备司令部,就没有你什么事了。兄弟可以说句实说,他要想活着走出我的刑讯室,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开口交代问题。否则,从我这刑讯室只能抬出死尸去。这是多年来我们的规矩,不能因为你许区长坏了我们的规矩吧?”

许明槐做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说:“罗处长,我要告诉你的是,杨先生不是杀人放火的刑事犯,他只是与我们的信仰有异、政见不同而已。信仰和政见的问题,可以坐下来谈,怎么能用这种酷刑呢?”

罗浩博冷笑一声,说:“许区长,我是个粗人,不会讲什么信仰啊政见的,要想放人,那你就拿熊司令的手令来。否则,恕兄弟不能从命!”

许明槐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愤怒地瞪了罗浩博一眼,转身走出去了。

不一会儿,他又转回来了,罗浩博跟在后面。进来以后,罗浩博走到杨如海的面前,低下头说:“对不起!杨先生。我这就安排人送您到军医处。”

杨如海淡然地看着罗浩博,还是什么也没说。

杨如海被送到军医处以后,医生马上对他的伤口进行处理。其间,许明槐来过两次,每次来,都是一脸的悲戚,叹着气说:“唉!怎么能把人打成这样呢?”说完,叹口气,又摇了摇头,走出去了。

好在杨如海受的都是外伤,经过医生消毒、上药和包扎以后,恢复得很快。傍晚的时候,医生领着一名军官走进来,那名军官看了看杨如海,说:“杨先生,您受苦了。熊司令让我来看看您,在生活方面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对我说。”

杨如海看了看这名军官,没有说话。军官转身对跟在身后的医生说:“刘军医,麻烦你把我带来的那点营养品给杨先生拿进来。”

医生出去后,那名军官突然压低了声音说:“杨先生,后天就要把您押往南京。你们的人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你要做好准备。”说到这儿,他又大声地一语双关地说,“不管怎样,你要好好地配合医生治疗,按时服药,好好吃饭,尽快恢复。”

这时,刘军医已经进来了,他只听到了军官后面的几句话。他对杨如海说:“杨先生,希望您不要辜负金处长的一番好意啊!”

原来那名军官就是金玉堂的哥哥,警备司令部总务处副处长金满堂。金满堂走的时候,刘军医送出来。金满堂对刘军医说:“很快就要将他押往南京,交给委员长亲自审问。所以必须让他尽快康复,不然,在委员长那儿不好交代。”

刘军医一听,急忙说:“您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www.guyan.cc&&&&&&&&&&&&&&&&&&&

金满堂走后,杨如海想到同志们一定会想办法在半路营救自己,自己必须尽快让身体好起来。晚饭时,他尽量多吃了一些。

晚饭后,许明槐来了,他先是假装关切地询问了一番杨如海的身体状况,刘军医如实向他做了汇报。然后他拖过一把椅子,在杨如海的床边坐下来,说了一些自责和道歉的话。

杨如海说:“许先生,你也不必自责,这件事也怪不得你。”

许明槐一听杨如海这样说,装出更加痛苦自责的样子说:“杨先生,真的是我照顾不周。否则,您怎么会吃这么多苦头呢?看到您被打成这样,我的心里真的是很不安。”

杨如海听了金满堂的话以后,已经知道南京来了命令要把自己押往南京。在到达南京之前,他们是不敢再对自己用刑了。他很镇定地说:“许先生,我想问一句,如果我什么也不说,你是不是还会把我送回刑讯室呢?”

许明槐一听杨如海问这样的话,以为杨如海有点怕了。他故作姿态地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杨先生,我是尊重您的。可是,您也看到了,我可是在熊司令面前打了保票的,说您一定会听我劝的。您如果一点也不配合的话,一旦惹恼了熊司令,我也就不好保您了。”

杨如海说:“许先生,那你就不必再为难了。还是把我送回去吧!”

许明槐说:“唉!杨先生,您这是何苦呢?”

杨如海说:“我跟你说过,我自从参加这项工作以来,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说实话,我不想死,但我也不会为了苟活于世就放弃自己的信仰,背叛自己的组织。”

此后,不管许明槐说什么,杨如海都不再说话,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再搭理许明槐。许明槐无奈,只得悻悻地走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