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二十三章 尖刀的追杀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4:56 作者:


关灯
护眼

赵梦君在旅馆的房间内焦躁地走来走去,心里很是不安。他打伤了保卫处的人逃了出来,虽然觉得在离警备司令部很近的这条街道上,按照正常的思维,保卫处的人应该不会到这儿来找自己,可是,保卫处的人向来不按常规出牌,如果他们真的找到这儿来的话,自己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况且,保卫处的人可以说是无孔不入。据组织内部的一些同志私下里闲谈时说,保卫处在警备司令部、警察局以及租界的巡捕房里都有内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保卫处肯定把对自己的追杀令传给了这些内线,一旦自己出现,很可能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来这家旅馆的时候,他自然是用了一个假名字,并对老板说自己是做生意亏了本,欠着人家的债还不了,债主正到处找他呢。他可怜兮兮地哀求老板说:“老板,我出来就是躲几天,临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给我的一个做大生意的亲戚打了电话。他正在给我筹措钱款,等他替我还上了债之后,我就可以回家了。”说到这儿,他仔细地看了看老板,见老板正认真地听他说话,于是他接着说下去,“所以,我得麻烦您一件事!”

老板对他说的话半信半疑。在上海滩,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会发生,赵梦君说的这种情况也是经常有的。可是装可怜行骗的人更多,因此,在赵梦君编造了那一套谎言的时候,还没等他说完,旅店老板的心里早已经拿定了主意,那就是不管你说什么,店钱都不能欠。只要不欠自己的钱,其他的事,都好说。所以,当他听见赵梦君说有一件事要麻烦自己时,他想到肯定要说先欠着自己的店钱了,那是万万不能的。于是,他便接过话茬说:“客官,您说的这些事情我很理解,但是,我开着这么一家小店,也是小本生意,来我们这儿住店的,都是先预交店钱的。您……”

赵梦君知道旅店老板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他打断老板的话说:“您放心!店钱,我一分也不会欠的。”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钱包,“老板,我先交上三天的店钱。”

老板一见他这么爽快,心头一喜,赶紧说:“您看,我一看就知道您是做过大买卖的人,通情达理,善解人意,怎么会欠我们这么一点点店钱呢?”他嘴里一边说着,一边拨弄了几下算盘,“三个晚上住宿是一块五角。”赵梦君却没有给他钱,而是说:“老板,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老板尴尬地笑了笑说:“对对对,您有什么事儿?”

赵梦君压低了声音说:“我是出来躲债的,债主正在到处找我。我在您这儿不但要住店,还要连一天三顿饭都在您这儿包了。如果有人来打听,您就说没有来过陌生人就可以了。”说到这儿,他见老板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拿出一个身份证件放在柜台上,说:“您放心,我绝对是守法的商人,不会给您带来麻烦的。再者说,我如果是不法之人,怎敢到您这儿来呢?别忘了,您这儿可是在警备司令部的眼皮子底下啊!”

老板仔细地看了看他的证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再一想他的话也有道理,如果是不法之人怎敢自投罗网呢?

想到这儿,他立刻满脸堆笑说:“客官,您说笑了。我怎么会怀疑您的身份呢?您放心,您尽管在小店住下来,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如果有人来打听您,我保证连半个字也不会说。您一天三顿饭我会让伙计给您送去。”

赵梦君在柜台上拿给老板看的证件当然是伪造的。不过,他这个假证件是保卫处负责办理的,所以,证件上张顺才这个化名保卫处自然是知道的。这一点,赵梦君很清楚。

可是,自从他参加地下工作以来,他就一直以这个身份活动,他的家里也只有这么一个身份证明,从家里出来时就带着这个证件。出逃时他曾想去住偏僻的小店,因为那些小店可以不要身份证明。

可是,他转念一想,保卫处肯定也会想到他会去住那种小店。如此一来,自己反倒更加危险了,倒不如到这种稍微大一点的店里住下。于是他选择了这家离警备司令部不远的旅店。

赵梦君真的是闭门不出。他交了三天的店钱,他估计在这三天里可能会出现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局面。他想只要这三天自己不出门,保卫处的人是不会找到他的。

伙计来送早饭时,他掏出钱,让伙计从街上给他买来了当天的《福尔摩斯》。

在上海滩众多的小报中,《福尔摩斯》是赵梦君最喜欢的,它注重揭露党政军和社会各界的黑幕,常抛出一些惊人的消息,赵梦君经常从这份报纸中了解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所以,当伙计给他买来一份报纸后,他便立即打开报纸看起来。

他知道这些小报记者无孔不入,在上海滩没有什么事能够瞒得了他们。昨天晚上,确切地说应该是今天凌晨他打伤了一名行动队队员逃了出来,他不知道那名队员是死是活。如果被自己打死了,店家一定会报案的,那么,报纸上就可能会有消息。

他想看看小报上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他拿着报纸迅速地浏览了一遍标题,没有他关心的事情。他把报纸放在床上,闭上眼睛一想,又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今天凌晨刚刚发生的事情,即便是店家报了案,又即便是小报的记者去采写了稿子,那时报纸早已经印刷出来了,这件事怎么会登在今天的报纸上呢?

过了一会儿,他又重新拿起报纸,仔细地读了起来。读了一会儿,他就觉得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来。昨天晚上他根本就没有睡觉,现在,觉得自己安全了,睡意也就不可阻挡地向他侵袭过来。很快他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到中午还没醒,睡梦中他被一阵响声惊醒,一骨碌爬起来,吓得浑身是汗。

仔细一听,原来是店里的伙计来给他送饭。他开了门,让伙计把饭菜端进来,却忽然心里惶惶的,一点胃口也没有。他想问问外面有什么情况,可又怕引起伙计的怀疑,于是,心神不安地吃了几口饭,便坐在椅子上发呆。

伙计来收拾盘碗时,见他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便问:“先生,您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帮忙吗?”

赵梦君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说:“没有什么事,我就是有点累。”

等伙计出去以后,他把门关好。他现在已经找不到早上刚逃出来时的感觉了。他虽然不认识保卫处的人,可他知道保卫处的厉害,他很清楚自己肯定上了保卫处的追杀名单。他们会不会找到这儿呢?他的面前老是浮现出那天到旅馆去审查自己的那个自称姓马的人的脸,尤其是他那一双眼睛,盯住自己的时候,简直像两把锋利的刀一样。这一个下午他就在惶惶不安中度过了。

晚上,他好不容易昏沉沉地睡着了。在睡梦中,赵梦君见那个自称老马的人像鬼魂一样轻飘飘地来到自己的床前,一用手枪指着自己,黑洞洞的枪口里射出了一颗子弹,打在了自己的脑门上。他不由得惊叫一声,吓醒了。他坐在床上,在黑暗中睁大了双眼。他不敢开灯,可他又实在太怕这黑漆漆的夜了。他正想强迫自己再躺下,忽然听到楼下有说话的声音。

他赶忙侧耳细听,果真从楼下传来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此时,在楼下的正是李克明和两名行动队队员。这家旅馆已经是他们今天晚上查问的第四家了。李克明根据赵梦君出逃时借钱的情况,分析出了他出逃的路线,又猜透了他的投机心理,把目标锁定在了警备司令部附近的这几家旅馆,然后连夜带人前来追杀。每到一家旅馆他都装作是警察局的人仔细盘问。有的旅馆老板虽然对他们的身份有所怀疑,但一见他们都带着枪,也就老老实实地配合了。

当李克明他们来到这家旅馆时,老板早已经休息了。他把老板叫起来说是警察局在追查一名逃犯。老板一听说追查逃犯,心里一下子犯了嘀咕,难道白天来的那个张顺才不是一个逃债的而是一个逃犯吗?

他脸上的变化都落在了李克明的眼里。李克明立刻严厉地问:“今天你的店里有没有来过可疑的人?”

老板迟疑着说:“长——官,店里——来的人——都有合——法的身——份证明……”

李克明看出了他的迟疑,立刻压低了声音说:“快拿出登记簿给我看。”

很快,他便看到了“张顺才”这个名字,他当然知道这个张顺才就是赵梦君。他一看登记的房间号是二楼九号,便把登记簿一扔,立刻带着两名队员向楼上走去。他的动作异常迅速,简直像发现了猎物的豹子一样迅猛,却又像一只猫一样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赵梦君掀开窗帘,想跳窗逃跑,可转念一想,对方肯定在外面留了人,跳出去也是自投罗网。他赶紧向房门口跑去,只要进了楼道,从后窗跳出去,或许能跑得了。

当李克明来到二楼的时候,黑暗中,看见一个黑影已经跑到了楼道一侧的窗户前,正在推开窗户,想要跳窗逃跑。李克明迅速地从腰间掏出一把飞刀,顺手就甩出去。赵梦君惨叫一声,趴在了窗台上。李克明过去用手一探,发现赵梦君已经死了。他立刻带人下楼。

在楼梯口正好碰上听见响动上来查看的店老板。李克明也不搭理他,带人一溜风地走出去。老板自然是不敢阻拦的。老板走上二楼楼梯,打开楼道里的灯,刚往前走了几步,借着灯光,忽然看见楼板上有血迹,他吓得失声惊叫。他不敢再往前走了,跌跌撞撞跑下楼来,正好与匆匆赶来的伙计撞了个满怀。他惊慌失措地说:“不好了,杀人了!快打电话报警!”

没等警察来到,警备司令部的人先来了。由于饭店离警备司令部很近,老板在给警察局打电话的同时,也给司令部打了电话。今天晚上,正好是情报处副处长周晓年在值班。他接到电话后,立刻告诉了正在司令部的许明槐。两个人便带着几名士兵赶来了。

许明槐和周晓年走上二楼,看见了趴在窗台上的赵梦君。听到有军警来到,二楼的客人才都打开房门走出来。他们站在自己的房门口惊恐地观望着。

周晓年走到近前,伸出手试了试,冲许明槐摇了摇头,那意思是已经死了。许明槐忽然看见赵梦君的脖领子上挂着一块白布条,他伸手一抻,抽出了那块白布条,借着过道里昏黄的灯光,看见上面写着几个血红的大字:“没人能逃脱尖刀的追杀”。

“尖刀”这个名号,许明槐和周晓年都不陌生。他们知道“尖刀”是江南特委保卫处行动队队长的代号,这个代号和“老刀”一样,无论是国民党的特工还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都很熟悉,甚至在很多人的心里,“尖刀”更可怕,因为这个代号代表的就是死亡。

许明槐俯下身去拿起那块白布条,他仔细地看着上面的字,周晓年也凑过来看。许明槐对周晓年说:“你看,这些字写得很工整。这显然是早就写好了的。尖刀对自己想做的事,是很有信心的。”

说到这儿,许明槐的心里很沮丧,他对周晓年说:“看来这就是那个给我们提供情报的人,没想到尖刀这么快就找到了他。”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