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二十五章 百乐门舞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5:53 作者:


关灯
护眼

距离百乐门舞厅还有一段距离,钱如林就看到了百乐门舞厅的大楼,这是一栋漂亮的大楼,有六层高,楼顶是圆柱状的梯形塔楼,周围层层围以霓虹灯灯柱,楼的左右两翼,安置了从楼顶直贯底层的流线型灯柱。现在刚到入夜时分,百乐门已是彩灯齐放,整栋大楼就像是一个通体透明的水晶宫。

来到百乐门舞厅门口,他有点犹豫。因为工作的缘故他曾经多次从这栋大楼门前走过,但从来没有进去过。今天因为有急事必须要到百乐门来,他心里还有点紧张,不过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他对一个侍应生说:“我有点事情,要找高志源先生,他的家里人说他来这儿了,麻烦你带我去找一下他。”

侍应生一听说是找高志源,立刻满脸堆笑说:“先生,高先生一般不在一楼舞厅,我带您到二楼找找看。”

百乐门舞厅的四楼以下全是舞厅,五楼、六楼是旅馆。钱如林跟着侍应生来到二楼。二楼的舞池有五百多平方米,灯光可以自由调节,地板由汽车钢板支托,有很好的弹性,钱如林知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弹簧地板。

侍应生迅速用眼睛扫视了一遍,没有看到高志源。他便抬头向上看,钱如林也随着向上看。他看到三楼的一个小型玻璃舞池,这个舞池是个巨大的半圆,从大舞池的天花板下优雅地伸出来。从下面往上看,活像个精致的玻璃果盘。钱如林觉得有点眼花缭乱,可就在这时侍应生说:“高先生就在上面。”说完,便带着钱如林走上三楼。

一走进三楼,钱如林看到高志源正在那个舞池里跳舞。侍应生说:“先生,您稍等一下,这一曲马上就跳完了。”

钱如林只好站在那儿等着。这个舞池不大,里面只有四对舞伴在跳舞。舞池的地板是用大约两寸厚的玻璃铺成的,玻璃底下安装了灯光设施,人在上面起舞,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一曲终了,舞女们在乐台前的一排座位上坐下,而跳舞的男士们则走回自己的台子。就在高志源走出舞池的时候,侍应生迎上去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高志源扭头一看,便快步向钱如林走过来。钱如林也迎上前去。他随着高志源走向一张台子,高志源今天是自己来的,他也就独占了一个台子。

百乐门舞厅的每一张台子只招待同一批客人,不能任意扎到有人的台子上去坐,也不能邀请不是和自己同来的女士跳舞,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这正好符合钱如林的心愿,因为他来是找高志源谈一件很重要的秘密事情的。

高志源是上海滩大名鼎鼎的律师,今天,钱如林来找他,是请他帮忙营救江南特委副书记张英。当然钱如林没有说出张英的真实姓名,而是说了张英被捕时临时编造的一个名字——王林。

高志源在听了钱如林的话以后,沉思了一会儿说:“如林老弟,本来凭你我的交情,这个忙我是应该帮的。可是,前不久,我听说有人花了大价钱,买通了监狱方的官员和法院官员,给王林减了刑,由五年改判为两年。当时我就想,这个王林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工运分子,否则不会有人出那么大的价钱为他减刑。今天你又来找我,这就更说明这个人是一个重要人物。可是,这件事的确是有点难办,你想,才刚刚减了刑,现在又要求保外就医,这个保我可不敢做。一旦他出来后,再出什么事情,怎么办?”

其实,对这一次行动,钱如林也很不理解。王林是张英同志被捕后的化名,他在被捕判刑后,在提篮桥监狱服刑,整天不与任何人打交道,闷头不响地干活,身份一直没有暴露。前不久,李克明筹集了一笔款子通过与他有交情的青帮“江北大亨”、上海天蟾戏院老板顾竹轩从中斡旋,买通了监狱和法院的官员,给张英减了刑。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可就在昨天,陆岱峰又亲自向他交代任务,让他想尽一切办法,把张英同志尽快营救出来。钱如林当时就觉得这件事有点怪,一个是这件事本来是由李克明负责的,自己半路接手不太妥当。第二个是刚刚花了大价钱减了刑,现在再次活动,而且不是要求减刑,而是要求弄出监狱。但是,他没有问为什么,他知道,陆岱峰这样做,一定是有缘由的。

自从他加入保卫处以来,无论陆岱峰布置什么任务,他从来不问为什么。他很明白,需要向他说明的,陆岱峰一定会对他交代清楚。陆岱峰不说,那就是他不需要知道,至少是暂时不需要他知道。在这一点上,他和凌飞有点相似。

当然,他不问,并不代表他不去思考,回家后,他又把那两个问题仔细地考虑了一番。对于第一个问题,他自己给出的答案是李克明正在对参加军事处会议的人员进行审查,并且还要组织营救杨如海同志,现在,李克明肯定是忙得不可开交,顾不上这件事。他相信,这也是陆岱峰不再把这件事交给李克明去做的唯一的合理解释。

至于第二点,他也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张英同志目前可能正面临着很大的危险。张英被捕后并没有暴露身份,那么陆岱峰这么着急地想不惜一切代价把张英在最短时间内营救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如果说是怕叛徒出卖,可是,这个叛徒不是已经查出来了吗?并且已经被李克明除掉了吗?况且,即便是赵梦君没有被除掉,他也不知道张英被捕这件事。那么,只有一种担心了,那就是担心营救杨如海同志失败,担心杨如海叛变,因为杨如海身为江南特委常委,对张英同志被捕这件事是很清楚的。难道,中央对杨如海同志也不放心吗?想来想去,钱如林也只有这一种解释。

昨天晚上,钱如林反复考虑,只有以保外就医的借口才能将张英营救出狱。可谁当保人呢?钱如林知道,这个保人必须是有身份的人,否则,监狱和法院的官员是不会放心的。想来想去,只有著名的律师高志源合适,他的父亲是上海有名的实业家,他本人又是从英国留学归来的法学博士,在上海滩只要他经手的案子,不论是租界的法院还是国民党政府的法院都买他的账。因此,他接案子的酬金也是很高的。不过,高志源为人正直,而且还很赞赏共产党的一些主张。

他和钱如林是很要好的朋友,虽然钱如林一直没有在他面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高志源心里却很清楚钱如林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是他从来不问钱如林的真实身份,他知道钱如林干的是秘密工作,自己装作不知道更有利于钱如林的工作,也有利于保护自己。所以,两人虽然在生活上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但是在这件事上却一直是只字不提。

可是,现在,要想把高志源完全蒙在鼓里是不行的,那样这件事就不可能谈成。你想让人家为你担风险,又不对人家说实话,这怎么可以呢?再说,高志源可不是傻瓜,不但不是傻瓜,而且很聪明,像以前那样他不想知道,你当然可以不对他说明,可今天这件事风险太大,不说明是不行的。所以,昨天晚上,钱如林早就把这个问题想到了。

今天高志源一问,钱如林也就没有犹豫,他对高志源说:“志源兄,这件事我不能瞒着你。王林是共产党内的一位重要领导,现在他在监狱内很危险,特委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把他营救出来。这个任务落在了我的头上,昨天晚上我翻来覆去地想,这件事只有麻烦志源兄你了。”说到这儿,他认真地看着高志源,他只是承认王林是共产党的高级领导,但还是不想说出他的真实身份。高志源知道他还会说下去,所以没有搭话,只是很认真地听着。钱如林接着说:“至于您的安全,我们也想好了。王林出狱以后,就安排他离开上海到苏区去。只要他离开了上海,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他的事。志源兄尽管放心,我们共产党是不会为了自己的事把朋友陷进去的。”

高志源听了钱如林的话,陷入了沉思。虽然他早就知道钱如林是共产党。但是,今天听钱如林亲口说出这件事,心里还是有点震动。虽然他一直对共产党有好感,暗中故意装糊涂给共产党做过不少事,帮过不少忙。可是,今天这件事与以前的事不同。越是重要的人物,自己担的风险越大。想了一会儿,他说:“这件事也并不是不可以,但我要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也就是说,我要看看我担这么大的风险到底值不值。”

钱如林略一沉吟,轻声说:“这个化名王林的人就是张英。”

钱如林只是简单地说出了这一句。别的就不需要再说了。国共两党以及社会各界对张英这个名字都是很熟悉的,虽然大多数人并不认识他本人。

听了钱如林的话,高志源心头猛地一震,一向沉稳的他也不由得耸然动容。他一下子下定了决心,很果断地对钱如林说:“为了张英先生,这个险我冒得值。你放心,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吧,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尽快营救张英先生出狱的。”

听了高志源的话,钱如林一下子感到轻松了,因为他知道,只要高志源答应了的事,不管再难,他也会千方百计去做好的。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一个突然变故,使他的这次营救功败垂成。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