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二十六章 告密电话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6:24 作者:


关灯
护眼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郑茹娟正坐在那儿发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太不可思议了,她心里感到忐忑不安。她想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理一下,理出一个头绪来。

她想,自己错就错在了12日那天答应了许明槐参加13日的秘捕行动,答应他假扮杨如海的情妇制造假象,像这样的卑鄙事情自己当时怎么就答应了呢?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尤其是想到当许明槐在对杨如海进行劝降的时候,竟然不惜让自己去进行色诱,这更让她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可正是在此时,被他们用卑鄙手段秘捕的杨如海却义正词严地维护了她的尊严。这更使她的心里觉得有愧,也正是因此,她才不惜冒险为杨如海送出了一份情报。因为她觉得不能让杨如海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

可没想到的是,她的这个举动却带来了麻烦,共产党的人找上了自己。她知道,秘密地与共产党来往,一旦泄露出去,那就是死罪。可那天那个叫王平的人说出的话自己却不能回绝。因为,她心里的确觉得对不起杨如海,她真的很想帮助他们把杨如海救出去。可现在,杨如海已经被关押在了警备司令部,凭着共产党的那点儿力量,要想从戒备森严的警备司令部救出人来,恐怕比登天还难。

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是继续帮他们,还是赶紧抽身而退呢?抽身而退,她的确有点于心不忍,她实在不忍心看着杨如海被杀。可继续与他们合作下去,她又怕自己陷得太深,招来杀身之祸。正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自从许明槐押送杨如海去警备司令部后,许明槐的这部专用电话就由她这个机要秘书负责接听。许明槐临走的时候,特别叮嘱过她,有什么急事可以打电话到警备司令部情报处找他。

郑茹娟接起电话,刚“喂”了一声,里面立刻传来一个明显压低了的沙哑声音:“我找许明槐!”

郑茹娟吃了一惊,因为打给许明槐的电话,很少有人这样直呼其名。她觉得这个电话有点怪,但还是客气地说:“您好!这儿是西药研究所,许所长现在不在。请问您是谁?有什么话我可以转告。”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是在犹豫,过了一会儿,没有声音,郑茹娟正想再问,电话那头又说话了:“我是他的表弟,请你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他,我有急事。”

郑如娟一听,心里咯噔的一下。许明槐曾经嘱咐过她,只要有人打电话说是他的表弟,就必须按照打电话人的要求去做。想到这儿,郑茹娟的心头又是一动,难道这个人就是那个出卖杨如海的人?难道地下党组织又有行动?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行动肯定与营救杨如海有关。

怎么办?如果自己把警备司令部情报处的电话告诉他,他肯定会打电话到那儿去,那就会给杨如海的那些同志带来危险,并且营救计划肯定也会落空。可如果不告诉他,事后,许明槐必然会知道真相,自己就暴露了。

她还在犹豫,对方却沉不住气了,说:“小姐,请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尽快找到他。”

不能再犹豫了,郑茹娟说:“许所长到警备司令部去看一个朋友,我可以告诉你他那儿的电话。”

那边的人急促地说:“好,你说!”

郑茹娟说:“号码是95866。”

她一说完,对方说了一声“谢谢”,就立刻挂断了电话。

郑茹娟觉得应该立刻把这个情况告诉王平。可是这个电话刚刚打过来,万一许明槐再往这儿打电话,没人接,会不会引起他的怀疑呢?为了保险,还是再等一会儿好。于是她就一边继续在那儿守着电话,一边写了一张纸条。等了一会儿,没有电话来,她这才起身走出门去。却不料在院子里遇上了行动组组长李维新。

郑茹娟刚来这儿上班的时候,李维新就喜欢上了她。郑茹娟早就看出来了,可她没看上李维新。李维新虽然想套近乎,可郑茹娟不给他机会,李维新在郑茹娟面前说个笑话,想引着她接茬,可郑茹娟不苟言笑,根本不搭理他。时间一长,他觉得没趣,也就不敢再想了。

可是,那天他们一块去参加秘捕杨如海的行动,郑如娟假装杨如海的情妇,虽然有点不情愿,但却表演得很动人。李维新的心又动了,在他的眼里,郑茹娟不再是那个独来独往、性情孤傲、高不可攀的冷美人了。他觉得郑茹娟的那一副冷面孔很可能是装出来的,其实她在骨子里是一个很淫荡的人,不然那天的表演怎么会那么动人呢?这不该是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的样子啊?其实他不知道,郑茹娟在大学的时候参加过学校剧团的演出。

这几天,李维新没事老往机要室跑,郑茹娟还是像以前一样不怎么搭理他,可他并不气馁。今天一来,他就说:“郑小姐,今天中午我请你到‘一家春’吃西餐,请你务必赏个脸!”

郑茹娟说:“对不起,李组长,我不喜欢吃西餐。”

“那我请你到‘楼外楼’去吃中餐?”

郑茹娟见他死乞白赖的样子,心里就更加厌烦他,于是便说道:“对不起!我今天中午已经约了人。”

李维新不好再缠着,可他见郑茹娟在这个时候出门,便又问:“郑小姐,你要出去啊?”

郑茹娟本不想多和他说话,可她转念一想,自己不能树敌,不然会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说道:“早上走得急,没顾得上吃早饭,现在有点饿了,出去买个烤白薯。”

李维新连忙说:“这点小事儿,何须你自己跑腿呢?我去买吧。”

郑茹娟没想到他竟然会打蛇随棍上,她笑了笑说:“刚才还说请我吃西餐、中餐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请吃烤白薯了?这也太便宜了吧。这种便宜东西还是我自己来吧。”

李维新见郑如娟有了笑模样,心里又一下子乐开了花。“那好,那好,郑小姐,你今天中午有饭局了,我就不打扰了。那晚上我请你到百乐门舞厅跳舞怎么样?”

郑茹娟想回绝他,可又怕得罪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帮助杨如海送情报以来,她的胆子小了,不再是以前那种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样子了。这也正是李维新这几天老是来纠缠她的原因。可她心里的确是有点虚,因此,她没有回绝李维新,只是说:“下午再说吧!”

就是这样一句话,就让李维新好一阵子兴奋。

郑茹娟走出“西药研究所”大门,拐过了一个街口,就来到了兆丰花园门口,在左边有一个卖烤白薯的年轻人。郑茹娟过去问:“多少钱一斤?”

那人看了看她说:“我这是刚开业的小买卖,比别人便宜一分钱。”

郑茹娟笑了。“你这个人可真有意思,只说比别人便宜,不说自己的价钱。”

卖烤白薯的人也笑了一笑,说:“你就放心吧,我不会多收你钱的。”

郑茹娟没再说什么,她买了一块烤白薯,把钱递给他,转身就走了。她心里很佩服王平,许明槐疑心很重,如果在“西药研究所”门口新上一个卖烤白薯的摊子,必然会引起他的怀疑。在这儿呢,不仅可以避免引起怀疑,还很方便。同时,这个接头暗号也很有意思,一般情况下,别人问你“多少钱一斤”,你得先说出多少钱一斤,再说比别人便宜多少钱。或者是先说比别人便宜多少钱,再说多少钱一斤。而这个暗号中只说比别人便宜一分钱,不说多少钱一斤。也就是只说了一个半截子话。不是联系人就会接着追问多少钱一斤,是联系人就不会再问了。这样双方心里都明白,即便当着外人的面对暗号也不会引起怀疑。

回到机要室,她吃了半块烤白薯,剩下了半块,可转念一想,她还是把剩下的那半块也吃下去了。

下班以后,郑茹娟来到了那家无名小餐馆,老板一见她就笑脸相迎。“郑小姐,王先生早就来了,还在那个房间。”

郑茹娟装作羞涩的样子,笑了笑,便上了二楼。果然,凌飞正在等着她。

饭菜早就点好了,郑茹娟一来到,老板便往上端菜,嘴里还说着:“郑小姐,王先生点的可都是您爱吃的菜!”

等老板走后,凌飞说:“郑小姐,我们边吃边说。”

郑茹娟却说:“你的这个联系方式可不太好啊!”

凌飞一愣。“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郑茹娟笑着说:“为了约你来这儿,我必须得买一个烤白薯,吃得我现在肚子还饱饱的,怎么吃饭啊?”

凌飞乐了。“你干吗非得吃下去啊?你可以剩下点呀。”

郑茹娟说:“可我出门的时候碰到了行动组组长李维新,我只得撒谎说没吃早饭,可事实上我吃过早饭了,还吃得很饱。”

凌飞笑了笑,说:“怪不得!”

郑茹娟问:“怪不得什么?”

凌飞说:“怪不得你今天来的时候,身后会多出了一条尾巴。”

“什么?”郑茹娟吃了一惊,赶紧走到窗前去看,可什么也没有发现。

凌飞说:“他已经走了。可能就是你说的那个李维新了。今后你可得小心一点,千万不能让他看出破绽。”

有人跟踪自己竟然还不知道,郑茹娟为自己的粗心感到不安。

凌飞却笑了。“没关系,也不要太紧张,他可能是吃醋呢。你急着找我,肯定是有急事吧?”

郑茹娟赶紧把今天上午接到电话的事情告诉了凌飞。

凌飞一听,觉得事态严重。叛徒不是已经除掉了吗?怎么会有人打这个电话呢?会不会是巧合呢?可他记得陆岱峰曾多次提醒过他,任何时候都不要用巧合来解释遇到的情况。可如果这个打电话的人是告密者的话,那么这次营救行动不但还会像上次那样遭到失败,而且特委也会面临一场灭顶之灾。必须尽快向老刀汇报。想到这儿,他也没有吃饭的心思了,倒是郑茹娟劝他:“你还是先吃点饭吧,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能不吃饭啊!”

听了郑茹娟的话,凌飞冷静下来,很快地吃完了饭,便急匆匆地走了。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后面也有了一条尾巴。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