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二十七章 跟踪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7:05 作者:


关灯
护眼

被人跟踪了。

这是凌飞刚走出餐馆不远就发现的。他并没有回头去看,只是在走过一家商店的时候,借着商店的玻璃橱窗,隐隐约约看到后面有一个人在跟着自己。从身影来看,很像刚才跟踪郑茹娟的人,如果是这样,那他就是调查科上海实验区的行动组组长李维新。

凌飞一边走一边想:如果自己想甩掉他并不是很难,虽然能够看出对方也是接受过特工训练的人,但是,凌飞是到苏联接受过契卡训练的人,反跟踪是他们的重要训练课程,毕竟凌飞他们回国后是从事地下工作,如何在白色恐怖之下保护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在苏联接受特工培训的时候,李克明、凌飞和钱如林三人虽然也都接受过搜集情报、擒拿格斗、射击刺杀等训练,但是,教官针对他们三人的特殊情况,重点对他们进行了跟踪和反跟踪训练。

此时,凌飞如果想甩掉李维新,至少有四五种方法可以做到。可是,凌飞想李维新现在跟踪自己恐怕是因为吃醋,至少他现在对自己还是不了解的。如果自己将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甩掉,即使做得天衣无缝,也必然会引起对方的怀疑。那么,他对自己就不会再是因为吃醋而跟踪了。这样一来反而会坏事。可是如果不甩掉他,被他跟踪到自己的书店里,日后被这个人盯住,自己的活动必然会受到限制,甚至随时都有暴露的危险。

想到这儿,凌飞的脑子里想到了一个冒险的主意:把他引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除掉他。可这个想法只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他立刻就否定了这个危险的做法。因为为了安全起见,他白天活动从不携带武器。而单靠拳脚,如果是对付一个普通人那是易如反掌的事,可对方是训练有素的特工行动组组长,一旦失手,后果将不堪设想。

甩掉不行,除掉也不行,任其跟踪更不行。凌飞左右为难,又不能在路上走的时间太长,让对方看出自己已经发觉了对方的跟踪那也是很麻烦的。情急之下,凌飞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不是怀疑自己与郑茹娟在谈恋爱吗,那么就顺着他的这条思路,把自己假扮成一个花花公子,或许能蒙过去,至少也是能蒙一阵子,等营救出杨如海同志以后,再想办法把他除掉。在营救行动之前无论如何是不能节外生枝的。

打定了主意,凌飞走到一个拐角处,见有黄包车,便一招手,叫来一辆黄包车,说了声:“丽都舞厅。”

车夫答应一声:“好嘞!”拉起凌飞便向麦特赫司脱路丽都花园跑去。

跟在后面的李维新见凌飞上了一辆黄包车,本来他完全可以不再跟踪了。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竟然对这个人充满了好奇,便也一招手叫过来一辆黄包车,说道:“跟上前面那辆车!”

在车上,他终于想明白了,促使自己继续跟踪的原因,并不仅仅是一股子醋劲儿,还有自己特工的职业敏感。莫非这个人发现了被跟踪,他想甩掉我?如果是这样,这个人就不简单了。想到了这儿,他忽然就对凌飞更感兴趣了。他心里想:今天我就跟定你了,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一个什么货色,能赢得郑茹娟的芳心。

来到丽都舞厅,凌飞付了车钱,走进舞厅,掏出钱买了一沓舞票,然后径直走进去。

舞厅最热闹的时候是在晚上,现在午饭时间刚过,来跳舞的人并不多,此时乐队正在演奏,舞池里只有三对在跳舞。乐台前面的一排座位上,五六名舞女懒洋洋地坐在那儿,等候客人来邀请跳舞。

凌飞来到一张台子边坐下,点了一杯咖啡。这时,李维新也进来了,他是舞厅的常客,比凌飞熟络得多,他也找了一张空闲的台子坐下来,点了一杯咖啡。

一见李维新进来,舞女大班立刻笑盈盈地走上前来,笑着问:“李先生,请问您今天找哪位小姐伴舞啊?”

李维新看了看舞池里正在跳舞的舞女说:“等这一曲跳完,我请沈美琪小姐伴舞吧!”

舞女大班立刻笑着说:“好的,这一曲马上就完,我这就去叫她。”说完,腰肢一扭,走到了舞池边。

李维新坐在那儿,用眼睛的余光向凌飞瞟去。只见凌飞坐在那儿,眼睛在那些舞女的身上扫来扫去,俨然一个大色鬼的模样。就在舞曲即将结束的时候,凌飞冲舞女大班打了一个响指,舞女大班赶紧过来。

此时,舞曲停了,凌飞对舞女大班说:“听朋友说这儿的舞女挺不错,不比百乐门的差,我今天破例来这儿看看。我这人就一个爱好,喜欢新人儿,你把这儿刚入道的年轻漂亮的舞女给我叫一个过来。”

舞女大班一听,也以为是一个花花公子,就说:“先生,我们有几位刚来的新手,既年轻又漂亮,可她们的跳舞技术不是太好……”

没等他说完,凌飞就打断她说:“这没关系,我这人就喜欢给年轻漂亮的小妞当师父。”

虽然他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高,可李维新却是听得很清楚。李维新想:自己正想在跳舞的时候问问沈美琪这个人是否经常来,他现在这样一说,倒不必再问了。这么说,他是第一次来这儿。会不会是他故意这样说呢,把自己装成一个花花公子?那这里面就有问题了。转念一想,待会儿看他跳舞是否娴熟便知真假。

舞曲响起时,凌飞和李维新都拥着舞女步入舞池。

李维新一边跳舞,一边不时偷偷地向凌飞看一眼。与凌飞跳舞的是丽都舞厅最年轻的舞女,名字叫吴晓露。李维新是这儿的常客,吴晓露虽然既年轻又漂亮,可她毕竟入道不久,跳舞的技术并不是很好。李维新知道,在舞厅里论技术,还是那些年龄稍大的舞女技术娴熟,跟着她们跳舞是可以提高自己的舞艺的。沈美琪就是一个年龄稍大的舞女,刚才李维新之所以点她,并不是想借以提高舞艺,他今天的目的是观察凌飞,所以他要找个技术好的舞女带着自己跳,好腾出心思来观察。

他见凌飞搂着吴晓露,随着舞曲翩翩起舞,有时竟然要由凌飞带着吴晓露跳。看来这个人是奔着吴晓露的年轻和漂亮去的。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主意,嘴角不觉露出了一丝笑意。

李维新没有想到的是,凌飞之所以要找一个最年轻的舞女,也是因为新来的舞女技术不娴熟。虽然凌飞在接受契卡训练时为了适应各种场合,曾经接受过跳舞的训练,但是回国以后,由于不能经常出入舞厅,早已经生疏了。所以,他才找一个新来的年轻舞女,只有这样,才能不露出破绽。

沈美琪见李维新心不在焉,误会了他的用意,以为他是在看吴晓露,心里不高兴,现在见李维新嘴角又露出笑容,就更吃醋了。她故作娇嗔地说:“怎么?看上别人碗里的了!”

李维新笑着说:“我的大美人,还真被你说中了。不过,我可不是看中那个什么吴小姐了。你别吃醋。”

连续跳了几曲,李维新见凌飞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就先走了。

李维新走出舞厅,叫了一辆黄包车,返回单位。在路过中午凌飞和郑茹娟吃饭的那家餐馆门前时,他下了车。虽然李维新从来没有到这家餐馆吃过饭,这家餐馆的招牌也早就看不清了,可李维新知道这家餐馆叫“如意餐馆”,他还知道这家餐馆的老板姓杨。这就是一个特工与普通人的区别。

他走进如意餐馆,此时早已过了午饭的时间,店里很冷清。杨老板一见有人进来,以为是错过了吃饭时间的过路人,便立即笑脸相迎:“先生,您要点什么?”

虽然李维新平时对这样的小餐馆不屑一顾,可今天他是来打听事的,也就是说有求于人,因此,他满脸堆笑地说:“杨老板,您可能不认识我,我可认识您。我就在离您这儿不远的西药研究所上班,和郑茹娟小姐是同事。”

杨老板一听提到郑茹娟,立刻来了兴致,接过话茬说:“郑小姐可是我们这儿的常客。”

李维新笑着说:“这我知道,就是她告诉我您姓杨的。我家和郑家是世交,我一直拿他当亲妹妹看待。”

杨老板不知道李维新要说什么,也就不好接话。

李维新见杨老板不说话,便说:“杨老板,我今天过来是受郑小姐的父亲委托向您打听一件事。”

杨老板听了李维新的话更糊涂了,他想不明白郑小姐的父亲找自己有什么事。

李维新故作神秘地说:“杨老板,实不相瞒,近来郑小姐交了一个男朋友,她父亲怕她不懂世故,怕她吃亏,让我打听一下那个男士叫什么,从事什么职业。别忘了,郑家可是……”

没等李维新说完,杨老板便急切地说:“依我看,王先生可是一个好人,他叫什么,从事什么职业我还真不知道,就听他说过,他住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是个什么书店的老板。”

李维新眯起眼睛,听完了杨老板的话,才说:“哦,看来这个年轻人是值得信任的!”说完便告辞走了。

李维新从如意餐馆出来,回到“西药研究所”,他来到机要室,敲了敲门,郑茹娟说:“请进!”

李维新走进去,很神秘地说:“郑小姐,你猜我刚才见到谁了?”

郑茹娟诧异地看着他。“你看见谁了?”

李维新怪异地笑着说:“我看见王先生了。”

基督山伯爵郑茹娟吃了一惊,本想矢口否认,说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什么王先生。可转念一想,李维新既然连王平姓什么都知道了,自己再否认,只能增加他的怀疑,倒不如坦然承认。于是,她问:“你在哪儿看见他了?”

李维新轻浮地一笑,轻轻地说出了四个字:“丽都舞厅。”

郑茹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根据她对杨如海的了解和对王平的观察,共产党人是很艰苦的,他们的活动经费也很有限,王平怎么会出入那种地方呢?

李维新一见郑茹娟吃惊的样子,心里十分得意,他又说:“王先生的舞姿真是优美潇洒啊!一看就是个舞场老手,我真是自叹不如啊!”

郑茹娟心里一团乱麻。她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按说自己与王平只是因为营救杨先生才暂时有了一种合作关系,他去舞厅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怎么就这么在乎呢?莫非喜欢上他了?

李维新见郑茹娟陷入了沉思,一句话也不说,他知道自己的挑拨已经奏效了,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只会引起郑茹娟的反感。来日方长,日后再慢慢地不露声色地进行一番挑拨,相信很快就会把郑茹娟从那个姓王的身边给夺回来。想到这儿,他悄悄地走了。

在李维新离开舞厅以后,凌飞也很快就走了。因为他的心里很急,他要向老刀汇报紧急情况呢。等他找到陆岱峰,把这个情况汇报以后,陆岱峰却一点不着急。他只是很认真地听着凌飞的报告,然后说:“你不要乱了阵脚,还是继续按照我布置的去准备。这件事,我会认真对待的。”

凌飞心里想不明白,可他知道不能问。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