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二十八章 陷阱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7:32 作者:


关灯
护眼

许明槐心情很不好,原因是他用尽心智却不能从杨如海的口中得到哪怕一丁点有用的东西。其实,这本来是他的预料之中的事,他从见到杨如海的第一眼就已经有了这个预感。可他干的就是这个活,就是要让不愿意开口的人开口说话,开口说出不愿意说的话。所以,从抓住杨如海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和杨如海较上了劲,看看谁能在这场游戏中获胜。

他心里也明白,自己在这场游戏中获胜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在这场游戏中,看起来好像是他占主动,其实不是。他的游戏目的是多重的,既想把这件事看成一个智力游戏,想在游戏中凭自己的智慧获胜,可另一方面,他的游戏目的并不单纯,他太想在把杨如海押往南京之前赢得这场游戏了。毕竟,杨如海在去南京之前开口和去南京之后开口对自己是很不一样的。其实,最初他奢望的是在把杨如海押解到警备司令部之前赢得这场游戏,那才完全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正是因为有了太多的杂念,他反而不能彻底地静下心来。

而杨如海的目的却很单纯,从被抓的那一刻起,就想为了自己的信仰做出牺牲。他把自己当作向信仰献祭的一件祭品,所以,他像得道的高僧一样,把尘世的一切都抛到脑后。不要说死,就算是比死更可怕的事他都能坦然接受。

因此,在这场游戏中,并不是许明槐不高明,而是他遇到了杨如海这样坚守信仰且机智过人的对手,注定必输无疑。虽然他也能想通这一切,可是他的心情仍然不好。人的理智和情绪不是一回事,理智上能想通,可情绪上仍然不能释怀。

他整天待在穆新伟的办公室里,晚上也待在那儿。穆新伟早就为他安排了住宿的地方,可他不去。开始的时候,他在等一个电话,等那个出卖杨如海的人再次打来电话。可是,自从那天晚上在楼外楼饭店见到了那个尸体和那具白布条以后,他的这点希望也破灭了。穆新伟知道许明槐的心里不好受,可也没法劝他,就任由着他坐在办公室里想心事。

这一天,许明槐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那个被特委处决的人很可能不是给自己打电话的人。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自己也不能相信。可他太盼着是这样的结局了。由于在潜意识里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于是,他情不自禁地开始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寻找依据。

他想,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个人是一个非常老练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特委发现了呢?虽然他觉得这有点不可思议,可还是沿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了。中共地下组织必然不会对杨如海撒手不管,他们必然还想营救。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立功的机会。他盼着那个人再打来电话。他太需要掌握特委的行动计划了,撬不开杨如海的嘴,如果能借着押解的机会将江南特委保卫处一网打尽,那也是大功一件。

他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穆新伟,倒不是他信不过穆新伟,而是信不过穆新伟身边的人。上次往警备司令部押解杨如海时,他就怀疑是警备司令部的人走漏了消息。

虽然那个神秘人给自己打电话说押解的时间、车辆都已经被特委掌握了,却没有说特委在什么地方、用何种方式拦截。

穆新伟说现在又没有了内线,许明槐不可能再得到特委的情报了,劝他晚上不必守在办公室等什么电话。许明槐没想到穆新伟竟然猜到了自己的心思,可他还是不想和穆新伟说什么。

不知怎么回事,他凭直感,总觉得他还会有所收获的。过了好长时间,他才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点不切实际。怎么可能还会有所收获呢?他就这样翻来覆去地胡思乱想着。

可是,就在这天上午,正在许明槐和穆新伟都感到百无聊赖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穆新伟接起电话,许明槐立刻紧张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他多么盼望这个电话是打给自己的啊!他盼着在旅馆被打死的那个人不是给自己通风报信的人。

只见穆新伟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穆新伟对许明槐说:“许兄,是找你的,说是你的表弟,有急事。他往你的办公室打电话,茹娟告诉了他你在这儿,还把电话给了他,他就找到这儿了。”

一边说着,穆新伟一边把电话听筒递给许明槐。

许明槐一把抓过电话听筒,他激动得手有点颤抖。他强压住激动的心情,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我是许明槐。”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就不说什么了。他知道对方能听出他的声音。果然,那个沙哑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表哥,你那儿说话方便吗?”

许明槐说:“你说吧!”

那人压低了声音说:“特委已经知道了你们20日上午要押解杨如海去南京,他们准备出动所有人员在半路进行武装拦截。你们内部有人给他们送情报。”

许明槐问:“他们在什么地方拦截?”

对方说:“不知道。”

许明槐又问:“我们内部往外送情报的人是谁?”

对方还是说:“不知道。”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许明槐拿着听筒愣了一会儿神,才慢慢地把电话听筒放下。他走到沙发前,想坐下,却没有坐下。站在那儿看着坐在沙发上故作镇静的穆新伟说:“穆兄,果然不出我所料,江南特委准备在半路上武装拦截我们的押解车队。”

穆新伟一听,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来了精神。他站起来,对许明槐说:“那么,我们可以借这个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许明槐说:“刚才我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穆新伟听见许明槐的两个问题了,一个是问对方在什么地方行动,第二个问题是问自己内部是谁出卖情报。这两个问题都没有什么问题,也都是最应该知道的。他说:“你问的那两个问题都很对呀。”

这时,许明槐在沙发上坐下来,他看着穆新伟,用眼神鼓励对方说下去。

穆新伟说:“第一个问题很关键,我们只有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动手,才可以提前做好准备,设下埋伏将他们一网打尽。第二个问题当然也是应该问的。这有什么愚蠢的吗?”

许明槐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那天与杨如海进行一番较量之后,他的自信心就受到了打击。现在,在穆新伟面前,他的自信心又回来了。因此,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他说:“你想,我们只是接到要将杨如海于20日押往南京的命令,并没有确定要走哪条路线,对方怎么能确定下来在哪儿拦截呢?我这个问题不是很愚蠢吗?”

穆新伟点了点头,又说:“那他说谁是内奸了吗?”

许明槐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穆新伟说:“那怎么办?这个情报没有多少价值。”

许明槐说:“不!很有价值。”

穆新伟不屑地说:“什么价值啊?我们不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行动,也不知道我们这儿的内奸是谁。我们怎么采取行动啊?”

许明槐说:“江南特委在什么地方行动,不是他们说了算,而是我们说了算的。”

穆新伟一愣,他稍一沉思,恍然大悟:“哈哈,许兄,你是想来个将计就计,利用我们的内奸告诉他们一个行动路线。”

许明槐得意地点了点头。

“可是我们不知道这个内奸是谁啊?总不能把行动路线到处宣扬吧?”穆新伟说,“如果是那样的话,人家一下子就猜到我们这是个圈套,他们就不会往里钻了。”

许明槐说:“这个内奸虽然不能确定,但是可以大致确定一个范围。司令部里能知道南京来电的人不会太多吧?”

穆新伟想了想说:“这倒是,南京的电话是直接打给熊司令的,熊司令又告诉了我和军医处王处长、审讯处罗处长。我们回来后,就在我的办公室里商量如何给他治疗。”

许明槐问:“除了你们三位处长知道以外,还有谁知道吗?”

穆新伟想了想说:“我们回来的时候,我的情报副处长周晓年和总务处副处长金满堂正好在这儿,我们就一块商量了一番。商量完以后,我还特别要求大家回去以后不要向任何人说。其他人应该不会知道吧。”

许明槐来回踱着步,过了一会儿,说:“你再想办法落实一下,看看是否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不过,可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啊!”

穆新伟不太高兴地说:“许兄,我是干什么的,这点事儿还用得着嘱咐吗?”

许明槐一见穆新伟不高兴,赶忙说:“穆兄千万不要误会!我是想如果一不小心惊动了这个内奸,我们就不能利用他来给我们往外送情报了。”说到这儿,他见穆新伟没有接腔,便又说,“等你确定下知道这件事的人员以后,我们就将押解的时间和路线巧妙地让他们知道。然后,就单等鱼儿来咬钩了。”

穆新伟说:“我们可以在他们最有可能拦截的地方提前设下埋伏,到时候,只要他们一出现,就来个一网打尽。”

许明槐却又摇了摇头说:“不,我们不能轻视江南特委啊!他们的保卫处主任老刀非常厉害。他一旦确定了在什么地方拦截,就一定会提前派人去侦察,如果我们一有动作,必然会惊动他们。”

穆新伟为难地说:“可如果安排押解的兵力太多的话,他们不敢行动,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如果兵力少了,万一真的让他们把人劫走,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那可不好向上峰交代啊。”

许明槐说:“这个好办,我们可以只派一个班或者两个班负责押解,另外在囚车里满满地装上一车士兵,当然这些士兵也要精挑细选,每人都要配备最精良的武器。只要他们拦截,这些人冲出去,将他们全部消灭。”说到这儿,他轻啜了一口茶,慢悠悠地说,“至于杨如海,我们根本不需要用囚车。”

穆新伟恍然大悟:“哦,你这是要唱一出‘偷梁换柱’。”

许明槐得意地说:“我用一辆普通小车从另一条路把他押解到南京。”说到这儿,他又说,“穆兄,这件事还要你帮忙啊!”

穆新伟问:“我们弟兄还客气什么,你就直说吧,我怎么帮你啊?”

许明槐说:“我想请穆兄亲自带队将江南特委保卫处消灭掉,我则从另一条路将杨如海送往南京。这样,你消灭江南特委保卫处立了大功,我抓获杨如海也立了功。我们弟兄都会受到嘉奖的。”

穆新伟心里说:你真是一个老狐狸,让我去冒险,你却轻松地把人送到南京领功受赏,还说什么好兄弟呢?不如先答应下来,待会儿去找熊司令,把这个巧计当作自己想的献给熊司令,然后要求由我押送杨如海去南京,让你许明槐带人去与共党特委保卫处拼命。熊司令必然不会甘心把这个大功劳送给调查科,一定会同意自己的这个想法的。他心里这样想着,可嘴上却笑着说:“那我就多谢许兄给我这个立功的机会了!”

许明槐已经从穆新伟的脸上读出了他的心思。他从情报处一出来,就立刻去找熊式辉,把自己的想法向熊式辉做了汇报,最后提议让情报处长穆新伟带人去消灭特委保卫处,自己带两名警卫走另一条路押送杨如海去南京。

熊式辉当然能猜出许明槐的真实用意,他也不想让许明槐独占抓获杨如海的功劳。所以,在许明槐说完后,他笑了笑说:“穆处长并不擅长带兵打仗,我看还是让警卫营的冯营长带队前去吧。让穆处长与你一起押送杨如海去南京。”

许明槐知道熊式辉让穆新伟这个老情报陪自己去南京的目的是与自己争功,可熊式辉说得在理,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答应下来。

经过一番策划,一个陷阱就布置好了,只等老刀他们往里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