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二十九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8:12 作者:


关灯
护眼

月亮和六便士金玉堂从他哥哥金满堂那儿得到了警备司令部往南京押解杨如海的情报,这份情报相当详细,不仅有从上海警备司令部出发的准确时间和行经的路线,甚至连押解的兵力部署都一清二楚。

凌飞拿着这份情报去向陆岱峰和李克明汇报。陆岱峰接过情报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递给了李克明。等李克明看完以后,他问:“你们怎么看?”

李克明没有说话,他看了看凌飞,意思是让凌飞先说。凌飞在来的路上就反复地思考这件事,心里早就有了自己的看法。所以,当李克明示意他先说的时候,便开口说:“我先说说我的看法吧。我觉得这份情报里面有名堂。”

陆岱峰和李克明都看着他,虽然他们二人都没有说话,但那眼神却是在鼓励他说下去。凌飞接着说:“我第一次审查金玉堂的时候就觉得他很可疑。他哥哥金满堂是总务处副处长,像押解重要人物这样的事应该与总务处没有多少关系。按照我们对敌人的了解,这么重要的事他们一定会严格保密,不是直接参与行动的人是不可能知道的,更不可能知道得这么详细。我担心这是敌人设下的一个圈套。”

凌飞说完,李克明接着说:“凌飞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我也有同样的怀疑。虽然我们除掉了叛徒赵梦君,但是我一直怀疑金玉堂也有问题。他说他哥哥金满堂与情报处处长穆新伟是好朋友,金满堂正是从穆新伟那儿弄到的情报。对这一点我很怀疑,穆新伟是一个从事情报工作多年的老特工,情报工作的纪律他比谁都清楚。这么重要的情报他能随便说出去吗?”

“上一次,我们在枫林桥营救杨如海同志失败,我就一直觉得有问题。敌人突然改变了方式,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杨如海同志押送到了警备司令部。当然,我们知道敌人是很狡猾的,很有可能是他们担心我们采取行动而临时改变了主意。那么我们的失败看起来就好像是一种巧合。但是,在我们的工作中一定不能轻易地相信巧合。”说到这儿,他看了一眼陆岱峰,继续说,“这也是你多次提醒我们的。你还多次提醒我们,凡事要往最坏处打算,才能有好的结果。所以,我们不能把这件事看作是巧合。可是,如果不是巧合,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把我们准备营救杨如海同志的消息告诉敌人了。”

“当时,参加会议的军事处的几位科长,当然也包括赵梦君,都在我们的严密监视之下,别说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营救计划,就算是知道,他们也根本不可能给敌人通风报信。事后,我对此事也做过分析,知道我们的营救行动的,除了我们保卫处的几个同志之外,就只有金玉堂和金满堂兄弟俩了。但出卖情报的不可能是我们保卫处的人,因为参加行动的一般人员都是集中起来以后才告诉他们行动任务的,我们几个人倒是提前知道整个行动计划,但是如果这个人出在我们这几个人之中,他一定会把我们埋伏的地点等详细情况都告诉敌人,那么敌人就不会是偷偷地把杨如海同志押走这么简单了,他们一定会设下埋伏趁机消灭我们,我们就不可能那么轻松地全身而退了。所以我想,如果有人出卖情报的话,这个人一定是只知道我们会在半路救人,却不知道我们的具体行动计划,尤其是不知道我们会在什么地方设伏。而知道我们会采取营救行动,又不知道我们如何营救的,就只有金玉堂兄弟了。因为,押解的时间正是金满堂提供给我们的。”

“本来我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但是还没有理顺。我原来是想在审查完赵梦君以后,紧接着就亲自审查金玉堂的。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审查金玉堂,赵梦君就畏罪潜逃了。赵梦君的暴露,使我对金玉堂的怀疑产生了动摇。可是,今天看到这份情报,我的怀疑又加重了,我怀疑他们是通过提供假情报赢得我们的信任,为今天的行动做铺垫,这一次给我们提供的情报这么详细,骗我们按照他们的设计去采取行动,他们则设下埋伏,借机把我们一网打尽。”

“当然,这样做,有可能是金满堂自己的打算,瞒着他弟弟金玉堂。也可能是他们兄弟俩相互勾结,为我们设下了一个套。因为在敌人的眼里,我们保卫处是他们最头疼的。江南特委的所有机关,甚至是在上海的中央机关,如果没有保卫处的保护,是很难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生存下去的。所以,这一次行动我们一定要谨慎,决不能把保卫处断送在我们的手里。”

听了李克明的分析,陆岱峰连连点头:“克明同志的分析很透彻,这些怀疑都是有根据的。可是,我们目前却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处境。一方面,我们知道这个情报很有可能是敌人设下的圈套,他们很可能想借此机会消灭我们,而另一方面,我们又不能不采取行动。也就是说,即便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也只有踏进去。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杨如海同志押往南京。今天,我们就是要想一个两全之计,既要救出杨如海同志,又要打破敌人的计划,保住我们特委保卫处这支队伍。”

听了陆岱峰的话,李克明和凌飞都陷入了沉思,过了好长时间,他们都没有说话。这件事太难了。既然敌人设了计,他们必然做了周密安排,不仅要救人,而且要全身而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陆岱峰见他们都不说话,知道他们眼下也想不出办法来,他也沉思了好长时间,才打定了一个主意。他让凌飞先出去一会儿,要单独对李克明说几句话。

凌飞没有说话,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陆岱峰又说:“你就在外面等着,克明同志走后,你再进来。”

从事秘密工作,这样的事情很经常。李克明、凌飞都知道,有时候为了确保一个重要行动的成功,即便是大家都参加这一行动,也常常并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只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有时候甚至连你自己干什么都不清楚,你只知道按照命令这样去做,而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却不知道。尤其是在眼下叛徒还没有找出来的情况下,陆岱峰自然更是小心谨慎,他这样单独给每个人下达任务,如果谁那儿出了问题,责任就全在那个人的身上,这样一来,怀疑的范围就会缩小。所以,凌飞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尴尬。

等凌飞出去以后,陆岱峰掏出了一幅地图在桌子上铺开,指着地图对李克明说:“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在从上海通往南京的几条路线之中,他们选择的这条路虽然比较近,但是在这条路上,却有一座无名小山。小山靠近南京,最适合我们打伏击的地点就只有这一处。这段山路虽然并不是很长,但已经足够我们展开行动了。另外,我想敌人刚刚出上海的时候必然警惕性很高,等一路上平安无事快到南京的时候,必然会有所放松,这也是我们最佳的行动时机。所以……”说到这儿,他在地图上敲了一下说,“这个小山头是最佳的伏击地点!这样一来,我们原先考虑的化装成出殡的队伍就没必要了。我们直接进入山地埋伏就行了。”

李克明担心地说:“可是,我们也不能轻视敌人!许明槐和穆新伟都是和我们打交道多年的情报专家,他们对我们的行动习惯和方式都很了解。在通往南京的几条路线中,有一条很通畅的公路,敌人却没有选择。为什么放着大路不走,走这一条山路呢?他们当然也知道这是搞伏击的最佳地点,如果他们是故意放出情报来的话,那么他们就很有可能想提前在这儿设下埋伏,对我们来一个反包围。到时候他们里外夹击,我们就危险了。”

陆岱峰说:“这一点我也想过了。我们可以安排经验丰富的队员提前到那儿去侦察,如果没有问题,就把他们留在那儿,今天晚上也不能离开,让他们占据制高点,如果敌人去埋伏,必然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假如有埋伏,我们就改变地点,在公路上用我们原先准备的假装出殡的队伍进行拦截。如果敌人没有去埋伏,那我们明天就在这座山头上打这一场伏击战。情报上说敌人将出动三辆车,前后各一辆兵车,上面各有一个班的兵力,中间是囚车。我们把人分作三股,到时候,我亲自指挥,只要他们进入伏击圈,我们三股力量同时向三辆车发动攻击。”说到这儿,他看着李克明说,“你挑选几名枪法好的队员埋伏好,专门狙杀他们的指挥官、司机和携带重武器的士兵。明天,行动队全部出动,力争一举成功。”

李克明沉思了好大一会儿,才勉强地点了点头。

陆岱峰看着李克明说:“你看还有什么问题吗?”

李克明说:“如果他们有伏兵呢?我们该在什么地方伏击?”陆岱峰指着地图说:“那我们就在这儿,这儿路两旁都是小树林,也便于我们埋伏。不过,他们走到这儿的时候肯定是很警觉的,所以比较麻烦。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李克明仔细地看了看地图,然后说:“也只好这样了。但愿明天一切顺利吧!”

陆岱峰对李克明说:“那你现在就挑选人去侦察吧!如果你能够在晚饭前准备好这一切,今天晚上我们再商量一下明天的行动中的一些细节。”李克明快走到门口时,陆岱峰却又叫住他说,“一定要安排周密,千万不能有疏漏啊!”

李克明深知陆岱峰的行事风格,他都是事前反复分析研究,一旦做出决定,就会坚决果断地去行动。布置下去任务后,他从来不再多嘱咐,尤其是对李克明,像今天这样再次叮嘱一遍,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由此看出他心里对这次行动很担心。李克明被他这一句嘱咐弄得心情很沉重。他什么话也没说,看着陆岱峰,用力地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出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