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三十章 秘密布置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8:40 作者:


关灯
护眼

李克明走后,凌飞进来了。陆岱峰又指着地图对凌飞说:“你带领情报科的人埋伏在这条小山路上,你要提前去探查好地形,选择最有利的地点。”

凌飞疑惑地看着陆岱峰,陆岱峰便压低了声音把自己的一个计划对凌飞说了。凌飞在听了陆岱峰交代的任务之后,感到很意外,但他只是脸上掠过一丝疑惑的表情,什么也没有问。而陆岱峰显然也并不想对他做详细地解释,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有些事情现在来不及细说,你抓紧去准备吧!”

凌飞急匆匆地走了。

钱如林进来的时候,陆岱峰正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一见钱如林,他就问:“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

钱如林知道是在问营救张英的事,他说:“高志源已经把能动用的关系都用上了,可是,监狱方面说在等待法院的回复,据他们透露,张英同志最快也得等到三天后才能放出来。高志源要求今天先送人到医院检查,监狱方面却不同意,他们说会让狱医给他检查的。”说到这儿,钱如林想了一想说,“也许我不该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陆岱峰看着钱如林,并没有回答钱如林的问题。他紧锁眉头,过了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声,说:“张英同志这件事我们已经尽力了。你就先放一放吧。我现在交给你一个更为重要的工作,你马上去寻找五处新的秘密住处,每一个住处至少能住十几人,天黑以前把地址和联络方式给我送来。”说到这儿,他又拿出一张纸,交给钱如林,说,“今天晚上,最晚到明天早上,把这些人全部转移走,转移到只有你自己掌握的秘密住处。没有接到我的命令,不能告诉任何人。”

钱如林接过那张不大的纸,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列着十几个人名。钱如林知道,这些人名肯定都是化名,他以前从没有见过这些名字。但是,既然陆岱峰亲自安排,那么这些人可能都是江南特委的领导,甚或是中央机关的高级领导。他顿时觉得手中的这张纸是那样的沉重,压得他的心里沉甸甸的。

自从他跟随陆岱峰从事秘密工作以来,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害怕。从陆岱峰今天的安排中,他知道一定是出了大事。对于陆岱峰的安排,他从来不问为什么,只知道绝对服从命令,并且是丝毫不差地执行命令。可今天,他却禁不住发出了疑问:“难道出什么事了?”

听了钱如林的问话,陆岱峰愣了一下,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从来不记得钱如林问过为什么。可他没有满足钱如林这唯一的一次提问,而是看着钱如林那因为紧张而有点发白的脸庞,沉吟了一下说:“我和克明同志明天要带领行动队全体队员去营救杨如海同志,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敌人为对付我们专门设计的一个陷阱。但是,我们还必须得去,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杨如海同志被他们押走。另外还有一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的,事情紧急,没有时间说太多的话,但愿行动顺利,等这一切结束之后,我再详细地告诉你。”

钱如林说:“有您亲自指挥,明天的营救行动一定会成功的。”

陆岱峰只是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钱如林走了,陆岱峰坐在那儿,一动不动,过了好长时间,他才从一个随身携带的布包中取出了一套衣服,把自己常穿的衣服换下来,然后坐在一面镜子前,给自己粘上了一抹胡须,还在自己的左脸颊上粘上了一颗很大的黑痣。

他仔细观察着镜子中的自己,对自己的化装很满意,尤其是对那颗大黑痣。他相信,即便是与他很熟悉的人,也不可能把认出他来。如果是一个陌生人,那么首先记住的必然就是他左脸颊上的这颗大黑痣。

以前,陆岱峰在行动中多次化装。他化装的原则是把自己的长相上和衣着上的特点掩盖起来,把自己化装得越普通越好。走在街上,引不起人们的注意。可这一次,他却采取了与往常不一样的方式,他给自己弄了一个很明显的特征,那就是左脸颊上的大黑痣。他要让别人见过他一面后就牢牢地记住这个特征,从而忽略了他固有的那些特征。当然,这种化装方式不能重复,在一次行动中给自己一个明显特征,在以后的行动中就绝不能再次使用,否则就会把自己给出卖了。

化装以后,陆岱峰走出去。他对上海的地理早已熟记于心,尤其是对英美公共租界和法租界。所有的马路、弄堂以及旅馆、饭店、咖啡厅、影院等都装在他的心中。他不用出门,也不用看地图,就能在心中根据地形确定好自己要采取行动的地点。

他先是来到法租界,在宫琳大饭店五楼定了一个房间,然后又到与宫琳大饭店隔街相对的小白宫饭店的二楼定了一个房间。当然,在登记房间的时候,用了两个假名字。这两个名字是他早就为自己准备好的许多假身份证明中的两个,但是他从来没有用过,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两个假身份,当然,也是最后一次使用。

小白宫饭店位于爱多亚路,离号称远东第一游乐场的大世界游乐场很近。陆岱峰选中了离大世界很近的小白宫饭店作为自己采取重要行动的地点,是经过认真思考的。大世界游乐场坐东南朝西北。这儿从一开始营业就游客如云,每日游客达到一万人次左右。这里人员混杂,便于行动以后撤退,即使退路被堵无法撤走,也可以改变装束混进大世界,然后再设计脱身。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大世界的创办人黄楚九去世以后,大世界落到了上海青帮头子黄金荣的手中。黄金荣不仅是青帮大佬,更担任着法租界巡捕房的总探长。也正因为如此,不论是上海的军警宪特还是租界巡捕房都得给黄金荣一个面子,没有黄金荣的允许,任何人都不敢擅自闯进大世界去抓人。这就给了陆岱峰的行动一个很好的掩护,至少能够为他们赢得脱身的时间。

陆岱峰在做好行动的准备工作以后,回到太和古玩店,他递给萧雅一个纸条,说:“明天你先到这家饭店里去住下,店里也不要留人照看了,先关门吧。记住,不是我去接你或者我派人接你,你不要回来。房间号以及联络暗号都写在纸上了,你抓紧看看,记住以后就把纸条烧掉。我还有事,先走了。今天晚上我也不回来了。”说完话,他就急匆匆地走了,把萧雅一个人晾在那儿。

萧雅呆愣了半天,才醒过神儿来,匆匆忙忙地按照陆岱峰的吩咐去准备。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