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三十二章 伏击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2:59:58 作者:


关灯
护眼

陆岱峰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离天亮只有两个多小时了。他急忙出城,赶往埋伏地点。他早就从汽车行租好了一辆车,让司机把他送出城,可他并没有让司机走那条通往无名小山的路,而是走了另一条路。

到了半路上,他突然让司机停下车。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司机很疑惑地看着他。他笑了笑,往前边指了指,说:“我要到前边的那个村子里找一个人要一笔账,这儿离那个村子已经不远了。我不能让他知道我是坐汽车来的,否则,这笔账就泡汤了。”

司机往前边看了看,隐隐约约地看见在远处好像是有一个村子,他明白了陆岱峰的意思,说:“先生,我明白了,您是装作现在已经很穷了,逼着他还您的钱。”

陆岱峰的脸上露出了很赏识他的样子,笑着说:“你是个聪明人。”

司机说:“先生,那我还在这儿等您吗?”

陆岱峰说:“不用了,我这个朋友虽然不愿意还债,可他却很好客。我要在他这儿住下来。”说到这儿,他又笑了一笑说,“我得吃他几顿饭才走。”

司机心领神会,心中暗自感叹:这些商人还真是狡猾啊!

陆岱峰往前走了不远,就转过身子,从一条小路上横插过去。原来他早就调查好了,从这儿正好可以通往那座小山。他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个是避免租车司机多话,说出自己的行踪。更重要的一个是他要仔细地勘察好这一条小路,到时候行动队就要沿着这条小路撤退。

天刚麻麻亮的时候,陆岱峰来到了那座设伏的无名小山。李克明先把具体的安排向他做了汇报,然后问:“是不是召集各组组长开个会?”

陆岱峰说:“你的安排很细致,不需要再开会了。你还是带我看看他们的阵地吧。”

李克明领着陆岱峰对各小组的阵地检查了一番。每到一处阵地,陆岱峰都仔细地查看一番,然后他都会叮嘱组长:“撤退的时候大家都要跟着我走,由李队长和两名队员做掩护。大家要相信李队长的枪法,他向来百发百中,敌人在短时间内攻不上来,所以不要紧张,各组长要确保不能让自己的队员掉队。”

虽然大家都不认识陆岱峰,但见李克明领着他来检查,心里也都清楚这就是他们这个组织的最高领导——老刀。以前,在大家的心里,老刀只是一个幻影,今天终于见到了他本人,非常激动,激动之余,大家又觉得他和传说中的老刀不一样。传说中的老刀是一个武功高强、枪法很准且非常严肃的人,可今天他们见到的老刀,竟然是一个文弱书生,不但不严厉,反而和蔼可亲。不过这一点也没有减少大家对他的敬畏,因为,在他那温文儒雅的背后,大家分明看到了一股英武之气。他走后,队员们便趴在各自的位置上埋伏。

太阳出来了,山路上依然静悄悄的。有的队员已经开始沉不住气了,李克明让陈小轩通知各小组,一定要沉住气,不能乱动,以免暴露。

陆岱峰此时正独自一个人坐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他已经坐了好长时间,自从来到这儿,检查完各小组的准备工作以后,他就坐在这儿,一动不动,像一座泥雕一般。

对今天的这场战斗,他并不担心,他相信李克明有这个能力。他担心的是战斗以后的事情,在这场战斗之后还有另一场更加惊心动魄的战斗。眼下的这场战斗他完全可以交给李克明,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李克明一定会在行动结束以后掩护整个行动队撤退。

可接下来的那场战斗,则必须由他来指挥,并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为一旦失败,被毁灭的不仅仅是整个特委保卫处,江南特委和在上海的所有中央机关都有可能会面临灭顶之灾。所以,他要把自己的行动计划再仔细地考虑一遍,也要把他的对手猜个透,只有对手完全按照他的设想行动,才能保证这次行动的成功。他完全了解自己的对手,他也知道,这个对手很了解他。他反复地设想着自己的对手会怎么想,会怎么做。

其实,这一切他已经翻来覆去地思考了好几遍,他本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昨天晚上他忙了一个通宵,现在很需要稍微休息一会儿。他能闭上眼睛,可就是不能让大脑停止思考。这次行动太重要了,这是他参加革命以来最危险的一次行动,他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疏漏。最后,他干脆放弃了休息一会儿的想法,闭着眼睛,把自己想象成自己的对手,他现在会怎么做呢?下一步会怎么做呢?

山下隐隐约约地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陆岱峰停止了思考,从石头的缝隙中向山下的小路上望去。

不一会儿,行动队的队员们就都看到了那条盘山小路上的三辆车。情报是准确的,这三辆车前后各是一辆军车,每辆军车上都有约一个班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每辆军车的车头顶子上架着一架机枪。中间一辆是囚车,囚车的驾驶室里,坐在司机旁边的是一名军官。

三辆车前后相距竟然有好几百米,并且开得很慢,山路并不是很难走,他们完全可以开得快一点,可他们慢悠悠的,好像不是在押解要犯,而是像在游山玩水一般,更像是故意等着人来袭击他们。

看到这种架势,李克明心里咯噔了一下,敌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很没底,这是他加入特委以来从没有过的现象。他当然知道敌人是很狡猾的,他们不可能故意送上来挨打,可今天这种情况又怎么解释呢?

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是敌人的一个花招,可在这个花招背后是什么呢?他猜不出。正因为猜不出,他心里才没有底。他感到了一阵恐慌,难道今天这场战斗会送掉他的行动队吗?这支队伍是他亲手创建起来的,每一个队员都是他亲自挑选的,这是他的心血,他必须保住这支队伍。

老刀呢?他怎么看这种情况?他忍不住向身后的那块大石头看去,只要能看到老刀的眼神,他就知道老刀的心里是否有底。可是,他看不到老刀。他扭回头来,继续注视着那三辆车,心里想:不管怎么样,今天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只能根据战斗打响以后的情况随机应变了。

李克明定了定心神,慢慢地从石头的缝隙中望出去,他的枪早就伸出去了,并且在枪管上绑上了一些枯树枝伪装,当然,他留出了瞄准的位置。一旦进入战斗状态,他便什么也不想了,他趴在那儿,像一块石头一样,纹丝不动。他的枪口早已经指向了那辆囚车上的军官,他继续观察着,等到看到三辆车正好都进入了伏击的最佳位置,他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枪响,那名军官的头被打中了。

紧接着,陈小轩和孙光斗的枪也响了,前后两辆军车上的机枪手也被同时击毙。负责伏击的四个组也都同时开了枪。一时间,枪声大作,敌人被打得抬不起头来。有的趴在军车里,有的在往车外跳的时候被打死或打伤,也有的跳到车外,以车体为掩护胡乱地打着枪。

刘学林见两辆军车上的敌人都被压制住了,立刻发出冲击的命令。三组的队员向囚车扑去。

可就在这时,囚车的后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车门一开,一批手抱轻机枪的士兵跳出来,立刻以车体为掩护,就地卧倒,向山上迅速射击。三组一下子就有两名队员被打倒,其他队员只得就地卧倒。子弹从他们的头顶嗖嗖地飞过,他们不敢抬头。

李克明一见这个架势,终于明白了敌人的诡计。他瞄准了敌人的机枪手,果断而又迅速地开枪射击,随着枪声,几名机枪手被打死或者打伤了。可是,这辆囚车里面竟然塞进了二十多名机枪手,囚车里面的军官正是上海警备司令部警卫营的冯营长。他在铁皮囚车里指挥着机枪手反击。当他看到有几名机枪手被打中以后,立刻判断出在山上有对方的神枪手,这才是他最大的威胁。

他立刻命令离他最近的几名机枪手向山上扫射,他并不能指望他们能够击毙山上的神枪手,只要能把这几名神枪手压制住,他就成功了。因为,他的任务就是拖住特委行动队,只要把他们拖住,让他们撤不下去,援军很快就会来到。因为在他们出发以后,警备司令部的整整一个营的兵力紧接着就出发了。只要他们一来到,这个小小的山头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到那时候,中共的行动队就插翅难逃了。

可是,他的如意算盘显然打错了。他的机枪手把那几名神枪手隐身的地方打得飞沙走石,可依然没能压制住他们。他只得命令更多的机枪手向山上射击。这样一来,就减轻了三组的压力。

刘学林正要命令继续向囚车进攻时,忽然听到山上传来了一阵梆子声。这是李克明事先与大家约定好的,只要听到梆子声,不管处于何种情况,都必须立刻撤退。李克明没来得及向陆岱峰请示,就躲在石头后面敲响了梆子。因为敌人的火力太猛,他无法向陆岱峰请示,陆岱峰也无法向他传达命令。但是,根据这种情况,他猜测敌人的援兵很快就会来到,再这样僵持下去,他的行动队就真的会全军覆没了。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敲响了自己带来的那个梆子。

梆子声响起,其他各组都吃了一惊,因为他们打得还算顺利,张耀明和王泽春的两个组已经把第一辆军车上的敌人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了。可他们不能违抗命令,只得边打边撤。

李克明和陈小轩、孙光斗三人在石头后面从石头的缝隙中不断地开枪,打得敌人也抬不起头来。敌人的机枪也只能是向山上乱射。这就给各组撤退制造了有利条件,大家很快地撤了下来。

陆岱峰带领他们架着伤员迅速地向山后撤去。在撤退的途中,陆岱峰召集行动队的五个组长开了一个短会,向他们交代了撤退以后的任务,命令他们不能再回城了。他把钱如林找到的隐蔽地址分别交给了五个组长,并再三叮嘱:“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外出,任何人不得与外界联络。各组之间也不得联系。如有违背,一律军法处置。”

二组组长王泽春问:“我们不管杨主任了吗?”

陆岱峰说:“根据刚才的观察,杨主任根本就不在那辆囚车里,这只是敌人想借机消灭我们的一个陷阱。”

一组组长张耀明问:“那我们组的陈小轩怎么办?”

三组组长刘学林也问他们三组的组员孙光斗怎么办。

陆岱峰说:“我会安排人与他们联络,把他们转移出去。”

五组组长林一凡问:“那李队长呢?”

陆岱峰说:“他和我一样,还得回城,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完成。你们放心,他们三人在敌人的援兵到来之前,一定会撤下来的。我们要迅速行动,只有我们安全了,他们才会尽早地撤下来。至于营救杨主任的事,我们另作安排。大家赶紧撤吧!失乐园

行动队撤退以后,李克明命令陈小轩和孙光斗也赶紧撤下去。两个人不撤,李克明严厉地说:“这是命令!快撤!只要你们撤下去了,我就能撤下去,别他妈的在这儿耽误事儿!”

陈小轩和孙光斗只得撤退了。

敌人一见山头上的火力不如刚才猛烈,便立刻组织反击。李克明却很沉得住气,他一动不动地趴在那儿。敌人打了一阵子枪,见上面没有反应,以为都跑了。冯营长立刻来了精神,他从囚车里跳出来,挥舞着手枪,命令大家迅速向山上进攻。

可就在他正喊得起劲的时候,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脑袋,敌人一下子吓傻了,以为这是对方的神枪手故意引诱他们露头,谁露头就必死无疑,所以他们都趴在地上不敢动。

趁着这个机会,李克明悄悄地爬到树丛里撤走了。

等敌人的援兵来到,才又组织向山上进攻,可等他们到了那个并不高的小小的山头上时才发现,特委行动队的人早就不见人影了,连一具尸体也没有给他们留下。山脚下,横七竖八地躺着警卫营的士兵。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