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三十四章 瞒天过海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3:01:35 作者:


关灯
护眼

许明槐和穆新伟在回去的路上商量着怎么交代,商量了一路,也没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一回到警备司令部,他们便听说了警卫营冯营长被特委的枪手给打死了。许明槐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把这个办法跟穆新伟一说,穆新伟很赞成。两个人立刻去见警备司令熊式辉。

熊式辉正在为没有消灭江南特委的行动队而懊恼。一见许明槐和穆新伟这么快回来,再一看两人的表情,立刻猜到他们那头也出问题了。他冷着脸没有说话。

许明槐和穆新伟见熊式辉不说话,都不好张口。许明槐心想:穆新伟是熊式辉的亲信,遇到事情熊式辉还是要保他的。于是,他向穆新伟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让穆新伟汇报。穆新伟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走到熊式辉的面前说:“司令,我们把事给办砸了,杨如海被江南特委的人给劫走了。您处分我吧!”

虽然熊式辉看到他们两个狼狈的样子,心里就知道不好,可真的听到杨如海被劫走的消息,他还是很震惊。毕竟,这个杨如海可是委员长点名要的人啊!怎么能半路上让人劫走了呢?他再也沉不住气了,厉声问道:“怎么回事?你说明白点!”

“我们中了他们的埋伏,他们有二十多人,假扮成警察埋伏在一个山角拐弯处,等发现他们,我们已经被包围了。我和许区长一起杀出一条路才得以逃生。”

“可我只看到你们很狼狈,却没有一点受伤的样子。你们不简单啊!从二十多名枪手的包围中竟然能够全身而退?”熊式辉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个。

穆新伟一下子傻眼了,他嗫嚅着说不出话来。许明槐一见这种情况,心里很清楚,熊式辉毕竟是久经官场的人物,今天这件事想瞒过他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只得把事情的经过实事求是地向熊式辉做了汇报。

听了许明槐的汇报,熊式辉没有说话。他很清楚,许明槐和穆新伟今天这件事很棘手,他如果拉他们一把,或许能把这件事摆平。他如果撒手不管,他们二人的前途肯定完了,甚至可能会掉脑袋。

穆新伟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他当然要帮。对于许明槐,虽然不是自己的人,官职也不大,可他很清楚,调查科是中央组织部的一个重要机构,陈果夫、陈立夫是直接后台,调查科说是搞党务调查,实际上是委员长打击异党和排斥党内异己的工具,所以调查科的真正后台老板应该是蒋介石。熊式辉对国民党内高层的一些事情很清楚,陈果夫、陈立夫兄弟二人现在已经把持了整个国民党的组织系统,因此,人们暗中传着“蒋家天下陈家党”的说法,熊式辉自然知道得罪了陈氏兄弟的后果会是怎样的。许明槐能被派到上海来担任实验区区长,说明他是陈氏兄弟的亲信,自己如果不拉他一把,恐怕会得罪陈氏兄弟,日后,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升迁。想到这儿,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帮他们渡过这一关。可是,他嘴上却不这样说。他要等着许明槐来求他。

没等许明槐开口,穆新伟沉不住气了,他可怜巴巴地说:“司令,你可得拉我们一把啊!”

熊式辉心里很生气,他的这个部下竟然看不出自己的心思。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又有多少人能读懂自己的心思呢?

可是,许明槐读懂了熊式辉的心思。刚才,熊式辉在思考的时候,许明槐就一直在仔细地观察着他的面部表情变化。他首先看到的是为难的表情,继而看到熊式辉那冷冰冰的背后竟然有了一点笑意,就好像乌云后边藏着一点阳光。这一点阳光被许明槐捕捉到了,他知道,熊式辉不会撒手不管的。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必须得有一个态度才行。所以,他毕恭毕敬地说:“司令,今天我和穆处长还得司令您搭把手,不然我们会有很大的麻烦。”

熊式辉故意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许区长,你看看,我们还分什么彼此吗?我看这么办吧,我们就上报说冯营长带着一个警卫排押解杨如海,结果遭到了中共特委的武装袭击,冯营长和十二名士兵殉难,杨如海生死不知。只是这样一来,这个黑锅就全部由我们司令部来背了。”

许明槐知道这是熊式辉在故意送人情,所以,他赶紧说:“熊司令的活命之恩,在下没齿不忘,今后但有差遣,明槐万死不辞!”

熊式辉笑了。“许区长,言重了!这件事我们就这么办吧!”说到这儿,他又对穆新伟说,“新伟,你去嘱咐参加这次行动的所有人员,统一口径,不要说漏了。”

穆新伟赶紧答应:“司令,您放心!我这就去办。”

说完话他转身就要走,熊式辉却说:“等等!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穆新伟回过身来问:“司令,什么事?”#############www.GUYAN.cc*******************

熊式辉说:“这件事,我总觉得有点蹊跷。我们的设计真可谓天衣无缝啊!可共党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他们是诸葛亮?会神机妙算不成?”

穆新伟说:“我看,一定是埋藏在我们内部的那个卧底给透露出去的消息。”

熊式辉几乎是自言自语地说:“可我们放出去的是一个假消息,你们俩秘密押解杨如海去南京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啊!”说到这儿,他忽然对许明槐说,“许区长,那个给你提供情报的人会不会是在耍我们啊?”

许明槐说:“应该不会,他如果这样做,当初何必出卖杨如海呢?”

穆新伟接过话茬说:“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特委的具体行动计划呢?难道是他真的不知道?”

许明槐犹豫了一会儿说:“这也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我想,这个人还会和我联系的,我一定要想办法查出他的真实意图来。”

熊式辉说:“许区长,你要想办法和这个人取得联系,争取有一点新的收获,不然,对上面我们还真的不好交代啊!”

许明槐说:“我回去全力以赴去查找这个人。一有进展,就立刻给您打电话汇报。”

许明槐走的时候,穆新伟也想一起走,熊式辉却叫住了他。等许明槐走出门去以后,熊式辉对穆新伟说:“你去对我们司令部内部的那几名可疑对象展开秘密调查,发现有什么可疑情况要立刻向我汇报!”

穆新伟答应了一声转身又要走,他急着去给今天参加行动的警卫营官兵开会,让他们守口如瓶,这才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因为一旦有人说出去,传到南京,他和许明槐就会有很大的麻烦。可是熊式辉却又叫住了他,他只得停下脚步。

熊式辉说:“记住,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说完,熊式辉一摆手,“去吧!”

穆新伟像得了特赦似的赶紧走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