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三十五章 打草惊蛇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3:02:12 作者:


关灯
护眼

李克明和陈小轩、孙光斗在掩护大家撤退以后,也迅速地撤了出来。李克明让陈小轩和孙光斗先回家,他在确信没有人跟踪以后,回到了行动队的秘密机关——新新药店。

新新药店的二掌柜胡万成正在给一个人抓药。听见脚步声,他就知道是李克明回来了,抬头打了一个招呼:“老板,您回来了!”

李克明一边嘴里答应着,一边走向楼梯,想去二楼。可他看见只有胡万成一个人在那儿忙活,另外两名充当伙计的行动队队员张全和苏小伟却都不在。他感到有点诧异,自己和陈小轩、孙光斗负责断后,张全和苏小伟他们不是跟着其他各组撤下来了吗?其他人在上海或者有家或者另外有住处,他们两人都是从外地来上海的,在上海没有家,也没有其他的住处,怎么没有回来?但是,这些话,当着外人的面他不好问。于是,他一边走上楼梯,一边说:“老胡,待会儿你忙完了上来一下。”

胡万成嘴里答应着,手却没有停,很麻利地包着药。

李克明上了二楼,他觉得很累,一屁股坐进椅子里。他觉得心烦意乱的,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李克明沏了一壶茶,还没开始喝,胡万成就上来了。

李克明问:“张全和苏小伟呢?没回来吗?”

胡万成说:“回来了,可又出去了。”

李克明一愣,但他没有问,他看着胡万成,示意他说下去。

胡万成接着说:“他们两人一回来,跟我打了一个招呼,就都回了他们的宿舍。我以为他们累了,要睡一觉。可不一会儿,他俩就出来了,当时我这儿正有人在买药,正忙着呢。张全说他们出去一下,还有点事。说着,两个人就走了。我看到他们两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布包,觉得有点奇怪,可当着外人的面,又不好问他们。我见你还没回来,还以为你们还有什么任务……”

这回,李克明却沉不住气了,他打断了胡万成的话说:“年小军呢?他来过吗?”

年小军是行动队的联络员,这次行动,李克明没有让他参加,而是另外给他安排了任务。

胡万成说:“他没有来。”

李克明已经镇静下来了,最起码从外表上看他已经很镇静了。他对胡万成说:“你下去看着铺子吧。如果年小军来了,你就让他赶快上来。”

胡万成答应了一声,走了。

李克明这时才觉得很渴,他倒了一杯茶,用茶杯盖一边打了打漂着的茶末,用嘴吹了一下,然后便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结果烫到了嘴。可是喉咙里干得冒烟,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又使劲吹了几口气,便把那杯茶灌下肚去。

喝到第五杯茶的时候,他听到了年小军和胡万成说话的声音,紧接着,听到了年小军上楼的脚步声。

年小军一进门,李克明就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有什么动静吗?”年小军没有回答李克明的话,而是有点奇怪地问:“队长,我们不撤吗?”李克明诧异地问:“撤?谁下的命令?你别急,从头给我说清楚。”

年小军说:“奇怪了,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一直盯着情报科的那个秘密联络点,昨天晚上一直没有动静,可今天早上他们却都走了。直到刚才,才有两个人回来了,幸好其中有一个是我的表哥。我装作从那儿路过,过去叫住他。他一见到我好像有点吃惊的样子,问我:‘你怎么还在这儿闲逛啊?你没接到撤退的命令吗?’我吃了一惊,问他:‘怎么回事啊?’他说:‘我们今天劫了敌人的车,救出了柳风同志,老刀怕敌人进行反扑,命令保卫处所有成员都立刻撤退。在城里有家的可以回家收拾一下,没有家的就直接撤退,我们这是回来烧掉所有秘密文件。你快回去吧,说不定你们队里正在派人到处找你呢?’我一听就赶紧回来了。”

李克明听了年小军的话,一下子如同五雷轰顶,年小军看着他问:“队长,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正在这时,胡万成上来了,他把一张折叠着的纸条交给李克明。“队长,这是联络组的人刚刚送来的。”

李克明赶紧打开一看,这张纸条好像是从一个小孩子的练习本上撕下来的,在一角,有一个很像是小孩子画的一把刀的图案。只见上面写着:“今天下午两点,宫琳大饭店五楼三号房,几位亲友聚会。”

李克明知道,这是老刀下的命令,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密,一旦这张纸条丢失,别人看到,也以为是一个很普通的亲友聚会。可他知道,这是命令他参加保卫处的全体会议。也就是说,今天下午两点,陆岱峰、李克明、凌飞、钱如林四个保卫处核心成员将在宫琳大饭店五楼三号房开会。

李克明呆呆地坐在那儿,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他一看,只有年小军还站在那儿等他的命令,胡万成不见了。他问年小军:“老胡呢?”

年小军说:“他送来这张纸条以后就下去了。”

李克明说:“你下去叫他上来。”

年小军转身下了楼。

李克明看着那张纸条,陷入了沉思。他没有想到,老刀会对他来一个突然袭击,一下子把他的全部计划都打乱了。他该怎么办?下一步往哪儿走?他的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正在这时,年小军慌里慌张地跑上来:“队长,老胡也不见了。”

这次,李克明倒没有吃惊,他心里很明白,老刀把自己给算计了。他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年小军也觉出了有问题,他问:“队长,到底出什么事了?我们要不要撤?”

李克明看了年小军一眼,心里一阵酸痛。年小军和他是老乡,跟他一块儿来上海滩闯荡,把他看作是大哥,一切都听他的。正因为这样,他让年小军加入了行动队,并让年小军担任联络员。其实,这个联络员只听从他一个人的调遣。这次行动,他就很不放心,隐隐约约地感到老刀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所以,他才安排年小军去监视情报科的行动。

现在看来,老刀让自己带领行动队的人全体出动去伏击敌人,暗地里却安排情报科的人在另一条路上劫车救人,然后,再瞒着自己命令全体人员撤出上海,自己一下子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他咬了一下牙,心里想,只有这样了。

他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个地址,递给年小军。“你立刻赶到这个秘密地点去躲起来,不要到街面上走动。”

年小军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可看到李克明那副样子,便没有再问,只是关心地说:“那你不和我一块儿撤退吗?”

李克明看了看年小军,说:“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下,你先去吧。等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我就找你。”

年小军走了,李克明掏出自己的手枪,一边擦拭,一边在想着心事。等擦好了枪,他也拿定了主意。他先是从二楼的窗口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好长时间,外面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他走下楼来,来到药店门口,看了看门外,也静悄悄的。

此时已经快到中午了,街上行人也不多。他没有再犹豫,立刻闪身出去。他的心里很痛,这一步他真的是不想迈出去,可是,现在却不得不迈出去,因为他已经没有退路了。所有的退路,都被人给堵死了。堵死他的所有退路的这个人,正是曾经与他并肩战斗的老刀。他咬了咬牙,在心里对陆岱峰说:“老刀,你别怪我,我只能这么做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