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三十六章 叛变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3:03:05 作者:


关灯
护眼

许明槐接到电话的时候,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这个电话就是那个曾经多次给他提供情报但是他至今都不认识的人打来的。那个人让他立刻到豪客来酒楼见面,说有重要的情报。

许明槐一听,这个豪客来酒楼离自己的“西药研究所”并不远。他便说:“先生,你说的这个酒楼离我的办公地点很近,何不直接来我这儿呢?”

对方却说:“据我所知,你的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我还是不要在你那儿露面的好。否则,我们什么事都办不成。”

许明槐一听,心里吃了一惊:“什么?你说我这儿有内鬼,是谁?”

对方说:“这些还是等见面以后再说吧。记住,我在三楼五号包间等你,来的时候,只能你自己进来,否则走漏了消息,再次让共党的重要人物逃脱可就怪不得我了。你要快来,今天下午他们有个紧急会议,你来晚了,可就耽误事儿了。”

说完,没容许明槐再说话,对方便把电话挂断了。

许明槐觉得对方要求只能自己进包间有点过分,万一这是一个阴谋呢?万一对方想借机对自己下手呢?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已处在四面楚歌的境地,如果再不抓住这个机会,今后就会在调查科总部失宠,说不好连这个调查科上海实验区区长的位子都保不住。想到这儿,他决定还是去碰碰运气。他立刻叫来行动组组长李维新,让李维新叫上两名行动组人员,一块乘车赶往豪客来酒楼。

来到酒楼前面,他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先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见没有什么异常,这才让一名队员在车里等着,让李维新和另一队员跟着他走进酒楼。来到三楼五号包间门外,他让李维新二人在门外等着,然后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里面传出来一个淡淡的声音:“谁?”

许明槐说:“表弟,我是你表哥。”

对方说:“请进!”

许明槐的右手伸进外衣口袋,把口袋里的手枪打开枪机,食指钩在扳机上,左手轻轻地推开了门。门已经推开了一半,他却没有看见屋里的人,李维新也探过脑袋,着急地想看个究竟。

门后却传出一个声音:“许区长,你进来吧!让外面的人离门口远一点儿。”

许明槐吃了一惊,刚才自己敲门的时候,明明听到对方是在包间的深处说话,可一转眼对方已经来到了门后,行动如此神速就够令人吃惊了,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竟然一点也没有听到对方的脚步声。这儿的楼板哪怕轻轻在上面走动都会发出很大的声响。此人的功夫真是出神入化了。如果对方想要自己的命,即使李维新跟进去也是白搭。于是,他冲李维新摆了一下头,示意他们往后退,然后独自走进房内。

许明槐刚一进门,门就在他背后关上了。他一转脸,见一个头戴礼帽的人站在自己身后。那人摘下礼帽,轻声说:“许区长,里边请!”

许明槐觉得此人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仔细一想,想起来了。“你不是……”

对方却猛地打断了他:“许区长,你先到里面坐下,我们小点声说话,别让外边的人听到。”

许明槐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对方在他的对面坐下来。许明槐低声说:“你不是新新药店的马老板吗?”

对方笑了笑,然后说:“那只是我的一个掩护身份,我的真实姓名叫李克明,真实身份是中共江南特委委员、保卫处副主任兼行动队队长。”

许明槐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中共江南特委保卫处副主任李克明,更没有想到的是李克明就是让国民党特务们胆战心惊的特委行动队队长尖刀。以前他一直以为李克明和尖刀是两个人。没有想到,原来李克明就是尖刀。令他更加感到惊讶的是这个人自己曾经见过,但是却一点也没有怀疑。于是,他不得不对李克明刮目相看。他说:“我的确没有想到,李先生就是尖刀。”

李克明笑了一笑,说:“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我看还是闲话少叙吧。”说着话,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纸条递给了许明槐。许明槐接过来一看,知道这是一个开会的时间和地点。可他还是抬起头看着李克明,等待李克明给他一个更清楚的说明。

李克明说:“这是老刀给我的开会通知。”

听到老刀这个名字,许明槐的心里一阵激动。自己在来上海之前,陈立夫就告诉过他,他最大的对手就是中共江南特委保卫处主任老刀。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机会可以抓住他。如果真能抓住他,会比抓住杨如海更有用。那杨如海逃脱的事不但可以一笔勾销,说不定还可以升官发财。

于是,他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说:“我这就安排,立刻行动。”

李克明一摆手,说:“你现在派人去,是不会抓住他的。”

许明槐一想:“是啊,李先生,你看看,我真是高兴得昏了头了。”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说,“现在还不到十二点,他们肯定不会在那儿等着的。我现在派人去,如果被他们提前安排的眼线发现,就会打草惊蛇。”

李克明看着许明槐说:“这只是一个原因。”

许明槐看着李克明,问:“那另一个原因是什么?”

李克明说:“我怀疑这是一个圈套。”

许明槐大吃一惊:“什么圈套?”

“老刀已经怀疑我了。他很可能在附近埋伏下枪手,等我领着你们去的时候,借机除掉我。”

李克明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一点沮丧的样子,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许明槐诧异地看着李克明,过了一会儿,说:“你的意思是我们不采取行动?”

李克明说:“不,我们依然要采取行动,只不过小心一点就是。”

“可他们既然已经怀疑你了,那么这个会议通知一定是假的。我敢说那个房间里面一定没有人。我们去有何意义呢?”

“我太了解老刀了,他既然发出这个通知,必然会在附近埋伏,他也一定会亲自去。所以,我们还是有机会的。你可以派人在四处设伏,只要他在那一带出现,就能够抓住他。”

李克明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上的一包烟,抽出一支,递给许明槐。许明槐没有接。李克明便自己叼在嘴上,划着了火,自己点上了。

许明槐觉得很不舒服。这个不舒服并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里的。因为,在他和李克明的交谈中,不知不觉地竟然让李克明占了主动。李克明刚才说话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给自己下命令。李克明凭什么这么颐指气使呢?可能李克明觉得他现在是许明槐的一根救命稻草。显然,李克明也很清楚这一点。可就目前的情况看,这根稻草也可能毫无用处,因为,李克明已经暴露了。老刀会亲自去吗?即使他亲自去,就能抓住他吗?想到这儿,许明槐把身子往椅背上一靠,淡淡地说:“李先生,说实话,我对这次是否能够抓住老刀持怀疑态度。”

李克明一见许明槐态度迅速变化,有点着急了。“许区长,现在我们不管怎么样都要赌一把了。你不能犹豫。”

许明槐淡淡地一笑。“李先生,你说错了。是你无论如何要赌一把,不是我们。”

李克明一下子没明白许明槐为何突然转变了态度。他说:“许区长,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你怎么无动于衷呢?你会后悔的!”

许明槐哈哈一笑,突然转了一个话题说:“李先生,我现在怀疑你是否有诚意。”

李克明一愣。“怀疑我?”

许明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紧紧盯住李克明。“李先生,之前你给我们提供情报,使我们抓住了杨如海。可是,此后保卫处的两次劫囚行动,你应该都知道的,却不向我们透露详细的情报。开始我不知道你的身份,还以为是保卫处的一般成员,不了解详细的行动计划。可没想到你是保卫处副主任兼行动队队长,你会不知道详细计划吗?”

李克明愣了一下,说:“许区长,老刀已经怀疑我了,他偷偷地安排情报科的人去另一条路上劫了你们的车。我的确是不知道。”

许明槐露出了一丝冷笑。“李先生,这是第二次,那第一次呢?那时候老刀就怀疑你了吗?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向我们提供详细的情报,我们就会安排人把他们一网打尽,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些麻烦了。所以,今天我很怀疑你的诚意。”说完话,他冷冷地看着李克明。

李克明有苦难言,他的心里话不想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来,他就真的里外不是人了。

许明槐见李克明不说话,知道自己击中了他的要害,心里不免得意起来。他继续抛出他的说辞:“李先生,即便是现在,你也没有诚意。”

李克明说:“现在我怎么没有诚意了呢?”

许明槐说:“这很简单啊!你叫我来,只是告诉我去抓老刀。但是这件事,就连你自己也知道是件没影子的事。老刀会不会亲自去还不一定,即便是亲自去了,他也肯定不在那个房间里。因为这是他设的一个圈套,据我的了解,他一定会把各种情况都想好了,当然包括他的退路。我们去十有八九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可你身为中共江南特委委员、保卫处副主任、行动队队长,必然掌握着很多的秘密,比如你们党内高层人物的住处、特委的秘密据点等等。你为什么不把这些告诉我呢?在行动之前,你告诉我这些,不是更有实际意义吗?”

李克明听了许明槐的话,懊丧地说:“许区长,不瞒你说,江南特委常委们的住处我并不知道。知道的也是在工作中有联系的几个人,可是,在我来这儿之前,连我的行动队队员都撤走了,我想,与我有联系的那些人恐怕更是早已经都撤出了城,这一切都是瞒着我偷偷进行的。现在,除了我自己,我谁都找不到。”

许明槐一听,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老刀真是太厉害了。他转念一想,冷冷地说:“既然这样,李先生,对不起,你没有一点表示诚意的行动,我们不会和你合作。”他嘴里这样说着,身子却坐在那儿没有动。他在等着李克明的反应。

果然,李克明沉不住气了,他说:“许区长,你等等,让我想想。”他稍一沉吟,接着说,“我想起来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可以向你们提供一个很重要的情报。”说到这儿,他停下来,看着许明槐。

许明槐心里暗喜,可他在表面上还是不露声色,很冷静地坐在那儿。

李克明说:“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我们党内的重要人物的去向。”许明槐还是没有接腔,李克明只得说下去,“我可以让你抓住江南特委副书记张英。”

一听到张英这个名字,许明槐的眼里一亮,急忙问:“他在哪儿?”

李克明说:“他就在你们手中。”

许明槐一愣。“在我们手中?”

末代土司李克明得意地一笑。“他被捕的时候化名王林,你们只是把他当成了一般的赤化分子判了几年刑,关押在提篮桥。现在我们已经买通了你们的人,很快就要保外就医了。”

本来营救张英的事情是由李克明负责的,可最近几天老刀悄悄地命令钱如林去负责。这件事当然并没有瞒过李克明的耳目,当年小军向他汇报的时候,他并没有往心里去,因为他觉得自己绝对不会引起老刀的怀疑,他相信自己在老刀心中的地位,他相信老刀对他是绝对信任的。他认为只是由于自己忙着营救杨如海,老刀才让钱如林去做这件事的。直到今天,他才恍然大悟,老刀早就开始怀疑自己了。老刀之所以急着让钱如林去营救张英就是怕自己会出卖张英。

听到这个消息,许明槐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但是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想在行动之前,必须尽量多地从李克明的口中套出点东西来。他很清楚,老刀给李克明的那个开会通知就是一道催命符。李克明是否能够躲过这一劫,的确是很难说。他问:“李先生,你说我那儿有内鬼,他是谁?”

李克明说:“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杨如海被你们抓住以后曾经送出了一份情报,告诉我们押解的时间和车牌号码。这个情报是直接由老刀经手的。”

许明槐一下子陷入了沉思:这个人会是谁呢?在关押杨如海其间,能够接触到他的人并不多……

他正在想着,李克明打断了他:“许区长,这件事我们可以以后慢慢来办,当务之急是抓紧采取行动,抓住老刀。”

许明槐说:“李先生,你还能告诉我点什么?”

李克明生气了,他说:“许区长,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次一定是有去无回啊?你放心,我死不了。”

许明槐笑着说:“李先生,你误会了!我是觉得现在离你们的开会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并不急。”

李克明说:“这次他们把地点选在了法租界,你总得事先与巡捕房取得联系吧?不然到时候恐怕很难办。”

许明槐想了想,他知道李克明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李克明一定想着等行动以后见着上面的大人物以后才说出来,只有那样才会显示出自己的价值来。他知道,现在如果再逼问,只能是把事情办糟了,所以,就立刻和李克明商量了行动的方案,并迅速展开行动。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