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第三十七章 绝密追杀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3:03:54 作者:


关灯
护眼

在小白宫饭店二楼七号房间内,坐着三个人。他们正是经过化装的陆岱峰、凌飞和钱如林。

陆岱峰很严肃地看着凌飞和钱如林,语气沉重地说:“今天我叫你们来这儿,是为了一件事,那就是除掉出卖杨如海同志的叛徒。”

凌飞急切地问:“叛徒是谁?”

陆岱峰一字一顿地说:“李克明。”

凌飞和钱如林都大吃一惊。他们甚至怀疑陆岱峰说错了。

陆岱峰看着他们吃惊的表情,说:“没错,就是李克明。”

“可这是怎么回事呢?”凌飞喃喃地说着。

陆岱峰说:“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已经给李克明去了通知,让他今天下午两点到对面的宫琳饭店开会,到时候,他必然会带着国民党特务来抓捕我们,我们必须趁机将他击毙。我现在先把任务布置给你们,以免等他出现的时候你们两个惊慌失措。”

虽然凌飞和钱如林觉得很吃惊,但是,他们还是相信了陆岱峰所说的事,既然陆岱峰这么肯定,那就一定有根有据。于是,他们看着陆岱峰,坚定地说:“您下命令吧!”

陆岱峰看着他们两个,说:“你们放心,等行动结束以后,我会把详细的情况都给你们讲一讲的。现在,我们先做好行动的准备。待会儿,李克明如果带着特务们来的话,我们三个人就一起从窗口向他开枪。其实,我的枪法你们是知道的,并不怎么样,但是,你们两个的枪法我也知道,你们都在苏联接受过专门的训练,只要有一个人出手,他就必死无疑。但是,为了保险,我要求你们同时出手。我给李克明的时间不多,他应该来不及向敌人泄露我们的更多的机密。只有我们将他一枪击毙,才能避免他泄露更多党的机密。”

凌飞说:“可是,从他接到通知到开会的时间,他还是有可能向敌人泄密啊!”

陆岱峰说:“我了解李克明,他不可能把重要情报交给许明槐的。那样的话,他就没有资本向国民党要条件了。他一定是先带人来抓我,想抓住我以后把我押送到南京,然后去南京向国民党的大人物甚至是蒋介石出卖我们党的秘密。”

钱如林说:“原来,您让我去营救张英同志就是怕日后李克明出卖他啊?”

陆岱峰说:“是的,那个时候我已经怀疑他了。”

可是,陆岱峰和钱如林都没有想到,他们的这番辛苦已经付诸东流了。由于李克明的出卖,许明槐急于立功,在与巡捕房协商抓捕行动的同时,向调查科总部打电话汇报了这个情况。蒋介石得到报告以后,立刻派人赶往上海,查实以后,在监狱里将张英同志就地枪决了。

凌飞担心李克明不会来,他问:“您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来呢?”

陆岱峰说:“在李克明带领行动队劫囚车的时候,我让你带人去那条土路上等着许明槐,救出了杨如海同志。然后在撤退的路上,我分别给各行动组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分别撤到不同的隐蔽地点,这几个地点就是如林连夜给准备好的。等李克明回到新新药店,我已经安排老胡做好了准备,让老胡告诉他担任药店伙计的那两名队员回去以后就收拾东西走了,这必然引起李克明的怀疑。同时,我也知道李克明对我也不放心,他一直让年小军盯着你们情报科。我故意在你们都撤出来以后,让两名情报科成员回去,说是漏下了一份重要文件,回去销毁。这两人中有一个是年小军的表哥。年小军见到他的表哥,必然要去打探消息。他表哥见他没有撤退,也必然会告诉他让他快撤。这样,年小军就会立刻去向李克明汇报。老胡一见年小军上去汇报,便立刻将我早就交给他的那张纸条送上去。送上去之后,老胡便立即撤退。李克明听到情报科已经救出了杨如海同志,保卫处也已经全部撤出城以后,必然方寸大乱。他知道我已经掌握了他的秘密,只有铤而走险,来这儿和我赌一把了。再说,即便他不想来,敌人也不干,因为只有他认识我们三个人。如果他不来,敌人即便包围了这儿,也无法辨认出我们,总不能把所有的人都押回去吧?”

说到这儿,陆岱峰掏出怀表看了看,说:“其他的事情我们待会儿再说,现在,我们抓紧时间准备。”说着话,他打开了带来的那只皮包,从里面拿出了三副薄薄的橡胶手套,对凌飞和钱如林说,“戴上它,开枪以后,万一我们撤不出这个酒店,敌人就会对这儿所有的人进行盘查,戴着手套开枪以后,手上不会有火药味儿,枪上也不会留下指纹,我听说国外已经有人能够搞指纹比对了,小心一点总不会有害的。”

大主宰钱如林一边往手上戴手套,一边问:“如果他没有带特务来,而是他一个人来的呢?”

陆岱峰说:“如果是那样,我们三个人就不用行动了。我已经安排好了,只要是他一个人来,有人会立刻通知他去另一个地方。在那儿会有人等着他,把他送出上海,接受组织的审查。不过,你们放心,我的这个准备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他不会自己来的。”

说着话,三个人已经掏出了手枪,各自认真地检查了一下。

凌飞从窗口往外看了看,他忽然说:“他既然知道这是您设的一个套,必然会有所防备。如果到时候他在车里不出来怎么办?”

陆岱峰没有说什么,低下头,从皮包里拿出了四颗手雷。凌飞和钱如林都明白了。

马上就要到两点了,凌飞和钱如林握枪的手里都出了汗,老刀却坐在那儿,端着茶杯轻轻地啜饮着。

凌飞发现从远处开来了三辆车,前边的一辆是巡捕房的铁皮车,中间是一辆雪佛兰小轿车,一看车牌号,凌飞就知道这是调查科上海实验区的那辆专车,后面跟着的是祥生车行的车。车子开到宫琳大饭店门口停下来。还没等车子停稳,车门就打开了,巡捕和便衣特工们纷纷跳下车来,巡捕把守在饭店的大门口,李维新带领行动组人员纷纷持枪向饭店里冲去。可是他们没有看到许明槐和李克明。

陆岱峰使了一个眼色,三个人同时把手中的手雷在窗台上一磕,然后扔了出去。三颗手雷呼啸着飞向那三辆车。凌飞和钱如林都紧紧地盯着那辆雪佛兰轿车。可是,就在手雷快要落地的时候,突然从巡捕房的巡逻车里飞出来一个身影。那人的脚刚一沾地,便迅速向饭店大门冲去。一看身影就知道此人是李克明。

凌飞和钱如林赶紧掉转枪口,就在此时,陆岱峰的枪先响了。一枪打中了李克明的后背,可李克明的速度太快了,继续向饭店门口冲去。凌飞和钱如林的枪同时响了,一枪打中了李克明的后脑勺,一枪从他的后背射进了他的心脏。李克明的身体依靠着飞奔的惯性一下子摔在了饭店门口的台阶上。与此同时,三颗手雷爆炸了。街上一片混乱。

陆岱峰和凌飞、钱如林趁着混乱迅速下楼,混在东躲西藏的人群里挤出了饭店,然后迅速地向大世界方向撤退。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