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后记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23:06:12 作者:


关灯
护眼

写作最忌讳跟风。当前谍战题材的小说作品和影视作品几乎可以说是铺天盖地。在这种时候,本来我是不应该再步人后尘去拾人牙慧的。可是,我在一番思考以后,却依然选择了写一部谍战小说。个中缘由,容我道来。

在谍战小说还没有盛行的时候,我就对中国现代情报史很感兴趣,搜集阅读了大量的专业著作,陆续写了一些史传文章,分别发表在《文史月刊》《文史春秋》《党史纵横》《党的生活》等杂志上。2010年还专门写了一部关于中共中央特科的18万字的长篇史传《揭秘特科》。正是由于对情报史的了解,在看了一些谍战小说和影视之后,我深感当下谍战题材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良莠不齐。有一些作者甚至是毫不考虑历史真实性,自己闭门造车。很多作品人物概念化、情节雷同化,看后我总觉得如鲠在喉。我在《揭秘特科》前言中曾经引用过项小米和徐焰的两段话,今天我再次发扬“拿来主义”精神,借以浇开我心中的块垒。项小米在《英雄无语》中说:“随着观念的开放和题材的解禁,……特科很快就臭了大街,一时间关于特科的电影和小说比比皆是,黑衣人——不知为什么导演认定了特科只能是黑衣人——满天下乱窜,一个神秘人物来不来就亮相说‘我是特科’,那通身的神态和派头分明是从一撩衣襟就向敌人宣称自己是‘八路军武工队’的李向阳那儿学来的,……你只要看到哪部作品或者电影里让哪位神秘人物亮相说‘我是特科’,你就可以断定:一,此人不是特科;二,作家或者导演对特科一无所知。”徐焰在《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隐蔽战线》中说:“一些影视剧的编导所设计的地下工作场面尽是灯红酒绿,由俊男靓女在高档歌舞厅、宾馆接头。这些镜头让当年做过地下工作的人看后大多叹息,因当年共产党组织经费很困窘,根本不可能维持豪华生活,何况这类举动从历史背景角度看也违反了隐蔽斗争战线的基本原则。”于是,我便想写一个与别人不太一样的谍战小说,写一个最接近历史真相的谍战小说,让读者朋友能够通过小说对共产党早期秘密工作有所了解。

当然,小说是虚构的,历史也不可能还原,但是我却力争让它逼近历史。又由于我很喜欢读推理小说,所以,里面便有了一些推理的成分。当然,用推理的手法写谍战并不是我的首创,但是我觉得这样写就好像是在玩一个智力游戏,会有读者感兴趣的。在这个作品中,我个人认为最值得一提的是对叛徒形象的塑造,是与以往的所有作品都不一样的。相信读者读完全书以后,对这个人物形象会有一个很清楚地认识,我就不必再多费口舌了。

我在这儿占用大家的宝贵时间,画蛇添足地啰嗦了这一些,似有王婆卖瓜之嫌,还是就此打住吧。作品的优劣,还是交由公正的读者去评判吧。

薄冰全书完

留言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