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二、人间喜事占了几件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35:56 作者:


关灯
护眼

二、人间喜事占了几件(1)

人生世上,“机遇”二字非常重要。有道是“时来风送滕王阁,运去雷轰荐福碑”。叶梦泽真是鸿运当头,会试得了进士,吏部的铨叙也很快有了结果。吏部中负责铨叙的主事恰好也是浙江人,看了他的经历,知道叶家上三代都是书香门第,不由得动了乡谊之情。正好王翰林的“人情”也来了,他落得顺水推舟,很快就放了叶梦泽一个余杭县知县。

这余杭县是浙江一个富庶之乡,自然是肥缺。叶梦泽并没有费多大力就得到它,乐得手舞足蹈。他去谢了那位吏部主事,等着上任的官凭一到就准备赴任。不几日官凭就发了下来,叶梦泽转念一想,何不乘此时机回乡一次?他想起古人的话:“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耳。”

连日来他参加多次饯行宴会,受了不少礼物,准备就绪就要启程。

有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不出一月,叶梦泽一行就到了故乡遂昌。

父老亲友张灯结彩欢迎,这番盛况更不同于他数年前的中举。他也不像过去那样拘谨,一切随乡顺俗,任别人为他张罗、打点。

开祠堂祭祖、宴请同族与亲友、同族与亲友回请……着实忙了几天。这时他该是心满意足、惬意舒心了。但细心的老夫人看出他眉宇间似有不快之意。

“梦儿啊!你功成名就,中了进士做了官,给叶家光耀门庭,我不枉养了你一场。但我这几天感到你似乎心中还有什么不快。”

老夫人直截了当问儿子。

“没,没有。母亲你看错了,儿子能有今天,是过去做梦也没有想到的。”“这也好。不过,为娘有一句话要问你,目前你尚未娶亲,不日就要赴任,难道堂堂知县可以没有夫人吗?”

“这个嘛……”他欲言又隐。

“你莫非有了意中人,你不妨说出来,我可以央人去作媒。”

他默然不语。经过母亲的再三盘问,他才说出隐情。

原来他这次衣锦荣归,该酬谢的即使是一饭之赐也必重谢。但遗憾的是,他的恩师李之江已他调陕西,师恩未报,心中郁郁。还有李之江有位千金翠萍小姐,端庄贤淑,他早钟情于她。恩师也早透露过要他作东床快婿之意。如今……“这还不好办,我立即派人去陕西求亲。书呆子,你早说就好了。我想,你恩师是不会不同意的。”老夫人笑着说。

三天后,叶梦泽的堂叔受老夫人之托与李三两人匆匆上道,赶去陕西求亲。这个消息一传出,原来县里那些想与叶家攀亲的乡绅才死了心。

又是一月有余。原来叶梦泽计划等翠萍小姐到后立即完婚,然后去余杭赴任。然而余杭的前任知县,急等交卸,频频派人来催。

叶梦泽改变计划,摒挡家事,让老人先在家中暂住,一人带着众随从赶去余杭赴任。

1903年春,叶梦泽到余杭接任。又是一番送往迎来,这热闹自不必说。

到任两个月后,李三带回喜讯。恩师给了他一封手书,告诉他婚事已征得夫人同意,不日将亲送女儿来浙完婚,又勉励他要为官清廉、注意官声等等。

叶梦泽读完信,不禁喜极流泪,边说:“恩师啊!您对我恩重如山,是我的再生父母。”他望空拜了几拜。

蝉噪鸣,绿肥红瘦的夏天,李之江带着女儿翠萍风尘仆仆赶来浙江完婚。同时又带来极为丰厚的嫁妆,整整装了两大官船。

这一日,叶梦泽正在衙门理事,门上来报:送亲队伍距城仅有三十里。叶梦泽立即穿上官服赶到城外,前去迎接。

送亲的五艘大船,一字排开,泊在河边。李之江听到门生加爱婿的叶梦泽已到,正待走出舱外,侍仆报道:“叶大人到!”

叶梦泽就在船头跪下:“恩师在上,容小婿一拜!无恩师栽培,怎有小婿今日?”李之江赶快把爱婿扶起,问了亲家母好。

“家慈本拟亲来迎候,只因身体欠安。”他已把母亲接到余杭。

“不必,不必,既是至亲,又何必拘礼。”

二、人间喜事占了几件(2)

师生略叙别后情况,就具体谈起完婚的事。

“恩师不必操心,小婿一切已准备妥帖。”叶梦泽连忙说。

“这也好,这也好。”

李之江又传话:“叫小姐来与叶公子相见。”

叶梦泽心中暗喜,他正想见见这位思慕已久的未婚妻。

一会儿,一位伴娘来到李之江面前,轻声说:“小姐不好意思,请免了吧!”李之江捋须大笑:“他们早已相识,这回又何必害羞,难道几天后,她就不过门了吗?”

李翠萍轻移莲步,从另一艘船由几个丫鬟簇拥着过船而来,先喊了声父亲,又启芳唇,娇滴滴地喊了声:“梦泽哥!”

李翠萍小叶梦泽两岁,这时芳龄一十九,正当豆蔻年华,出落得异常娇艳。叶梦泽看着一时失了神。倒是李之江提醒他:“翠萍喊你呐。”

他羞得满脸通红,忙说:“萍妹好。”又问了岳母的起居。

翠萍小姐告退后,翁婿又叙了一回家常。叶梦泽请泰山上岸居住,他坚持要完姻后才上岸。

三天后,余杭城内挂灯结彩,新任知县结婚佳期已到。本地耆绅自然借此巴结,都纷纷送上厚礼。那婚礼特别隆重,连杭州知府也亲来吃这属官的喜酒。郎才女貌,一时传为佳话。

女儿婚后,李之江在余杭盘桓了半月,正好县里有位绅士是他的同科,又被挽留了数天。因他还在任上,急着要回去,爱婿爱女挽留不住,他路经杭州观赏西湖风光后,就回遂昌去了。

再说叶梦泽,金榜题名后又是洞房花烛,人间喜事他占了几件,那真是称心如意了。从此一心治理县政。

难得的是,叶梦泽到任后,连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有道是“仓廪实而知礼节”,余杭县内人民安居乐业,政简讼稀。这样叶梦泽就赢得了极好的政声。三年任满,叶梦泽又被调任富阳知县,同样博得很多赞誉。

俗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二任知县使叶梦泽宦囊充盈,家财万贯。

以后,他又被提升为山东学政。正当他仕途一帆风顺之际,忽然发生了一件意外的大事,使他丢了官。

那究竟是什么事呢?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