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三、魔窟女王降生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36:26 作者:


关灯
护眼

三、魔窟女王降生(1)

这是一件结束两千年封建专制统治、建立新的共和国的大事!自光绪20年(1894年)孙中山先生建立兴中会起,经过10年的奋斗,1911年10月10日爆发了武昌起义。翌年中华民国成立,大清帝国土崩瓦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叶梦泽的主子倒了,他自然也就丢了官。

好在叶梦泽没有多少劣迹,而且他又是任的学政,没有多少人注意他。济南光复后,他仍在那风景如画的千佛山下的私寓里住了一年多。

这一天,叶梦泽和夫人在书房里议论今后的去向。

叶梦泽习惯地捋了一下胡须说:“山东都督府的旧友劝我留在济南,不久就要恢复学政,改名为教育厅,让我任厅长。”

他说时面带笑容,内心很得意。

夫人李翠萍却是另外一种想法。

“自古道盈满则亏,又道是得抽身时且抽身,以我之见还是就此离开济南,找个地方住下,享享天伦之乐吧。”

她又说:“民国的官恐怕不好做吧?”

叶梦泽不由得考虑起夫人的话来。

“你还担心什么呢?我们的家计是没有问题的,这些年我们的私蓄也足够我们生活一辈子了。何况我父亲早说过,还要给我们一些……”

“这倒是的。不过,离开这里我们到哪里去呢?回遂昌?”

“怎么能去遂昌呢?”李翠萍说。“遂昌这小城是不大太平的,地方又闭塞,我们还要为小吉卿的教育问题着想呢。”

她所说的小吉卿就是他们的独养女儿,叶梦泽的掌上明珠叶吉卿。

叶梦泽与李翠萍结婚一年后,1904年就生下了这位千金。奇怪的是自从叶吉卿降生后,李翠萍就没有再怀。

那叶吉卿长得眉清目秀,粉装玉琢,加上她聪明伶俐,善体人意,又是独女,夫妇俩宠爱异常,从不拂逆她。在叶府她可算一位小女皇。

这时叶吉卿已经九岁。当叶梦泽夫妇正在商量着去哪里安家时,叶吉卿从外面进来。

“我们去上海,上海好玩。”叶吉卿嚷了起来。

叶梦泽从富阳调往山东时,路经上海住了半个多月。光怪陆离的十里洋场,使年仅五、六岁的小吉卿产生了兴趣。

“你不要吵!我们正有事商量,你出去玩。”母亲拉过女儿爱抚着。

女儿悄悄走了,但她的话却提醒了母亲。

“对,我们就去上海吧。那地方繁华,又太平。又有许多好的学校。”

叶梦泽觉得夫人的意见有道理,许多下野的政客都栖息申江(上海)。两下就商定了。

接着叶梦泽就派管家单桂去上海买下房产。时当民国初年,上海的房地产还不像后来那么贵。花了五百两银子,就在福州路上买下一幢中西合璧的三层小楼。叶梦泽亲到上海来看,也觉得非常合意,又花一些银子着实装修了一番,诸事妥当就回到济南。不久,叶梦泽一家就搬到上海,一心一意过起平静的寓公生活来了。

李翠萍倒真是个善于当家的主妇。她知道家里确实有数十万财产,但如果就靠这些死钱,用了一个就少一个,难免坐吃山空。相反,如果靠这些钱做一点可以生息的事,那就大不相同了。

她知道这种事和叶梦泽商量是没有用的,她找来管家单桂。

“夫人,我们这幢房子,底楼是沿街的门面,我们何不利用它开店呢?”单桂熟悉经商之道,他的主意就是经商。

这倒合李翠萍的心意。不过,做什么生意呢?经营饭庄、开香烛店、办酱园,茶叶店……这都是浙江人拿手的。

商量的结果,还是开茶叶店。这比较清静,究竟叶家是做官的。叶梦泽也同意。单桂正好做过茶叶生意,准备工作非常顺利,没有多久,店名为“西湖春”的茶叶店就开张了。

单桂总管店务,雇了几个伙计与学徒,生意确实不错。李翠萍自是心里高兴。过了一段日子,叶梦泽感到住家与店在一起并不清静,又另外在法租界的马当路买了一幢房子,把家搬了过去。

三、魔窟女王降生(2)

到上海后,叶吉卿就进了小学。仗着她的天资聪明,她并不怎样用功,但成绩总是优秀。老师知道她是富家千金,更是刮目相看。这样一来,就经常有许多男女同学相随左右,她居然颐指气使,成了孩子王。与她的外貌相反,叶吉卿性格强悍,不像一个温顺的富家千金,倒像一身野气的小厌蛋。

这些――叶吉卿在学校的所作所为,她母亲从来是瞒着自己的丈夫的。叶梦泽平日读书吟诗,以文会友,闲来就教女儿一些诗文。女儿因为畏惧他,在他面前也显得很恭顺。这样,叶梦泽就更宠爱这位千金了,逢人就夸:“这是我家的女学士,如果是前清,说不定也能当个举人、进士呢。”

这些话给他家里的下人听了,暗自好笑。他们议论道:“什么举人、进士,这位野马一样的小姐,当个女魔王还可以,将来不知哪位娶了这个魔头,那就够他受的了。”

且不说下人的议论。叶梦泽一心要培养女儿继承他的学业,又请了一位像他一样的清朝遗老、中过举的苏州人张珊芝来当家庭教师,专教她中国文学。由此她对文学、艺术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也许是文学真能陶冶人,也许是她的年龄渐大而更知人事,总之,她变了。她变得出言谈吐不俗,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好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这时也正是女性最成熟的阶段。李翠萍年轻时很美,叶梦泽也长得不俗,两个人的遗传基因,在她身上得到了集中体现。

这时,旁人的议论也改变了。

“这位有才(也有财)、有貌的姑娘,不知将来要落入谁家?”

“嘿!你错了。她父母能舍得把她嫁出吗?还不是招赘。”

议论只是议论,而月下老人已经给她拴好了红线。

这又是一件意外之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