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四、逛邑庙两老议亲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36:57 作者:


关灯
护眼

1922年,旧历正月的第一个“望日”(月半)。

天亮不久,上海城隍庙就热闹起来,游客从不同的方向蜂拥而来。

春风得意楼是庙内一个久负盛名的茶室。无数穿红着绿,肥瘦俊丑各别的女茶客,络绎不绝地登楼入座。

女茶客们品茗、嗑瓜子,旁若无人地笑谑、打趣。声浪传到楼下,吸引了路上不少行人仰头观看。

“这些人是哪家的眷属,会这样放浪!”

说这话的是位中年人,面容清癯,身穿灰色法兰绒长衫。

他就是前朝遗老叶梦泽。

“梦老,您恐怕久不来城隍庙了吧?这些哪里是人家眷属呢?”

说这话的生得很壮实,架着一副近视眼镜,身着藏青哔叽长衫。

他是叶梦泽的远房亲戚韩杰,一家钱庄的账房。两人相约来逛城隍庙,去春江听雨楼吃茶。

“韩兄,你说得对。我确是久不来这里了。那你说说这些人是什么人?”

“这,我等下说。快走吧,去迟了,春江听雨楼就不会有雅座了。”

“这也是。”

两人加快脚步。但这时庙前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只得从人缝中穿行。两人登上春江听雨楼。这里是另一番景象,听不到喧闹声。

“韩先生您来了。两位新春好!”茶房迎上来。

一张茶桌正好有两个空座。两人刚坐下,两杯元宝茶就送了上来。韩杰顺手给茶房一个红包。茶房连连道谢。

“春风得意楼上的究竟是些什么女人?”叶梦泽拾起刚才的话头。

“这些女的嘛,都是长三堂子里的。每到初一月半都要漏夜到城隍庙来进香。进香后就到春风得意楼来歇歇脚。今天是新春,来的人就更多了。她们吃杯元宝茶,无非是讨个吉利,图她们的花运兴隆。”

韩杰不急不忙地回答。

“啊!原来是这些人,难怪她们的言谈举止这样放荡。不过,她们居然能在大庭广众中这样放肆,可见社会风气之颓坏了。”

叶梦泽发起牢骚来。

两人又东拉西扯地闲话了一阵。

“梦老,我们的茶也吃淡了,还是到豫园走走吧。”

“我也这样想呢。说走就走。”

两人叫来茶房,算过茶钱。下得楼来,向豫园而去。

一进豫园大门,就见园正中的三穗堂人头挤挤,里面不时传出吆五喝六的豁拳声。原来绸布行业的老板在这里宴会。

两人沿着路走去,先看“万花深处”,接着是“可乐轩”、“留春坞”,然后迤逦而东,登“花神”、“听涛”两阁。两阁虽在假山高处,无奈高墙所限,极目不能远眺,两人循台级而下。

“吉卿小姐今年18岁了吧?”韩杰忽然提了个问题。

“是啊!你记得相当准。”

“我怎么记不得呢。那时您正在余杭当知县,我从杭州赶去吃满月酒。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是18年。”

韩杰又问:“小姐有没有许了人家?如果没有,我想讨个媒做做呢。”

“还没有呢。有什么合适的,韩兄不妨关心一下。门第、家财可以不论,但人品才学倒是不能将就的……她的事确是我近来操心的。”

“梦老,这样说,我自然留意就是了。”

两人又在园内看了几处风景。叶梦泽感到疲倦,说:“韩兄,我想告辞了。”两人走到园外,订了后会日期,雇了两辆人力车,各自回府。

走到半路,叶梦泽忽然想起好久没有到自己的店里去了,今天时间还早,新春上又没有别的事,不妨去看看。

他拍了几下车板,要车夫停下来。

“你给我拉到四马路‘西湖春’茶叶店。不去马当路了。”

人力车又飞快地跑了起来。

由于叶梦泽这一改道,也就决定了他女儿叶吉卿日后的命运。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