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五、救了晕倒的饿汉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37:31 作者:


关灯
护眼

五、救了晕倒的饿汉(1)

新春时节,上海四马路也是人潮如涌。这天是正月半,再过三天就是上灯节,这天一过,年也就过完了,所以人们抓住这年节的尾声来逛街,买货,会亲友……叶梦泽坐的黄包车,尽管车夫不断打铃,路人还是不让,从城隍庙到四马路,这一段路竟走了四十分钟。

车在“西湖春”茶叶店门口停住。店里一位朝奉赶快迎出去,替老板付了车钱。单桂听到主人来了,率领朝奉、学徒都到门口来迎。“叶先生新春如意。”“先生福寿绵绵。”“先生、夫人福体康泰。”一迭声的祝颂词不绝于耳。

叶梦泽拱手向大家致谢:“各位辛苦了!”

叶梦泽在账房间里坐定,单桂捧上一杯红枣莲心羹。

“托主人的福,去年店里的经营情况很好,净利有五千元之数……还有今年收购春茶的定金已全付出,到时只要收货就行。”

单桂讨好地讲了一大串话。

叶梦泽高兴地连说:“好,好!”

他呷了一口莲心羹,说:“你知道,我开店也不全是为了赚钱……店里的信誉要紧,卖出的货一定要秤准量足,特别是一两二两的生意更要注意。”

“是,是!这些我常常和同人说的。主人当年在余杭、富阳的德政,我也对他们说起,他们能够领会主人的心意。”

叶梦泽点了点头,说:“这就好,这就好!不过要长久下去……”

两人正在闲话,忽听门外传来阵阵喧哗声。

叶梦泽把手向外一指:“单桂,你去看看。”

单桂来到店堂,看到几个年轻的朝奉与学徒,正伸着头向外看。如果今天不是主人在这里,他们早已溜出去看了。

“外面出了什么事?”

“刚才一个年轻人,走到我们店门口,忽然倒了下去。”一个学徒说。

单桂走到门外,在围着的一堆人里,看到一个人躺在人行道上。

众人只是嚷,没有一个上前去抢救。

单桂匆匆回到账房间,把看到的情况向主人禀报。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跟我来!”

叶梦泽大步流星走出去,单桂跟着。

叶梦泽排开众人,看躺在地上的那人身穿长衫,不像一般的乞儿,他双目虽然紧闭着,但看上去倒也眉清目秀。

“单桂,你来看看这人还有气吗?”

单桂蹲下身去,把手在那人鼻孔边试了一下:“有气,还活着。”

“好!你叫人把他抬到店里去。”

随着单桂一声喊,店里出来两个小伙计。一个抬头,一个抬脚,把人抬进店中的会客间。

叶梦泽搭了一下这人的脉,感到脉息还是正常的,大概是一时晕厥。

“赶快烧碗生姜汤,给我灌下去!”

一位中年朝奉,扒开这人的嘴,把姜汤灌了下去。只听喉头骨嘟一声,他慢慢地睁开眼来。

“他醒过来了!”众人高兴地说。

那人看到周围都是人,自己躺在一个藤椅上。“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挣扎着要坐起来。

“年轻人,你刚才晕倒在我们店门口,是我家主人救了你。”

单桂指着叶梦泽说。

他立起来在叶梦泽面前深深鞠了一个躬。

“老先生的再生之恩,我铭感心中,容后图报。”说完他站着。

他说的似乎是遂昌话。

“你坐下来。”伙计端了一张椅子。

“你有病吗?请说!”

“我没有病,没有……。”他红着脸不好意思说。

“小伙子,你说好了。家主一向为人解难。”单桂催他说。

“我是饿了,我已有三天没有……吃……”

“单桂,你给他吃饱了,再带他到账房间来。”

这里自有众人把他带到厨房去用膳。叶梦泽走回账房间。这时他的心情很好,他感到自己做了一件救人的善举。

五、救了晕倒的饿汉(2)

一缕阳光,照在室内的一盆水仙上,水仙发出淡淡的幽香。他注视着,嘴里轻轻地说:“他一定是遂昌人,不会错。”

“主人,他来了。”那人用餐后,单桂把他带了进来。

饱餐后,他的脸色已恢复过来。只见他中等身材,国字脸,皮肤白净,一副聪明的样子。

“感谢老先生的救命之恩。”他又恭敬地施了一礼。

叶梦泽细细地看了他一遍。

“你是哪里人?”

“敝处是浙江遂昌。”

叶梦泽心想:“果然给我猜对了。”

“看你像个读书人,怎么会到这地步的?”

他面带愧色:“这,这,我有隐情。”

“你不妨说出来。我也是遂昌人。真有难处,我也许会援你一手。”

“原来是老乡前辈,晚生得救了。”

他详细地说了一番身世,结果真地感动了叶梦泽。

后来,月下老人把红线一头系在他身上,另一头系在叶梦泽的爱女叶吉卿身上。他成了叶梦泽的乘龙快婿。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