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六、试才学喜交好运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38:05 作者:


关灯
护眼

六、试才学喜交好运(1)

马当路,叶公馆客厅。

阳光洒满一屋,春意盎然。

叶梦泽在看报。看完一个版面,他习惯地闭目养神。

沙发的另一端是夫人李翠萍。她比几年前发福多了,一派贵妇人的样子。这时她正在打着毛线衣。

这边的沙发上坐着叶吉卿。她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书的封面上有《茶花女》三字。

李翠萍忽然推了一下丈夫。

“老爷,我看你今天逛了城隍庙回来,似乎很高兴,饭也比平时多吃了,究竟今天碰到什么高兴事了?”

他睁开眼睛,面露笑容,说:“今天嘛!我做了一件救人的善举。”

“救了什么人?说给我们听听。”

他不慌不忙地讲了一番救人的经过。

“他既然是遂昌人,怎么会流落在上海,甚至几乎饿死?可能是什么不肖子弟吧?”

“这倒不是,我把他自述的情况讲给你听。”

“这人姓李,名士群,比我家吉卿小一岁。他是遂昌南乡人。父亲还是个读书人,是个秀才,一直在左近的几个村子里开蒙馆度日。那个地方民风淳厚,老师的束??较高。夫妇俩带一子一女,生活小康,倒也过得去。”

李士群五岁就发蒙,跟着父亲读私塾。他天资聪明,父亲也颇为喜欢。

谁知就在他六岁上,他父亲生病死了。这一来,家道陡然中落,生计也就艰难了。他的母亲是个性格刚强的人,说一定要把儿子培养出来,居然就去种田,仍然给儿子念书。小学读完,又到处借债,给儿子读了初中。

这儿子也蛮有孝心,高中读了一年多,不忍心母亲这样劳累,自己表示不再读下去,要自己挣钱去养家口。

有人信口开河,说上海十里洋场,遍地黄金。他信以为真,瞒着母亲,借了二十元盘缠来到上海。他计划赚了钱给母亲寄回去,也好让老母意外一乐。

“究竟乡下人见识少,上海的钱哪有这样容易挣。他年轻不懂事,准是吃亏了。”李翠萍不由自主又插了嘴。

“妈,看你。总喜欢打断别人的话头。让爸说下去嘛!”叶吉卿似乎很有兴趣。“是啊!他在上海原有一家亲戚,就想先借住几天,然后找个职业,哪知这位亲戚刚死不久,剩下孤儿寡母,哪能招待他。一看这样的情况,他就跑了出来,住在一家小客栈里,天天东奔西走,有些地方虽然想用他,看他没有中人(介绍与保证),不敢用他。终于把几个钱全部用光,行李也卖了……就饿倒在我家店门口。”

“你给他吃一顿饭,也解决不了他的问题呀!不如资助他一些钱,让他回乡去。”李翠萍动了恻隐之心。

“是啊,我也这样想。现在,我叫单桂安排他在店里住几天再说。”

“爸,你说他读到高中。他的学识怎样?”叶吉卿问。

“不错,不错!我已试过他。”说到这里叶梦泽神情非常高兴

“我问他会不会写诗填词。”

“爸,现在都是做新诗,你要人家做这些老古董,人家会吗?”

叶梦泽扑嗤一笑:“你没有见过人,倒为人家操心了。不用你急,他会的。”叶吉卿脸上微红,说:“我操心干什么?不过随便说说罢了。”

“他说,我献丑了。请老前辈出个题目。”

“我要他以目前的遭遇为题,写一首诗。他拿了笔墨和纸,坐在一旁,很快写成,呈了上来。”

“那诗呢?你可不能过分挑剔人家。”不知何故,李翠萍似乎同情起李士群来了。叶梦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他的诗我带来了。”

叶吉卿走过来拿了坐在母亲身旁,两人齐看。这是一首七言绝句。

叶吉卿念道:

时运不济命途舛,旅馆凄凉百不堪。

每忆故园母与妹,一灯飞梦到江南。

李翠萍道:“这字没有吉卿秀丽。诗么,好坏得由你说。”

叶吉卿道:“这里还有一首。”

六、试才学喜交好运(2)

衣冠不整腹中空,消瘦形容镜影中。

绿遍垂杨青遍草,教人一路怨东风。

“多可怜。诗写得有感情。爸,你说是吗?”叶吉卿很赞赏地说。

“对,吉卿说得好。韵律虽不全工,但即景生情,哀怨悱恻,是不错的。”叶梦泽说。

“那你准备过几天就让他回去?”李翠萍说。随即她忽又想起:“这人的面容生得怎样?”

叶梦泽沉思片刻,说:“我想把他留下。先让他在店里住几天,暗里考察他,如果人品可以,就让他到家里来,给我在书房里抄抄写写。至于相貌倒生得端正清秀……”

讲到这里,一旁的叶吉卿已经悄悄走了。李翠萍看到女儿不在,她高兴地说:“老爷,你这主意不错。我们家里也太冷清了。吉卿也需要有个人伴她读书。将来还可以……”

“你这就讲得过早了……我这主意还不知他接受不接受呢。”

“一定接受的。在他山穷水尽时,给他这样安排,他感激还来不及呢。”“也许是。”叶梦泽不由得想到上午把他救醒后,他恭恭敬敬朝自己施礼,嘴里说“感谢先生大恩大德,容晚生今后相报”的情景。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