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七、春梦有痕 少女钟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38:39 作者:


关灯
护眼

七、春梦有痕 少女钟情(1)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李士群初到叶家,还是早春时分,两个月过去,现在已是蜂喧蝶闹、百花争艳的阳春三月。

他在走投无路,成为街头饿殍的绝望时刻,得到叶梦泽的救援,本已感激不尽,又岂料恩公要接纳他到公馆充任文书一职,这确实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李士群初到叶府这天,见到恩公与夫人着实磕了几个响头。当站起来时,见到夫人身旁站着一个年轻的少女。“这是谁呢?”他不敢正面看她。

“士群!你过来。这是小姐吉卿。”叶梦泽说。

他正在为行什么礼而犯难时,又听叶梦泽说:“行个常礼就好了。”他恭恭敬敬地对叶吉卿鞠了个躬,喊了声:“小姐。”

这时他才正面看了她。

那天她上身穿了一件墨绿色的平绒紧身中式棉袄,围了一条粉红色的羊毛围巾,下着裙子,高统靴。头上是一般女学生的发式,红扑扑的脸蛋,一双圆圆的大眼。在李士群的眼里,她几乎是天人。他看呆了。

“以后你喊我吉卿,用不着喊小姐,怪俗气的。”她很大方地说。

正在一旁打量李士群的夫人似乎很满意。“对!你喊她吉卿就是,以后要朝夕相见。她有什么不懂,还要问你呢。”夫人说。 从此,李士群就在叶府安身。叶梦泽把他安排在书房里,负责往来的信件与整理书籍。这时叶梦泽息影家园,和外界来往不多,当然不会有很多信件。李士群有很多空闲时间,就阅读叶梦泽的藏书。叶梦泽并不把他当下人看待,时时指点他。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叶吉卿初见李士群就留下好的印象。一向倨傲的她,竟常常主动来找他解决学习上的疑难。

这时叶吉卿已读到高三,暑假就要毕业。下半年就要成为大学生。李士群呢,高中只读了一年。按理该是李士群去请教她,结果倒是叶吉卿屈尊纡贵把他当老师,有时也把学校所看到的一切都来讲给他听。

人的感情是非常微妙的。当两情相投时,感情就愈来愈增进,有时这速度相当惊人。相反,两情不投,感情就会愈来愈淡薄。此刻,李士群与叶吉卿之间当然是属于前者。他们很快已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不过,李士群深知自己的下人身份,不敢作非分之想。

有道是春色撩人。这天午后,李士群写了两封老爷交办的书札,又读了几首李清照的词。不觉头昏昏的,他就趴在桌上,一下子进入了梦乡。

叶吉卿打扮得花枝招展,一阵风地推门进来,带着一脸的笑,娇滴滴地喊道;“士群,士群。你在做什么呀?”

“小姐,我在读书呐。”

“又喊小姐了,叫我吉卿。”

“是!吉卿小姐。”

“你给我坐下。”她把他拉过来,坐在她身边。

“我问你。你读过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吗?”

“读过。不是小姐让我读的吗?”

“读了有什么想法?”

“这……”他一时不知怎样回答。

“你记得‘谁家男子不钟情,谁家少女不怀春’这两句吗?”

“记得。维特写给绿蒂的一封封信,确实充满浓郁的诗意。” “不,谁问你这些。”她一副娇媚之态,“我问你:你钟情不钟情?回答我。”不知怎么,他忽然有了勇气,回答道:“钟情啊!不过这要两心相印。”“书呆子,你还看不出来?我对你早有好感了,我的一颗心也早在你身上了……”她把他的手拉向自己怀里:“看我的心跳得多厉害。”

“喂,你醒醒。”

正在甜梦中的李士群,被人推醒。他睁眼一看,竟是叶吉卿。

“奇怪,难道梦境就要变成现实?”李士群心里想。

“怎么你睡着了?嘴里又在讲着什么‘钟情’……钟什么情哟?”

他心想:怎么给她听到了,实在难为情。他只能辩解,刚才做梦了,说的梦话。有道是“事如春梦了无痕”,春梦是记不得的。

七、春梦有痕 少女钟情(2)

“我不管你做梦不做梦。今天下午没有课,我心里怪闷的,你陪我到黄浦江边走走,好吗?”

他没有想到她会向他提这样的要求。他自惭形秽,说:“这合适吗?还有老爷……”

她大声笑着:“你这人真是迂夫子,我叫你去,就是合适。老爷这边我会说的。”

她和他来到外滩江边。漫步在防波堤上,放眼远眺,黄浦江上一艘艘巨型舰船,疾驶而来,掀起层层浪花。近处江风推着江水,拍打着堤岸……

“士群,你生活过得愉快吗?”

“太好了。不是老爷和夫人,士群哪会有今天。”

“我就不愉快,总觉得心里如有所失,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

“怎么会呢?”他确是答不上来。

快要到黄浦公园了,她和他原走在一前一后,此刻她紧挨着他走。

那边江堤上,坐着一对年轻的洋人,紧紧地拥抱着在接吻。她和他都若有所感。“士群,你看过张资平的小说《梅岭之春》吗?”

“看过的。只是他那些小说都是写男女的情欲,价值不高。”

“不!我就不那么看。我觉得,他真实地写了人的感情。我佩服《梅岭之春》里的主人公,尽管他们是叔侄也大胆地相爱。人就应该率直,不应该矫情。”“那,那准是小姐说得对。”他畏畏缩缩地说。

她不走了,坐在防波堤上,要他挨着坐。

她大胆看着他。四目相对,李士群的心乱跳。他没有接触大城市里的女学生的经验。

“士群,你觉得我这人怎样?”她忽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他没有立刻回答,过了片刻才说:“小姐什么都好,百里挑一。”

“谁要听你的恭维话?我问你……”她顿了一下,忽然说:“你爱不爱我?”他再也没有想到她会讲这样的话,但又是不能不回答的话。不知什么地方来的勇气,他说:“我十万分的爱,就是觉得自己不配。”

她伸过手来,紧紧握着他的手,说:“这好,我去和爹说。给你读书,和我一样去读大学,出洋留学,这还有什么不配呢。”

…………

回去时,叶吉卿叫了一辆祥生公司的出租汽车。在车内,他主动地挨着她坐,紧紧地挨着。

这天晚上,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自言自语道:“奇怪,白天的梦莫非是神灵的预示!”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