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十、喜度蜜月 赴苏留学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40:36 作者:


关灯
护眼

十、喜度蜜月 赴苏留学(1)

一周后,叶梦泽宣布:让李士群与叶吉卿结婚。

这是叶梦泽和夫人李翠萍商量的结果。叶梦泽认为,李士群进了上海大学,将来定可以做共产党的官,因此要把他与女儿的婚姻关系确定下来。

这对李士群来说,自然是喜从天降。他将作为入赘的女婿住进叶家。

婚礼定在这年(1926)年底。

叶吉卿与父母谈好,婚礼一定要隆重体面。对爱女这一要求,叶梦泽夫妇哪有不答应之理。

本来叶公馆房屋众多,结婚仪式完全可以在家里举行。但叶吉卿认为不体面,她选择了上海静安寺戈登路的大华饭店。

这大华饭店是当时全中国最豪华的宾馆。那时老百姓买一石米不过大洋三元,这饭店的牛排一客就要四元。一年后,蒋介石与宋美龄就在这里结婚,可见这地方非同寻常。

叶吉卿选这饭店举行婚礼,除了要体面外,还有一个想法,倒是顾了李士群的面子――李士群和她结婚,事实上是入赘。既然入赘就要住在叶家,而社会上对入赘婿不大看得起,所以叶吉卿要父母给她在大华饭店包了一个房间,在那里度蜜月。蜜月过后再回叶公馆去。

当年的上海,富有的人家结婚都用出租汽车接新娘,而叶吉卿偏不从俗,一定要坐花轿。叶梦泽夫妇也屈从了女儿。结婚那天,叶梦泽特地给女儿雇了一顶八人扛抬的花轿。这种花轿精工细雕,剔透玲珑,朱漆泥金,花鸟人物,栩栩如生;丝系金铃,珠缀龙凤,轿夫抬行,铃声叮当;嵌镜映月,光彩夺目。她的母亲李翠萍看了也啧啧称羡说:“在清末,这种花轿是诰命夫人坐的,你是好福气。”结婚这天,叶吉卿乘坐着这顶花轿,前面军乐队开道,一路吹吹打打,仪仗整齐,道旁行人注目,确是热闹非常。

结婚仪式是新式的。女方的主婚人是叶梦泽;男方呢,李士群的母亲没有见过世面,只好由她的一个在杭州当店员的弟弟代理。证婚人由叶梦泽请来一位浙江兴业银行的经理。李士群、叶吉卿两人的同学担任男女傧相。仪式按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一小时后,宣告礼毕。

婚礼完毕,在乐曲声中排开筵席。这天来的宾客众多,不过都是叶家的客人。李府的客人都安排在叶公馆里。一时杯盘交错,猜拳行令,到晚间方散。

这边李士群与叶吉卿进了洞房,入夜后,两人吃过交杯酒,待宾客散尽,也就鸳鸯双飞,并蒂莲开。

结婚后,两人情投意合,如胶似漆,整整度了一个月的蜜月,才各自去上大学,继续未竟的学业。

李士群回到了离开多日的上海大学。这时的他,还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整日混混沌沌,恍恍惚惚。恰恰在此时,党组织给了他一项特殊任务。

李士群自入党后,表现得非常积极。组织上十分信赖他,常常把一些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如草拟传单、组织飞行###等等。这时正好有一项特殊任务缺一个助手,组织上想到了他。

这特殊任务是党中央的特科行动队(也称“红队”)决定惩办军阀卢永祥手下一个无恶不作的侦缉队队长,此人已残害了不少地下党员。

这天,李士群从上海大学听完了一堂政治经济学课,急匆匆地回到叶公馆来。路经南京路的“沙利文”(是个食品店),他进去买些巧克力,准备带回去孝敬叶吉卿。刚出店门时,正好与一个人迎面相撞。

“啊!是你,我正要找你呐。”他是李士群的联系人老赵。

李士群跟着老赵来到一个僻静的小胡同,老赵把组织上交给他的任务详细说了一遍。

过去李士群所完成的任务,无非是动动笔,动动嘴,这次要动起刀枪,面对的又是非常凶狠的敌人,他有些胆寒,低低地说:“我,我行吗?”

“不要紧的。组织上已完全侦察清楚了,知道了他的住处,也掌握了他的行动规律。又不要你动手抓人,你只是配合。”老赵知道他胆怯,便给他壮胆。他闷闷不乐地回到家,不敢和叶吉卿说。

十、喜度蜜月 赴苏留学(2)

两天后,他按规定去执行任务。

这个侦缉队长住在南市的一个胡同里,这几天他因有病在家里休息。

特科派了一个女同志,与李士群乔装成一对夫妻,来到这侦缉队长家里,以问是否有空房出租为理由。只要看到这家伙,两人退出后,胡同口的行动队员就跟着进去,把那人处死。

虽然李士群心里发毛,但他脸上装得若无其事,打扮成教师的模样,与那位女同志进了这人的家。

这是一幢石库门的房子,推门进去就是一个小天井,正中是客堂间。那人正睡在躺椅上,看见一对年轻夫妻进来,问明来意,倒也没有发作,只是挥挥手说:“我们没有房子出租。”

首次出师就告捷,圆满完成任务,组织上嘉奖了他。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他的胆子也慢慢地大了起来。组织上又连续给了李士群几次阻击和暗杀任务,也都马到成功。

不过,李士群干的次数多了,难免暴露。组织上感到他不能再在上海大学读书,要他先在家里等着,听候下一步的安排。

这下一步的安排也是李士群没有想到的。

他与老赵相会在四马路的DDS咖啡馆。

老赵笑着对他说:“恭喜你,你要出洋留学了!”

“什么?留学?不要开玩笑。”

“这是真的。党保送你去。”老赵严肃起来。

他想,党能保送的,这就是苏联了。

“党为了进一步培养你,也为了你的安全,决定派你去苏联留学,学成归来,可以更好地为党工作。”

果真如此。他说:“让我考虑考虑。”

“这样的好事,还要考虑?你快去准备,10天后就要和别的几个同志一起动身。”告别老赵,他步履轻盈,乐滋滋地回家来。快要到家时,心想:万一叶吉卿不同意呢?只好和她说说看。

这天晚上,在他俩的新房里,叶吉卿靠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在看张恨水的小说《春明外史》。李士群捧着一杯茶,边喝边在想怎么和她说去苏联的事。“吉卿,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他轻声地说。

“商量什么?”她仍然低着头在看书。

“我就要去苏联留学了。”

这回她听清楚了,放下书:“怎么回事?你快说。”

他把老赵的话重复了一遍,但着重说了自己目前在上海很不安全,随时都有被捕的危险。

“什么时候走?”

“10天以后。” “这样急促……这事要和父亲商量,我也作不了主。”

“那你总可以把自己的意见说说吧?”

“我嘛,告诉你,不同意。”

李士群听她这样一说,冷了半截。“这,这可是组织的决定……你总不忍心让我死在敌人手里。”他实在急得口不择言了。

她扑嗤一声笑了起来:“我和你说说玩的,我岂能耽误你的前程。”

“你放心,我会劝阿爸同意你的。”她又说。

他离座走到叶吉卿面前,弯腰作揖:“多谢夫人,小生这厢有礼。”

“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了。”她格格地笑着。

当晚夫妻俩更加甜蜜。

第二天,叶吉卿果真向父亲说了。她只是把去苏联留学的好处说了一大堆。至于李士群做锄奸工作已暴露影响安全等等,只字未提。

“我原来准备让士群去掌管店务。既然他能出国留学,这当然更好。如今共产党得势,听说老蒋(指蒋介石)已在前年把大儿子送去苏联留学。士群这一着棋是下对的。”

女儿没有想到父亲竟一口同意。

“不过,你们正是新婚,就要别离,一去又不知几年。倒是你同意否?”

叶吉卿默然。

“以我之见,儿女私情总不应耽误前程。”

“爸,谁说不同意的。”

李士群没有想到这样顺利,真是高兴万分。

接着就是准备行装,一面写信告诉遂昌的老母。他只是说要远行,时间可能是几年,家中如有困难,吉卿可以解决。

十、喜度蜜月 赴苏留学(3)

当时由中国去苏联有陆地与海上两条路径。陆地是出山海关经满洲里,乘火车从西伯利亚直赴莫斯科。另一条路是乘远洋轮船到海参崴,然后乘火车去莫斯科。后者既安全又省钱。

组织上安排李士群与其他几个同志就是走后一条路。

几天很快过去。临别前,岳父母给李士群饯行。为着安全,没有通知亲友。临别之夜,李士群与叶吉卿讲了一夜的话,两人难舍难分,叶吉卿再三嘱咐他,到外国不要拈花惹草,学成后速速归来。

李士群赌咒发誓,保证洁身自好。他说:“那些外国女人一身羊臊气,我还看不上呢。”

“不见得吧。听说男人三个月不碰女人,连母猪还当大美人呢。”

“就你会说!把男人臭得一钱不值。我有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连西施也动不了我的心。你放心……”

“但愿你心口如一。”

两人紧紧拥抱着,又订了许多海誓山盟,不觉天色将晓。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