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十三、大开香堂 投身青帮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42:49 作者:


关灯
护眼

十三、大开香堂 投身青帮(1)

韩杰看李士群夫妇目瞪口呆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只是季老板爱护人材,要士群做他的门生。”

“这,入他们的帮会?恐怕……”李士群面呈难色。

“帮会怎么啦?这是事先谈好的条件,总不能出尔反尔吧。”韩杰有些不高兴。叶吉卿赶紧打圆场:“老伯,让我们回去商量商量,过两天给您答复好吗?’“也好,时间可不能长。惹恼了季老板,事情会比引渡更糟。”韩杰用带有威胁的口气说。

回到家里,李士群神色怏怏地靠在沙发上。

“你有什么打算?不入青帮,看样子不行。”叶吉卿问他。

“我是在共产党的,能参加这封建帮会吗?你说。”李士群答道。

叶吉卿光火了:“你还要提什么共产党,你吃的苦头还不够?不是我找韩伯,你这回能坐在这里?”

“我不过这样说说,你说怎样,我听你的就是。”李士群委屈地答道。

“以我说,那共产党的事也就不要做了。季云卿这边不能不敷衍,你就给他投个门生帖子,当然也要破费几个钱。”叶吉卿毕竟驭夫有术,刚才对他狠了,这时语气就转为温和。一边把他拉在身边。

“这样吧,这事完全由我来办。”她又说。

翌日,叶吉卿又到韩杰府上作了答复:李士群愿拜季云卿为老头子。

“这就好,待我去同季老板说。按他们帮内规定,凡是‘空子’想投身青帮,要填入帮志愿书,还要找个引见师,由他对所填的表考核后,再发正式帖子……总之,要有一系列手续。现在你就回去,过几天来听消息。”韩杰也像往常那样客气。

叶吉卿着实忙了几天,跑了几趟韩府,才取回来一份正式帖子。那帖子正中写着“信守不渝”四个字,帖子上首已经写好:投拜季云卿老夫子大人门下。帖子末后等待李士群自己署名。

李士群磨墨濡毫,恭恭敬敬地写上自己的名字,捺上手印,又封上了贽金壹百元,亲自把帖子送到季云卿府上。

季云卿传下话来:“你等着,听候开香堂。”所谓开香堂就是拜师大典。半月后,开香堂的日子到了。地点是上海老西门关帝庙。

那季云卿是通字辈,在上海滩上兜得转,前来“赶香堂” (前来观礼的师尊和同辈弟兄)的人极多,约有一百余人。入帮的连李士群在内一共是五个人。

关帝殿上香烟缭绕,红烛高烧,气氛肃穆,鸦雀无声。

大殿正中长桌上供奉着翁、潘、钱三堂主爷神位,神位前点了香烛。

九点钟光景,季云卿身穿黄底团花袍子,外罩一件寿字黑马褂,头戴红珠顶瓜皮帽,脚蹬双梁粉底黑直贡呢鞋子,满面红光,给一群人簇拥着,从庙外进来。这时赞礼(即司仪)的照红单唱名,提到名的“空子”(即新入帮的)依次进入廊檐下站立,李士群恰好是最后一个(第五人)。赞礼大声喊:“闭门。”庙门关上。季云卿居中坐定。“大”字辈的汪禹丞、樊瑾丞坐在上首,季云卿的同辈兄弟戴步祥、顾竹轩等分坐在两旁。

赞礼高喊:“启山门!”接着引见师唱名引各“空子”来到罗祖先师和三位主爷神案前跪下,各人磕了三个头,再到季云卿和各个长辈跟前磕三个头,又到季云卿的同辈兄弟前磕了三个头,还向“引见部”、“传道部’等六部的执事长辈磕了三个头。李士群等实实足足磕了十二个头。磕头以后,赞礼又喊:“开香!”引见师与司礼师要各徒儿按投帖的先后排成一字长龙。司香执事把桌下的包头香划开红纸包,点旺香火,分给每人一支,拿在手里。赞礼又高喊:“下跪!”五个人随声跪下。一个执事端着一盆清水,盆内放一小勺,走到众人面前,从排头的开始,要每人用勺舀水呷上一口,这叫做“净口”。“净口”,是要新进山门的徒儿遵守帮规,不得胡言乱道。净口后,赞礼喊:“启问!”

这时徒儿们都在季云卿面前捧香站立。季云卿以他那浓重的无锡口音厉声问道:“你们是自愿入帮,还是有人教你入帮?”

十三、大开香堂 投身青帮(2)

众人一齐应声回答:“我们都是自愿入帮的!”

“入帮要遵守帮规,不得违犯,你们能做到吗?”季云卿又问。

众人又应声喊:“我们能做到!”

一位执事上前宣读帮规:“你们听着,帮规共有十条:一、不准灭祖弃师;二、不准扰乱帮规;三、不准藐视尊长;四、不准江湖乱道(泄露秘密);五、不准扒灰放笼;六、不准引水带线;七、不准奸盗邪淫;八、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九;不贪非分之财;十、谨记仁义礼智信。”

执事宣读帮规毕,季云卿又问:“帮规如铁,如有违犯,按照家法处分,三刀六洞,概不容情。你们知道吗?”“知道!”

“誓守帮规,决不违犯!”

季云卿训诫完后,引见师又把众人带到三堂主爷神前站立,把手中的香,由第一个徒儿往下传,传到最后一个正是李士群,他把五支香齐崭崭地插入香炉内,这叫“传代香”,象征青帮代代相传下去。

传香礼毕,赞礼又喊:“发折。”执事给每个人发一个小折子。那折子三寸半长,一寸半宽,有一个硬壳套子,套子里装着折叠好的纸本,可以拉开,像纸扇一样。纸本上写着帮内三帮九代名称和帮内排行字辈、门徒的名字与排行。还有十大帮规,以及各种“海底”的盘答方法。这“海底”就是帮内的黑话与切口,犹如间谍与特务的密码,这是帮中最重要的东西,门徒必须秘密珍藏,虽骨肉至亲也不得观看,而且门徒还必须把“海底”背得滚瓜烂熟,应答如流,便于在紧急情况下应付。

发完折子,门生们又向三堂主爷磕了三个头。“赶香堂”的向老头子拉手道贺。五个门徒也相互道喜。在一片道喜声中,赞礼高喊:“礼成!”

这场“开香堂”仪式,足足有两个半小时。当时季节虽已入秋,李士群的内衣却都被汗浸湿了。

接下来,季云卿吩咐安排酒筵。

师尊们与门徒一齐入席,好酒美肴,开怀畅饮。吆五喝六,对拳高歌。那清净的神殿被弄得酒气冲天,直到入席者个个酒醉饭饱,才各奔东西。这酒席费用,由新进门的门徒分摊。

李士群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家里。叶吉卿命她的亲信丫头桂香送上了醒酒汤。“你不能少喝一点吗?”叶吉卿责怪他。

“在这种场合由不得你。他们说要在江湖上混,连酒都不会喝,那要被人笑话的。”

“这倒也是。”

“开香堂究竟是什么样子?”叶吉卿又问道。

“这叫我怎么说呢?一场令人发笑的闹剧。”

叶吉卿没有再问下去,忽然她又说:“管它呢。反正你以后多保了一层险。在租界地面上,你那老头子会保护你的。”

她想了一下,接着说:“不过嘛,那共产党的差事就不要干了。”

李士群为难地说:“这总得慢慢脱身。不然,特科的人不会放过我。”

“你不要以此为借口。我要你不干就得不干。不然,我就和你翻脸。”叶吉卿沉下脸来。

叶吉卿这一怒,李士群慌了,赶忙走到她面前,乞求道:“何必生气呐,我听你的就是。”

叶吉卿见他跌软,也就放开脸,用手指戳了他一下额角:“你不听能行嘛!”从此,李士群有了两重身份:既是共产党员,又是青帮门徒。

不久后,李士群终于改换门庭,投到国民党的特务组织“中统”,开始了他臭名昭著的特务生涯。而这一切也都是叶吉卿的主意。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