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十四、改换门庭入“中统”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43:24 作者:


关灯
护眼

十四、改换门庭入“中统”(1)

上海公共租界白克路(今称凤阳路),有一个小小的胡同名为同春坊。1930年初春的一天,同春坊里响起一阵阵的鞭炮声。

一幢老式的石库门房子门口,挂起了一块招牌:新光书局。

在30年代的上海,这种弄堂书店比比皆是,本不足为奇。然而这家书局非同寻常,它的后台是国民党的要员、CC派的实权人物陈立夫。

陈立夫为什么要支持一家书店呢?这事得从头说起。

蒋介石自1927年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改组了国民党中央党部。不久后,他自任中央组织部长,陈果夫任副部长。中央组织部下设普通组织科、海外组织科、编审科、调查科、总务科等七、八个科。这调查科的首任科长就是陈立夫。调查科也是臭名昭著的中统特务组织的前身。

陈立夫是浙江吴兴人,陈其业的儿子,陈果夫的弟弟。蒋介石的恩主陈其美(英士)是他的二叔。靠着这一背景,他一步登天,成了蒋介石的亲信。

这调查科的工作重心,除了对国民党内各个反蒋派系进行渗透、瓦解活动外,主要是破坏中共组织和迫害、镇压革命人士。

陈立夫是文人出身(曾留学美国),他当然知道对付革命派光用手枪不行,还得借文化的力量。这样,他就拨钱让几个小喽??办了个书店。

且说那新光书局开了二年,出了几本应付门面的书。不久,又挂出了一个新招牌,名曰《社会新闻》。

这《社会新闻》是张四开报,三天一张,它专门无中生有地诬蔑诋毁共产党和进步人士。年轻的读者当然看不到这样的报纸了,但在鲁迅的杂文集(如《伪自由书》)里还可以看到鲁迅当年为驳斥《社会新闻》的造谣而辑录的该报一些言论。有一天,随着一阵铃铛响,两辆黄包车先后停在新光书局门口。

前一辆车里,走下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中年人,后一辆车里走下一个云鬟高耸、满身珠光宝气的妇人。

这正是李士群与叶吉卿夫妇。

李士群走上了一个窄仅容身的楼梯。他们的皮鞋声惊动了前楼房间里的几个人。“啊!他们来了。”一个三角脸型的人站了起来。

“来得真快,昨天刚通知我们。”另一位矮胖的也放下笔。

李士群走进房,三角脸走上前去,两人握手。

“丁先生,士群向您报到。”

“欢迎,欢迎。”三角脸扫了一眼跟着进房的叶吉卿。

“夫人也来了,请坐。”他就是《社会新闻》的总编丁默村。

“李先生,叶女士,我给您们介绍:这位是唐惠民先生。”丁默村又说。叶吉卿有礼貌地对两人说:“士群新来乍到,请两位多照顾。”

“好说,好说,我们都是一个山上下来的嘛(指同是叛党的)!”唐惠民心直口快,一下说明了他们自己的身份。

“蜀闻通讯社”记者、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李士群,自此变成了国民党中统的宣传机器《社会新闻》的编辑。

李士群为什么要改换门庭呢?原来从苏联留学回来的李士群,满以为凭着自己的留洋资历,能够在知识分子并不多的中###内得到高升,结果出乎意料,弄了半天只是当了个“蜀闻通讯社”的记者。为此,他郁郁不得志,常常唉声叹气。

“这倒好,留学回来,官当不了,还要处处冒危险,共产党待你倒真不薄。”叶吉卿常常嘲笑他,更使他有苦说不出。

这时,国民党的中统特务组织非常猖獗,特别是1931年5月中统逮捕了中共中央保卫小组负责人顾顺章后,中统更是不可一世。

顾顺章是在武汉距江汉关不远的轮渡码头附近被已经叛变的黄佑南无意中发现的。当时黄佑南大喊:“抓住他,抓住他!”尾随黄后面的特务一拥而上,顾顺章身上有枪也无法用,于是束手被擒。

消息传到南京,中统的负责人徐恩曾大喜过望,立即命令用江轮将顾送来南京。船到南京江中,陈立夫、徐恩曾、顾建中等几个大头目乘小汽艇到江中心去接顾。

十四、改换门庭入“中统”(2)

顾顺章受宠若惊,当时就出卖了党安在徐恩曾身边充当私人秘书的钱壮飞。幸而钱事前得知消息,早已逃出南京。

在高官厚禄的利诱下,顾顺章完全叛党,供出了被抓后原已瞒过敌人的恽代英,致使恽身份暴露,最后英勇就义。中共中央在上海的机关也多数因顾的出卖遭到破坏。

这一来,白色恐怖严重。革命阵营里的许多软骨虫人人自危,其中就有李士群。中统特务还有更恶毒的一手,就是制定了所谓“自首自新办法”,要那些贪生怕死之徒去自首,再利用自首者扩大破坏。

本来已经动摇的李士群,听到这消息,不啻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这时叶吉卿又在一旁不断施加压力。

“我可不能陪你担惊受怕,你快做个决定吧,改换门庭说不定也可以飞黄腾达。”

就在李士群还在犹豫之际,又来了一个说客。

这就是和李士群一同在苏联留学、先被遣送回国的苏成德。

苏成德知道李士群一向听命于叶吉卿,他找到了叶公馆。

“弟妹,我给士群老弟送一桩买卖来了。你能让我见见他吗?”苏成德一副油腔滑调的样子。

叶吉卿一看这个山东侉子就厌恶,她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这可是关系他性命的事,既然你不关心他,我就走。”

他这一激,果然生效。

“那你说说看,究竟有什么事?”叶吉卿改变了语气。

于是苏成德一五一十,把自己怎样投靠中统得到重用、被委任为中统上海区行动股长的经过讲了一通。他得意洋洋地说:“倒是中统还看得起我。每月给我120元,还有行动津贴。”

“啊!这倒不错。”叶吉卿动心了。

“你刚才说是关系士群性命的事,这怎么说?”叶吉卿又问。

苏成德故作神秘地说:“士群的活动,早给中统掌握了。他们已经准备下手,是我说了情,保证他投奔中统,他们才没有动手。”

“这可谢谢你了。”

“哪里,哪里,我们在苏联同窗两年,情同手足嘛!”

当下两人就言定,由苏成德保证李士群的安全。叶吉卿则保证李士群去登记自首。一项买卖达成了。

李士群原本就举棋不定,有了苏成德这一番游说,再加上老婆在一旁苦苦相逼,自然再无二话可说,改换了门庭。

且说李士群在苏成德陪同下,到中统上海区办了自首手续。上海区把李士群的情况转报给了南京中统特工总部的负责人徐恩曾。

徐恩曾看了李士群的经历,知道他是大学毕业,又在苏联留过学,不能像对待苏成德那样,让他当个杀手。考虑再三,决定委派李士群为上海区直属谍报员。这和苏成德恰好配成一对――一个搞情报,一个搞行动。

过不多久,徐恩曾又把李士群的情况报告了陈立夫,陈立夫沉思半晌后说:“上海区主要是搞行动的,他虽然在共产党内也当过特科人员,不过嘛,还是让他干干文职为好。”

就这样,李士群就来到《社会新闻》,和丁默村、唐惠民两个叛徒一起干起了编造谣言、诋毁共产党和进步人士的勾当,一时还算得意。

无奈李士群这个人,贪的是高官厚禄,一切以自己能得利多少为转移,再加上他事无大小,都受制于叶吉卿,而叶吉卿又不是盏省油的灯,对李士群眼下的处境不是冷嘲就是热讽,李士群慢慢地不安于位,盘算着新的出路了。

叶吉卿终于想出一个新主意,由她导演了一场闹剧,李士群则充当了其中的要角。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