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十五、露了马脚的一箭三雕计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44:06 作者:


关灯
护眼

十五、露了马脚的一箭三雕计(1)

上海,广西路小花园坊。

这是仅次于大世界会乐里的著名花窟。每到夜色降临,弄堂里各个长三、幺二堂子的门口,由霓虹灯装饰的什么“留香”、“兰记”、“宝田”、“雪萍”、“玉兰”、“春芳”、“香泽”等等字样的门灯一齐亮了起来。真是五光十色,炫人眼目。

1933年的秋天,留香院这家长三堂子,新到了一位名叫雅仙的红倌人(长三的雅称),年方一十八岁,说一口软糯的苏白,又是琴棋弹唱,样样俱会,于是艳名大噪。许多巨商大贾,浪荡阔少,还有政府官员都趋之若鹜,她的身价也就高了起来。叫一个局就不是三元之数(原来所谓长三就是叫局得三个银元),而是二十、三十不等。

深秋的一个晚上,留香院里不断传出娇滴滴的女高音,唱的是小调《无锡景》,这正是雅仙的拿手节目。一边又是“三星照”、“五魁手”、“七个巧”的豁拳声。这一组交响乐,引得过路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这天留香院里所以这样热闹,是因为丁默村邀请中统上海区区长马绍武(原名史济美)、公共租界巡捕房政治部督察长谭绍良、上海警察局特务股主任刘槐,在这里打牌、吃花酒。

这几个逍遥客,吃得酒醉饭饱才席终而散。丁默村扶着七歪八倒的马绍武,慢慢走出弄堂来。当马绍武正要走近停在弄堂口的小汽车时,黑暗里忽然闪出一个人,在马绍武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马绍武还未来得及回头观看。只听“啪!啪!”连续两下枪声,他一头栽了下去。

当马绍武中第一枪时,他拔枪正拟还击,但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他又中了一枪,他倒在地上时,枪还握在手里。

一旁的丁默村拔脚飞奔,向黑暗里跑去。

跟在后面的谭绍良、刘槐也拔出枪来,向凶手射击。无奈他们发枪已经迟了,凶手早已逃走。

这个重大的暗杀案,立刻惊动了上海与南京。

上海警察局立即出动警察搜捕,但凶手杳无踪影。南京中统特工总部派了徐兆麟前来接替上海区长,同时带来了一批枪手,限期捉拿凶手归案,结果还是石沉大海。

这桩暗杀案还未破获,一个月后又发生了一起枪杀案。

中统上海区区长徐兆麟到任不久,就接到《社会新闻》社送来的请帖。同时收到请帖的还有中央特派员潘哲、行动股股长陈中柱、特务股股长陈静与股员周光亚。请客的理由是丁默村准备休假,社务交李士群代管,请各方面多加关照。这几个被请的客人聚到一起,商量是否参加宴会。

工于心计的徐兆麟说:“我们干特工的,不宜到酒楼这种公开场合参加宴会。”“我们一个也不去,恐怕不好。”潘哲说出他的意见。

“就请陈静、周光亚代表我们去应付一下。”徐兆麟说。

当下就作了这样的决定。

这陈静,原名陈蔚如,又名陈俊德,也是一个叛党分子,与李士群有过多次接触。

宴会设在二马路广西路东一家菜馆的三楼。

晚上,陈静应约而往。一看酒席非常丰盛,奇怪的是主角丁默村没有来,赴宴的都是些警察局督察员。

酒过三巡,陈静向周光亚示意,对李士群说:“李先生,我们明天还有要务要办,这就告辞了。”

“陈股长,你莫非看不起我?两位要走了,我怎好和默村兄交代?”李士群拉住他不放。

陈静留了下来。

李士群与几个陪客一个劲地给陈、周两人灌酒。

这一灌,陈静已经有###分醉意,他挣扎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告辞了,叨扰,叨扰!”

“不慌,我来送你。”

出了酒楼,李士群挽着陈静的胳臂,从广西路转向大马路方向。

这时已经夜深。马路上行人寥寥,商店都已打烊。两辆黄包车跑过来:“先生要车吗?随便给几个钱。”

“去,去!谁要你们这种烂车。”李士群怒斥他们。

十五、露了马脚的一箭三雕计(2)

李士群拉着陈静高一脚低一脚急急地走着。突然李士群放开手,向马路对面的弄堂跑去。

与此同时,一声枪响,陈静觉得喉头发咸,还伴有火药味。又是一声枪响,陈静瘫昏在地。

??!??机!巡捕吹起了警笛,邻近的一个巡捕匆匆跑来。

一声枪响,巡捕扑倒在地。

陈静总算捞到了一条命。他的伤并不重,子弹从后背穿过肺叶,由左肩胛骨穿出。他当即被送入广慈医院治疗。

两起暗杀案都发生在中统上海区。徐兆麟和潘哲惊慌万分,详细询问了刚苏醒过来的陈静。

两起案件中都有丁默村、李士群,他们是最大的嫌疑对象。

徐兆麟如实报告了南京中统特工总部。

徐恩曾电令:“着将丁默村、李士群逮捕,务得详尽口供。”

徐兆麟自然照办,把两人捉住后,经过几度侦讯,他们坚不承认。

南京特工总部又命令徐兆麟把丁、李两人押送南京。

丁默村毕竟当叛徒的历史早,在中统内部有一定地位,加上他的好友、“C.C”的高级干部、上海市社会局长吴醒亚的力保,总算被留押在上海。后来还是由吴醒亚保了出去。

眼睁睁看着李士群就要被押解到南京去,这可急坏了叶吉卿,她去找苏成德。苏成德已调到南京特工总部当行动股长去了。拍了一个急电去,复电是:“鞭长莫及,无能为力。”叶吉卿气得直咬牙:“士群交的就是这种酒肉朋友!”她又跑到季云卿家里,想动用青帮的力量。

季云卿连连咂嘴,说:“这,这可不好办。中统方面,我说不上话。”

她实在智穷力拙。

囚禁中的李士群听到这消息,一个劲地骂丁默村:“这狗娘养的不仗义,还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也不是好欺侮的,到时候我就把整个底都掀出来,你丁默村也逃不了干系。”

这两起案件,确实是李士群与丁默村合作干的,这中间叶吉卿也出了主意。她已经是上海区的直属情报员。

原来李士群自从到《社会新闻》社当了一名编辑,时时感到自己大才小用,很不舒心,总是无精打采。

这给丁默村看了出来。

“士群兄,什么事不愉快呀?”丁默村貌似关心地问。

“没,没有什么。”他和丁默村共事不久,不敢讲心里话。

“也好,等老弟哪天信得过我时再和我说。”丁默村欲擒故纵。

这一来,李士群就掏了心窝。

“是嘛,我也猜到老弟是不安于位。不过,也的确是大才小用,我也为你抱屈。”他装着同情的样子。

“可惜现在上海区由马绍武掌权,要是我管的话,我一定重用老弟。”他又说。“嗯,嗯……”李士群没有接话茬,他觉得不能过分相信丁。

他把这些话告诉了叶吉卿。

叶吉卿说:“我有个主意。你不要太死心眼,我们不妨来个脚踏两条船。”李士群说:“你要我再去投共产党?这不是自投罗网?”

“傻瓜!你过来。”叶吉卿在他耳边讲了一番。

之后李士群费了一番心血,找到地下党,对组织逛称他的投敌是深入虎穴,并非叛变革命。

地下党自然不会轻信他,给了他一项除奸任务,要他杀掉丁默村。因为丁叛党后,出卖组织和同志,罪恶累累。

李士群把这事密告了丁默村。于是李、丁、叶三人就想了个调包计――干掉马绍武,以此来代替丁默村。

叶吉卿笑着说:“这就叫一箭三雕。一、取得共产党信任;二、给丁先生扫除障碍;三嘛,丁先生当了上海区长,总不会忘掉士群吧?”

“你这位李夫人,不愧是智多星。”丁默村翘着大拇指说。

“不行!这有个漏洞。共产党是要我杀了丁兄的……”李士群说。

“你就不能想些搪塞的话?比如你说指认是对的,执行的人搞错了?”叶吉卿自鸣得意。

十五、露了马脚的一箭三雕计(3)

马绍武终于成为丁、李合作的枪下鬼。

陈静的被刺是李士群向党邀功的又一份晋见礼。

不过,机关算尽,李士群还是露了马脚。丁默村有人保释,躲过了一劫,而李士群只好带着脚镣手铐,凄凄惶惶,离开上海,在一排士兵押送下去了南京。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