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号”魔窟女谍》-十六、赔了夫人又折财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星期五 21:44:54 作者:


关灯
护眼

十六、赔了夫人又折财(1)

南京城南僻静的道署街(今瞻园路),有一座典雅精致、小巧玲珑的园林,人称瞻园。它原是明太祖的宠将徐达府邸的一部分,清代为藩司衙门。国民党时期,这里成为中统的特工总部。景色幽美的园林一下变成了人间地狱,在此曾有无数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被关押、残杀。南京人民曾有“瞻园路上雨阴森,洒湿雨花台下魂。借问阳光何日有?驱除黑暗到天明”的诗句来控诉国民党的黑暗统治。1933年11月的一天,瞻园中的一间阴森黑暗的房子里,不时传出皮鞭抽打的“啪啪”声、凄厉绝望的叫喊声。这是李士群在这里受刑。

李士群从上海押解到南京后,就被送到瞻园特工总部。徐恩曾下了手谕:立即刑讯。皮鞭、老虎凳、电刑、灌辣椒水,全给他尝够。

当时,特工总部分设指导、行动、训练三个股。负责侦查、逮捕、审讯的行动股长就是苏成德。苏成德虽有心帮助这位同窗,但总部的马啸天、顾建中在一旁监视,他爱莫能助。

苏成德瞒着别人给叶吉卿打了个电报:“群兄病重,速来救治。”

叶吉卿心领神会,立即带了大批珍珠首饰赶到南京,她要用这些黄金、珍珠弹来征服那些中统头子。

果然钱能通神,总部机要科长顾建中、南京区侦查股长马啸天各自收到“大黄鱼”(即金条)10条(100两)后,立即宣布停止刑讯。

这晚,叶吉卿出现在苏成德家里。

“嫂子,小弟够朋友吧!我已把士群带到我的侦查股。到我那里,自然是优待了。”

苏成德向叶吉卿讨好。

“士群出来,会不谢你嘛?!”

“我可不要他谢……”他眯着眼,色迷迷地看着叶吉卿:“只要嫂子心里有数。”

叶吉卿知道他不怀好意,心想这时不好得罪他,也就脸上带着笑,走近两步,用她那软绵绵的手,在他肩上一拍:“嫂子心里有的是数……不过嘛,现在要紧的是把士群救出来。”

叶吉卿身上的香水,熏得苏成德晕陶陶的:“我有一个主意,要士群出来,除非是他……”

“谁?……”

“中统大头子陈立夫的表弟,中央党部组织部调查科长,我们的顶头上司,徐恩曾。”

“他喜欢什么?”叶吉卿问。

“我们喜欢的,他都喜欢。比如黄金,还有……”他看着叶吉卿讪讪地笑。“我可以送你到他公馆去……下面的文章就要你做了。”苏成德又说。

徐恩曾字可均,浙江吴兴人,系“二陈”(果夫、立夫)的表弟,20年代初期毕业于上海交大电机系,旋自费留学美国。回国后得二陈赏识,1930年起任中央党部调查科主任,领导中统。这时,他正炙手可热。

南京中山东路,与当年最豪华的宾馆中央饭店紧邻,有一幢半中半西的二层楼房。大门外挂着一块“正元实业社”的招牌。

这就是徐恩曾的公馆。

这天,叶吉卿在紫罗兰理发厅重新烫了头发,又着意修饰一番,穿上了一件黑丝绒的旗袍。她本来皮肤白皙,黑白映衬,更显得楚楚动人。

“嫂子,打扮得这样漂亮,今天准能成功。”苏成德馋涎欲滴。

苏成德用车亲送叶吉卿到徐公馆。

车到门口,苏成德说:“嫂子,我不陪你进去了,反正我已和徐先生讲好,他答应今天接见你。”

他一边做鬼脸,一边又说:“我在那里也碍手碍脚的。”

叶吉卿故作娇嗔:“就你会耍贫嘴。”

她扭着腰肢进了徐公馆大门。

她被请在徐恩曾的小会客室里坐着。侍役退了出去。

她环顾这个精致的会客室,墙上挂了一幅任伯年的“双猫戏蝶”,另一边是于右任的手迹,上写“勇猛精进”四个字。她心想:这徐恩曾看来是个斯文人。约摸一刻钟,随着一阵皮鞋声,室外走进一个中年人,中等个,方脸,白净的面孔上架着一副金丝边近视眼镜,一派温文尔雅的样子。

十六、赔了夫人又折财(2)

“徐主任,您好!”叶吉卿站着恭敬地说。

“请坐,请坐。劳你久等了。”他面带笑容,脸上露出两个酒涡。

叶吉卿解除了刚才紧张的心情。

她随即献上了两个首饰盒。一个盒子里是一副钻石项链,掀开盒盖,璀璨发光。另一盒是一个黄金的弥勒佛,也金光耀眼。叶吉卿把父亲遗下的珍宝都献了出来。

“叶女士,这……”徐恩曾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看到叶吉卿还站着,便摆了摆手:“请坐下。”

“不,您是我的上级,我……”她又说:“我是上海区直属情报员。”

徐恩曾笑笑说:“我是一向不拘礼节的。再说你站着也不好说话。”

叶吉卿就在他近旁的一张沙发上坐下。

这时徐恩曾才详细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女部下。她确实光艳照人,不由得人不动心。

徐恩曾的原配夫人是一位旧式妇女,他一直把她撂在吴兴家里。他又弄了个二房妻子,姓王,是东北人,原是中央组织部的干事,但比起眼前这个叶女士来也差得远了。

叶吉卿用发嗲的一口上海话,讲了自己的来意,为李士群开脱。

她今天用的是上等的法国香水,阵阵幽香向徐恩曾袭来。他不由得产生了许多遐想。

徐恩曾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请求,天南海北和她扯了起来。

她善解人意,看到徐恩曾一边和她说话,一双眼睛直在她身上打转。她也用全身解数来应付这位主任。

他和她的谈话是马拉松式的。下午一直谈到晚上,地点也由徐公馆的小会客室转到中央饭店的一间秘密套房。

这中间谈的什么做的什么,外人无从得知。

外人知道的是,第二天,叶吉卿拿到一张徐恩曾的手谕,便来找苏成德。手谕上写的是:“着将李士群开释,但不得擅离南京。并派李士群为南京区侦查股侦查员。”最后是徐恩曾名章。

苏成德鼓掌大笑,道:“嫂子真有能耐,不愧为女中豪杰,连我们徐主任也拜倒在你的……”

叶吉卿得意地说:“你少胡诌,看我不撕你的嘴。”

“小弟有罪,请嫂子原谅。”苏成德向她作了个揖。

“不要胡闹。赶快把士群放出来。”叶吉卿说。

当天,李士群就恢复了自由。

当时,有人议论此事,说李士群是赔了夫人又折财。不过,李士群只知道破财一节,至于赔了夫人这一点,他毫无所闻。 李士群恢复自由后,夫妻相聚。在中央饭店包了一个房间,着实快活了几天。夫妇俩又办了几桌酒席,请特工总部的顾建中、马啸天、苏成德、季源溥等人,感谢他们的关照。

叶吉卿陪着李士群调养了一些日子,她记挂着上海的家业,急着回上海去。临行时,又去见了一次徐恩曾。这仍是外人无从得知的秘闻。

事隔不久,徐恩曾在陈立夫面前说:“李士群是留苏的,是个俄国通,似可以用他这方面的才能。”

果真,李士群又接到了新的任命。他被派到“留俄学生招待所”任副主任,还有一个兼职是“留俄同学会”理事。

他得意洋洋,已经忘了关押在瞻园囚室里受刑的那些日子。他整天在夫子庙的歌场酒楼寻欢作乐。

只有一件事使李士群耿耿于心,那就是丁默村不够朋友,在他危难时没有相助。他咬牙切齿地说:“丁默村是过河拆桥的小人!”

从此两人一直有芥蒂,甚至后来在“76号”魔窟共事也是这样。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