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词话(梦梅馆本)》-前言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1日 星期一 21:59:01 作者:


关灯
护眼

校者弁言

〈金瓶梅词话〉是中国著名长篇白话小说,也是一部最具争论性作品。自诞生以来,贬之者诋为「市诨之极秽者,当急投秦火。」赞之者誉为「伟大的冩实小说,同时说部,无以上之。」其实除去书中一些不雅的性事描冩,〈金瓶梅词话〉无疑是中国文学寳库中之奇珍,与〈水浒传〉〈红楼梦〉属同一水平作品。而其反映社会生活之广阔,刻划人性之深刻,运用语言之鲜活,恐犹在二书之上。今本词话原为说书艺人底本,上板前又未加认真校订,讹误太甚,可读性差,入清以后即湮没无闻。社会上流行的是经删节改编的崇祯本、竹坡本。及至本世纪三十年代,〈金瓶梅词话〉原刻在山西发现,世人始目睹此书之真面目。笔者従八十年代中从事词话的整理校点,旨在为读者提供一个可读的、较少错误的、接近原著的本子。选择以日本大安株式会社影印彼邦配本〈金瓶梅词话〉为主校本,台湾联经出版事业有限公司朱墨二色套印原北京图书馆藏〈金瓶梅词话〉为副校本,校以北京大学本和日本内阁文库本之〈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在兹堂本和崇经堂本之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并先后参考郑振铎、施蛰存、增尔智、刘本栋、戴鸿森、白维国、卜健诸本,兼吸收姚灵犀、魏子云、李申、张慧英、傅憎享、张鸿魁、鲁歌、马征等专家研究成果,进行校订。一九八八年出版〈全校本金瓶梅词话〉,一九九三年完成第二次校点,出版〈重校本金瓶梅词话〉,近日完成最后一次校定,合共校正词话原本讹错衍夺七千多处,虽不敢自诩完善,然已恢复词话原来流畅活脱的话本风貌,大大提高其可读性。山西青年书灋家陈少卿先生花三年时间,业余抄阅三校定本,都八十万字,共二十册。字体隽秀,楮墨精好,是可寳也。爰缀数言,弁其首,以述经过如此。时维戊寅菊月重阳后一日于香港青衣岛梦梅馆。

梅节

抄余缀语

余于庚午至甲戌间,小楷手抄红楼梦水浒传,欲再用五载抄阅另两部名著,而意取金瓶梅及西游记也。彼四书者,就语言文学而言,确是中国古典文学之四大名著。金瓶梅一书,述日常琐事,绘声绘色,铺陈周密,语言明快,雅俗兼俱,而蓄意盖深,实开小说之新面。因觅求善本,请教于大方,承香港梅节先生慷慨提供聚十数年研究结晶之梦梅馆定本金瓶梅词话,并允诺将由梦梅馆影印出版。遂于乙亥闰八月开始抄写,至戊寅三月谷雨日竣工,又用半年时间反复校对,始得完善。纵观洋洋八十万言之抄本,其中字迹未免参差不齐,免强与梅先生之校本相得益彰。适今付梓之时,窃以能为金瓶梅之传播和研究出些微力而欣然自得云尔。

   时戊寅八月中龝日金城陈少卿漫识于鸿蒙居

金瓶梅词话序

窃谓兰陵笑笑生作〈金瓶梅传〉,寄意于时俗,盖有谓也。人有七情,忧郁为甚。上智之士,与化俱生,雾散而冰裂,是故不必言矣。次焉者,亦知以理自排,不使为累。惟下焉者,既不能了于心胸,又无诗书道腴可以拨遣,然则不致于坐病者几希!吾友笑笑生为此,爰罄平日所蕴者,着斯传,凡一百回。其中语句新奇,脍炙人口。无非明人伦、戒淫奔、分淑慝、化善恶,知盛衰消长之机,取报应轮回之事,如在目前;始终如脉络贯通,如万丝迎风而不乱也。使观者庶几可以一哂而忘忧也。其中未免语涉俚俗,气含脂粉。余则曰:不然。〈关雎〉之作,楽而不淫,哀而不伤。富与贵,人之所慕也,鲜有不至于淫者;哀与怨,人之所恶也,鲜有不至于伤者。吾尝观前代骚人,如卢景晖之〈剪灯新话〉、元微之之〈莺莺传〉、赵君弼之〈效颦集〉、罗贯中之〈水浒传〉、丘琼山之〈钟情丽集〉、卢梅湖之〈怀春雅集〉、周静轩之〈秉烛清谈〉,其后〈如意传〉、〈于湖记〉,其间语句文确,读者往往不能畅怀,不至终篇而掩弃之矣。此一传者,虽市井之常谈,闺房之碎语,使三尺童子闻之,如饫天浆而拔鲸牙,洞洞然易晓。虽不比古之集理趣,文墨绰有可观。其它关繋世道风化,惩戒善恶,涤虑洗心,不无小补。譬如房中之事,人皆好之,人非尧舜圣贤,鲜不为所耽。富贵善良,人皆恶之,是以摇动人心,荡其素志。观其高堂大厦,云窗雾阁,何深沉也;金屏绣褥,何羙丽也;鬓云斜亸,春酥满胸,何婵娟也;雄凤雌凰迭舞,何殷懃也;锦衣玉食,何侈费也;佳人才子,嘲风咏月,何绸缪也;鸡舌含香,唾圆流玉,何溢度也;一双玉腕绾复绾,两只金莲颠倒颠,何猛浪也。旣其乐矣,然楽极必悲生:如离别之机将兴,憔悴之容必见者,所不能免也;折梅逢驿使,尺素寄鱼书,所不能无也;患难迫切之中,颠沛流离之顷,所不能脱也;陷命于刀剑,所不能逃也;阳有王灋,幽有鬼神,所不能逭也。至于淫人妻子,妻子淫人,祸因恶积,福缘善庆,种种皆不出循环之机。故天有春夏秋冬,人有悲欢离合,莫怪其然也。合天时者,远则子孙悠久,近则安享终身;逆天时者,身名罹丧,祸不旋踵。人之处世,虽不出乎世运代谢,然不经凶祸,不蒙耻辱者,亦幸矣。吾故曰:笑笑生作此传者,盖有所谓也。

欣欣子书于明贤里之轩。

〈金瓶梅〉,传为世庙时一巨公寓言,盖有所刺也。然曲尽人间丑态,其亦先师不删郑卫之旨乎?中间处处埋伏因果,作者亦大慈悲矣。今后流行此书,功德无量矣。不知者竟目为淫书,不惟不知作者之旨,并亦寃却流行者之心矣!特为白之。

廿公书。

金瓶梅序

〈金瓶梅〉,秽书也。袁石公亟称之,亦自寄其牢骚耳,非有取于〈金瓶梅〉也。然作者亦自有意,盖为世戒,非为世劝也。如诸妇多矣,而独以潘金莲李瓶儿春梅命名者,亦楚〈梼杌〉之意也。盖金莲以奸死,瓶儿以孽死,春梅以淫死,较诸妇为更惨耳。借西门庆以描画世之大凈,应伯爵以描画世之小丑,诸淫妇以描画世之丑婆凈婆,令人读之汗下。盖为世戒,非为世劝也。余尝曰:读〈金瓶梅〉而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灋心者,乃禽兽耳。余友人褚孝秀,偕一少年同赴歌舞之筵,衍至〈霸王夜宴〉,少年垂涎曰:「男儿何可不如此!」孝秀曰:「也只为这乌江设此一着耳。」同座闻之,叹为有道之言。若有人识得此意,方许他读〈金瓶梅〉也。不然,石公几为导淫宣欲之尤矣!奉劝世人,勿为西门庆之后车可也。

万历丁巳季冬东吴弄珠客漫书于金阊道中。

新刻金瓶梅词话

词曰:

阆苑瀛洲,金谷琼楼,算不如茅舍清幽。野花绣地,莫也风流。也宜春,也宜夏,也宜龝。

酒熟堪【酉刍】,客至须留,更无荣无辱无忧。退闲一步,着甚来由。但倦时眠,渴时饮,醉时讴。

短短横墙,矮矮疎窗,忔【忄查】儿小小池塘。高低迭嶂,绿水边傍。也有些风,有些月,有些凉。

日用家常,竹几藤床,据眼前水色山光。客来无酒,清话何妨。但细烹茶,热烘盏,浅浇汤。

水竹之居,吾爱吾卢,石磷磷妆砌阶除。轩窗随意,小巧规模。却也清幽,也潇洒,也宽舒。

懒散无拘,此等何如:倚阑干临水观鱼。风花雪月,赢得功夫,好炷些香,说些话,读些书。

净扫尘埃,惜取苍苔,任门前红叶铺阶。也堪图画,还也奇哉。有数株松,数杆竹,数枝梅。

花木栽培,取次教开,明朝事天自安排。知他富贵几时来。且优游,且随分,且开怀。

四贪词

酒损精神破丧家,语言无状闹喧哗。疎亲慢友多由你,背义忘恩尽是他。

切须戒,饮流霞。若能依此寳无差。失却万事皆因此,今后逢宾只待茶。

休爱绿鬓羙朱颜,少贪红粉翠花钿。损身害命多娇态,倾国倾城色更鲜。

莫恋此,养丹田。人能寡欲寿长年。従今罢却闲风月,纸帐梅花独自眠。

钱帛金珠笼内收,若非公道少贪求。亲朋道义因财失,父子怀情为利休。

急缩手,且抽头。免使身心昼夜愁。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作远忧。

莫使强梁逞技能,揎拳裸袖弄精神。一时怒发无明火,到后忧煎祸及身。

莫太过,免灾迍。劝君凡事放宽情。合撒手时须撒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