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词话(梦梅馆本)》-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1日 星期一 22:11:33 作者:


关灯
护眼

日坠西山月出东,百年光景似飘蓬。

点头纔羡朱颜子,转眼翻为白发翁。

易老韶华休浪度,掀天富贵等云空。

不如且讨红裙趣,依翠偎红院宇中。

话说光阴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门庆这裏,先一日差小厮玳安,送了四盘羹菜、两盘寿桃、一坛酒、一盘寿面、一套织金重绢衣服,写吴月娘名字:「西门吴氏敛袵拜」,送与李瓶儿做生日。李瓶儿纔起来梳妆,叫了玳安儿到卧房裏,说道:「前日打搅你大娘那裏,今日又教你大娘费心送礼来。」玳安道:「娘多上覆,爹也上覆二娘,不多些微礼,与二娘赏人。」李瓶儿一面吩咐迎春,外边明间内放小桌儿,摆了四盒茶食管待玳安。临出门,与二钱银子、八寳儿一方闪色手帕:「到家多上覆你列位娘,我这裏使老冯拿帖儿请去,好歹明日都光降走走。」玳安磕头出门,两个抬盒子的,与一百文钱。李瓶儿这裏随即使老冯儿用请书盒儿,拿着五个柬帖儿,十五日请月娘与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孙雪娥。又捎了一个帖,暗暗请西门庆,那日晚夕赴席。

月娘到次日,留下孙雪娥看家,同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四顶轿子出门。都穿着妆花锦绣衣服,来兴、来安、玳安、画童,四个小厮跟随,竟到狮子街灯市李瓶儿新买的房子:门面四间,到底三层,临街是楼。仪门进去,两边厢房,三间客坐,一间稍间;过道穿进去第三层,三间卧房,一间厨房;后边落地紧靠着乔皇亲花园。李瓶儿知月娘众人来看灯,临街楼上设放围屏桌席,悬挂许多花灯。先迎接到客位内见毕礼数,次让入后边明间内待茶,房裏换衣裳,摆茶,俱不必细说。到午间,李瓶儿客位内设四张桌席,叫了两个唱的董娇儿、韩金钏儿,弹唱饮酒。及酒过五巡,食割三道,前边楼上设着细巧添换酒席,又请月娘众人登楼,看灯顽耍。楼檐前挂着湘帘,悬着彩灯。吴月娘穿着大红妆花通袖袄儿,娇绿缎裙,貂鼠皮袄;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都是白绫袄儿、蓝缎裙;李娇儿是沉香色遍地金比甲,孟玉楼是绿遍地金比甲,潘金莲是大红遍地金比甲;头上珠翠堆盈,凤钗半卸,鬓后挑着许多各色灯笼儿。俱搭伏定楼窗,往下观看。见那灯市中人烟凑集,十分热闹。当街搭数十座灯架,四下围列些诸门买卖。玩灯男女,花红柳绿,车马轰雷,鳌山耸汉。怎见好灯市?但见:

山石穿双龙戏水,云霞映独鹤朝天。金莲灯、玉楼灯,见一片珠玑;荷花灯、芙蓉灯,散千围锦绣。绣球灯,皎皎洁洁;雪花灯,拂拂纷纷。秀才灯,揖让进止,存孔孟之遗风;媳妇灯,容德温柔,效孟姜之节操。和尚灯,月明与柳翠相连;通判灯,钟馗共小妹并坐。师婆灯,挥羽扇,假降邪神;刘海灯,背金蟾,戏吞至寳。骆驼灯、青狮灯,驮无价之奇珎,咆咆哮哮;猿猴灯、白象灯,进连城之秘寳,顽顽耍耍。七手八脚,螃蠏灯倒戏清波;巨口大髯,鲇鱼灯平吞绿藻。银荷斗彩,雪柳争辉。双双随绣带香球,缕缕拂华旛翠幰。鱼龙沙戏,七眞五老献丹书;吊挂流苏,九夷八蛮来进寳。村裏社鼓,队队共喧阗;百戏货郎,桩桩齐斗巧。转灯儿一来一往,吊灯儿或仰或垂。琉璃瓶现美女奇花,云母障呈瀛州阆苑。往东看:雕漆床、螺钿床,金碧交辉;向西瞧:羊皮灯、掠彩灯,锦绣夺眼。北一带,都是古董玩器;南壁厢,尽皆书画瓶炉。王孙争看,小栏下蹴鞠齐云;仕女相携,高楼上妖娆衒色。卦肆云集,相幕星罗:讲新春造化如何,定一世荣枯有准。又有那站高坡打谈的,词曲杨恭;到看这【扌扉】响钹游脚僧,演说三藏。卖元宵的,高堆菓馅;粘梅花的,齐插枯枝。剪春娥,鬓边斜插闹东风;祷凉钗,头上飞金光耀日。围屏画石崇之锦帐,珠帘绘梅月之双清。虽然览不尽鳌山景,也应丰登快活年!

吴月娘看了一回,见楼下人乱,和李娇儿各归席上吃酒去了。惟有潘金莲孟玉楼同两个唱的,只顾搭伏着楼窗子,引下人观看。那潘金莲一径把白绫袄袖子搂着,显他遍地金掏袖儿,露出那十指春葱来,带着六个金马镫戒指儿,探着半截身子,口中嗑瓜子儿,把嗑了的瓜子皮儿都吐下来,落在人身上,和玉楼两个嘻笑不止。一回指道:「大姐姐,你来看!那家房檐底下,挂了两盏玉绣球灯,一来一往,滚上滚下,且是倒好看!」一回又道:「二姐姐你来看!这对门架子上挑着一盏大鱼灯,下面还有许多小鱼鳖虾蟹儿跟着他,倒好耍子!」一回又叫孟玉楼:「三姐姐你看!这门首裏,这个婆儿灯,那老儿灯!」正看着,忽然被一阵风来,把个婆子儿灯下半截刮了一个大窟礲。妇人看见,笑个不了。引惹的那楼下看灯的人挨肩擦背,仰望上瞧,通挤匝不开,都压【罗】【罗】儿,须臾,哄围了一圈人。内中有几个浮浪子弟,直指着谈论。一个说道:「一定是那公侯府第裏出来的宅眷。」一个又猜:「是贵戚皇孙家艳妾来此看灯。不然,如何内家妆束?」那一个说道:「莫不是院中小娘儿,是那大人家叫来这裏看灯弹唱?」又一个走过来,便道:「只我认的,你们都猜不着。你把他当唱的,把后面那两个放到那裏?我告说吧:这两个妇人也不是小可人家的,他是阎罗大王的妻,五道将军的妾,是咱县门前开生薬铺、放官吏债西门大官人的妇女!你惹他怎的?想必跟他大娘子来这裏看灯。这个穿绿遍地金比甲的,我不认的。那穿大红遍地金比甲儿,上带着个翠面花儿的,倒好似卖炊饼武大郎的娘子。大郎因为在王婆茶坊内捉奸,被大官人踢中了死了,把他娶在家裏做了妾。后次他小叔武松东京回来告状,误打死了皂隶李外传,被大官人垫发充军去了。如今一二年不见,出落的这等标致了。」正说着,只见一个多口过来说道:「你们没要紧,指说他怎的?咱们散开罢。」

楼上吴月娘见楼下人围的多了,叫了金莲玉楼归席坐下,听着两个粉头弹唱灯词饮酒。坐了一回,月娘要起身,说道:「酒够了。我和他二娘先行一步,留下他姊妹两个,再坐一回儿,以尽二娘之情。今日他爹不在家,家裏无人,光丢着些丫头们,我不放心。」这李瓶儿那裏肯放,说道:「好大娘,奴没敬心也怎的?今日大娘菜也没好生拣一筯儿。大节间,灯儿也没点,饭儿也没上,就要家去?就是西门爹不在家中,还有他姑娘们哩,怕怎的?待月色上来的时候,奴送四位娘去。」月娘道:「二娘,不是这等说。我又不大十分用酒,留下他姊妹两个,就同我在这裏一般。」李瓶儿道:「大娘不用,二娘也不吃一锺,也没这个道理。想奴前日在大娘府上,那等锺锺不辞,众位娘竟不肯饶我。今日来到奴这湫涸之处,虽无甚物供献,也尽奴一点穷心。」于是拿大银锺递与李娇儿,说道:「二娘好歹吃一杯儿。大娘奴晓的吃不的了,不敢奉大杯,只奉小杯儿哩。」于是满斟递与。月娘因说李娇儿:「二娘,你用过此杯罢!」两个唱的,月娘每人与了他二钱银子。待的李娇儿吃过酒,月娘起身,嘱咐玉楼金莲:「我两个先起身。我回去便使小厮拿灯笼来接你们,也就来罢。家裏没人。」玉楼应诺。李瓶儿送月娘李娇儿到门首上轿去了。归到楼上,陪玉楼金莲饮酒。看看天晚,玉兔东生,楼上点起灯来。两个唱的弹唱饮酒,不在话下。

却说西门庆那日同应伯爵谢希大两个,家中吃了饭,同往灯市裏游玩。到了狮子街东口,西门庆因为月娘众人今日都在李瓶儿家楼上吃酒,恐怕他两个看见,就不往西街去看大灯,只到卖纱灯的跟前,就回了。不想转过弯来,撞遇孙寡嘴、祝日念,唱喏、说道:「连日不会哥,心中渴望。」见了应伯爵谢希大,骂道:「你两个天杀的好人儿!你来和哥游玩,就不说叫俺一声儿?」西门庆道:「祝兄弟,你错怪了他两个,刚纔也是路上相遇。」祝日念道:「如今看了灯,往那裏去?」西门庆道:「同众位兄弟到大酒楼上吃三杯儿。不是也请众兄弟家去,房下们今日都往人家吃酒去了。」祝日念道:「比是哥请俺们到酒楼上,咱何不往裏边,望望李桂姐去?只当大节间往他家拜年去,混他混。前日俺两个在他家,望着俺们好不哭哩。说他従腊月裏不好到如今,大官人通影边儿不进裏面看他看儿。俺们便回说:『只怕哥事忙』,替哥摭过了。哥今日倒闲,俺们情愿相伴哥进去走走。」西门庆因记挂着晚夕李瓶儿还席,推辞道:「今日我还有小事,不得去,明日罢。」怎禁这伙人死拖活拽,于是同进去院中。正是:

柳底花阴压路尘,一回游赏一回新。

不知买尽长安笑,活得苍生几户贫?

西门庆同众人到了李家,桂卿正打扮着在门首站立,一面迎接入中堂相见了,都道了万福。祝日念高叫道:「快请三妈出来!还亏俺众人,今日请的大官人来了。」少顷,老虔婆扶拐而出,向西门庆见毕礼数,说道:「老身又不曾怠慢了姐夫,如何一向不进来看看姐姐儿?想必别处另叙了新婊子来。」祝日念走来插口道:「你老人家会猜算。俺大官人近日相与了个絶色的婊子,每日只在那裏行走,不想你家桂姐儿。刚纔不是俺二人在灯市裏撞见拉他来,他还不来哩。老妈不信,问孙天化就是了。」因指着应伯爵谢希大说道:「这两个天杀的,和他都是一路神祇。」老虔婆听了,呷呷笑道:「好应二哥!俺家没恼着你,如何不在姐夫面前美言一句儿?虽故姐夫裏边头绪儿多,常言道:好子弟不嫖一个粉头,好粉头不接一个孤老。天下钱眼儿都一样。不是老身夸口说,我家桂姐也不丑,姐夫自有眼界,也不消人说。」孙寡嘴道:「我是老实说,哥如今新叙的这个婊子不是裏面的,是外面的婊子,还把裏边人肏巴。」敎那西门庆听了,赶着孙寡嘴只顾打,说道:「老妈,你休听这天灾人祸老油嘴,弄杀人的!」孙寡嘴和众人笑成一块。

西门庆向袖中掏出三两银子来,递与桂卿:「大节间,我请众朋友。」桂卿道:「哄我!」不肯接,递与老妈,老妈说道:「怎么儿姐夫就笑话我家,大节下拿不出酒菜儿管待列位老爹?又教姐夫坏钞,拿出银子,显的俺们院裏人家只是爱钱了。」应伯爵走过来说道:「老妈,你依我收了,只当正月裏头二主子抢快。快安排酒来俺们吃。」那虔婆说道:「这个理上却使不得。」一壁推辞,一壁把银子接的袖了,深深道了个万福,说道:「谢姐夫的布施。」应伯爵道:「老妈,你且住,我说个笑话儿你听听:一个子弟在院裏嫖小娘儿,那一日作耍,装做贫子进去。老妈见他衣服蓝褛,不理他。坐了半日,茶也不拿出来。子弟说:『妈,我肚饥,有饭寻些来我吃。』老妈道:『米囤也晒了,那讨饭来?』子弟又道:『既没饭,有水拿些来我洗洗脸罢。』老妈道:『少挑水钱,连日没送水来。』这子弟向袖中取出十两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教买米雇水去。慌的老妈没口子道:『姐夫吃了脸洗饭?洗了饭吃脸?』」把众人都笑了。虔婆道:「你还是这等快取笑。可可儿的来,自古有恁说,没这事。」应伯爵道:「你拿耳朵,我对你说。大官人新近请了花二哥婊子——后巷儿吴银儿了,不要你家桂姐了。今日不是我们缠了他来,他还往你家来哩!」虔婆笑道:「我不信,俺桂姐,今日不是强口,比吴银儿好多着哩!我家与姐夫,是快刀儿割不断的亲戚。姐夫是何等人儿?他眼裏见的多,着紧处金子也估出个成色来。」说毕,客位内放四把校椅,应伯爵谢希大祝日念孙天化四人上坐,西门庆对席。老妈下去收拾酒菜去了。

半日,李桂姐出来。家常挽着一窝丝杭州攒,金累丝钗,翠梅花钿儿,珠子箍儿,金灯笼坠子。上穿白绫对衿袄儿,妆花眉子,绿遍地金掏袖;下着红罗裙子。打扮的粉妆玉琢。望下不当不正道了万福,与桂卿一边一个,打横坐下。少顷,顶老彩漆方盘拿七盏来,雪锭般盏儿、银杏叶茶匙、玫瑰泼卤瓜仁泡茶,甚是馨香美味。桂卿桂姐每人递了一盏。陪着吃毕茶,接下茶托去。保儿上来打抹春台。纔待收拾摆放案酒,忽见帘子外探头舒脑,有几个穿蓝褛衣者,谓之架儿,进来跪下,手裏拿三四升瓜子儿:「大节间孝顺大老爹!」西门庆只认头一个叫于春儿,问:「你们那几位在这裏?」于春道:「还有段绵纱青聂钺在外边伺候。」段绵纱进来,看见应伯爵在裏,说道:「应爹也在这裏!」连忙磕了头。西门庆起来,吩咐收了他瓜子儿,打开银子包儿,捏一两一块银子掠在地下。于春儿接了,和众人趴在地下,磕了个头,说道:「谢爹赏赐!」往外飞跑。有〈朝天子〉单道这架儿行藏为证:

这家子打和,那家子撮合,他的本分少虚头大。一些儿不巧人腾挪,遶院裏都踅过。席面上帮闲,把牙儿闲磕。攘一回纔散火,赚钱又不多。歪斯缠怎么?他在虎口裏求津唾。

西门庆打发架儿出门,安排酒上来吃酒。桂姐满泛金杯,双垂红袖。肴烹异品,菓献时新,倚翠偎红,花浓酒艳。酒过两巡,桂卿外与桂姐一个琵琶一个筝,两个弹着,唱了一套「霁景融和」。正唱在热闹处,见三个穿青衣、黄板辫者——谓之圆社——手裏捧着一个盒儿,盛着一只烧鹅,提着两瓶老酒,「大节间来孝顺大官人贵人!」向前打个半跪。西门庆平昔认的,一个唤白秃子,一个是小张闲,那一个是罗回子。因说道:「你们且外边候候儿,待俺们吃过酒,踢三跑。」于是向桌上拾了四盘下饭、一大壶酒、一碟点心,打发众圆社吃了,整理气球齐备。西门庆出来外面院子裏,先踢了一跑。次教桂姐上来,与两个圆社踢。一个揸头,一个对障。抅踢拐打之间,无不假喝彩奉承,就有些不到处,都快取过去了。反来向西门庆面前讨赏钱,说:「桂姐的行头,比旧时越发踢熟了。撇来的丢拐,敎小人每凑手脚不迭。再过一二年,这边院中,似桂姐的这行头,就数一数二的盖了羣,絶了伦,强如二条巷董家女儿数十倍。」当下桂姐踢了两跑下来,使的尘生眉畔,汗湿腮边,气喘吁吁,腰肢困乏。袖中取出春扇儿摇凉,与西门庆携手并观,看桂卿与谢希大张小闲踢行头。白秃子罗回子在傍虚撮脚儿等漏,往来拾球。亦有〈朝天子〉一词,单道这踢圆社的始末为证:

在家中也闲,到处刮涎。生理全不干,气球儿不离在身边。每日街头站,穷的又不趋,富贵他偏羡。従早晨直到晚,不得甚饱餐。赚不得大钱,他老婆常被人包占。

西门庆正看着众人在院内打双陆、踢气球,饮酒,只见玳安骑马来接,悄悄附耳低言说道:「大娘二娘家去了。花二娘敎小的请爹早些过去哩。」这西门庆听了,暗暗叫玳安把马吊在后边门首等着。于是酒也不吃,拉桂姐房中,只坐了没多一回儿,就出来推净手,于后门上马,一溜烟走了。应伯爵使保儿去拉扯,西门庆只说:「我家裏有事。」那裏肯回来。教玳安拿了一两五钱银子,打发三个圆社。李家恐怕他又往后巷吴银儿家,使丫鬟直跟至院门首方回。应伯爵等众人还吃到二更鼓纔散。正是:唾骂由他唾骂,欢娱我且欢娱。

毕竟未知后来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