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词话(梦梅馆本)》-第二十九回 吴神僊贵贱相人 潘金莲兰汤午战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1日 星期一 22:24:09 作者:


关灯
护眼

百年秋月与春花,展放眉头莫自嗟!

吟几首诗消世虑,酌二杯酒度韶华;

闲敲棋子心情乐,闷拨瑶琴兴趣赊:

人事与时俱不管,且将诗酒作生涯。

话说到次日,潘金莲早起,打发西门庆出门,记挂着要做那红鞋。拿着针线筐儿,往花园翡翠轩台基儿上坐着,那裏描画鞋扇,使春梅请了李瓶儿来到。李瓶儿问道:「姐姐,你描画的是甚么?」金莲道:「要做一双大红光素缎子白绫平底鞋儿,鞋尖儿上扣绣『鹦鹉摘桃』。」李瓶儿道:「我有一方大红十样锦缎子,也照依姐姐描恁一双儿,我要做高底的罢。」于是取了针线筐,两个同一处做。金莲描了一只,丢下说道:「李大姐,你替我描这一只,等我后边把孟三姐叫了来。他昨日对我说,他也要做鞋哩!」一直走到后边。玉楼房中倚着护炕儿,手中也衲着一只鞋儿哩。金莲进门,玉楼道:「你早办?」金莲道:「我起的早,打发他爹往门外与贺千户送行去了。教我约下李大姐,花园裏赶早凉做些生活。等住回日头过,热了做不的。我纔描了一只鞋,教李大姐替我描着,径来约你同去,咱三个一答儿哩好做。」因问:「你手裏衲的是甚么鞋?」玉楼道:「是昨日你看我开的那双玄色缎子鞋。」金莲道:「你好汉,又早衲出一只来了!」玉楼道:「那只昨日就衲了,这一只又衲了好些了。」金莲接过看了一回说:「你这个到明日使甚么云头子?」玉楼道:「我比不得你们小后生,花花黎黎。我老人家了,使羊皮金缉的云头子罢。周围拿纱绿线锁出白山子儿,上白绫高底穿好不好?」金莲道:「也罢。你快收拾,咱去来,李瓶儿那裏等着哩!」玉楼道:「你坐着,咱吃了茶去。」金莲道:「不吃罢,咱拿了茶那裏吃去来。」玉楼吩咐兰香:「炖下茶送去。」两个妇人手拉着手儿,袖着鞋扇,径往外走。吴月娘刚上房穿廊下坐,便问:「你们那去?」金莲道:「李大姐使我替他呌孟三儿,去与他描鞋。」说着,一直来到花园内。

三人一处坐下,拿起鞋扇,你瞧我的,我瞧你的,都瞧了一遍。先是春梅拿茶来吃了,然后李瓶儿那边的茶到,孟玉楼房裏兰香落后纔拿茶至。三人吃了,玉楼便道:「六姐,你平白又做平底子红鞋做甚么?不如高底鞋好看。你若嫌木底子响脚,也似我用毡底子,却不好?走着又不响。」金莲道:「不是穿的鞋,是睡鞋。也是他爹,因我不见了那只睡鞋,被小奴才儿偷了,弄油了我的,吩咐教我従新又做这双鞋。」玉楼道:「又说鞋哩!这个也不是舌头,李大姐在这裏听着。昨日因你不见了这只鞋,来昭家孩子小铁棍儿怎的花园裏拾了,后来不知你怎的知道了,对他爹说,打了小铁棍儿一顿。说把他猴子打的鼻口流血,躺在地下死了半日,惹的一丈青好不在后边海骂。骂那个淫妇王八羔子学舌,打了他小厮。说他小厮一点尿不晓孩子,晓的甚么?便唆调打了他恁一顿。早是活了,若死了,淫妇王八羔子也不得清洁!俺再不知骂淫妇王八羔子是谁?落后小铁棍儿进来,他大姐姐问他:『你爹为甚么打你?』小厮纔说;『因在花园裏耍子,拾了一只鞋,问姑父换圈儿来。不知甚么人对俺爹说了,教爹打我一顿。我如今寻姑夫,问他要圈儿去也。』说毕,一直往前跑了。原来骂的王八羔子是陈姐夫。早是只李娇儿在傍边坐着,大姐没在跟前。若听见时,又是一场儿。」金莲问:「大姐姐没说甚么?」玉楼道:「你还说哩!大姐姐好不说你哩!说:『如今这一家子乱世为王,九条尾狐狸精出世了,把昏君祸乱的贬子休妻。想着去了的来旺儿小厮,好好的従南边来了,东一帐,西一帐,说他老婆养着主子,又说他怎的拿刀弄杖,成日做贼哩,养汉哩,生生儿祸弄的打发他出去了。把个媳妇又逼临的吊死了。如今为一只鞋子,又这等惊天动地反乱。你的鞋好好穿在脚上,怎的教小厮拾了?想必吃醉了,在那花园裏和汉子不知怎的饧成一块,纔掉了鞋!如今没的摭羞,拿小厮顶缸,打他这一顿,又不曾为甚么大事。』」金莲听了道:「没的那扯屄淡!甚么是大事?杀了人是大事了,奴才没刀子要杀主子!」向玉楼道:「孟三姐,早是瞒不了你,咱两个听见来兴儿说了一声,唬的甚么样儿的。你是他的大老婆,倒说这个话!你也不管,我也不管,教奴才杀了汉子纔好!老婆成日在你那后边使唤,你纵容着他,不管教他,欺大灭小,和这个合气,和那个合气。各人寃有头,债有主,你揭条我,我揭条你,吊死了你还瞒着汉子不说!早是花了钱,好人情说下来了,不然怎了?你这时推干净,说面子话儿!右右是左右,我调唆汉子也罢。若不教他把奴才老婆汉子一条提撵的离门离户也不算,恒属人挟不到我井裏头!」

玉楼见金莲粉面通红,恼了,又劝道:「六姐,你我姊妹都是一个人,我听见的话儿有个不对你说?说了,只放在你心裏,休要使出来。」金莲不依他,到晚等的西门庆进入他房来,一五一十告西门庆说,来昭媳妇子一丈青怎的在后边指骂,说你打了他孩子,要逻楂儿和人嚷。这西门庆不听便罢,听了记在心裏。到次日,要撵来昭三口子出门,多亏月娘再三拦劝下。不容他在家,打发他往狮子街房子那裏看守,替了平安儿来家看守大门。后次月娘知道,甚恼金莲,不在话下。正是:事不三思终有悔,人逢得意早回头。

却说西门庆在前厅打发来昭三口子,搬移狮子街看守房屋去。一日,正在前厅坐,忽有看守大门的平安儿来报:「守备府周爷差人送了一位相面先生,名唤吴神僊,在门首伺候见爹。」西门庆唤来人进见,递上守备帖儿,然后道:「有请。」须臾,那吴神僊头戴青布道巾,身穿布袍草履,腰系黄丝双穗绦,手执龟壳扇子,自外飘然进来。年约四十之上,生的神清如长江皓月,貌古似太华乔松,威仪凛凛,道貌堂堂。原来神僊有四般古怪:身如松,声如钟,坐如弓,走如风。但见他:

能通风鉴,善究子平。观干象能识阴阳,察龙经明知风水。五星深讲,三命秘谈。审格局,决一世之荣枯;观气色,定行年之休咎。若非华岳修眞客,定是成都卖卜人。

西门庆见神僊进来,忙降阶迎接,接至厅上。神僊见西门庆,长揖稽首,礼毕就坐。须臾茶罢,西门庆动问神僊高名雅号,僊乡何处,因何与周大人相识。那吴神僊坐上欠身道:「贫道姓吴名奭,道号守眞。本贯浙江僊游人。自幼従师天台山紫虚观出家。云游上国,因往岱宗访道,道经贵处。周老总兵相约,看他老夫人目疾,特送来府上观相。」西门庆道:「老僊长会那几家阴阳?通那几家相法?」神僊道:「贫道粗知十三家子平,善晓麻衣相法,又晓六壬神课。常施薬救人,不爱世财,随时住世。」西门庆听言,益加敬重,夸道:「眞乃谓之神僊也!」一面令左右放桌儿,摆斋管待神僊。神僊道:「周老总兵送贫道来,未曾观相造,岂可先要赐斋!」西门庆笑道:「僊长远来,一定未用早斋。待用过,看命未迟。」

于是陪着神僊吃了些斋食素馔,抬过桌席,拂抹干净,讨笔砚来。神僊道:「请先观贵造,然后观相尊容。」西门庆便说与八字:「属虎的,二十九岁了,七月二十八日子时生。」这神僊暗暗掐指寻纹,良久说道:「官人贵造丙寅年,辛酉月,壬午日,丙子时,七月廿三日白露,已交八月算命。月令提刚辛酉,理取伤官格。子平云:伤官伤尽复生财,财旺生官福转来。立命申宫,是城头土命:七岁行运辛酉,十七行壬戌,二十七癸亥,三十七甲子,四十七乙丑。官人贵造,依贫道所讲,元命贵旺,八字清奇,非贵则荣之造。但戊土伤官,生在七八月,身忒旺了。幸得壬午日干,子中有癸水,水火相济,乃成大器。丙子时,丙合辛生,后来定掌威权之职。一生盛旺,快楽安然,发福迁官,主生贵子。为人一生耿直,干事无二,喜则和气春风,怒则迅雷烈火。一生多得妻财,不少纱帽戴。临死有二子送老。今岁丁未流年,丁壬相合。目下丁火来克。若你克我者为官鬼,必主平地登云之喜,添官进禄之荣。大运现行癸亥,戊土得癸水滋润,定见发生。目下透出红鸾天喜,熊罴之兆。又命宫驲马临申,不过七月必见矣。」西门庆问道:「我后来运限何如?有灾没有?」神僊道:「官人休怪我说,但八字中不宜阴水太多,后到甲子运中,常在阴人之上;又是多了年流星打搅,又把个壬午日冲破了,不出六六之年,主有呕血流脓之灾,骨瘦形衰之病。」西门庆问道:「于今如何?」神僊道:「目今流年,至多日逢破败五鬼在家炒闹,些小气恼,不足为灾,都被喜气神临门冲散了。」西门庆道:「命中还有败否?」神僊道:「年赶着月,月赶着日,实难矣。」西门庆听了,满心欢喜。便道:「先生,你相我面何如?」神僊道:「请尊容转正,贫道观之。」西门庆把座儿掇了一掇。神僊相道:「夫相者,有心无相,相逐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吾观官人,头圆项短,必为享福之人;体健筋强,决是英豪之辈;天庭高耸,一生衣禄无亏;地阁方圆,晚岁荣华定取。此几桩儿好处。还有几桩不足之处,贫道不敢说。」西门庆道:「僊长但说无妨。」神僊道:「请官人走两步看。」西门庆眞个走了几步。神僊道:「你行如摆柳,必主伤妻;鱼尾多纹,终湏劳碌。眼不哭而泪汪汪,心无虑而眉缩缩,若无刑克,必损其身。妻宫克过方可。」西门庆道:「已刑过了。」神僊道:「请出手来看一看。」西门庆舒手来与神僊看。神僊道:「智慧生于皮毛,苦楽劝乎手足;细软丰润,必享福逸楽之人也。两目雌雄,必主富而多诈;眉抽二尾,一生常自足欢娱;根有三纹,中年必然多耗散;奸门红紫,一生广得妻财;黄气发于高广,旬日内必定加官;红色起于三阳,今岁间必生贵子。又有一件不敢说:泪堂丰厚,亦主贪花;谷道乱毛,号为淫杪。且喜得鼻乃财星,验中年之造化;承浆地阁,管末世之荣枯:

承桨地阁要丰隆,准乃财星居正中。

生平造化皆由命,相法玄机定不容。」

神僊相毕,西门庆道:「请僊长相相房下众人。」一面令小厮:「后边请你大娘出来。」于是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孙雪娥等众人都跟出来,在软屏后潜听。神僊见月娘出来,连忙道了稽首,也不敢坐,在傍边观相,「请娘子尊容转正。」那吴月娘把面容朝看厅外。神僊端详了一回说:「娘子面如满月,家道兴隆;唇若红莲,衣食丰足。山根不断,必得贵夫而生子;声响神清,必益夫而发福。请出手来。」月娘従袖口中,露出十指春葱来。神僊道:「干姜之手,女人必善持家;照人之鬓,坤道定须秀气。这几桩好处。还有些不足之处,休道贫道直说。」西门庆道:「僊长但说无妨。」神僊道:「泪堂黑痣,若无宿疾必刑夫;眼下皱纹,亦主六亲若氷炭。

女人端正好容仪,缓步轻如出水龟。

行不动尘言有节,无肩定作贵人妻。」

相毕,月娘退后。西门庆道:「还有小妾辈请看看。」于是李娇儿过来。神僊观看良久,「此位娘子,额尖鼻小,非侧室必三嫁其夫;肉重身肥,广有衣食而荣华安享。肩耸声泣,不贱则孤;鼻梁若低,非贫即夭。请走几步我看。」李娇儿走了几步。神僊道:

「额尖露臀并蛇行,早年必定落风尘。

假饶不是娼门女,也是屏风后立人。」

相毕,李娇儿下去。吴月娘呌:「孟三姐,你也过来相一相。」神僊观看,「这位娘子,三停平等,一生衣禄无亏;六府丰隆,晚岁荣华定取。平生少疾,皆因月孛光辉;到老无灾,大抵年宫润秀。请娘子走两步。」玉楼走了两步。神僊道:

「口如四字神清彻,温厚堪同掌上珠。

威媚兼全财命有,终主刑夫两有余。」

玉楼相毕,叫潘金莲过来。那潘金莲只顾嬉笑,不肯过来。月娘催之再三,方纔出见。神僊抬头观看这个妇人,沉吟半日,方纔说道:「此位娘子,发浓鬓重,兼斜视以多淫;脸媚眉弯,身不摇而自颤。面上黑痣,必主刑夫;人中短促,终须寿夭。

举止轻浮惟好淫,眼如点漆坏人伦。

月下星前长不足,虽居大厦少安心。」

相毕金莲,西门庆又叫李瓶儿上来教神僊相一相。神僊观看这个女人,「皮肤香细,乃富室之女娘;容貌端庄,乃素门之德妇。只是多了眼光如醉,主桑中之约无穷;眉靥渐生,月下之期难定。观卧蚕明润而紫色,必产贵儿;体白肩圆,必受夫之宠爱。常遭疾厄,只因根上昏沉;频遇喜祥,盖谓福堂明润。此几桩好处。还有几桩不足处,娘子可当戒之;山根青黑,三九前后定见哭声;法令绷缠,鸡犬之年焉可过!慎之,慎之!

花月仪容惜羽翰,平生良友凤和鸾。

朱门财禄堪依倚,莫把凡禽一样看。」

相毕,李瓶儿下去。月娘令孙雪娥出来相一相。神僊看了,说道:「这位娘子,体矮声高,额尖鼻小,虽然出谷迁乔,但一生冷笑无情,作事机深内重。只是吃了这四反的亏,后来必主凶亡。夫四反者,唇反无棱、耳反无轮、眼反无神、鼻反不正故也。

燕体蜂腰是贱人,眼如流水不廉眞。

常时斜倚门儿立,不为婢妾必风尘。」

雪娥下去,月娘教大姐上来相一相。神僊道:「这位女娘,鼻梁仰露,破祖刑家;声若破锣,家私消散。面皮太急,虽沟洫长而寿亦夭;行如雀跃,处家室而衣食缺乏。不过三九,当受折么。

惟夫反目性通灵,父母衣食仅养身;

状貌有拘难显达,不遭恶死也艰辛。」

大姐相毕,教春梅也上来教神僊相相。神僊睁眼儿见了春梅,年纪不上二九,头戴银丝云髻儿,白线挑衫儿,桃红裙子,蓝纱比甲儿,缠手缚脚出来,道了万福。神僊观看良久,相道:「此位小姐,五官端正,骨格清奇。发细眉浓,禀性要强;神急眼圆,为人急燥。山根不断,必得贵夫而生子;两额朝拱,主早年必戴珠冠。行步若飞僊,声响神清,必益夫而得禄,三九定然封赠。但吃了这左眼大,早年克父;右眼小,周岁克娘。左口角下只一点黑痣,主常沾啾唧之灾;右腮一点黑痣,一生受夫爱敬。

天庭端正五官平,口若涂朱行步轻;

仓库丰盈财禄厚,一生常得贵人怜。」

神僊相毕,众妇女皆咬指以为神相。西门庆封白银五两与神僊,又赏守备府来人银五钱,拿拜帖回谢。吴神僊再三辞却,说道:「贫道云游四方,风餐露宿,化救万道,周总兵送将过来,可一时之情耳,要这财何用?决不敢受。」西门庆不得已,拿出一疋大布:「送僊长做一件大衣何如?」神僊方纔受之,令小童接了,收在经包内,稽首拜谢。西门庆送出大门,扬长飘然而去。正是:柱杖两头挑日月,葫芦一个隐山川。

西门庆送神僊出,回到后厅问月娘众人:「所相何如?」月娘道:「相的也都好,只是三个人相不着。」西门庆道:「那三个人相不着?」月娘道:「相李大姐有宿疾,到明日生贵子。他现今怀着身孕,这个也罢了。相咱家大姐到明日受折磨,不知怎的折磨?相春梅后日也生贵子,或者只怕你用了他,各人子孙,也看不见。我只不信说他春梅后来戴珠冠,有夫人之分。端的咱家又没官,那讨珠冠来?就有珠冠,也轮不到他头上!」西门庆笑道:「他相我目下有平地登云之喜,加官进禄之荣,我那得官来?他见春梅和你们站在一处,又打扮不同,戴着银丝云髻儿,只当是你我亲生养女儿一般,或后来匹配名门,招个贵婿;故说有珠冠之分。自古算的着命,算不着好。相逐心生,相随心灭。周大人送来,咱不好嚣他的头,教他相相除疑罢了。」说毕,月娘房中摆下饭,打发吃了饭。

西门庆手拿芭蕉扇儿,信步闲游,来花园大卷棚内聚景堂内,周围放下帘栊,四下花木掩映。正值日当午时分,只闻绿阴深处一派蝉声,忽然风送花香,袭人扑鼻。有诗为证: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映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一架蔷薇满院香。

别院深沉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

槐阴满地日卓午,时听新蝉噪一声。

西门庆坐于椅上以手扇摇凉,只见来安儿画童儿两个小厮来井上打水,拿浇冰安放盆内。西门庆道:「呌一个来。」来安儿忙走向前,西门庆吩咐:「到后边对你春梅姐说,有梅汤提一壶来,放在这冰盘内湃着。」来安儿应诺去了。半日,只见春梅家常露着头,戴着银丝云髻儿,穿着毛青布褂儿,桃红夏布裙子,手提一壶蜜煎梅汤,笑嘻嘻走来,问道:「你吃了饭了?」西门庆道:「我在后边上房裏吃了。」春梅说:「嗔道不进房裏来。把这梅汤放在冰盘内湃着你吃?」西门庆点头儿。春梅湃上梅汤,走来扶着椅儿,取过西门庆手中芭蕉扇儿替他打扇,问道:「头裏大娘和你说甚么话来?」西门庆道:「说吴神僊相面一节。」春梅道:「那道士平白说戴珠冠。教大娘说『有珠冠只怕轮不到他头上』。常言道: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従来旋的不圆砍的圆,各人裙带上衣食,怎么料得定?莫不长远只在你家做奴才罢!」西门庆笑道:「小油嘴儿,自胡乱!你若到明日有了娃儿,就替你上了头。」于是把他搂到怀裏,手扯着手儿顽耍。问他:「你娘在后边在屋裏?怎的不见?」春梅道:「娘在屋裏,教秋菊热下水要洗浴。等不的,就在床上睡了。」西门庆道:「等我吃了梅汤,等我掴混他一混去。」于是春梅向冰盆倒了一瓯儿梅汤与西门庆,呷了一口,湃骨之凉透心沁齿,如甘露洒心一般。

须臾吃毕,搭伏着春梅肩膀儿,转过角门,来到金莲床房中。掀开帘栊进来,看见妇人睡在正面一张新买的螺钿床上。原是因李瓶儿房中安着一张螺钿厂厅床,妇人旋教西门庆使了六十两银子,也替他也买了这一张螺钿有栏杆的床。两边槅扇,都是螺钿攒造,楼台殿阁,花草翎毛,三块梳背,安在床内,都是松竹梅岁寒三友。裏面挂着紫纱帐幔,锦带银钩,两边香球吊挂。妇人赤露玉体,止着红绡抹胸儿,盖着红纱衾,枕石鸳鸯枕,在凉席之上睡思正浓。房裏异香喷鼻。西门庆一见,不觉淫心顿起,令春梅带上门出去。悄悄脱了衣裤,上的床来,掀开纱被,见他玉体互相掩映。戏将两股轻开,按麈柄徐徐插入牝中。比及星眸惊闪之际,已抽拽数十度矣。妇人睁开眼,笑道:「怪强盗,三不知多咱进来?奴睡着了就不知道。奴睡的甜甜儿,鬼混死了我!」西门庆道:「我便罢了。若是有个生汉子进来,你也推不知道罢!」妇人道:「我不好骂的,谁人七个头八个胆,敢进我这房裏来?只许了你恁没大没小的罢了。」金瓶梅词话本在线阅读" target="_blank">金瓶梅词话在线阅读

原来妇人因前日西门庆在翡翠轩夸奖李瓶儿身上白净,就暗暗将茉莉花蕊儿搅酥油定粉,把身上都搽遍了。搽的白腻光滑,异香可掬,使西门庆见了爱他,以夺其宠。西门庆于是见他身体雪白,穿着新做的两只大红睡鞋。一面蹲踞在上,两手兜其股极力而提之,垂首观其出入之势。妇人道:「怪货,只顾端详甚么?奴的身上黑,不似李瓶儿的身上白就是了。他怀着孩子,你便轻怜痛惜;俺们是拾儿,由着这等掇弄!」西门庆问道:「说你等着我洗澡来?」妇人问道:「你怎得知道来?」西门庆把春梅告诉他话说了一遍。妇人道:「你洗,我教春梅掇水来。」不一时,把浴盆掇到房中,注了汤,二人下床来,同浴兰汤,共效鱼水之欢。当下添汤换水,洗浴了一回。西门庆乘兴把妇人仰卧在浴板之上,两手执其双足,跨而提之,掀腾【扌扉】干,何止二三百回;其声如泥中螃蟹一般,响之不絶。妇人恐怕香云拖坠,一手扶着云鬓,一手扳着盆沿,口中燕语莺声,百般难述。怎见这场交战,但见:

华池荡漾波纹乱,翠帏高卷秋云暗;才郎情动要争持,稔色心忙显手段。一个颤颤巍巍挺硬鎗,一个摇摇摆摆轮钢剑。一个舍死忘生往裏钻,一个尤云殢雨将功干。扑扑冬冬皮鼓催,跸跸礴礴鎗付劔;【石八】【石八】【石曰羽】【石曰羽】弄响声,砰砰【石拜】【石拜】成一片。下下高高水逆流,汹汹涌涌盈清涧;滑滑溜溜怎住停,拦拦济济难存站。一来一往□□□,一冲一撞东西探。热气腾腾妖云生,纷纷馥馥香气散。一个逆水撑船将玉股摇,一个艄公把舵将金莲揝;一个紫骝猖獗逞威风,一个白面妖娆遭马战。喜喜欢欢羙女情;雄雄纠纠男儿愿;翻翻覆覆意欢娱,闹闹挨挨情摸乱。你死我活更无休,千战千赢心胆战;口口声声呌杀人,气气昂昂情不厌。古古今今广闹争,不似这番水裏战。

当下二人水中战闹了一回,西门庆精泄而止。搽抹身体干净,撤去浴盆,止着薄纩短襦,上床安放炕桌菓酌饮酒。妇人教秋菊:「取白酒来与你爹吃。」又向床阁板上方盒中拿菓馅饼与西门庆吃,恐怕他肚中饥饿。只见秋菊半日拿上一银注子酒来,妇人纔待斟在锺上,摸了摸,冰凉的,就照着秋菊脸上只一泼,泼了一头一脸。骂道:「好贼少死的奴才!我吩咐教你筛了来,如何拿冷酒与爹吃?你不知安排些甚么心儿!」呌春梅:「与我把这奴才采到院子裏跪着去!」春梅道:「我替娘后边卷裹脚去来,一歇儿没在跟前,你就弄下碜儿了!」那秋菊把嘴谷都着,口裏喃喃呐呐说道:「每日爹娘还吃冰湃的酒儿,谁知今日又改了腔儿。」妇人听见,骂道:「好贼奴才,你说甚么?与我采过来!」教春梅每边脸上打与他十个嘴巴。春梅道:「皮脸没的打污浊了我手!娘只教他顶着石头跪着罢。」于是不由分说,拉到院子内,教他顶着块大石头跪着。不在话下。妇人従新教春梅暖了酒来,陪西门庆吃了几锺。掇去酒桌,放下纱帐子来,吩咐拽上房门,两个抱头交股体倦而寝。正是:若非羣玉山头觅,多是阳台梦裏寻。

毕竟未知后来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