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词话(梦梅馆本)》-第三十回 来保押送生辰担 西门庆生子喜加官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1日 星期一 22:24:37 作者:


关灯
护眼

得失荣枯总是闲,机关用尽也徒然!

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头螳捕蝉。

无薬可延卿相寿,有钱难买子孙贤。

家常守分随缘过,便是消遥自在僊。

话说西门庆与潘金莲两个洗毕澡,就睡在房中。春梅坐在穿廊下一张凉椅儿上衲鞋。只见琴童儿在角门首探头舒脑的观看。春梅问道:「你有甚话说?」那琴童又见秋菊顶着石头跪在院内,只顾用手往来指。春梅骂道:「怪囚根子,你有甚么话,说就是了,指手画脚怎的?」那琴童笑了半日,方纔说:「有看坟的张安儿,在外边等爹说话哩。」春梅道:「贼囚根子,张安就是了,何必大惊小怪见鬼也似!悄悄儿的,爹和娘在屋裏睡着了,惊醒他,你就是死。你且教张安在外边等等儿。」那琴童儿走出来外边,约等够半日,又走来角门首踅探,问:「姐,爹起来了不曾?」春梅道:「怪囚,失张冒势,恁唬我一跳。有要没紧,两头来回游魂哩!」琴童道:「张安等爹出去见了,说了话,还要赶出门去,怕天晚了。」春梅道:「爹娘正睡的甜甜儿的,谁敢搅扰他。你教张安且等着去,十分晚了,教他明日去罢。」

正说着,不想西门庆在房裏听见,便呌春梅进房,问谁说话。春梅道:「琴童小厮进来说,坟上张安儿在外边,见爹说话哩。」西门庆道:「拿衣我穿,等我起去。」春梅一面打发西门庆穿衣裳,金莲便问:「张安来说甚么话?」西门庆道:「张安前日来说,咱家坟隔壁赵寡妇家庄子儿连地要卖,价钱三百两银子,我只还他二百五十两银子,教张安和他讲去。若成了,我敎贲四和陈姐夫去兑银子。裏面一眼井,四个井圈打水。我买了这庄子,展开合为一处,裏面盖三间卷棚、三间厅房、迭山子花园、松墙,槐树棚、井亭、射箭厅、打球场、耍子去处,破使几两银子收拾也罢。」妇人道:「也罢,咱买了罢。明日你娘们上坟,到那裏好游玩耍子。」说毕,西门庆往前边和张安说话去了。

金莲起来,向镜台前重匀粉脸,再整云鬟。出来院内,要打秋菊。那春梅旋去外边呌了琴童儿来掉板子。金莲便问道:「教你拿酒,你怎的拿冷酒与你爹吃?原来你家没大小,说着你,还钉嘴铁舌儿的!」喝声呌琴童儿:「与我老实打与这奴才二十板子。」那琴童纔打到十板子上,多亏了李瓶儿笑嘻嘻走过来劝住了,饶了他十板。金莲敎与李瓶儿磕了头。放他起来,厨下去了。李瓶儿道:「老冯领了个十五岁的丫头,后边二姐姐买了房裏使唤,要送与他去哩,要七两五钱银子。请你过去瞧瞧。」这金莲遂与李瓶儿一同后边去了。李娇儿果然问了西门庆,用七两银子买了,丫头改名夏花儿,房中使唤,不在话下。

安下一头,却说一处。单表来保同吴主管押送生辰担,自従离了清河县,一路朝登紫陌,暮践红尘,饥餐渴饮,夜住晓行。正值大暑炎蒸天气,烁石流金之际,路上十分难行。评话捷说,有日到了东京万寿门外,寻客店安下。到次日,赍抬驮箱礼物,径到天汉桥蔡太师府门前伺候。来保教吴主管押着礼物,他穿上青衣,径向守门官吏唱了个喏。那守门官吏问道:「你是那裏来的?」来保道:「我是山东清河县西门员外家人,来与老爷进献生辰礼物。」官吏骂道:「贼少死野囚军!你那裏便兴你东门员外西门员外?俺老爷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论三台八位,不论公子王孙,谁敢在老爷府前这等称呼?趂早靠后!」内中有认的来保的,便安抚来保说道:「此是新参的守门官吏,纔不多几日,他不认的你,休怪。你要禀见老爷,等我请出翟大叔来。」这来保便向袖中取出一包银子,重一两,递与那人。那人道:「我倒不消。你再添一份,与那两个官吏,休和他一般见识。」来保连忙拿出三包银子来,每人一两,都打发了。那官吏纔有些笑容儿,说道:「你旣是清河县来的,且畧候候,等我领你先见翟管家。老爷纔従上清寳箓宫进了香回来,书房内睡。」

良久,请到翟管家出来,穿着凉鞋净袜,青丝绢道袍。来保见了,先磕下头去。翟管家答礼相还,说道:「前者累你。你来与老爷进生辰担礼来了?」来保先递上一封揭帖,脚下人捧着一对南京尺头,三十两白金,说道:「家主西门庆,多上覆翟爹:无物表情,这些薄礼,与翟爹赏人。前者盐客王四之事,多蒙翟爹费心。」翟谦道:「此礼我不当受。罢罢!我且收下。」来保又递上太师寿礼帖儿,看了,还付与来保,吩咐把礼抬进来,到二门裏首伺候。原来二门西首有三间倒座,来往杂人都在那裏待茶。须臾,一个小童拿了两盏茶来,与来保吴主管吃了。

少顷,太师出厅。翟谦先禀知太师,太师然后令来保吴主管进见,跪于阶下。翟谦先把寿礼揭帖,呈递与太师观看。来保吴主管各捧献礼物。但见:

黄烘烘金壶玉盏,白晃晃拣银僊人,良工制造费工夫,巧匠钻凿人罕见;锦绣蟒衣,五彩夺目;南京纻缎,金碧交辉;汤羊羙酒,尽贴封皮;异菓时新,高堆盘榼。

太师如何不喜?便道:「这礼物决不好受的,你还将回去。」于是慌了来保等,在下叩头说道:「小的主人西门庆没甚孝顺,些小微物,进献老爷赏人便了。」太师道:「旣是如此,令左右收了。」傍边左右祇应人等,把礼物尽行收下去。太师又道:「前日那沧州客人王四等之事,我已差人下书与你巡抚侯爷说了,可见了分上不曾?」来保道:「蒙老爷天恩,书到,众盐客都牌提到盐运司,与了勘合,都放出来了。」太师因向来保说道:「礼物我故收了。累次承你主人费心,无物可伸,如何是好?你主人身上可有甚官役?」来保道:「小的主人一介乡民,有何官役!」太师道:「旣无官役,昨日朝廷钦赐了我几张空名告身札付,我安你主人在你那山东提刑所做个理刑副千户,顶补千户贺金的员缺,好不好?」来保慌的叩头谢道:「蒙老爷莫大之恩,小的家主举家粉首碎身,莫能报答。」于是唤堂候官抬书案过来,实时佥押了一道空名告身札付,把西门庆名字填注上面,列衔「金吾卫衣左所副千户、山东等处提刑所理刑」。向来保道:「你二人替我进献生辰礼物,多有辛苦。」因问:「后边跪的,是你甚么人?」来保纔待说是伙计,那吴主管向前道:「小的是西门庆舅子,名唤吴典恩。」太师道:「你旣是西门庆舅子,我观你倒好个仪表。」唤堂候官取过一张札付:「我安你在本处清河县做个驲丞,倒也去的。」那吴典恩慌的磕头如捣蒜。又取过一张札付来,把来保名字填写山东郓王府,做了一名校尉。俱磕头谢了,领了札付。吩咐:「明日早晨,吏兵二部挂号,讨勘合,限日上任应役。」又吩咐翟谦:「西厢房管待酒饭。讨十两银子,与他二人做路费。」不在话下。

看官听说:那时徽宗天下失政,奸臣当道,谗佞盈朝。高杨童蔡四个奸党在朝中卖官鬵狱,贿赂公行,悬秤升官,指方补价。夤缘钻刺者,骤升羙任;贤能廉直者,经岁不除。以致风俗颓败,赃官污吏,遍满天下。役烦赋重,民穷盗起,天下骚然。不因奸佞居台辅,合是中原血染人!

当下翟谦把来保吴主管邀到厢房管待,厨下大盘大碗,肉赛花糕,酒如琥珀,汤饭点心齐上,饱餐了一顿。翟谦向来保说:「我有一件事,央及你爹替我处处,未知你爹肯应承我否?」来保道:「翟爹说那裏话!蒙你老人家这等老爷前扶持看顾,不拣甚事,但肯吩咐,无不奉命。」翟谦道:「不瞒你说,我答应老爷,每日身边止贱荆一人,常有疾病,通无所出。我年也将及四十,央及你爹,只说你那贵处有好人材女子,不拘十五六上下,替我寻一个送来。该多少财礼,我一一奉过去。」于是将一封人事并回书付与来保,又体己送二人五两盘缠。来保再三不肯受,说道:「刚纔老爷上头已赏过了,翟爹还收回去。」翟谦道:「那是老爷的,此是我的,不必推辞。」当下吃毕酒饭。翟谦道:「如今我这裏替你着个办事官,同你到下处,明早好往吏兵二部挂号,就领了勘合,好起身。省的你明日又来,途间往返了。我吩咐了去,部裏不敢迟滞了你文书。」实时唤了个办事官,名唤李中友:「你与二位明日同到部裏,挂了号,讨勘合,来回我话。」那员官与来保吴典恩作辞,出的府门,来到天汉桥街上太白酒店内会话。来保管待酒饭,又与了李中友三两银子,约定明日絶早先到吏部,然后到兵部,都挂号,讨了勘合。——闻得是太师老爷府裏,谁敢迟滞,颠倒奉行?金吾卫太尉朱勔,实时使印,佥了票帖,行下头司,把来保填注在本处山东郓王府当差。又拿了个拜帖,回翟管家。不消两日,把事情干得完备。有日雇头口起身,星夜回清河县来报喜。正是:富贵必因奸巧得,功名全仗邓通成!

且说一日三伏天气,十分炎热。西门庆在家中聚景堂中大卷棚内赏玩荷花,避暑饮酒。吴月娘与西门庆居上坐,诸妾与大姐都两边列坐。春梅迎春玉箫兰香一般儿四个家楽,在傍弹唱。怎见的当日酒席?但见:

盆栽绿草,瓶插红花。水晶帘卷虾须,云母屏开孔雀。盘堆麟脯,佳人笑捧紫霞觞;盆浸冰桃,羙女高擎碧玉斝。食烹异品,菓献时新。弦管讴歌,奏一派声清韵羙;绮罗珠翠,摆两行舞女歌儿。当筵象板撒红牙,遍体舞裙补锦绣。消遣壶中闲日月,遨游身外醉乾坤。

妻妾正饮酒中间,坐间不见了李瓶儿。月娘向绣春说道:「你娘往屋裏做甚么哩,怎的不来吃酒?」绣春道:「我娘害肚裏痛,屋裏【扌歪】着哩!便来也。」月娘道:「还不快对他说去,休要【扌歪】着,来这裏坐着,听一回唱罢。」西门庆便问月娘怎的。月娘道:「李大姐忽然害肚裏痛,屋裏躺着哩。我刚纔使小丫头请他去了。」因向玉楼道:「李大姐七八临月,只怕搅撒了。」潘金莲道:「大姐姐,他那裏是这个月!约他是八月裏孩子,还早哩。」西门庆道:「旣是早哩,使丫头请你六娘来听唱。」不一时,只见李瓶儿来到。月娘道:「只怕你掉了冷气,你吃上锺热酒,管情就好了。」不一时,各人面前斟满了酒。西门庆吩咐春梅:「你们唱个『人皆畏夏日』我听。」那春梅等四个方纔筝排雁柱,阮跨鲛绡,启朱唇,露皓齿,唱「人皆畏夏日」云云。

那李瓶儿在酒席上,只是把眉头忔皱着,也没等的唱完了,回房中去了。月娘听了词曲,躭着心,使小玉房中瞧去。回来报说:「六娘害肚裏疼,在炕上打滚哩!」慌了月娘道:「我说是时候,这六姐还强说早哩。还不唤小厮来,快请老娘去!」西门庆即令来安儿:「风跑,快请蔡老娘去。」于是连酒也吃不成,都来李瓶儿房中问他。月娘问道:「李大姐,你心裏觉怎的?」李瓶儿回道:「大娘,我只心口连小肚子往下憋坠着疼。」月娘道:「你起来,休要睡着,只怕滚坏了胎。老娘请去了,便来也。」少顷,渐渐李瓶儿疼的紧了,月娘又问:「使了谁请老娘去了,这咱还不见来?」玳安道:「爹使了来安去了。」月娘骂道:「这囚根子!你还不快迎迎去?平白没算计,使那小奴才去,有紧没慢的。」西门庆叫玳安快骑了骡子赶了去。月娘道:「一个风火事,还像寻常慢条斯礼儿的。」

那潘金莲见李瓶儿待养孩子,心中未免有几分气。在房裏看了一回,把孟玉楼拉出来,两个站在西稍间檐柱儿底下那裏歇凉,一处说话。说道:「耶嚛嚛!紧着热剌剌的挤了一屋子裏人,也不是养孩子,都看着下象胎哩!」

良久,只见蔡老娘进门,望众人道:「那位主家奶奶?」李娇儿道:「这位大娘哩。」那蔡老娘倒身磕头下去。月娘道:「姥姥,生受。你怎的这咱纔来?」蔡老娘道:「你老人家听我告诉:

我做老娘姓蔡,两只脚儿能快。

身穿怪绿乔红,各样【髟狄】髻歪戴。

嵌丝环子鲜明,闪黄手帕符【扌寨】。

入门利市花红,坐下就要管待。

不拘贵宅娇娘,那管皇亲国太。

教他任意端详,被他腿衣【百刂】划。

横生就用刀割,难产须将拳揣。

不管脐带胞衣,着忙用手撕坏。

活时来洗三朝,死了走的偏快。

因此主顾偏多,请的时常不在。」

月娘道:「你且休闲说。请看这位娘子,敢待生养也。」蔡老娘向床前摸了摸李瓶儿身上,说道:「是时候了。」问大娘:「预备下绷褯草纸不曾?」月娘道:「有。」便教小玉:「往我房中快取去。」

且说玉楼见老娘进门,便向金莲说:「蔡老娘来了,咱不往屋裏看看去?」那金莲一面不是一面说道:「你要看你去,我是不看他。他是有孩子的姐姐,又有时运,人怎的不看他?头裏我自不是,说了句话儿,见他不是这个月的孩子,只怕是八月裏的,教大姐姐白抢白相我,想起来好没来由,倒恼了我这半日。」玉楼道:「我也只说他是六月裏孩子。」金莲道:「这回连你也韶刀了!我和你恁算:他従去年八月来,又不是黄花女儿,当年怀、入门养,一个后婚老婆,汉子不知见过了多少,也一两个月纔生胎,就认做是咱家孩子!我说差了?若是八月裏孩儿,还有咱家些影儿。若是六月的,【柴】小板凳儿糊险道神——还差着一帽头子哩!失迷了家乡——那裏寻犊儿去?」正说着,只见小玉抱着草纸绷接并小褥子儿来。孟玉楼道:「此是大姐姐预备下他早晚临月用的对象儿,今日且借来应急儿。」金莲道:「一个是大老婆,一个是小老婆,明日两个对养。十分养不出来,零碎出来也罢。俺们是买了个母鸡不下疍,莫不杀了我不成?」又道:「仰着合着,没的狗咬尿胞——虚喜欢!」玉楼道:「五姐是甚么话!」以后见他说话儿出来有些不防头脑,只低着头弄裙子,并不作声应答他。潘金莲用手扶着庭柱儿,一只脚跐着门坎儿,口裏嗑着瓜子儿。只见孙雪娥听见李瓶儿前边养孩子,后边慌慌张张一步一跌走来观看。不防黑影裏被台基险些不曾绊了一跤。金莲看见,叫玉楼:「你看,献勤的小妇奴才!你慢慢走,慌怎的?抢命哩!黑影子拌倒了,磕了牙也是钱。姐姐,卖萝卜的拉盐担子攘——咸嘈心!养下孩子来,明日赏你这小妇一个纱帽戴。」

良久,只听房裏呱的一声,养下来了。蔡老娘道:「对当家的老爹说,讨喜钱,分娩了一位哥儿。」吴月娘报与西门庆。西门庆慌的连忙洗手,天地祖先位下满炉降香,告许一百二十分清醮,要祈子母平安,临盆有庆,坐草无虞。这潘金莲听见生下孩子来了,合家欢喜乱成一块,越发怒气生,走去了房裏,自闭门户,向床上哭去了。时宣和四年戊申六月廿一日也。正是:不如意处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这蔡老娘收拾孩儿,咬去脐带,埋毕衣胞,熬了些定心汤,打发李瓶儿吃了,安顿孩儿停当。月娘让老娘后边管待酒饭。临去,西门庆与了他五两一锭银子,许洗三朝来还与他一疋缎子。这蔡老娘千恩万谢出门。

当日西门庆进房去,见一个满抱的孩子,生的甚是白净,心中十分欢喜,合家无不欣悦。晚夕就在李瓶儿床房中歇了,不住来看孩儿。次日,巴天不明早起来,拿十副方盒,使小厮各亲戚邻友处分投送喜面。应伯爵谢希大听见西门庆生了子,送喜面来,慌的两步做一步走来贺喜。西门庆留他卷棚内吃面。刚打发去了,正在厅上乱着,使小厮呌媒人来寻养娘看奶孩儿。忽有薛嫂儿领了个奶子来,原是小人家媳妇儿,年三十岁,新近丢了孩儿,不上一个月。男子汉当军,过不的,恐出征去无人养赡,只要六两银子,要卖他。月娘见他生的干净,对西门庆说,兑了六两银子留下,起名如意儿,教他早晚看奶哥儿。又把老冯呌来暗房中使唤,每月与他五钱银子,管顾他衣服。

正热闹,一日忽有平安报:「来保吴主管在东京回还,现在门首下头口。」不一时,二人进来,见了西门庆报喜。西门庆问:「喜従何来?」二人悉把到东京见蔡太师进礼一节,従头至尾诉说一遍:「老爷见了礼物甚喜,说道:『我累次受你主人礼太多,无可补报。』因问爹原祖上有甚差事。小的说一介乡民,并无寸役在身。太师老爷说:朝廷钦赏了他几张空名诰身札付,与了爹一张,填写爹名字在上,填注在金吾卫副千户之职,就委差的在本处提刑所理刑,顶补贺老爹员缺。把小的做了铁铃卫校尉,填注郓王府当差。吴主管升做本县驲丞。」于是把一样三张印信札付并吏兵二部勘合,并诰身都取出来放在桌上,与西门庆观看。西门庆看见上面衔着许多印信,朝廷钦依事例,果然他是副千户之职,不觉欢従额角眉尖出,喜向腮边笑脸生。便把朝廷明降,拿到后边与吴月娘众人观看说:「太师老爷抬举我,升我做金吾卫副千户,居五品大夫之职。你顶受五花官诰,坐七香车,做了夫人。又把吴主管【扌隹冏】带做了驲丞,来保做了郓王府校尉。吴神僊相我不少纱帽戴,有平地登云之喜,今日果然。不上半月,两桩喜事都应验了。」又对月娘说:「李大姐养的这孩儿,甚是脚硬,到三日洗了三,就起名呌做官哥儿罢。」把朝廷明降与月娘看了。来保进来与月娘众人磕头,说了回话。西门庆吩咐:「明日早把文书下到提刑所衙门裏与夏提刑知会了。」吴主管明日早下文书到本县,作辞西门庆回家去了。

到次日洗三毕,众亲邻朋友一概都知西门庆第六个娘子新添了娃儿,未过三日,就有如此羙事:官禄临门,平地做了千户之职,谁人不来趋附?送礼庆贺,人来人去,一日不断头。常言:时来谁不来,时不来谁来?正是:时来顽铁有光辉,运退真金无艳色!

毕竟未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