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词话(梦梅馆本)》-第六十七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3日 星期三 21:52:20 作者:


关灯
护眼

终日思卿不见卿,数声寒角未堪闻。

匣中破镜收残月,箧里余衣敛断云。

寒鸦拣枝栖不定,征鸿断字叹离群。

玉钗敲断心难碎,想象伤心记未眞。

  话说西门庆归后边,辛苦的人,直睡至次日日色高还未起来。有来兴儿进来说:「搭彩匠外边伺候,请问拆棚。」西门庆骂了来兴儿几句,说:「拆棚敎他拆就是了,只顾问怎的?」搭彩匠一面外边七手八脚,卸下席绳松条,拆了送到对门房子里堆放不题。玉箫进房说:「天气好不阴的重!」西门庆令他向暖炕上取衣裳穿,要起来。有吴月娘便说:「你昨日辛苦了一夜,天阴,大睡回儿起来,慌的老早就爬起去做甚么?就是今日不往衙门里去也罢了。」西门庆道:「我不往衙门里去。只怕翟亲家那人来讨书,好打发回书与他。」月娘道:「旣是恁说,你起去。我呌丫头熬下粥等你来吃。」这西门庆也不梳头洗脸,蓬头披着绒衣,戴着毡巾,径走到花园里藏春阁书房中。

原来自従书童去了,西门庆就委王经管花园两边书房门钥匙,春鸿便收拾打扫大厅前书房。冬月间,西门庆只在藏春阁书房中坐。那里烧下的地炉暖炕,地平上又安放着黄铜火盆,放下梅梢月油单绢暖帘来。明间内摆着夹枝桃,各色菊花,清清瘦竹,翠翠幽兰。里面笔砚瓶梅,琴书潇洒。床炕上茜红毡条,银花锦褥,枕横鸂鶒,帐挂鲛绢。西门庆歪在床上,王经连忙向桌上象牙盒内炷爇龙涎于流金小篆内。西门庆使王经:「你去呌来安儿请你应二爹去。」那王经出来,吩咐来安儿请去了。只见平安走来对王经说:「小周儿在外边伺候。」那王经走入书房,对西门庆说了。西门庆叫进小周儿来,磕了头,说道:「你来得好,且与我篦篦头,捏捏身上。」因说:「你怎一向不来?」小周儿道:「小的见六娘没了,忙,没曾来。」西门庆于是坐在一张醉翁椅上,打开头发,敎他整理梳篦。只见来安儿请的应伯爵来了,头戴毡帽,身穿绿绒袄子,脚穿一只旧皂靴,棕套,掀帘子进来,唱喏。西门庆正篦头,说道:「不消声喏,请坐。」伯爵拉过一张椅子来,就着火盆坐下了。西门庆道:「你今日如何这般打扮?」伯爵道:「你不知,外边飘雪花儿哩,好不寒冷!昨日家去晚了,鸡也呌了。你还使出大官儿来拉,俺们就去不的了。我见天阴上来,还讨了个灯笼,和他大舅一路家去了。今日白爬不起来。不是来安儿去呌,我还睡哩。哥,你好汉,还起的早!若着我,成不的。」西门庆道:「早是你看着,我怎得个心闲?自従发送他出去了,又乱着接黄太尉,念经,直到如今,心上是那样不遂。今早房下说:你辛苦了,大睡回起去。我又记挂着只怕翟亲家人来讨回书,又看着拆棚。二十四日又打发韩伙计和小价起身,打包,写书帐。丧事费劳了人家,亲朋罢了,士夫官员,你不上门谢谢孝,礼也过不去。」伯爵道:「正是。我愁着哥谢孝这一节。少不的也谢,只摘拨谢几家要紧的,胡乱也罢了。其余相厚,若会见,告过就是了。谁不知你府上事多,彼此心照罢。」

正说着,只见王经掀帘子,画童儿用彩漆方盒银镶雕漆茶锺,拿了两盏酥油白糖熬的牛奶子。伯爵取过一盏,拿在手内,见白潋潋鹅脂一般酥油飘浮在盏内,说道:「好东西!滚热。」呷在口里,香甜羙味。那消费力,几口就呵没了。西门庆直待篦了头,又敎小周儿替他取耳,把奶子放在桌上,只顾不吃。伯爵道:「哥,且吃些不是?可惜放冷了。像你清晨吃恁一盏儿,倒也滋补身子。」西门庆道:「我且不吃。你吃了,停会我吃粥罢!」那伯爵得不的一声,拿在手中一吸而尽。画童收下锺去。西门庆取毕耳,又呌小周儿拿木滚子【扌衮】身上,行按摩导引之术。伯爵问道:「哥滚着身子,也通泰自在些么?」西门庆道:「不瞒你说,像我晚夕身上常时发酸起来,腰背疼痛。不着这般按捏,通了不得。」伯爵道:「你这胖大身子,日逐吃了这等厚味,岂无痰火?」西门庆道:「昨日任后溪常说:老先生虽故身体魁伟,而虚之太极。送了我一罐儿百补延龄丹,说是林眞人合与圣上吃的,教我用人乳常清晨服。我这两日心上乱乱的,也还不曾吃。你们只说我身边人多,终日有此事;自従他死了,谁有甚么心绪理论此事!」

正说着,只见韩道国进来,作揖坐下,说:「刚纔各家都来会了,船已雇下,准在二十四日起身。」西门庆吩咐甘伙计攒下帐目,兑了银子,明日打包。因问:「两边铺子里卖下多少银两?」韩道国说:「共凑六千余两。」西门庆道:「兑二千两一包,着崔本往湖州买紬子去。那四千两,你与来保往松江贩布,过年赶头水船来。你每人先拿五两银子,家中收拾行李去。」韩道国道:「又一件,小人身従郓王府,要正身上直,不纳官钱,如何处置?」西门庆道:「怎的不纳官钱?像来保,一般也是郓王差事,他每月只纳三钱银子。」韩道国道:「保官儿那个,亏了太师老爷那边文书上注过去,便不敢缠扰;小人此是祖役,还要勾当余丁。」西门庆道:「旣是如此,你写个揭帖,我央任后溪到府中替你和王奉承说,把你官身注销,常远纳官钱罢!你每月只委付家下一个的当人打米就是了。」那韩伙计作揖谢了。伯爵道:「哥,你这一趟替他处了这件事,他就去也放心。」少顷,小周滚毕身上,西门庆往后边梳头去了,吩咐打发小周儿吃了点心。良久,西门庆出来,头戴白绒忠靖冠,身披绒氅,赏了小周三钱银子。又使王经:「请你温师父来。」不一时,温秀才峨冠博带而至。叙礼已毕,左右放桌儿,拿粥上来,四碟小菜,一碗顿烂蹄子,一碗黄芽韮【火川】驴肉,一碗鲊【火川】馄饨鸡,一碗炖烂鸽子鶵儿,四瓯软稻粳米粥儿,安放四双牙筯。伯爵与温秀才上坐,西门庆关席,韩道国打横。西门庆吩咐来安儿再取一盏粥,一双筷儿,「请你姐夫来吃粥。」不一时,陈经济来到,头戴孝巾,身穿白紬道袍,葱白缎氅衣,蒲鞋绒袜,与伯爵等作揖,打横坐下。须臾,吃了粥,收下家伙去,韩道国起身去了。只有伯爵、温秀才,在书房坐的。西门庆因问温秀才:「书可写了不曾?」温秀才道:「学生已写稿在此,与老先生看过,方可誊真。」一面袖中取出,递与西门庆观看。其书曰:

「寓清河眷生西门庆端肃书复

大硕德柱国云峰老亲丈大人先生台下:自従京邸邂逅,叙语之后,不觉违越光仪,倐忽半载。生以不幸,闺人不禄,特蒙亲家远致赙仪,兼领诲教,足见为我之深且厚也。感刻无任,而终身不能忘矣。但恐一时官守责成,有所疎陋之处,企仰门墙,有负荐拔耳。又赖在

老爷钧前常为锦覆,则生始终蒙恩之处,皆亲家所赐也。今因便鸿,谨候起居,不胜驰恋,伏惟照亮,不宣。外具扬州绉纱汗巾十方,色绫汗巾十方,拣金挑牙二十付,乌金酒锺十个,少将远意,希笑纳。」

  西门庆看毕,即令陈经济书房内取出人事来,同温秀才封了,将书誊付锦笺,弥封停当,御了图书。另外又封五两白银,与下书人王玉,不在话下。

一回见雪下的大了,西门庆留下温秀才在书房中赏雪。搽抹桌儿,拿上案酒来。只见有人在暖帘外探头儿,西门庆问:「谁?」王经说:「郑春在这里。」西门庆呌他进来,那郑春手内拿着两个盒儿,举的高高的跪在当面,上头又搁着个小描金方盒儿。西门庆问:「是甚么?」郑春道:「小的姐姐月姐,知道昨日爹与六娘念经辛苦了,没甚么,送这两盒儿茶食儿来与爹赏人。」揭开:一盒菓馅顶皮酥,一盒酥油泡螺儿。郑春道:「此是月姐亲手自家拣的,知道爹好吃此物,敬来孝顺爹。」西门庆道:「昨日又多谢你家送茶,今日你月姐费心,又送这个来。」伯爵道:「好呀,拿过来,我正要尝尝。死了我一个女儿会拣泡螺儿,如今又是一个女儿会拣了。」先捏了一个放在口内,又拈了一个递与温秀才,说道:「老先儿,你也尝尝。吃了牙老重生,抽胎换骨。眼见稀奇物,胜活十年人!」温秀才呷在口内,入口而化,说道:「此物出于西域,非人间可有。沃肺融心,实上方之佳味。」西门庆又问:「那小盒儿内是什么?」郑春悄悄跪在西门庆跟前,揭开盒儿,说:「此是月姐捎与爹的物事。」西门庆把盒子放在膝盖儿上,揭开纔待观看,一边伯爵一手挝过去,打开,是一方回纹锦双拦子细撮穗古碌钱同心方胜结,桃红绫汗巾儿,里面裹着一包亲口磕的瓜仁儿。这伯爵把汗巾儿掠与西门庆,将瓜仁两把喃在口里,都吃了。比及西门庆用手夺时,只剩下没多些儿,便骂道:「怪狗才,你害馋痨馋痞?留些儿与我见见儿,也是人心!」伯爵道:「我女儿送来,不孝顺我,再孝顺谁?我儿,你寻常吃的够了!」西门庆道:「温先儿在此,我不好骂出来。你这狗才,忒不像模样!」一面把汗巾收入袖中,吩咐王经把盒儿掇在后边去。

不一时,杯盘罗列,筛上酒来。纔吃了一巡酒,玳安儿来说:「李智黄四关了银子,送银子来了。」西门庆问:「多少?」玳安道:「他说一千两,余者再一限送来。」伯爵道:「你看这两个天杀的,他连我也瞒了,不对我说。嗔道他昨日你这里念经他也不来,原来往东平府关银子去了。你今收了,也少要发银子出去了;这两个光棍,他揽的人家债也多了,只怕往后,后手不接。昨日北边徐内相发狠,要亲往东平府自家抬银子去。只怕他老牛箍嘴箍了去,却不难为哥的本钱了!」西门庆道:「我不怕他。我不管甚么徐内相李内相,好不好我把他小厮提溜在监里坐着,不怕他不与我银子。」一面敎陈经济:「你拿天平出去,收兑了他的,上了合同就是了;我不出去罢。」

良久,陈经济走来回话,说:「银子已兑足一千两,交入后边大娘收了。黄四说,还要请爹出去说句话儿。」西门庆道:「你只说我陪着人坐着哩。左右他只要揭合同的话,敎他过了二十四日来罢。」经济道:「不是。他有桩事儿要央烦爹,请爹出去,亲自对爹说。」西门庆道:「甚么事,等我出去?」一面走到厅上。那黄四磕头起来,说:「银子一千两,姐夫收了,余者下单找还与老爹。有小人一桩事儿,今央烦老爹……」说着,跪在地下哭了。西门庆拉起来道:「端的有甚么事,你说来。」黄四道:「小的外父孙清,搭了个伙计冯二,在东昌府贩绵花。不想冯二有个儿子冯淮,不守本分,要便锁了门出去宿娼。那日把绵花不见了两大包,被小人丈人说了两句,冯二将他儿子打了两下。他儿子就和俺小舅子孙文相厮打,攘起来,把孙文相牙打落了一个,他亦把头磕伤,被客伙中解劝开了。不想他儿子到家,迟了半月,破伤风身死。他丈人是河西有名土豪白五,绰号白千金,专一与强盗作窝主,敎唆冯二,具状在巡按衙门朦胧告下来,批雷兵备老爹问。雷老爹又伺候皇船,不得闲,转委本府童推官问。白家在童推官处使了钱,敎隣劝人供状,说小人丈人在傍喝声来。如今童推官行牌来提俺丈人,望乞老爹千万垂怜,讨封书对雷老爹说,寜可监几日,抽上文书去,还见雷老爹问,就有生路了。他两人厮打,委的不关小人丈人事;又系歇后身死,出于保辜限外。先是他父冯二打来,何必独赖在孙文相一人身上?」西门庆看了说帖,写着:「东昌府现监犯人孙清、孙文相,乞青目。」因说:「雷兵备前日在我这里吃酒,我只会了一面,又不甚相熟,我怎好写书与他!」那黄四就跪下,哭哭啼啼哀告说:「老爹若不可怜见,小的丈人子父两个就都是死数了。如今随孙文相投去罢了,只是分豁小人外父出来,就是老爹莫大之恩。小人外父今年六十岁,家下无人。冬寒时月,再放在监里,就死罢了!」西门庆沉吟良久,说:「罢,我转央钞关钱老爹和他说说去;与他是同年,都是壬辰进士。」那黄四又磕下头去,向袖中又取出一百石白米帖儿递与西门庆,腰里就解两封银子来。西门庆不接,说:「我那里要你这行钱!」黄四道:「老爹不稀罕,谢钱老爹也是一般。」西门庆道:「不打紧,事成我买礼谢他。」

正说着,只见应伯爵従角门首出来,说:「哥,休替黄四哥说人情,他闲时不烧香,忙时走来抱佛腿。昨日哥这里念经,连茶儿也不送,也不来走走儿,今日还来说人情?」那黄四便与伯爵唱喏,说道:「好二叔,你老人家杀人哩!我因这件事整走了这半月,谁得闲来?昨日又去府里与老爹领这银子。今日李三哥起早打卯去了,我竟来老爹这里交银子,就央说此事,救俺丈人。老爹再三不肯收这礼物,还是不下顾小人。」伯爵看见是一百两雪花官银放在面前,因问:「哥,你替他去说不说?」西门庆道:「我与雷兵备不熟,如今又转央钞关钱主政替他说去。到明日我买分礼谢老钱就是了,又收他礼做甚么!」伯爵道:「哥,你这等就不是了。难道他来说人情,哥你赔出礼去谢人?也无此道理。你不收,恰似你嫌少的一般,倒难为他了。你依我,收下他这个礼。虽你不稀罕,明日谢钱公,也是一个样儿。黄四哥在这里听着:看你外父和你小舅子造化,这一回求了书去,难得两个都没事出来,你老爹他恒是不稀罕你钱,你在院里老实大大摆一席酒,请俺们耍一日就是了。」黄四道:「二叔,你老人家费心,小人摆酒不消说,还教俺丈人买礼来磕头酬谢你老人家。不瞒你老人家,我为他爷儿两个这一场事,昼夜上下替他走跳,还寻不出个门路来。老爹再不可怜,怎了?」伯爵道:「儍瓜,你搂着他女儿,你不替他上紧,谁上紧?」黄四道:「房下在家只是哭,俺丈人便躲了,家中连送饭人也没一个儿。」

当下西门庆被伯爵说着,把礼帖收了,礼物还令他拿回去。黄四道:「你老人家没见,好大事,这般多计较!」就往外走。伯爵道:「你过来,我和你说,你书几时要?」黄四道:「如今紧等着救命,老爹今日下顾,有了书,差下人,明早我使小儿同去走遭。」于是央了又央:「差那位大官儿去?我会他会。」西门庆道:「我就替你写书。」因呌过玳安来,吩咐:「你明日就同黄大官一路去。」那黄四见了玳安,辞西门庆出门,走到门首,问玳安要盛银子搭裢。玳安进入后边,月娘房里正与玉箫小玉裁衣裳,见玳安站着等要搭裢,玉箫道:「使着手,不得闲腾,敎他明日来与他就是了。」玳安道:「黄四紧等着,明日早起身东昌府去,不得来了。你腾腾与他罢!」月娘便说:「你拿与他就是了,只敎人家等着。」玉箫道:「银子还在床地平上掠着不是!」走到里间,把银子往床上只一倒,掠出搭裢来,说:「拿去了,怪囚根子!那个吃了他这条搭裢,只顾立虰蚂蝗的要。」玳安道:「人家不要,那个好来后边取来?」于是拿出,走到仪门首,还抖出三两一块麻姑头银子来。原来纸包破了,怎禁玉箫使性那一倒,漏下一块在搭裢底内。玳安道:「且喜得我拾个白财!」于是褪入袖中,到前边递与黄四搭裢,约会下明早起身。

且说西门庆回到书房中,实时敎温秀才修了书,付与玳安,不题。一面觑那门外雪,纷纷扬扬,犹如风飘柳絮,乱舞梨花相似。西门庆另打开一坛双料麻姑酒,教春鸿用布甑筛上来。郑春在傍弹筝低唱,西门庆令他唱一套「柳底风微」。正唱着,只见琴童进来说:「韩大叔教小的拿了这个帖儿与爹瞧。」西门庆看了,吩咐:「你就拿往门外任医官家,替他说说去,教他明日到府中承奉处替他说说,注销差事。」琴童道:「今日晚了,小的明早去罢。」西门庆道:「是了。」不一时,来安儿用方盒拿了八碗下饭:一碗黄熬山薬鸡,一碗臊子韮,一碗山薬肉圆子,一碗炖烂羊头,一碗烧猪肉,一碗肚肺羹,一碗血脏汤,一碗牛肚儿,一碗爆炒猪腰子;又是两大盘玫瑰鹅油荡面蒸饼儿,连陈经济共四人吃了。西门庆教王经拿盘儿,拿两碗下饭,一盘点心与郑春吃,又赏了他两大锺酒。郑春跪禀:「小的吃不的。」伯爵道:「儍孩儿!冷呵呵的,你爹赏你不吃,你哥他怎的吃来?」郑春道:「小的哥吃的,小的本吃不的。」伯爵道:「你吃一锺罢,那一锺敎王经替你吃。」王经道:「二爹,小的也吃不的。」伯爵道:「你这孩儿,你就替他吃些儿也罢。休说一个大分上,自古长者赐,少者不敢辞。」一面站起来,说:「我好歹教你吃这一杯。」那王经捏着鼻子,一吸而饮。西门庆道:「怪狗才,小行货子他吃不的,只恁奈何他吃!」还剩下半盏,教春鸿替他吃了,令他上来排手唱南曲。西门庆道:「咱们和温老先儿行个令,饮酒之时敎他唱便有趣。」于是叫王经取过骰盆儿,就是温老先儿先起。温秀才道:「学生岂敢僭?还従应老翁来。」因问:「老翁尊号?」伯爵道:「在下号南坡。」西门庆戏道:「老先生,你不知,他家孤老多,到晚夕桶子掇出屎来,不敢在左近倒,恐怕街坊人骂,敎丫头直掇到大南首县仓墙底下那里泼去,因起号呌做『南泼』。」温秀才笑道:「此『坡』字不同,那『泼』字,乃是点水边之发,这『坡』字却是『土』字傍边着个『皮』字。」西门庆道:「老先儿倒猜的着,他娘子镇日着皮子缠着哩!」温秀才笑道:「岂有此说!」伯爵道:「葵轩,你不知道,他自来有些快伤叔人家。」温秀才道:「自古言不亵不笑。」伯爵道:「老先儿,悮了咱们行令,只顾和他说甚么?他快屎口伤人,你骰就在手,不劳谦逊。」温秀才道:「掷出几点,不拘诗词歌赋,要个雪字,就照依点数儿上。说过来,饮一小杯;说不过来,吃一大盏。」当下温秀才掷了个幺点,说道:「学生有了,雪残鸂鶒立多时。」推过去该应伯爵行,掷出个五点来,伯爵想了半日,想不起来,说:「逼我老人家命也。」良久说道:「可怎的也有了!」说道:「雪里梅花雪里开。好不好?」温秀才道:「老翁说差了,犯子两个雪字,头上多了一个雪字。」伯爵道:「头上只小雪,后来下大雪来了。」西门庆道:「这狗才单管胡说。」敎王经斟上大锺。春鸿拍手唱南曲〈驻马厅〉:

「寒夜无茶,走向前村觅店家。这雪轻飘僧舍,密酒歌楼,遥阻归槎。江边乘兴探梅花,庭中欢赏烧银蜡。一望无涯,有似灞桥柳絮满天飞下。」

  伯爵纔待拿起酒来吃,只见来安儿后边拿了几碟菓食:一碟菓馅饼,一碟顶皮酥,一碟炒栗子,一碟晒干枣,一碟榛仁,一碟瓜仁,一碟雪梨,一碟苹婆,一碟风菱,一碟荸荠,一碟酥油泡螺,一碟黑黑的团儿,用橘叶裹着。伯爵拈将起来,闻着喷鼻香,吃到口,犹如饴蜜,细甜美味,不知甚物。西门庆道:「你猜!」伯爵道:「莫非是糖肥皂?」西门庆笑道:「糖肥皂那有这等好吃?」伯爵道:「待要说是梅苏丸,里面又有核儿。」西门庆道:「狗才,过来我说与你罢。你做梦也梦不着,是昨日小价杭州船上捎来,名唤做衣梅。都是各样药料,用蜜炼制过,滚在杨梅上,外用薄荷橘叶包裹,纔有这般羙味。每日清晨,呷一枚在口内,生津补肺,去恶味,煞痰火,解酒克食,比梅苏丸甚妙。」伯爵道:「你不说,我怎的晓的?」因说:「温老先儿,咱再吃个儿。」教王经:「拿张纸儿来,我包两丸儿,到家捎与你二娘吃。」又拿起泡螺儿来问郑春:「这泡螺果然是你家月姐亲手拣的?」那郑春跪下说:「二爹,莫不小的敢说谎?不知月姐费了多少心,拣了这几个儿来孝顺爹。」伯爵道:「可也亏他,上头纹溜就像螺蛳儿一般,粉红纯白两样儿。」西门庆道:「我见此物,不免又使我伤心。惟有死了的六娘他会拣,他没了,如今家中谁会弄他!」伯爵道:「我头里不说的,我愁甚么,死了一个女儿会拣泡螺儿孝顺我,如今又钻出个女儿会拣了!偏你也会寻,寻的都是妙人儿!」西门庆笑的两眼没缝儿,赶着伯爵打,说:「你这狗才,单管只胡说!」温秀才道:「二位老先生可谓厚之至极!」伯爵道:「老先儿你不知,他是你小侄人家。」西门庆道:「我是他家二十年旧孤老儿了。」陈经济见二人犯言,就起身走了。那温秀才只是掩口而笑。须臾,伯爵饮过大锺,次该西门庆掷骰儿,于是掷出个七点来。想了半日,说:「我打〈香罗带〉一句唱:『东君去意切,梨花似雪。』」伯爵道:「你说差了,此在第九个字上了,且吃一大锺。」于是流沿儿斟了一银衢花锺,放在西门庆面前,教春鸿唱,说道:「我的儿,你肚子里枣核解板儿——能有几句儿!」春鸿又排手唱前腔:

「四野彤霞,回首江山白无涯。这雪轻如柳絮,细似鹅毛,白胜梅花。山前曲径更添滑,村中鲁酒偏增价。迭坠天花,迭坠天花,濠平沟满令人惊讶。」

  看看饮酒至昏,掌烛上来。西门庆饮过,伯爵道:「姐夫不在,温老先生你还该完令。」这温秀才拿起骰儿,掷出个幺点,想了想,见书房墙上挂着一幅吊屏,泥金书一联:「风飘弱柳平桥晚,雪点寒梅小院春。」说了未后一句,伯爵道:「不算,不算。不是你心上发出来的,该吃一大锺。」春鸿斟上。那温秀才不胜酒力,坐在椅上只顾打盹,起来告辞。伯爵只顾留他不住。西门庆道:「罢罢,老先儿他斯文人,吃不的。」令画童儿:「你好好送你温师父那边歇去。」温秀才得不的一声,作别去了。伯爵道:「今日葵轩不济。吃了多少酒儿,就醉了!」于是又饮够多时,伯爵起身,说:「地下黑,我也酒够了。」因说:「哥,明日你早教玳安替他下书去。」西门庆道:「你不见我交与他书?明日早去了。」伯爵掀开帘儿,见天阴地下滑,旋要了个灯笼,和郑春一路去。西门庆又与了郑春五钱银子,盒内回了一罐衣梅,捎与他姐姐郑月儿吃。临出门,西门庆因戏伯爵:「你哥儿两个好好去。」伯爵道:「你多说话,父子上山,各人努力。好不好,我如今就和郑月儿那小淫妇儿答话去。」说着,琴童送出门去了。

西门庆看收了家伙,扶着来安儿,打灯笼入角门,従潘金莲门首所过,见角门关着。悄悄就往李瓶儿房门首弹了弹门,有绣春开了门,来安就出去了。西门庆进入明间,见李瓶儿影,问:「供养了羹饭不曾?」如意儿就出来应道:「刚纔我和姐供养了。」西门庆入房中,椅上坐了,迎春拿茶来吃了。西门庆令他解衣带,如意儿就知他在这房里歇,连忙收拾伸铺,用汤婆熨的被窝暖洞洞的,打发他歇下。绣春把角门关了,都在明间地平上支着板櫈,打铺睡下。西门庆要茶吃,两个已知科范,连忙撺掇奶子进去和他睡。老婆脱了衣服,钻入被窝内。西门庆乘酒兴服了薬,那话上使了托子,老婆仰卧炕上,架起腿来,极力鼓捣,没高低【扌扉】磞,【扌扉】磞的老婆舌尖冰冷,淫水溢下,口中呼达达不絶。夜静时分,其声远聆数室。西门庆见老婆身上如绵瓜子相似,用一双胳膊搂着他,令他蹲下身子,在被窝内咂鸡巴,老婆无不曲体承奉。西门庆说:「我儿,你原来身体皮肉也和你娘一般白净,我搂着你,就如同和他睡一般。你须用心伏侍我,我看顾你。」老婆道:「爹没的说,将天比地,折杀奴婢,拿甚么比娘?奴婢男子汉已没了,早晚爹不嫌丑陋,只看奴婢一眼儿就够了。」西门庆便问:「你年纪多少?」老婆道:「我今年属兔的,三十一岁了。」西门庆道:「你原来小我一岁。」见他会说话儿,枕上又好风月,心下甚喜。早晨起来,老婆先起来伏侍拿鞋袜,打发梳洗,极尽殷勤,把迎春绣春打靠后。又问西门庆讨葱白紬子,做披袄儿与娘穿孝,西门庆一一许他。敎小厮铺子里拿三疋葱白紬来,「你们一家裁一件。」以此见他两三次打动了心,瞒着月娘,背地银钱、衣服、首饰,甚么不与他。

次日,潘金莲就打听得知,西门庆在李瓶儿房内和奶子老婆睡了一夜。走到后边对月娘说:「大姐姐,你不说他几句?贼没廉耻货,昨日悄悄钻到那边房里,与老婆歇了一夜。饿眼见瓜皮,甚么行货子,好的歹的揽搭下!不明不暗,到明日弄出个孩子来算谁的?又像来旺儿媳妇子,往后教他上头上脸,甚么张致!」月娘道:「你们只要栽派教我说!他要了死了的媳妇子,你们背地都做好人儿,只把我合在缸底下一般。我如今又做儍子哩!你们说只顾和他说,我是不管你这闲帐!」金莲见月娘这般说,一声儿不言语,走回房去了。

西门庆起早,见天晴了,打发玳安往钱主事处下书去了。往衙门回来,平安儿来禀:「翟爹人来讨回书。」西门庆打发书讫,因问那人:「你怎的昨日不来取?」那人说:「小的又往巡抚侯爷那里下书来,耽搁了两日。」说毕,领书出门。西门庆吃了饭,就过对门房子里,看着兑银、打包、写书帐。二十四日烧纸,打发韩伙计、崔本、来保,并后生荣海、胡秀五人,起身往南边去。写了一封书,捎与苗小湖,就谢他重礼。

看看过了二十五六,西门庆谢毕孝,一日早晨,在上房吃了饭坐的。月娘便说:「这出月初一日,是乔亲家长姐生日,咱也还买分礼儿送了去。常言:先亲后不改。莫非咱家孩儿没了,断了礼不送了!」西门庆道:「怎的不送?」于是吩咐来兴买两只烧鹅,一副豕蹄,四只鲜鸡,两只熏鸭,一盘寿面,一套妆花缎子衣服,两方绡金汗巾,一盒花翠,写帖儿教王经送去。这西门庆吩咐毕,就往前边花园藏春阁书房中坐的。只见玳安下了书回来,回话说:「钱老爹见了爹帖子,随即冩书,差了一吏,同小的和黄四儿子到东昌府兵备道下与雷老爹。老爹旋行牌问童推官催文书,连犯人提上去,従新问理。连他家儿子孙文相都开出来,只追了十两烧埋钱,问了个不应罪名,杖七十,罚赎。复又到钞关上回了钱老爹话,讨了回帖纔来了。」西门庆见玳安中用,心中大喜。拆开回帖观看,原来雷兵备回钱主事帖子都在里面。上写道:

「来谕悉已处分。但冯二已曾责子在先,何况与孙文相忿殴,彼此俱伤;歇后身死,又在保辜限外:问之抵命,难以平允。量追烧埋钱十两,给与冯二。相应发落,谨此回复。

(下书)年侍生雷起元再拜。」

  西门庆看了欢喜,因问:「黄四舅子在那里?」玳安道:「他出来,都往家去了,明日同黄四来与爹磕头。黄四丈人与了小的一两银子。」西门庆吩咐置鞋脚穿。玳安磕头而出。

西门庆就歪在床炕上眠着了。王经在桌上小篆内炷了香,悄悄出来了。良久,忽听有人掀的帘儿响:只见李瓶儿蓦地进来,身穿糁紫衫,白绢裙,乱挽乌云,黄恹恹面容,向床前呌道:「我的哥哥,你在这里睡哩!奴来见你一面。我被那厮告了我一状,把我监在狱中,血水淋漓,与秽污在一处,整受了这些时苦。昨日蒙你堂上说了人情,减了我三等之罪。那厮再三不肯,发恨还要告了来拿你。我待要不来对你说,诚恐你早晚暗遭他毒手。我今寻安身之处去也,你须防范来!没事,少要在外吃夜酒。往那去,早早来家。千万牢记奴言,休要忘了!」说毕,二人抱头放声而哭。西门庆便问:「姐姐,你往那去?对我说。」李瓶儿顿然撒手,却是南柯一梦。西门庆従睡梦中直哭醒来,看见帘影射入书斋,正当卓午,追思起由不的心中痛切,正是:花落土埋香不见,镜空鸾影梦初醒。有诗为证:

残雪初晴照纸窗,地炉灰烬冷侵床。

个中邂逅相思梦,风扑梅花斗帐香。

  不想早晨送了乔亲家礼,乔大户娘子使了乔通来送请帖儿,请月娘众姊妹。小厮说,爹在书房中睡哩,都不敢来问。月娘在后边管待乔通。潘金莲说:「拿帖儿,等我问他去!」于是蓦地进书房。潘金莲上穿黑青回纹锦对衿衫儿,泥金眉子,一溜【扌寨】五道金三川钮扣儿;下着纱裙,内衬潞紬裙,羊皮金滚边。面前垂一双合欢鲛绡鸂鶒带;下边尖尖趫趫锦红膝裤下显一对金莲;头上寳髻云鬟,打扮如粉妆玉琢,耳边带着青寳石坠子。推开书房门,见西门庆歪着,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我的儿,独自个自言自语,在这里做甚么?嗔道不见你,原在这里好睡也!」一面说话,口中嗑瓜子儿,因问西门庆:「眼怎生揉的恁红红的?」西门庆道:「我控着头睡来。」妇人道:「倒只像哭的一般。」西门庆道:「怪奴才,我平白怎的哭?」金莲道:「只怕你一时想起甚心上人儿来是的。」西门庆道:「没的胡说,有甚心上人、心下人!」金莲道:「李瓶儿是心上的,奶子是心下的。俺们是心外的人,入不上数!」西门庆道:「怪小淫妇儿,又六说白道起来!」因问:「我和你说正经话,前日李大姐装绑,你们替他穿了甚么衣服在身底下来?」金莲道:「你问怎的?」西门庆道:「不怎的,我问声儿。」金莲道:「你问必有个缘故。上面他穿两套遍地金缎子衣服,底下是白绫袄,黄紬裙,贴身是紫绫小袄、白绢裙、大红缎小衣。」西门庆点了点头儿。金莲道:「我做兽医二十年,猜不着驴肚里病!你不想他,问他怎的?」西门庆道:「我纔方梦见他来。」金莲道:「梦是心头想,涕喷鼻子痒。饶他死了,你还这等念他。像俺都是可不着你心的人,到明日死了苦恼,也没那人题念。——此是想的你这心里胡油油的!」西门庆向前一手搂过他脖子来,就亲了个嘴,说:「怪小油嘴,你有这些贼嘴贼舌的。」金莲道:「我的儿,老娘猜不着你那黄猫黑尾的心儿!」一面把嗑了的瓜子仁儿,满口哺与西门庆吃。两个又咂了一回舌头,自觉甜唾溶心,脂香满唇,身边兰麝袭人。西门庆于是淫心辄起,搂他在床上坐。他便仰靠梳背,露出那话来,教妇人品箫,妇人眞个低垂粉项,吞吐裹没,往来呜咂有声。西门庆见他头上戴金赤虎分心,香云上围着翠梅花钿儿,后鬓上珠翘错落,兴不可遏。正做到羙处,忽听来安儿隔帘说:「应二爹来了。」西门庆道:「请进来。」慌的妇人没口子叫来安儿:「贼,且不要呌他进来,等我出去着。」来安儿道:「进来了,在小院内。」妇人道:「还不去敎他躲躲儿?」那来安儿走去说:「二爹且闪闪儿,有人在屋里。」这伯爵便走到松墙傍边看雪培竹子。王经掀着软帘,只听裙子响,金莲一溜烟后边走了。正是: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

  伯爵进来,见西门庆唱喏,坐下。西门庆道:「你连日怎的不来?」伯爵道:「哥,恼的我了不的在这里!」西门庆问道:「又怎的恼?你告我说。」伯爵道:「不好告你说。紧自家中没钱,昨日俺房下那个,平白又桶出个孩儿来!但是人家白日里还好挝挠,半夜三更,房下又七痛八病,少不得爬起来收拾草纸被褥,陆续看他,叫老娘去。打紧应寳又不在家——俺家兄使了他往庄子上驮草去了,百忙挝不着个人。我自家打着灯笼,叫了巷口儿上邓老娘来。及至进门,养下来了。」西门庆问:「养个甚么?」伯爵道:「养了个小厮。」西门庆骂道:「儍狗才,生了儿子倒不好,如何反恼!是春花儿那奴才生的?」伯爵笑道:「是你春姨人家。」西门庆道:「那贼狗掇腿的奴才,谁敎你要他来,呌呌老娘还抱怨?」伯爵道:「哥,你不知,冬寒时月,比不的你们有钱的人家;家道又有钱,又有偌大前程官职,生个儿子出来,锦上添花,便喜欢。俺如今自家还多着个影儿哩,要他做甚么?家中一窝子人口要吃穿盘缠。只这两日,忙巴劫的魂也没了!应寳逐日该操,当他的差事去了。家兄那里是不管的。大小姐便打发出去了,天理在头上,多亏了哥你!眼见的这第二个孩子又大了,交年便是十三岁。昨日媒人来讨帖儿,我说:早哩,你且去着。紧自焦的魂也没了,猛可半夜又钻出这个业障来!那黑天摸地,那里活变钱去?房下见我抱怨,没计奈何,把他一根银插儿与了老娘,发落去了。明日洗三,嚷的人家知道了,到满月拿甚么使?到那日我也不在家,信信拖拖往那寺院里且住几日去罢。」西门庆笑道:「你去了,好了和尚,却打发来好赶热被窝儿。你这狗才,到底占小便益儿!」又笑了一回。

那应伯爵故意把嘴谷都着不做声。西门庆道:「我的儿,不要恼。你用多少银,一发对我说,等我与你处。」伯爵道:「有甚多少!」西门庆道:「也够你搅缠是的。到其间不够了,又拿衣服当去?」伯爵道:「哥若肯下顾,二十两银子就够了,我写个符儿在此。费烦的哥多了,不好开口的,又不敢填数儿,随哥尊意便了。」那西门庆也不接他文约,说:「没的扯淡!朋友家,什么符儿。」正说着,只见来安儿拿茶进来。西门庆呌小厮:「你放下盏儿,唤王经来。」不一时,王经来到,西门庆吩咐:「你往后边对你大娘说,我里间床背阁上,有前日巡按宋老爹摆酒两封银子,拿一封来。」王经应诺,去不多时,拿银子来。西门庆就递与应伯爵说:「这封五十两,你都拿了使去,省的我又拆开他。原封未动,你打开看看。」伯爵道:「忒多了。」西门庆道:「多的你收着。眼下你二令爱不大了?你可也替他做些鞋脚衣裳,到满月也好看。」伯爵道:「哥说的是。」将银子拆开,都是两司各府倾就分资,三两一锭,松纹足色,满心欢喜,连忙打恭致谢,说道:「哥的盛情,谁肯!真个不收符儿?」西门庆道:「儍孩儿,谁和你一般计较?左右我是你老爷老娘家。不然,你但有事来,就来缠我?这孩子也不是你的孩子,自是咱两个合养的。实和你说,过了满月,把春花儿那奴才叫了来,且答应我些时儿,只当利钱,不算兑了帐。」伯爵道:「你春姨这两日瘦的像你娘那样哩!」两个戏了一回。伯爵因问:「黄四丈人那事怎样儿?」西门庆把玳安往返的事告说了一遍:「钱龙野书到,雷兵备旋行牌提了犯人上去,従新问理,把孙文相父子两个都开出来了,只认十两烧埋钱,打了杖罪,没事了。」伯爵道:「造化他了。他就点着灯儿,那里寻这人情去?你不受他的,干不受他的,虽然你不希罕,留送钱大人也好。别要饶了他,教他好歹摆一席大酒,里边请俺们坐一坐。你不说,等我和他说。饶了他小舅一个死罪,当别的小可事儿?」不说两个在书房中说话。

且说月娘在上房拿银子与王经出来,只见孟玉楼走入房来,说他兄弟孟鋭在韩姨夫那里,如今不久又起身,往川广贩杂货去,「今来辞辞他爹,在我屋里坐着哩,爹在那里?姐姐使个小厮对他爹说声儿。」月娘道:「他在花园书房,和应二坐着哩。又说请他爹哩,头里潘六姐倒请的好他爹!乔通送帖儿来,等着问他爹去,就讨他个话儿,到明日咱们好收拾了去。我便把乔通留下,打发吃茶。长等短等不见来,熬的乔通也去了。半日只见他従前边走将来,教我问他:『你对他说了不曾?』他没的话回,说:『哕,我就忘了和他说。一回,应二来了,我就出来了。谁得久停久住和他说话来?』帖子还袖在袖子里。教我说脆帮根儿咬:『早是没甚紧勾当,教人只顾等着。你原来恁个没尾巴行货子,不知在前头干甚么营生,那半日纔进来,恰好还不曾说!』乞我讧了两句,往前去了。」少顷,来安进来,月娘使他请西门庆,说孟二舅来了。西门庆便起身,留伯爵:「你休去了,我就来。」走到后边,月娘先把乔家送帖来请说了。西门庆说:「那日只你一人去罢。热孝在身,莫不一家子都出来?」月娘说:「他孟二舅来辞辞你,一两日起身往川广去也,在那边屋里坐着哩。」又问:「头里你要那封银子与谁?」西门庆悉言:「应二哥房里春花儿,昨晚生了个儿子,问我借几两银子使。告我说,他第二个女儿又大,愁的了不的。借助几两银子使罢了。」月娘道:「好好!他恁大年纪,也纔见这个儿子,应二嫂不知怎的喜欢哩!到明日,咱也少不的送些粥米儿与他。」西门庆道:「这个不消说。到满月,不要饶花子,奈何他好歹发帖儿,请你们往他家走走去,就瞧瞧春花儿怎么模样!」月娘笑道:「左右和你家一般样儿,也有鼻儿有眼儿,莫非别些儿!」一面使来安下边请孟二舅来。

不一时,玉楼同他兄弟来拜见,叙礼已毕,西门庆陪他叙了回话,让至前边书房内与伯爵相见,吩咐小厮后边看菜儿。于是放桌儿,筛酒上来,三人饮酒。西门庆敎再取双锺筯:「对门请温师父陪你二舅坐。」来安不一时回说:「温师父不在,望倪师父去了。」西门庆说:「请你姐夫来坐坐。」良久,陈经济来,与二舅见了礼,打横坐下。西门庆问:「二舅几时起身?去多少时?」孟鋭道:「出月初二日准起身。定不的年岁,还到荆州买纸,川广贩香蜡,着紧一二年也不定。贩毕货,就来家了。此去従河南陕西汉中去,回来打水路,従峡江荆州那条路来,往回七八千里地。」伯爵问:「二舅贵庚多少?」孟鋭道:「在下虚度二十六岁。」伯爵道:「亏你年小小的,晓的这许多江湖道路。似俺们虚老了,只在家里坐着。」须臾,添换上来,杯盘罗列。孟二舅吃至日西时分,告辞去了。

西门庆送了回来,还和伯爵吃了一回。只见买了两座箱库来,西门庆委付陈经济装库,问月娘寻出李瓶儿两套锦衣,搅金银钱纸装在库内。因向伯爵说:「今日是他六七,不念经,替他烧座库儿。」伯爵道:「好快光阴,嫂子又早没了个半月了。」西门庆道:「这出月初五日,是他断七,少不的替他念个经儿。」伯爵道:「这遭哥念佛经罢了。」西门庆道:「大房下说,他在时因生小儿,许了些〈血盆经忏〉;许下家中走的两个女僧做首座,请几众尼僧,替他礼拜几卷忏儿。」说毕,伯爵见天晚,说道:「我去罢,只怕你与嫂子烧纸。」又深深打恭说:「蒙哥厚情,死生难忘!」西门庆道:「难忘不难忘,我儿,你休推梦里睡裏。你众娘到满月那日,买礼都要去哩。」伯爵道:「又买礼做甚!我就头着地,好歹请众嫂子到寒家光降光降。」西门庆道:「到那日,好歹把春花儿那奴才收拾起来,牵了来我瞧瞧。」伯爵道:「你春姨他说来,有了儿子,不用着你了。」西门庆道:「别要慌,我见了那奴才,和他答话。」伯爵佯长笑的去了。西门庆令小厮收了家伙。走到李瓶儿房里,陈经济和玳安已把库装封停当。那日玉皇庙永福寺报恩寺都送疏:道家是寳肃昭成真君像,佛家是冥府第六殿变成大王。门外花大舅家,送了一盒匾食,十分冥纸。吴大舅子家也是如此。西门庆看着迎春摆设羹饭完备,下出匾食来,点上香烛,使绣春请了后边吴月娘众人来。西门庆与李瓶儿烧了纸,抬出库去,教经济看着大门首焚化,不在话下。正是:芳魂料不随灰死,再结来生未了缘。

  毕竟未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