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词话(梦梅馆本)》-第八十九回 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吴月娘悮入永福寺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3日 星期三 22:07:07 作者:


关灯
护眼

风拂烟笼锦旆扬,太平时节日初长。

能添壮士英雄胆,善解覊人愁闷肠。

三尺绕垂杨柳岸,一竿斜插杏花旁。

男儿未遂平生志,且楽高歌入醉乡。

  话说吴月娘次日备办了一张祭桌,猪首三牲、羹饭冥纸之类,封了一疋尺头,教大姐收拾一身缟素衣服,坐轿子,薛嫂儿押着祭礼先行。来到陈宅门首,只见陈经济正在门首站立。那薛嫂把祭礼敎人抬进去,经济便问:「那里的?」薛嫂道了万福说:「姐夫,你休推不知。你丈母家来与你爹烧纸,送大姐来了。」经济便道:「我鸡巴肏的纔是丈母!正月十六日贴门神——迟了半月。人也入了土,纔来上祭!」薛嫂道:「好姐夫,你丈母说,寡妇人没脚蟹,不知你这里亲家灵柩来家,迟了一步,休怪。」正说着,只见大姐轿子落在门首。经济问是谁,薛嫂道:「再有谁?你丈母心内不好,一者送大姐来家,二者敬与你爹烧纸。」经济骂道:「趁早把淫妇抬回去。好的死了万万千千,我要他做甚么!」薛嫂道:「常言道:嫁夫招主,怎的说这个话?」经济道:「我不要这淫妇了,还不与我走!」那抬轿的只顾站立不动,被经济向前踢了两脚,骂道:「还不与我抬了去,我把花子腿砸折了,把淫妇鬓毛都薅净了!」那抬轿子的见他踢起来,只得抬轿子往家中走不迭。比及薛嫂呌出他娘张氏来,轿子已抬的去了。薛嫂儿没奈何,敎张氏收下祭礼,走来回覆吴月娘。把吴月娘气的一个发昏,说道:「恁个没天理的短命囚根子!当初你家为了官事,躲来丈人家居住,养活了这几年,今日反恩将仇报起来了!只恨死鬼,当初搅下的好货在家里,弄出事来,到今日敎我做臭老鼠,敎他这等放屁辣臊。」对着大姐说:「孩儿,你是眼见的,丈人丈母那些儿亏了他来?你活是他家人,死是他家鬼,我家里也难以留你。你明日还去,休要怕他,料他挟不到你井里。他好胆子,恒是杀不了人。难道世间没王法管他也怎的!」当晚不题。

到次日,一顶轿子,教玳安儿跟随着,把大姐又送到陈经济家来。不想陈经济不在家,往坟上替他父亲添土迭山子去了。张氏知礼,把大姐留下,对着玳安说:「大官到家,多多上覆亲家:多谢祭礼,休要和他一般儿见识。他昨日已有酒了,故此这般。等我慢慢说他。」一面管待玳安儿,安抚来家。至晚,陈经济坟上回来,看见了大姐,就行踢打,骂道:「淫妇,你又来做甚么?还自说我在你家雌饭吃!你家收着俺许多箱笼,因此起的这大产业,不道的白养活了女婿!好的死了万千,我要你这淫妇做甚!」大姐亦骂:「没廉耻的囚根子,没天理的囚根子!淫妇出去吃人杀了,没的禁拿我煞气!」被经济采过顶发,尽力打了几拳头。他娘走来解劝,把他娘推了一跤。他娘呌骂哭喊说:「好囚根子,红了眼,连我也不认的了!」到晚上,一顶轿子把大姐又送将来,吩咐道:「不讨将寄放妆奁箱笼来家,我把你这淫妇活杀了!」这大姐害怕,躲在家中居住,再不敢去了。有诗为证:

相识当初信有疑,心情还似永无涯。

谁知好事多更变,一念翻成怨恨谋。

  这里西门大姐在家躲住,不敢去了,不题。一日,三月清明佳节,吴月娘备办香烛金银冥纸、三牲祭物酒肴之类,抬了两大食盒,要往城外五里原新坟上与西门庆上新坟祭扫。留下孙雪娥和着大姐众丫头看家,带了孟玉楼和小玉,并奶子如意儿抱着孝哥儿,都坐轿子,往坟上去。又请了吴大舅和大妗子老公母二人同去。出了城门,只见那郊原野旷,景物芳菲,花红柳绿,仕女游人不断头的走的。一年四季,无过春天,最好景致:日谓之丽日,风谓之和风,吹柳眼,绽花心,拂香尘:天色暖谓之暄,天色寒谓之料峭;骑的马谓之寳马,坐的轿谓之香车,行的路谓之香径,地下飞起土来谓之香尘;千花发蕊,万草生芽,谓之春信。春忒然好,有首词曰:

韶光淡荡,淑景融和。小桃深妆脸妖娆,嫩柳袅宫腰细腻。百啭黄鹂惊回午梦,数声紫燕说破春愁。日舒长暖澡鹅黄,水渺茫浮香鸭绿。隔水不知谁院落,秋千高挂绿杨荫。

端的春景,果然是好!到的春来,那府州县道与各处村镇乡市都有游玩去处。有诗为证:

清明何处不生烟,郊外微风挂纸钱。

人笑人歌芳草地,乍晴乍雨杏花天。

海棠枝上绵莺语,杨柳堤边醉客眠。

红粉佳人争画板,彩绳摇曳学飞僊。

  却说吴月娘等轿子到五里原坟上,玳安押着食盒又早先到,厨下生起火来,厨役落作整理不题。月娘与玉楼、小玉、奶子如意儿抱着孝哥儿,到于庄院客坐内,坐下吃茶,等着吴大妗子不见到。玳安向西门庆坟上祭台上,摆设桌面三牲羹饭祭物,列下纸钱,只等吴大妗子。原来大妗子雇不出轿子来。约巳牌时分纔同吴大舅雇了两个驴儿骑将来。月娘便说:「大妗子雇不出轿子来,这驴儿怎么骑?」一面吃了茶,换了衣服,走来西门庆坟前祭扫。那月娘手拈着五根香:一根香他拿在手内,一根香递与玉楼,一根递与奶子如意儿替孝哥儿上,那两根递与吴大舅、大妗子。月娘插在香炉内,深深拜下去说道:「我的哥哥,你活时为人,死后为神。今日三月清明佳节,你的孝妻吴氏三姐、孟三姐,同你周岁孩童孝哥儿,敬来与你坟前烧一陌钱纸。你保佑他长命百岁,替你做坟前拜扫之人。我的哥哥,我和你做夫妻一场,想起你那模样儿并说的话来,是好伤感人也!」玳安把纸钱点着,有哭〈山坡羊〉为证:

「烧罢纸,小脚儿连跺。奴与你做夫妻一场,并没个言差语错。实指望同谐到老,谁知你半路将奴抛却。当初人情看望,全然是我。今丢下铜斗儿家缘孩儿又小,撇的俺子母孤孀怎生遣过?恰便似中途遇雨半路里遭风来呵,拆散了鸳鸯,生揪断异菓!呌了声,好性儿的哥哥,想起你那动静行藏,可不嗟叹杀我!」〈带步步娇〉:

「烧的纸灰儿团团转,不见我儿夫面。哭了声年少夫,撇下娇儿闪的奴孤单。咱两无缘,怎得和你重相见!」

  玉楼向前插上香,深深拜下,哭唱〈前腔〉:

「烧罢纸,满眼泪堕。呌了声人也天也,丢的奴无有个下落。实承望和你白头厮守,谁知道半路花残月没。大姐姐有儿童他房里还好,闪的奴树倒无阴跟着谁过?独守孤帷怎生奈何?恰便似前不着店后不着村里来呵,那是我叶落归根,收圆结果?呌了声,年小的哥哥!要见你只除非梦儿里相逢,却不想念杀了我!」〈带步步娇〉:

「哭来哭去哭的奴痴呆了,你一去了无消耗。思量好无下梢,无下梢!你正青春奴又多娇。好心焦,清减了花容月貌!」

  玉楼上了香,奶子如意抱着哥儿,也跪下上香,磕了头。吴大舅大妗子都炷了香,行毕礼数,同让到庄上卷棚内,放桌席摆饭,收拾饮酒。月娘让吴大舅大妗子上坐,月娘与玉楼打横,小玉和奶子如意儿,同大妗子家使的老姐兰花,都两边打横列坐,把酒来斟。按下这里吃酒不题。

却表那日周守备府里也上坟。先是春梅隔夜和守备睡,假推做梦,睡梦中哭醒了。守备慌的问:「你怎的哭?」春梅便说:「我梦见我娘向我哭泣,说养我一场,怎地不与他清明寒食烧纸儿?因此哭醒了。」守备道:「这个也是养女一场,你的一点孝心。不知你娘坟在何处?」春梅道:「在南门外,永福寺后面便是。」守备说:「不打紧,永福寺是我家香火院。明日咱家上坟,你敎伴当抬些祭物,往那里与你娘烧分纸钱,也是好处。」至次日,守备令家人收拾食盒酒菓祭品,径往城南祖坟上,那里有大庄院、厅堂、花园去处,那里有享堂、祭台,大奶奶、孙二娘并春梅,都坐四人轿,排军喝路,上坟耍子去了。

却说吴月娘和大舅大妗子吃了回酒,恐怕晚来,吩咐玳安、来安儿,收拾了食盒酒菓,先往那十里长堤杏花村酒楼下,拣高阜去处、人烟热闹那里,设放桌席等候。又见大妗子没轿子,都把轿子抬着,后面跟随不坐,吴月娘领定一簇男女,——吴大舅牵着驴儿压后同行——踏青游玩。三里抹过桃花店,五里望见杏花村,只见那随路上坟游玩的王孙士女,花红柳绿,闹闹喧喧,不断头的走。偏衬着日暖风和,寻芳问景,不知又多少。正走之间,也是合当有事,远远望见绿槐影里一座庵院,盖造得十分齐整。但见:

山门高耸,梵宇清幽。当头敕额字分明,两下金刚形势猛。五间大殿,龙鳞瓦砌碧成行;两廊僧房,龟背磨砖花嵌缝。前殿塑风调雨顺,后殿供过去未来。钟鼓楼森立,藏经阁巍峨。旛竿高峻接青云,寳塔依稀侵碧汉。木鱼横挂,云板高悬。佛前灯烛荧煌,炉内香烟缭绕。幢幡不断,观音殿接祖师堂;寳盖相连,鬼母位通罗汉院。时时护法诸天降,岁岁降魔尊者来。

  吴月娘便问:「这座寺呌着甚么寺?」吴大舅便说:「此是周秀老爷香火院,名唤永福禅林。前日姐夫在日,曾舍几十两银子在这寺中,重修佛殿,方是这般新鲜。」月娘向大妗子说:「咱也到这寺中看一看。」于是领着一簇男女,进入寺中来。不一时,小沙弥看见,报与长老知道。见有许多男女,便出方丈来迎,「请施主菩萨随喜。」但见这长老,怎生模样:

    一个青旋旋光头新剃,把麝香松子匀搽。一领黄烘烘直裰初缝,使沉速旃檀浓染。山根鞋履,是福州染到深青;九缕丝绦,系西地买来真紫。那和尚光溜溜一双贼眼,单睃趁施主娇娘;这秃厮羙甘甘满口甜言,专说诱丧家少妇。淫情动处,草庵中去觅尼姑;色胆发时,方丈内来寻行者。仰观神女思同寝,每见嫦娥要媾欢。

  这长老见吴大舅吴月娘,向前合掌道了问讯,连忙唤小和尚开了佛殿:「请施主菩萨随喜游玩,小僧看茶。」那小沙弥开了殿门,领月娘一簇男女,前后两廊参拜,观看了一回,然后到长老方丈。长老连忙点上茶来,雪锭般盏儿,甜水好茶。吴大舅请问长老道号,那和尚笑嘻嘻说:「小僧法名道坚。这寺是恩主帅府周爷香火院,小僧忝在本寺长老,廊下管百十僧众,后边禅堂中还有许多云游僧行,常川坐禅,与四方檀越答报功德。」一面方丈中摆斋,让月娘:「众菩萨请坐,小僧一茶而已。」月娘道:「不当打搅长老寳刹。」一面拿出五钱银子,敎大舅递与长老:「佛前请香烧。」那和尚笑吟吟打问讯谢了,说道:「小僧无甚管待,施主菩萨少坐,略备一茶而已,何劳费心赐与布施。」不一时,小和尚放了桌儿,拿上素菜斋食饼馓上来。那和尚在旁陪坐。举筯儿纔待让月娘众人吃时,忽见两个青衣汉子,走的气喘吁吁,暴雷也一般报与长老说道:「长老还不快出来迎接,府中小奶奶来祭祀来了!」慌的长老披袈裟戴僧帽不迭,吩咐小沙弥连忙收了家活:「请列位菩萨且在小房避避,打发小夫人烧了纸,祭毕去了,再欵坐一坐不迟。」吴大舅告辞,和尚死活留住,又不肯放。

那和尚慌的鸣起钟鼓来,出山门迎接,远远在马道口上等候。只见一簇青衣人,围着一乘大轿,従东云飞般来,轿夫走的个个汗流满面,衣衫皆湿。那长老躬身合掌说道:「小僧不知小奶奶前来,理合远接,接待迟了,万勿见罪!」这春梅在帘内答道:「起动长老。」那手下伴当,又早向寺后金莲坟上抬将祭桌来,摆设已齐,纸钱列下。春梅轿子来到,也不到寺,径入寺后白杨树下金莲坟前,下了轿子,两边青衣人伺候。这春梅不慌不忙,来到坟前插了香,拜了四拜,说道:「我的娘,今日庞大姐特来与你烧陌纸钱,你好处生天,苦处用钱。早知你死在仇人之手,奴随问怎的,也娶来府中,和奴做一处。还是奴躭悮了你,悔已是迟了!」说毕,令左右把纸钱烧了。这春梅向前放声大哭,有哭〈山坡羊〉为证:

「烧罢纸,把凤头鞋跌绽。呌了声娘,把我肝肠儿呌断。只因你逞风流,人多恼你疾发你出去。被仇人纔把你命儿坑陷。奴在深宅怎得个自然?又无亲,谁把你挂牵?实指望和你同床儿共枕,怎知道你命短无常,死的好可怜!呌了声,不睁眼的青天!常言道好物难全,红罗尺短。」

  这里春梅在金莲坟上祭祀哭泣,不题。却说吴月娘在僧房内,只知有宅内小夫人来到,长老出去山门迎接,又不见进来。问小和尚,小和尚说:「这寺后有小奶奶的一个姐姐,新近葬下,今日清明节,特来祭扫烧纸。」孟玉楼便道:「怕不就是春梅来了,也不定的。」月娘道:「他又那得个姐来,死了葬在此处?」又问小和尚:「这府里小夫人姓甚么?」小和尚道:「姓庞氏。前日与了长老四五两经钱,敎替他姐姐念经,荐拔生天。」玉楼道:「我听见爹说,春梅娘家姓庞,呌庞大姐,莫不是他?」正说话,只见长老先走来,吩咐小沙弥:「快看好茶。」不一时轿子抬进方丈二门里纔下轿。月娘和玉楼众人打僧房帘内望外张看怎样的小夫人。定睛仔细看时,却是春梅!但比昔时出落长大身材,面如满月,打扮的粉妆玉琢,头上戴着冠儿,珠翠堆满,凤钗半卸,穿大红妆花袄儿,下着翠蓝缕金宽襕裙子,带着玎珰禁步,比昔不同许多。但见:

寳髻巍峨,凤钗半卸。胡珠环耳边低挂,金挑凤鬓后双插。红绣袄偏衬玉香肌,翠纹裙下映金莲小。行动处,胸前摇响玉玎珰;坐下时,一阵麝兰香喷鼻。腻粉妆成脖颈,花钿巧贴眉尖。举止惊人,貌比幽花殊丽;姿容闲雅,性如兰蕙温柔。若非绮阁生成,定是兰房长就。俨若紫府琼姬离碧汉,蕊宫僊子下尘寰。

  那长老一面掀帘子,请小夫人方丈明间内坐,上面独独安放一张公座椅儿。春梅坐下,长老参见已毕,小沙弥拿上茶。长老递茶上去,说道:「今日小僧不知宅内上坟,小奶奶来这里祭祀,有失迎接,恕罪小僧。」春梅道:「外日多有起动长老,诵经追荐。」那和尚没口子说:「小僧岂敢。有甚殷勤补报恩主?多蒙小奶奶赐了许多经钱衬施,小僧请了八众禅僧,整做道场,看经礼忏一日,晚夕又多与他老人家装些厢库焚化。道场圆满,纔打发两位管家进城,宅里回小奶奶话。」春梅吃了茶,小和尚接下锺盏来。长老只顾在旁一递一句与春梅说话,把吴月娘众人拦阻在内,又不好出来的。月娘恐怕天晚,使小和尚请下长老来要起身。那长老又不肯放,走来方丈禀春梅说:「小僧有件事,禀知小奶奶。」春梅道:「长老有话,但说无妨。」长老道:「适间有几位游玩娘子,在寺中随喜,不知小奶奶来。如今他要回去,未知小奶奶尊意如何。」春梅道:「长老何不请来相见?」那长老慌的来请。吴月娘又不肯出来。只说:「长老,不见罢。天色晚了,俺们告辞去罢。」长老见收了他布施,又没管待,又意不过,只顾再三催促。吴月娘与孟玉楼吴大妗子推阻不过,只得出来。春梅一见便道:「原来是二位娘与大妗子!」于是先让大妗子转上,花枝招飐磕下头去。慌的大妗子还礼不迭,说道:「姐姐今非昔日比,折杀老身!」春梅道:「好大妗子,如何说这话?奴不是那样人!尊卑上下,自然之理。」拜了大妗子,然后向月娘孟玉楼插烛也似磕头去。月娘玉楼亦欲还礼,春梅那里肯,扶起磕了四个头说:「不知娘们在这里,早知也请出来相见。」月娘道:「姐姐,你自従出了家门,在府中一向奴多缺礼,没曾看你,你休怪。」春梅道:「好奶奶,奴那里出身,岂敢说怪?」因见奶子如意儿抱着孝哥儿,说道:「哥哥也长的恁大了。」月娘说:「你和小玉过来,与姐姐磕个头儿。」那如意儿和小玉二人,笑嘻嘻过来,亦与春梅都平磕了头。月娘道:「姐姐,你受他两个一礼儿。」春梅向头上拔下一对金头银簪儿来,插在孝哥儿帽儿上。月娘说:「多谢姐姐簪儿。还不与姐姐唱个喏儿?」如意儿抱着哥儿,真个与春梅道了个喏,把月娘喜欢的了不得。玉楼说:「姐姐,你今日不到寺中,咱娘儿们怎得遇在一处相见?」春梅道:「便是。因俺娘他老人家,新埋葬在这寺后。奴在他手里一场,他又无亲无故,奴不记挂着替他烧张纸儿,怎生过得去?」月娘说:「我记的你娘没了好几年,不知葬在这里。」孟玉楼道:「大娘还不知庞大姐说话!说的潘六姐死了,多亏姐姐如今把他埋在这里。」月娘听了,就不言语了。吴大妗子道:「谁似姐姐这等有恩,不肯忘旧,还葬埋了他,逢节令题念他,来替他烧钱化纸。」春梅道:「好奶奶,想着他怎生抬举我来!今日他死的苦,是这般抛露丢下,怎不埋葬他?」说毕,长老敎小和尚放桌儿,摆斋上来。两张大八僊桌子,蒸酥煠□饼馓点心,各样素馔菜蔬,堆满春台。絶细金芽雀舌,甜水好茶。众人吃了,收下家活去。吴大舅自有僧房管待,不在话下。

孟玉楼起身,心里要往金莲坟上看看,替他烧张纸,也是姊妹一场。见月娘不动身,拿出五分银子,教小沙弥买纸去。长老道:「娘子不消买去,我这里有金银纸,拿几分烧去。」玉楼把银子递与长老,使小沙弥领到后边白杨树下金莲坟上,见三尺坟堆,一堆黄土,数柳青蒿。上了根香,把纸钱点着,拜了一拜,说道:「六姐,不知你埋在这里!今日孟三姐悮到寺中,与你烧陌钱纸,你好处生天,苦处用钱!」一面取出汗巾儿来,放声大哭。有哭〈山坡羊〉为证:

「烧罢纸,泪珠儿乱滴。呌六姐一声,哭的奴一丝儿两气。想当初咱二人不分个彼此,做姊妹一场并无面红面赤。你性儿强我常常儿的让你,一面儿不见不是你寻我我就寻你。恰便像比目鱼,双双热粘在一处。忽被一阵风咱分开来嚛,共树同栖,一旦各自去飞!呌了声六姐,你试听知:可惜你一段儿聪明,今日埋在土里!」

  那奶子如意儿见玉楼往后边,也抱了孝哥儿来看了看。月娘在方丈内和春梅说话,敎奶子:「休抱了孩子去,只怕唬了他。」如意儿道:「奶奶不妨事,我知道。」径抱到坟上,看玉楼烧纸哭罢回来。春梅和月娘匀了脸,换了衣裳。吩咐小伴当将食盒打开,将各样细菓甜食肴品点心攒盒,摆下两桌子,布甑内筛上酒来,银钟牙筯,请大妗子月娘玉楼上坐,他便主位相陪。奶子小玉老姐两边打横。吴大舅另放一张桌子在僧房内。正饮酒中间,忽见两个青衣伴当,走来跪下,禀道:「老爷在新庄,差小的来请小奶奶,看杂耍调百戏的。大奶奶二奶奶都去了,请奶奶快去哩!」这春梅不慌不忙,说:「你回去,知道了。」那二人应诺下来,又不敢去,在下边等候,且待他陪完。大妗子月娘便要起身,说:「姐姐,不再打搅!天色晚了,你也有事,俺们去罢。」那春梅那里肯放,只顾令左右将大锺来劝道:「咱娘儿们会少离多,彼此都见长着,休要断了这门亲路。奴也没亲没故,到明日娘好的日子,奴往家里走走去!」月娘道:「我的姐姐,说一声儿就够了,怎敢起动你?容一日,奴去看姐姐去。」饮过一杯,月娘说:「我酒够了。你大妗子没轿子,十分晚了,不好行的。」春梅道:「大妗子没轿子,我这里有跟随小马儿,拨一疋与妗子骑,送了家去。」一面收拾起身。春梅呌过那长老来,令小伴当拿出一疋大布五钱银子与长老。长老拜谢了,送出山门。春梅与月娘拜别,看着月娘玉楼众人上了轿子,他也坐轿子,两下分路,一簇人跟随,喝着道往新庄上去了。正是:树叶还有相逢处,岂可人无得运时。

  毕竟未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