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续金瓶梅》-自序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10:42:04 作者:


关灯
护眼

闲窗静坐,偶看到“第一奇书”,始于王凤洲先生手作。观其妙文,金针之细,粉腻香浓;至藏针伏线,令人毛发悚然。原本《金瓶梅》一百回内,细如牛毛千万根,共具一体,血脉贯通,千里相牵。自“悌”字起。“孝”字结,天理循环,幻化已了。
  但看《三世报》,虽系续作,因过犹不及,渺渺冥冥。查西门庆虽有武植等人命几案,其恶在潘金莲、王婆、陈经济、苗青四人,罪而当诛。看西门庆、春梅,不过淫欲过度,利心太重。若至挖眼、下油锅,三世之报,人皆以错就错,不肯改恶从善。故又引回数人,假捏“金”字、“屏”字、“梅”字,幻造一事。虽为风影之谈,不必分明利弊攻效,续一部艳异之篇,名《三续金瓶梅》又曰《小补奇酸志》,共四十回。补其不足,论其有余。自“幻”字起,“空”字结。文法虽准,旧本一切秽言污语,尽皆删去。不过循情察理,发泄世态炎凉,消遣时恨,令人回头是岸,转祸为福。读者不可以淫书续淫词论。若看错了题目,不惟失去本来面目,而更辜负了作者之心。须观其如何针锋相对,曲折成文;如何因果报应,酿成奇酸。天下最真者,莫若伦常;最假者,莫如财色。譬如大块文章,莫过一理,“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已矣!
  余本武夫,性好穷研书理。不过倚山立柱,宿海通河。因不惜苦心,大费经营。暑往寒来,方乃告成。为观者哂之,定一轴虎头蛇尾图画以嘲,一笑云尔。
  讷音居士题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