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续金瓶梅》-第八回 西门庆刨金利市 袁碧莲私会佳期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10:55:19 作者:


关灯
护眼

且说吴月娘这日起的早,众姊妹来到上房道了万福。小玉、天香儿按次递了茶。春娘说:“求姐姐绞绞脸。”月娘说:“你就是认的我,闲着他们作什么?”春娘道:“他们都是些新手子,那有姐姐老练。”于是叫丫环重开妆台复对雪镜,与春娘绞起来。月娘道:“你的这鬓角要脱了,小心些。不是我与你玩,少吃好东西。”春娘笑了,说:“阿弥陀佛!天知道。”说的大家都笑了。往黄羞花说:“妹妹叫丫头把我的粉盒与镊子取了来。”黄姐道:“我那有丫头撒着使,叫别人去罢。”春娘说:“我的丫头无来,小姑娘取去罢。”小玉答应去了。春梅对月娘说:“五姐无人使,大姐姐把新买的分给他一个不好么?”月娘道:“我也忘了,叫素兰扶侍他罢。”黄姐忙与月娘道谢。素兰与黄姐磕了头。
  少时,小玉取了粉盒、镊子来说:“二娘这粉剩了不多了。”春娘道:“多着呢,我要掐些玉簪棒儿蒸蒸。楚云、玉香小肉儿都不会。”芙蓉儿在旁说:“奴才会蒸,还会做鹅油净面光。若不嫌不好,一搭里做了孝敬娘们。”春娘道:“你既会做就做些与我们使,多少钱与我要。”芙蓉儿道:“娘说那里的话,什么值钱的东西,现成的鹅杀上一只,铺子里有的是冰片、麝香,用几匣粉也值的奶奶赏钱?若赏脸,奴才进个孝心。”说的大家都乐了。蓝姐说:“怪不的他的脸凝亮,原来他会制粉。”说着绞完了脸。叫玉香掐了一兜玉簪棒儿交与芙蓉儿说:“不要多了,每人两匣就够了。”
  话未说完,只听的一片声。如意儿、珍珠儿、王六儿、袁碧莲嚷道:“来旺儿屋里锁着有一群小娃子,光着屁股撂跤呢!娘们快去瞧去。”月娘道:“那里的话,屋子锁着,从那里进去?”妇女道:“千真万真,的不敢撒谎。”于是众姊妹一齐进角门,从夹道里来到来旺儿住的房子。窗户上无有纸,抬头一看,果然一屋子娃娃,光着屁股撂跤。见人多了,一晃儿无踪无影。月娘道:“这是件奇事。莫非房子闲的有了鬼了?”正说着,西门庆也来了,说:“在那里?”春娘道:“我们将瞧见就没了。”官人道:“岂有此理!叫进禄取钥匙来开开瞧。”于是取了钥匙开锁头。开了半日,都锈住了。官人说:“拧了罢。”进禄拧开了门,大家进房,里外两间,那有个人影儿?见里间屋里炉坑内有亮儿。官人说:“这又奇了。无人屋子,炉坑里又无火,那里来的亮儿?定有缘故。”叫进禄:“你把你哥哥叫了来,拿了镢头、铁锨来,刨开瞧。”月娘道:“别刨罢,看刨不好了。”官人道:“有什么不好?”于是进福、进禄都来了,说:“从那里刨?”西门庆说:“把炉坑拆了,顺着炉子刨着看。”
  进福弟兄一齐动手。先掀了炕面子,拆了炕帮。闹的满屋里尘土如烟。众姊妹躲在一旁。二人又刨,无有什么。顺着坑洞刨到炉坑底下,官人叫把砖拣出来看。拣了砖又刨,只听的响亮的一声,把镢头崩了,刨着了一块石头。官人叫取出来看,二人复又动手,好容易拿将上来。底下盖着个喂猪的槽子,里面有两个麻布口袋,摸着挺硬。使了一身汗,拿也拿不动。进福道:“是财帛罢。”西门庆说:“既如此,先别动。快请香蜡纸马来祭了再看。”玳安、王经取了香几来,安了炉。西门庆满斗焚香祭毕,叫玳安、王经帮着进福、进禄,四个人才抬上来。
  打开细看,见都是雪白的元宝。一个一个掏出来,数了数,整八十个。官人、月娘、众姊妹喜了个事不有余。月娘叫把口袋抖开看,每个里面都有个潞绸包袱。细看却是李瓶儿之物。西门庆醒悟了,认出是他旧日记囤的银子,不知几时被来旺儿窃去埋在此。处今日物归原主,谢天谢地。叫玳安、王经把元宝送到二娘楼上。春娘跟了来,官人、众姊妹也过前边来,都到春梅楼上。官人说:“小油嘴,拿天平称称。”春娘瞅了一眼,叫楚云挂好天平,放了砝码,一百一平,整平了四十二平,共合四千二百两整。官人道:“你再把碎银子平出十两,进福、进禄每人赏银五两。把元宝收起来。”进福兄弟磕了头就出去了。春娘将元宝一一收起。众姊妹回房,笑语喧哗。
  官人往书房中来,走至窗下,听得屋内嘻笑之声。官人也不言语,蹑足潜踪,从窗缝内往里一看:只见春鸿把文珮按在床上。西门庆也不作声,见春鸿说:“小淫妇,我发了财了,好好的叫我一声,我饶了你。”文珮说:“回来你也照样儿不就不叫了。”春鸿说:“依你就是了,你可要留情。”官人那里还受的,闯进房里把春鸿按倒,说:“我比文珮如何?”叫文珮关上门。春鸿故托推托。撒娇撒痴。西门庆那里肯依。怎见得?正是:
  动人春色娇还媚,惹蝶芳心软欲浓。
  话分两头说。且说如意儿自从大官人托他碧莲之事,连日不得下手。这日进福儿告假上坟不在家。如意儿拿了个小盒子盛着些干果子,打了一壶酒,来到他屋里。碧莲让座,说:“姐姐从那里来?”妇人说:“早要与妹说说话儿。你当家的在家不方便。今日无事,打了点酒儿,咱们坐半日。”说罢,把盒子打开,放在桌上。碧莲道:“来在我家里,该我打酒才是。”如意儿道:“先喝我的,好叫你还席。”于是二人坐下,把酒来斟,嗑着瓜子儿。
  如意儿说:“老福今年多少岁了?”碧莲说:“二十五岁了。”说:“怎么南边人倒往山东做亲?”碧莲道:“不瞒姐姐说,我是金陵养的。我公公在南京跟官,往我爹爹相好。酒后割了衫襟。他也在那里,二十岁上娶的我。因官府丁忧,我们就回来了。也是这东平府人,住了几个月。因底下不和,才投到亲家老爷那里。不想他太浇克。昨日四娘出嫁,我们才随过来了。”如意儿道:“见了小的无有?”碧莲道:“再休提起他。白日里当差,到晚晌就无了影儿。也不知在那里耍去。平白的见不着他。我觉是守活寡呢!”说着眼圈儿红了。如意儿道:“可怜了。我打量小夫妻时刻不离。如此说,难为你怎么奈得!咱们说个玩话,我给你找个人,作个伴好不好?”妇人把脸红了,只不言语,咬着裙带子笑。如意儿见他有意,推进身边,灌了他两盅酒。自古道:酒是色媒。把妇人烧的芳心乱跳。如意儿向他耳朵上说:“是真话,我有个主儿,称的起潘驴邓小仙。”碧莲瞅了一眼,又不言语。如意儿问的紧,妇人半晌问是谁。如意儿道:“你点了,头我才说呢。”这妇人拴不住意马,太阳筋也暴起来,借着酒力,点了点头,就捂着嘴笑。如意儿说:“不是别人,是咱们的老爹。前日见你会包粽子,很喜欢。说得了空儿,要来坐坐,与你寻包粽子的方儿。妇人脸上一红一白的只是笑如意儿又说别错了主意依了他,好处多着呢!”妇人心中早允了,只不好开口。半晌道:“好是好,只怕他碰见。”如意儿说:“这个不难,你哥哥不在家,就在我屋里见罢。”妇人道:“姐姐不笑话吗?”如意儿说:“咱们一个锅里抡马勺,都是一家人。我见你受孤单,其心何忍?自己姐妹,盼个人疼你还不能呢!”妇人大喜,商议已定。如意儿说:“我也不可久坐,干正经事要紧。”辞了碧莲,见大官人来。
  事有凑巧,西门庆从书房独自出来,如意儿使了个眼色。官人跟他到角门外,将前事一五一十告诉一遍。官人甚喜,说:“事不宜迟,趁他男人不在家,就此功夫我在你屋里等,就叫他来。”如意儿说:“天老爷,不等熟就吃,这等嘴急。我不去了。”官人道:“好油嘴,你行个好。必得好说的。”如意儿也笑了。复返回来,见了碧莲说:“为你们还要跑杀人,才出去就碰见他,说了在我屋里等着,就叫你去呢。”碧莲道:“这等忙,头也无抿,粉也落了,羞人答答,怎么去?”如意儿道:“不是要你上半截,快去罢。过了这个村就无有这个店了。”逼的妇人无了法,往如意儿房中来见大官人,目不错珠站着。碧莲搭讪道:“爹在这里做什么?”官人见来了,说:“想杀我了。”不由分说,拉到屋中关上门,饿虎扑食,把小娘子闹了个头昏脑闷,连话也说不上来。西门庆越看越爱,只说道:“我儿,你与我是前世的姻缘,三生有幸。”碧莲点头,只答应不出来。少时明白了,连声气喘。手拉着手,正在难解难分,如意儿招手说:“看有人来。”官人才松了手。碧莲挽了头发,系了裙子,一溜烟就跑了。官人往如意儿说:“少时我与你一对钗环,一匹绫子,给他送去,说我给他做件衣裳穿。得空儿常来走走。”
  正说着,玳安来了。说:“那里无找到,爹在这里呢!”官人问:“什么事?”玳安说:“坟上的张安来了,请爹说话。”于是官人到书房来。张安磕了头,说:“请示爹几时上坟。”西门庆道:“今日十三日,后日十五日罢。”张安道:“用猪用羊,还是席面果桌?”官人说:“自然是用席面果桌。一切厨子家伙,纸锞酒果,都要妥当,不得有误。”张安答应磕了头出城去了。
  西门庆见了月娘,说:“将才张安来了,问几时上坟。我定了十五日。你们姐妹都去走走,叫他们在坟上磕个头。来咱们家作媳妇,还无拜祖呢。”于是吃了饭,又闲谈了一回。天晚了,大家安歇。西门庆手扶着秋桂,在蓝姐房中歇了。
  到了十五日,月娘起的早,烧了香。春娘、蓝姐、屏姐、黄姐都是素妆打扮:也有穿青的,也有穿月白的,也有穿蓝的,也有穿鸭蛋青的,都是掐金卧线,水红里儿,点景的花翠,更比艳妆好看。丫环小玉、楚云、秋桂、珍珠儿、天香、玉香、素兰、紫燕,仆妇王六儿、如意儿、碧莲、芙蓉儿,倒是艳妆浓抹,打扮的花枝招展,都到上房。月娘让了座,丫环按次递了茶。
  春娘见碧莲穿着件紫绫新衫子,豆绿裙子,说:“你这衣衫是新做的吗?好花样,是买的,是得的?”碧莲吓了一身汗,忙说:“是奴才攒了几个钱买的。不然今日还无穿的呢。”春娘也无往下问,遮过去了。月娘说:“叫进福、进禄看家。我已叫下刘婆子、老冯,大概也就来了。”说着上了点心。大家吃毕,五顶大轿,妇女们是小轿,官人与孝哥骑马。玳安、王经、春鸿、文珮跟随出了城,往五里原来。
  新秋天气,只见田禾满地,万绿青青,十分助兴。不多时,到了祖茔。一齐进了阳宅,吃了茶。众姊妹带着丫环先到树林中看青。丫环们满山子上掐野花,掏蛐蛐,拿蚂蚱。可巧一个蝎虎子窜在袁碧莲衣衫里,把他吓的乱嚷,抓也抓不出来。如意儿说:“快脱了罢。”碧莲也顾不得有人,忙脱了裙衫,还在里面。无法,把衬衣、汗褂都脱了,露出一身白肉,通红通红的一个兜肚,青绸膝裤。裤腰里才把蝎虎子拿住了。如意儿道:“这是新衣裳,折受的。”别人不懂,把碧莲羞得面红过耳,忙穿了衣服。大家笑成一团。
  这里张安摆齐了供,请西门庆奠酒上香。大官人带着孝哥先行了礼。次是月娘带着众姊妹上香祭奠。官人在李瓶儿坟上大哭了一场。焚化了钱纸,看着撒供献。只见楚云在宫门外骑着石羊,秋桂骑着石虎,玉香骑着石龟的脖子,紫燕上了石牌楼的夹杆石牌高儿。往着月娘说:“你看这丫头们真淘气,也不拍冰的荒。”春娘瞅了一眼,说:“行货子,是曹州的兵备管事宽,那里就冰了胎了。”月娘也笑了。
  说着请吃饭来。大家回到阳宅,按次坐了,把酒来斟。吃了饭,又逛了一回。官人说:“咱们还得到永福寺,与他五娘烧张纸。”月娘道:“那有不去的礼。”于是都上了轿子,西门庆、孝哥也上了马,往永福寺来。
  一路无话,到了永福寺,和尚道坚迎接。客堂吃了茶,官人说:“祭礼齐备了吗?”道坚道:“齐备多时了。”于是官人、月娘带着众姊妹先拜了,佛拈了,香过了大殿,又过了两层殿,才是塔院。众姊妹看了一回塔,出了后角门,才是潘金莲的坟墓,也有几棵树。还是西门庆先奠了酒,哭了一场。后是众姊妹行了礼。蓝姐说:“他五娘因何埋在这里?”月娘摆手。蓝姐心灵,就不问了。礼毕,烧了钱纸,大家回方丈来。和尚摆了斋堂,饮了几杯酒,闲谈了一回。
  天晚了,官人说:“回去罢。”一齐上了轿,仍归旧路。怕关了城,急走归家。这一来到家,毕竟如何,且看下回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