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续金瓶梅》-第十五回 木香亭姊妹吟诗 贩药材二舅识货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11:01:15 作者:


关灯
护眼

话表三月十九日是羞花的生日。西门庆叫在木香亭摆酒。
  初春天气,桃柳急妍,满园中遍地青青,开放了碧桃红杏。有乔大户、吴二舅、谢希大、常时节、大户娘、子应二娘子、大妗、二妗子、文嫂、薛嫂,都有礼物与黄姐上寿。众姊妹都穿了新衣,满头花翠,接待女眷。
  官客在聚景堂摆席。叫了四个唱的,是董娇儿、韩金钏、李桂姐、吴银儿。琵琶丝弦,十分幽雅。大官人巡了酒,上了南北碗菜。猜拳行令,开怀畅饮。
  后边堂客在亭子上一样筵席,黄姐斟了酒。四个家乐打扮的妖里妖调。小玉穿着紫绫袄、绿绸裙,楚云穿着天蓝袄、白绸裙,秋桂穿着绿绸袄、桃红裙,珍珠儿穿着藕色袄、青绸裙,都油头粉面,配着小小金莲,唱昆腔小曲。众仆妇丫环与黄姐拜了寿,上了小吃点心。酒过三巡,菜上五味。
  月娘道:“谁的生日也没有五姐赶的好。天时正是春光明媚,桃柳争妍的时候。别错了春光,咱们好生过过才好。”大户娘子道:“那一位娘子会作诗,指这桃柳作了倒有趣。”月娘道亲:“家既出了题,就作一首。我们三娘会作,陪一首,好不好?”众姊妹说:“好极了。”大户娘子道:“既是三娘会作就先赐一首。”蓝姐道:“我不过会个打油歌,怎敢就作?还是亲家太太先作,小妹陪一首就是了。”于是大户娘子道:“既叫我献丑,有荐了。”于是对着杨柳沉吟,须臾作毕。念道:
  拂水烟斜一万条,几随春色醉河桥。
  不知别后谁攀折,尤自风流胜舞腰。
  蓝姐道:“真正好诗!随时应景。”大户娘子道:“叫妹妹见笑。”蓝姐说:“该我献丑了,好不好凑个趣儿,我指这桃花诌一首。”说道:
  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风一片东。
  自是因花贪结子,却教人恨五更风。
  大户娘子道:“三娘子好学问,作的即景贴题。”蓝姐道:“是太太过讲,实当不起。”大户娘子见亭上摆着两盆兰花、两盆水仙,说:“你我再指这盆花作两首以足诗兴,好不好?”蓝姐道:“太太就先作。”大户娘子道:“我就指这兰花作一首妹妹看。”说道:
  天产奇葩在空谷,佳人作佩有余香。
  自是淡妆人不识,任他红紫斗芬芳。
  作毕,月娘道:“亲家才是博学弘词,出口成章。”大户娘子道:“这是在家念书,先生教授。不过是寻章摘句,算不了诗。”蓝姐说:“又该我了。已是出了丑,爽利泄到底儿。我就指这水仙花作一首给太太看。”说道:
  琢尽扶桑水作笺,冷光真与雪相宜。
  但从姑射皆仙种,莫道梁家是侍兕。
  作毕,大户娘子连声喝采说:“这一首更清奇。”众姊妹亦乐了。蓝姐道:“信口胡诌,何足挂齿。”月娘叫了丫环斟酒,又饮了一回,叙了些文事。拿上饭来,上了羹汤、点心。春娘又巡了酒。蓝姐、屏姐、黄姐、金姐一齐布菜。大妗子先醉了,只喝了半碗汤。众人吃了饭,撤去残席,天晚了,一齐告辞。前边官客也散了。
  西门庆回到后面,看着家人收拾了什物,众姊妹各自归房。官人同黄姐回到房中,素兰递了茶,重斟美酒,复又设佳肴。
  黄姐与官人行了礼,二人并坐,开怀痛饮。酒过三巡,上了小吃。黄姐说:“这个酒不好,叫素兰把我得的药酒拿来。”丫环忙温了史国公酒与官人斟了,二人对饮。官人说:“这个酒倒好,倒要多吃几杯。”一连饮了三盅,谁知此酒的力大,纯是热药,发作起来,勾起红铅底子,如何受得。官人说:“我不喝了,跟我来,我往你打个体惜。”把黄姐诓到屋中就把门关了。黄姐说:“要说什么?”官人说:“我给你过生日。”不容分说,郎才女貌,巫山欢会。黄姐说:“你怎么了?好难受!”西门庆并不答言,任意绸缪,把黄姐闹的神昏气喘。睡了片时,重整旗枪,复合云雨。黄姐连连求饶,官人那里肯依,整缠至天明方罢。把黄姐熬的口干舌燥,两腿像挂了醋瓶。官人下床,无事人一般,梳洗已毕,喝了茶,穿了衣服,往学堂里瞧先生去了。
  进了月亮门,聂雨湖接入馆中,叙礼坐下。胡秀递上茶来。茶罢搁盏。官人道:“一向短礼,望乞容量。”先生道:“岂敢。”西门庆问:“孝哥的书念到那里了?”先生道:“《四书》念完了。《诗经》也念完了。现今念《书经》呢。学生正要见老爹,小官人也该开讲了。讲讲书好作文章。”往着孝哥说:“把你写的仿、临的帖都拿了来给老爹看看。好聪明,笔姿又好,好的如今都写长了。”说着孝哥拿了来递与官人。接来一看,果然写的可观。西门庆问道说:“他学的是那一家?”先生道:“帖有八大家:王羲之、钟子繇、苏东坡、黄山谷、赵子昂、董其昌、欧阳修、朱元璋,他临的是赵字法帖。”官人道:“几时开讲?”先生说:“这就该开讲了。讲的明白了,再看看典故,学学破承破题,文章诗赋都可作了。”官人甚喜,说:“一概求老师教授。何必拘泥问我?赶秋天若能入场,吾之幸也。”先生道:“老爹万安,到那时不但考得,还想要中呢!”
  正说着,玳安报道:“川广贩药的商人来了,请爹看货去。”官人道:“在那里?”玳安说:“现在铺中。”于是西门庆辞别了先生,往铺中来,吴二舅与众商人迎接进柜,叙礼坐下。药商道:“老爹买卖利市。”官人道:“倒可以做得,但货物、草药、土产倒不缺,川广药材不够卖的。你们去岁无来,故缺了。”药商道:“倒凑巧,我们今年贩的都是贵药。看了单子,短什么留什么。”叫伙计拿出药单来。双手递与官人、西门庆接来展开一看。但见上写着:
  辽人参 交跬桂 京牛黄 嫩鹿茸 虎胫骨犀牛角 真冰片 雅黄莲 白茯苓 汉三七箭头砂 脱龙骨 羚羊角 香硵砂 石燕子真血竭 落水沉 米珍珠 麝香脐 水安息
  后赘“以上二十味价银不等,面讲。”
  西门庆看了甚喜,说:“这二十味,样样留些。我不行,二舅你看了,共留多少,合银若干,开一清单,家内兑银子就是了。”喝了茶,又说了些散话,说:“我还略有小事,失陪了。”言罢告辞出门,不在话下。
  且说上回西门庆叫李铁嘴看相,得了他的方术,与春娘大闹销金帐后,紫燕打头,天香第二,素兰第三,缕续着将染绢送来,如法饮用。三个月取过九次,每次又兼服三元丹,果然效验,把身子补的健壮起来,神清气真。但不能三日无事,所有六房娘子每日更换,连月娘也脱不了三两次,其余丫环小玉、楚云、秋桂、珍珠儿连玉香,不是连床就是官铺。若有三日无事,觉浑身拘紧,饮食无味。
  这日,是乔大户娘子的生日。众姊妹备了礼物,带丫环过对门都作生日去了。西门庆在家看家,只留下春鸿、文珮、周老、刘包、胡秀在学房伏侍先生。官人在书房闷坐,叫文珮篦头,觉身上拘紧,说:“你给我捶一捶。”文珮答应,取了梳子篦子抿子刷子把头发打开将袖子挽起来露出了雪白藕棒子一般的小胳膊,戴着个银镯子,搭起了头发先梳通了,慢慢的蓖着,问官人:“痒痒不痒痒,舒服不舒服?”西门庆笑了,说:“还改不了待招的脾气。你还唱着梳。”文珮果然唱着篦了半日。官人甚喜。
  笼起头发来,文珮拿了高凳、睡凳来说:“净修养,还是放睡。”官人道:“身子拘紧,放放睡才好呢!”文珮答应,把官人扶在高凳上,先捶了一回。复拦腰抱起来放在睡凳上,一腿垫着腰,从胸膛揉起,揉至肚皮。揉了一回,把官人扶起,爬在高凳上,又捶了一回。使了个丹凤朝阳的架式,将西门庆抱起,一手托着脊背,一手托着腿,只一转,官人觉惚惚悠悠似睡着了一般,周身通泰。少时,扶住坐下,又捶了一回。用斜肩背跨之功舒其两膊,只听骨节乱响,又捶了一回,觉满身发热。又叫官人爬扶在凳上,拽起衣襟,露出了绣花汗巾。从脊背捶至腰间,捶了几回,只见文珮在腰眼上掐了两把。官人时下邪火上升,按捺不住,站起来说:“小油嘴使起坏招来,饶不了你,是卖盆的自寻的。”于是把文珮拉到屋中叫春鸿按着,不容分说,滯雨尤云,狂了个不亦乐乎。文珮求饶,说:“再不敢了。”官人道:“谁叫你招我来,早着呢!若叫我饶你,叫我一声亲亲的爹。”文珮无法,拿着声儿叫了一声“亲爹”,官人才松了手,放起他来,春鸿捧了水来,官人洗了手。
  月娘同众姊妹都回来了。西门庆到上房坐下,月娘说大户家怎的款待,吃的是什么,亲家公母俩给你道谢。说:“这样至亲又送什么礼!”我们在他家行了一日酒令儿。也有四个唱的,整唱了一日。不是天晚了还得一回来呢。官人说:“晚着些何妨,忙什么?”又说了一回散话,众姊妹各自回房。官人就在上房歇了,一宿无话。
  次日早起,梳洗一毕,天香递了茶。玳安说:“吴二舅来了。”让入里面,叙礼坐下。小玉递了茶,吴二舅道:“昨日药商把药拿了来,都看了。除了人参价钱太大,牛黄不是好的,要不的,余者十八味都留了些,共合银一百五十两。等着兑了银子还往别处去呢。”官人说:“人参要多少价钱?”吴二舅道:“少了二百还不卖。好参以清河土木为上,此参出在辽东、朝鲜国,细小无油性,以假乱真。”官人又问:“牛黄怎么不好?”吴二舅道:“牛黄一论颜色,二者透甲者方真。他这牛黄是剖黄,不是吐黄,故不要他。”西门庆说:“既如此,咱们先吃了饭,兑给他一百五十两银子就是了。”于是天香放了桌子,摆了许多的下饭。官人、月娘、二舅按次坐下,斟上金华酒。三人对饮。
  官人叫小玉到二娘楼上要三封银子来,小玉答应去了。不多时,抱了三封银子来说:“二娘说这就是那刨的银子,每包一个整的,叫找回十两余银。”官人说:“放在桌上。”须臾吃了饭,丫环递了茶。吴二舅拿了银子说:“不坐了,他们还等着呢。”说罢站起,辞了官人往铺中去了。这一来毕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