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续金瓶梅》-第十六回 采莲船水面欢娱 七夕节斗巧穿针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11:02:01 作者:


关灯
护眼

话说这日到了六月初六日,是冯金宝的生日。因乔大户庄院里有通河的一道莲花泡子,此际红白莲花盛开,借了两只渔船,搭上布篷,挂了彩绸。柳荫下有一个草团瓢,打扫干净,摆上桌椅铺垫,请下众姊妹采莲耍子。
  这里,官人在翡翠轩摆酒,预备了南北筵席。乔大户、吴二舅、谢希大、常时节、大妗子、二妗子、应二娘子、郑三姐、段大姐各有礼物。大户娘子无来,在家等后晌酒。院里的李桂姐、吴银儿、郑爱香、郑爱月、董娇儿、韩金钏也有礼物众。客到齐,让到翡翠轩摆席。西门庆安了座,老孙、祝麻子后赶了来,官人巡了酒,春鸿、文珮、李铭、吴惠琵琶弦,合演小曲、南曲儿。
  后边堂客在玩花楼摆酒,众姊妹都是纱衫纱裙,打扮的如花似玉。四个家乐都是帽圈短衫,鱼婆打扮。月娘安了席,金姐拿了酒。下面弹唱起来,九腔十八调曲词带戏,十分热闹。丫环仆妇都与金姐磕了头。大家归座,开怀畅饮。
  李桂姐道:“今日是六娘的好日子,我们算不了客。咱们大家好好的唱几个曲儿敬众位娘。”说着拿起琵琶来,定准了弦,与吴银儿合唱了个《喜千秋》。爱香与爱月儿合唱了个《一朵红云》。董妖儿与金钏合唱了个《捧寿轴》,把金宝喜了个事不有余。众女客又划了一回拳。拿上饭来,上了姜汤、点心。大家吃毕了,漱了口。
  乔大户差人请看莲花去。月娘道:“就去,事不宜迟。大家采了荷鲜好吃响酒。”春娘道:“要自采取,我们得换衣服。”月娘与众女客道:“很好,我们在此恭候。”蓝姐说:“大姐姐与寿星尾巴陪着太太们坐坐,我们换了衣衫就来。”说罢,各自回房,重匀粉面,复对妆台,脱了绸绫换上了漏地纱衣,配着颜色穿了。打扮的花枝招展,俊俏风流,一齐来到席前。众女眷举目一看,见春娘穿着蓝纯纱敞衣,白绒纱裙子,大红绣鞋,系着桃红汗巾。蓝姐穿着银红生纱敞衣,青绒纱裙子,玫瑰紫弓鞋,系着月白汗巾。黄姐穿着纱绿两纱敞衣,白库纱裙子,大红花鞋,系着石榴红汗巾。屏姐穿着黄葛纱敞衣,青银条纱裙子,真紫绣鞋,系着苹果绿汗巾。都是满头花翠,金玉镯钏,一齐走来,说:“咱们去罢。”众人站起来说:“咱们去罢。”于是下了玩花楼,过了假山,留下仆妇们看家,带了大小丫环——都是穿红挂绿、着紫披蓝,搀扶着步出大门。
  众女眷们来到了。乔家家人引路,绕过了大厅,进了穿堂,出了角门,才看见莲花泡子。大户娘子迎接了说:“久等多时。”让上了草团瓢,叙礼坐下。丫环按次递了茶。众人举目看,果然好一片莲花。红白相映,荷叶重丛。怎见得?有诗为正:移舟水溅差差绿,倚槛风多柄柄香。多谢浣纱人莫折,雨中留得盖鸳鸯。
  大户娘子道:“船已预备妥了。那位爱莲花,歇足了,随意玩赏。”春娘说:“我们四个人早商量了,同去采了莲花、莲蓬、菱角、藕来,与众位娘们下酒。”说罢,带了小玉、楚云、秋桂、珍珠儿——都是鱼娘儿妆束,拿了鼓板筝笛到河边,上了船。
  春娘、屏姐带着楚云,小玉,蓝姐、黄姐带着秋桂、珍珠儿,两只船,八个美人。船上悬花结采。春娘打着鼓板,屏姐吹笙,蓝姐吹笛,黄姐抓筝,每船两个丫环,一个撑船人,一个唱着采莲,将船撑到荷花荡里,远看着似仙姬下界,神女临凡。这里众妇女连声喝采,大户娘子道:“亲家,你看那红莲荡里,两只船上四位娘子,带着这花朵般的四个女孩儿,吹弹歌舞,像轴画儿不像?”月娘说:“我看倒像八个鱼波儿。”说着,只见船从东回来了。穿花分叶,采的那荷莲乱舞。掐了红莲,又采白莲。丫环使腕子勾了菱角,又勾上藕来。采了一回,将船湾在柳荫树下。船上带的茶,每人喝了盏。
  歇了片时,只听得笙笛奏动,复又将船撑到河心,唱了几折曲子。绕过了一片苇塘,复入荷花荡里,又摘了许多的莲蓬、荷叶。水气蒸热,用宫扇摇凉。须臾采毕,拢了岸。丫环每人都拿荷叶托着莲蓬、菱角、藕,独楚云扛着一把红白莲花,一齐上岸 。
  众人都站起来。大户娘子道:“四位娘子辛苦了。”春娘说:“这才有趣。”说罢,按位坐下,丫环递了茶。大户娘子道:“快把采的莲蓬、藕洗净了切了来,摆上酒。先把果碟子放上,斟酒来!”众女眷说:“忙什么?”大户娘子道:“都饿了,先解解暑。”说着斟上酒,大家痛饮。月娘道:“四个大丫头。你们还唱几折敬亲家太太。”四人答应,唱了两支昆腔,又唱了几个大曲子。
  众人从草团瓢四下里观看,绿树红莲,小桥碧水,十分清目。大户娘子道:“众位不必回去了,就在这里吃饭罢。”月娘道:“还请亲见过去。”大户娘子道:“我已预备下了。那里不是吃?拘泥了倒不乐了。”于是众人都坐下说:“快摆饭。”下边答应。吹口气之力,上了四平八稳的筵席,又斟上酒。月娘道:“礼从外来,倒叫亲家费了事了。”饮了一回酒,上了凉菜、点心。大家吃了饭,小玉、楚云、秋桂、珍珠儿每人一把红白莲花,唱着《采莲歌》,歌舞了一回,花香扑鼻。唱毕,大户娘子赏了四碟荷鲜。大小丫头们吃了,磕了头。月娘说:“天晚了,我们回去罢。”大户娘子留之再三,春娘说:“家内还有人呢,十分晚了,倒像我们躲了似的。”又给大户娘子道了谢,众亲眷姊妹们都告辞回家,不在话下。
  日月如梭,不觉过了一个月,到了七月初七日,家家过巧节,看牛郎织女星会鹊桥缘。吴月娘这日起迟了,忙梳洗已毕,要烧香去,小玉说:“娘忘了事了。”月娘说:“忘了什么事?”小玉说:“今日是七夕节。咱们不乞巧么?”月娘笑道:“亏你说,险些儿忘了。快请众位娘们去,商量了好办理。”小玉答应,往各屋去了。
  不一时,众姊妹到了。春娘说:“我才往楚姐说要来题拨大娘,怕姐姐忘了。小肉儿与我打赌说,大娘忘不了。若忘了,输给我三日不准进屋子。”话未了,把楚云臊的面红过耳。半晌说:“大娘别信这个话。我往娘不是这样说的。”月娘道:“这有什么,谁不知你是他的爱宝贝,也值得臊的这么着。可就别抢了你娘的差使,你可就吃不了要兜着走了。”说得春娘笑成一团,说:“大姐姐要疯了,把人说苦了。饶我说实话,倒把我绕在里头。”引的大众笑个不了。金姐道:“大姐姐原说的不是二姐姐,别着急,我是知道的。大官儿从无这事。大姐姐我不敢说,自从娶了我们五个,白担了虚名,从无甚事,还都是黄花女儿呢!”说的大家笑个不了,一齐赶着金宝打,说:“我们又无招你,一捆柴都说上了。”春娘说:“别饶六丫头。今日咱们把她交与牛郎收拾收拾就老实了。”
  月娘道:“说正经话罢,别误了正事,乞巧节试试谁得巧。在那里办好?”春娘说:“还在聚景堂,大卷棚宽敞,招的了喜蛛儿来。”于是叫四个大丫头:“你们告诉袁碧莲,叫她预备五色线,巧针盒。昨日郑妈妈与紫燕拌了嘴,辞了茶房。现今是如意儿管茶水,叫她会上碧莲备下酸梅汤、杏仁茶、奶子酪、大麦粥,办下二十个果碟子。你们在大卷棚内放上八仙桌子,我们坐着穿针。在院中太湖石前放上大桌一张,摆个西瓜、甜瓜、山子,桌上晒一盆水,把春鸿囚根子、文珮小狗肉叫了来,叫他们唱南曲儿。你们仍扮昆腔戏,小丫头端茶递酒。妥当了来回话。”
  分配已毕,各自回房重整云鬓,复换衣裙,打扮的油头粉面,典雅风流。到了上房会了齐,同到聚景堂前。西门庆也来了,说:“你们乞巧也不告诉我。听见春鸿、文珮说才知道,赶了来瞧瞧。”于是官人上座,众姊妹按次坐下,天香、玉香、素兰、紫燕、袁碧莲、如意儿递上梅汤、杏仁茶来。
  大家吃毕,丫环们桌上铺了红毡,将巧针盒放在中央,每人一分五色线、乞巧针。大家抢快穿了针绕起来,亲自送到晒水盆中漂浮水面,观看其转动,怎样合巧。众姊妹围绕争看,只见巧针在水皮上乱动,合了这个,那个又开了。看了半日,见春娘的针与蓝姐的针合了巧。春娘大喜,说:“还是我们两口子合的上,除了大姐姐,你们都是我的通房。”说的大家都笑了。官人说:“你们若是两口子,把我放在那里?”春娘道:“把你放在山里。不然,也叫人麻辣着吃。”了官人笑说:“小油嘴,你是萝卜英子满天飞。”说的大家笑个不了,才入席。摆上果碟子,把酒来斟。
  下边四个家乐,琵琶筝笛,吹弹起来,唱了几支昆腔。春鸿、文珮唱了几折南曲儿。
  众姊妹猜拳行令,畅饮多时,月娘叫丫环看看有了网了无有。众丫环跑到太湖上瓜山上一看,齐嚷道:“果然有了,两个喜蛛儿在那西瓜上织呢!”众人一齐出席来到瓜桌上一看,见两个喜蛛儿一来一往在瓜山上织了个小网。月娘甚喜,说:“这也是个圣意。”吩咐丫环:“不许动他,赶晚散时送到二娘楼上去,这是他们的喜事。”
  看毕,复又入座。大家开怀畅饮,讲论牛郎织女的故事。说的入了港。三三两两出了席,携手扶肩,信步闲游。说:“到晚上,咱们看天河怎么个鹊桥影儿。”
  这里西门庆见碧莲。如意儿端茶递酒,打扮的妖眉妖眼,眉来眼去,趁不妨与如意儿瞅着碧莲努嘴,如意儿会意,把碧莲带出去了。官人略坐了一坐,推净手,往如意儿房中来,果然碧莲在那里等候,忙进房中,如意儿就溜了。官人把妇人抱住,说:“我儿,想杀我了。”碧莲说:“看人来!”西门庆把门关上,将妇人拉到床上,鱼水和谐,阳台楚梦。
  正云雨之间,不想珍珠儿唱乏了,出来小解。信步走至如意儿窗下,见关着门。只听房内有人说话。珍珠儿止步,从窗缝里张看,见大官人与碧莲正干的好。只听官人说:“那个娘疼你?”碧莲道:“都待我好,就只六娘难缠。”官人说:“怎见得?”碧莲道:“总无给过好脸,常吃鱼带刺的。前者芙蓉儿不是样子?他们丫头洒了茶,烫了小姑娘,芙蓉儿说了句好话,叫六娘骂了个狗。血喷头不知那一天才找着我呢!”西门庆说:“我也听见奶子说了,可怎么样你们,看着我罢。她果容不下你们,我明日就不理她了。”碧莲道:“爹要作主儿,我们就好了。”以后再无言语,只听的床响气喘之声。珍珠儿一声也无言语,蹑足潜踪回大卷棚来。
  这里二人事毕,忙出房来。见无人,西门庆往前边去了。碧莲老着脸仍来聚景堂看茶。众姊妹完了酒令,又叫春鸿、文珮唱了几折。月娘道:“他爹不知那里去了。这里冻了,你们到我屋里,咱们吃饭去罢。”春娘说:“你好,屋里到底暖和,咱们走罢。”
  众姊妹一齐站起,往月娘房中来。丫环放了桌子,姊妹们按次坐下。摆了许多的嗄饭,斟上金华酒,又饮了一回。上了许多羹汤、点心。吃了饭,丫环递上茶,散坐闲谈。金宝一漱口,酒往上涌。跑到院中,吐了一地,月娘见他醉了,说:“咱们散了罢,好叫六姐回去歇息。”春娘说:“也不早了,我们也回家去。”于是各自归房不题。这一来,晴天生云雾,平地起风波。毕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