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续金瓶梅》-第二十六回 翡翠轩芙蓉蒙爱 林太太情献生活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11:09:41 作者:


关灯
护眼

且说这日是清河县年例过社火之期。满街上人山人海,都来瞧看。西门庆带着妻妾在玩花楼摆酒,众姊妹都穿着扎绣的衣裙,满头珠翠,打扮的娇娆袅娜,体态轻盈。大小丫环都是新衫新裙,镶沿比甲,五色汗巾,在旁执壶打扇,消饮着等候社火。
  少时,街上喧嚷说:“来了!”只听的锣鼓齐鸣,好不齐整。众姊妹举目观瞧。只见正西上游人如蚁,团团围绕,看不真切。只见花红柳绿,十分热闹。众姊妹齐声喝彩。说着到了面前,近看更觉好看。春娘说:“怎么得叫进来细细看看才好。”官人说:“这有何难?”即着玳安告诉会长说:“我说了,叫他们进来。叫王经带到楼下耍耍我看。”玳安答应。
  过不多时,把社火从花园门带到楼下。会长与官人磕了头,打进锣鼓来,按次演唱。先是几对太平车过去,后跟高跷、秧歌,五虎棍打的热闹,耍叉的半空飞舞,跨凤的对音吹箫,还有狮子滚绣球,各样的抬歌、吵子、十番。令人看花了眼。官人甚喜,搭了桌子,憋蜇的官中放了赏。有四个扮丑的、唱旦的小娃子众姊妹甚爱叫上楼来盘问了一会赏了香包点心,打发下楼。会长谢了赏,仍是王经带出大门游街去了。
  这里猜拳行令饮酒,楼下众丫环也放了桌子,把剩下的果子装了攒盘,饮酒作乐。也是合当有事。楚云多吃了几杯,正在竹叶穿心,桃花上脸。可巧丑丫头石头儿爬着桌子要果吃,“嘭——”打了酒杯洒了楚云一身。楚云说:“下作黄子,浣了我的新衣服!”这丫放声就哭,说:“不是我!”跺着脚儿放起刁来,把楚云登时紫胀了面皮。酒往上撞,说:“我倒无说什么,你仗着什么敢与我放刁?你妈不敢错待我。反缝了眼皮子,认认我是谁,别茄子、黄瓜一倒数。打量我与你们一样?别叫我告诉爹剥你的皮!”说的石头儿不敢言语,一溜烟儿跑了。众丫环做好做歹才劝开了。
  官人在楼上听得吵嚷。正要问是谁。细听是楚云的声音。就不言语了。又饮了一回,官人说:“天不早了,歇了罢。”酒阑席散。
  西门庆往春娘楼上来,归了座,见楚云无精打采,官人这才细问:“你怎么了?”楚云抽抽打打说明缘故,才知是石头儿得罪了她,与她擦抹眼泪说:“你别委屈。”立即把王六儿叫了来,告诉一遍。王六儿打了丑丫头一顿,与楚云赔了不是,才不哭了。官人揽在怀内,百般温存,说:“咱们睡觉罢。”与春娘同入罗帏,三人上床才说和了。一宿晚景不题。
  次日早起,官人无事,信步闲游,进了花园。从聚景堂穿堂走至芙蓉亭,见百花盛开。看了一会,顺着松墙绕过翡翠轩、木香亭,上了盘道,走至卧云亭。四下观看,甚是眼亮。独自坐了一会,从山子后曲弯下来,穿过山涧,到了藏春坞,见芙蓉儿抱着二姐儿,带着小丫头石头儿在那里顽耍。官人说:“你们倒会乐。”石头儿要跑,官人喝住。芙蓉儿站起,往二姐儿说:“咱们的爹来了。你说:我想爹了。”官人接过来,抱了一回。二人眉来眼去,打牙讪嘴的,笑容可掬,都有了意了。官人说:“你带了石头儿把他打发睡了,我在翡翠轩等你说话。”芙蓉儿答应说:“知道,我去了就来。”笑着带了石头儿送二姐儿去了。
  官人又往前行,绕过竹篱,从小卷棚复过芙蓉亭,顺着新堆的山子又过了木香亭,从葡萄架后来到了翡翠轩,走了个浑身是汗。进入屋中,坐在椅子上歇息半日,只不见来,躺在床上就睡着了。睡了多时,正在舒服之间,只觉有人摸他。
  谁知芙蓉儿送了二姐儿回去,白是不睡。费了半日功夫好容易才睡了。将溜出来,蓝姐又叫他给大娘送活计去。送到上房,月娘往他说话儿,给东西吃。芙蓉儿那里咽的下去,胡乱吃了两个,千方百计才得脱身,忙跑到翡翠轩,见官人睡了,蹑手蹑脚坐在身边,悄悄伸手摸他。
  西门庆醒了,说:“你怎么去了这半日?等的我火冒钻天。”芙蓉儿将小姑娘不睡,在上房不得脱身的话说了一遍。官人说:“我量你不来了才睡了。”于是把妇人拉到屋中,手忙脚乱解衣上床,学窃玉试偷香,巫山欢会。云雨已毕,穿好衣裙。将出房门,见春娘蓦地走来,楚云拿着像支栀子花,把二人吓了跳。春娘见官人同芙蓉儿从翡翠轩出来,假装无看见,用手往北指着说:“楚云你看,那对蝴蝶儿飞过墙去了。”一面说,一面赶着一直往北去了。官人说:“幸尔她无看见,你快回去罢。”芙蓉儿羞的满面通红,一溜烟就跑了。
  官人走出花园,不放心,来到春娘楼上。玉香说:“俺娘掐花儿去了,大概就来。”正说着,春娘来了,手内拿着个马尾小花篮,内盛一篮南茉莉花。见西门庆在此,就知他怀着鬼胎,故意说:“爹无上衙门去么?”官人将计就计说:“才从衙门中来。”春娘往地下唾了一口说:“没脸的行货子,还诌谎呢!将才打量我无看见你与奶子在翡翠轩做什么?”官人无的说,忙推言:“适才我走到那里碰见她,有什么做的?”春娘说:“早做完了,再要做也不能。”官人笑了说:“小油嘴,单管胡说。”春娘说:“口说无凭。”叫楚云:“把你爹按住,我要验验。”楚云果然把官人按住。春娘动手一摸说:“楚姐,你来看,是真是假?”楚云说:“爹还说什么?”官人说:“没什么,都是叫你们娘儿俩气的。”春娘打了他一下,才要撒手,被官人一把揪住,将春娘、楚云按在床上,先把春娘的衣服剥了,后把楚云剥了个光儿。春娘只穿着漏纱膝裤,系着绣花汗巾,大红兜兜,三寸弓鞋。把楚云臊的蹲在地下。西门庆说:“我要是带着药断不饶你们。暂写一笔欠帐。晚上本利归还。”说罢,撂下二人,一溜烟儿下楼去了。官人回后不题。
  次日,西门庆吃了饭,正要往衙门里去,吴二舅来看月娘。官人让至上房吃茶,说了些买卖的光景,添了多少货物。
  正说着,玳安回话说:“张团练与爹请安,差人送了四桶金鱼,说与二姐儿玩的。”官人说:“又叫人家费心。既送来,拿进来我看。”玳安答应。不多时抬进来。官人与吴二舅大家观瞧,只见一桶文鱼,一桶龙睛鱼,一桶柘榴鱼,一桶鸭蛋,共十六尾。五色金鳞,十分好看。官人说:“拿帖道谢,赏来人二两银子。”又说:“好是好,也得一个好缸才不辜负这个鱼。”吴二舅说:“现成,我那里有原先当铺当老了的青花白地大缸一口,是素窑古器,是我赚下的。我那里无有用处,差人取了来养鱼甚好。”官人大笑,即着进福弟兄登时取到。官人叫抬到翡翠轩陈设。倒了四十担水,将鱼放入缸内。众姊妹齐来观看,但见摇头摆尾,游鱼戏水。蓝姐说:“我玩过,不得配上闸草、金丝荷叶,做一个架子,插上五色旗,叫丫头们每日执旗教演才有趣。”官人即着王经去办。
  这里摆了酒,大家赏鱼。叫四个家乐下边弹唱。越瞧越有趣。大家划起拳来,直饮至日落西山,酒阑席散。话不可重叙。
  日往月来。到了六月半头、衙门中来报:巡按业已出京,不久到这里。官人闻知,即派吴典恩带领衙役执事馆出三站。接着了,递了手本,差人送信,不得有误。吴典恩答应去了。
  这里着人打扫花园。在大卷棚预备床帐,陈设,交周老看守。叫下厨子备办猪羊、鹅鸭等类。悬花结彩,搭了个大戏台。与贾守备借了三个铁镜子。诸事已毕,官人到书房歇息。玳安说:“文嫂见爹说话。”官人说:“叫他进来。”文嫂进房与官人万福。低言悄语说:“小媳妇奉林太太之命,叫与爹请安。说一向无过去,无事请爹有句话说。”官人说:“我也要瞧他去。因钦差巡阅,忙了这几天。今日倒有空儿,你先去,我随后就到。”文嫂答应,又到上房与月娘请了安。月娘说:“一向少见。”文嫂说:“也不知做些什么,总未得闲。今日抓了个空儿瞧瞧众位娘们。”月娘待了茶,文嫂说:“我还到各屋里都看看。”说罢,先到春娘楼上。春娘说:“贵人,那阵风把你刮来了?”文嫂陪笑说:“二娘怪小媳妇少礼,该打一顿才是。”春娘说:“我说玩话呢!你们买卖人那里的闲空儿?坐下罢。”文嫂道了万福,叫玉香递了茶。文嫂说:“你们几个倒投娘儿们的缘。我瞧着都出脱了。秋桂、珍珠儿,我知道,爹收用了。这两个还是女孩儿么?”春娘也笑了,说:“不是女孩儿可怎么样?难道有一百他都要了不成?”文嫂也笑了,说:“爹就是坐家女儿偷女匠,缝着就上。也是他老人家的造化。差些的也擎受不起。”把个玉香脸上一红一白。又说些散话,文嫂站起来说:“再来罢,还到三娘、四娘、五娘、六娘屋里瞧瞧去。”春娘道:“忙什么?”文嫂说:“我都瞧了还有事呢!”于是下了楼,到各房打一卯,先往昭室府等官人去了。
  不一时,西门庆到来。下了马,文嫂接入里面。谁知林氏早在花亭上等得不耐烦了。官人一见,拉着她的手说:“一向未得看你,可好么?”林氏眼圈红了,说:“好人儿,若不着人请去,还不来呢!想杀我了。”说着进了卧房。二人并肩坐下,小丫头递了茶。林氏说:“我也不说,真的有了心爱的,还稀罕我么?俗语说:痴心老婆忘恩汉。想的我神魂颠倒,连个影儿也见不着。”官人说:“怎么能忘了你?这一向好不忙呢!眼看差钦差到来,不独我,连知县通不得闲。”林氏说:“到底不放在心里,若真惦着,忙破了脑袋也要摘个空儿走走。”
  说着,文嫂放了桌子,摆上南鲜果品。妇人把盏斟上木瓜酒,递与官人。自己也斟了陪坐。二人对饮,叙了些离情软语,把官人也说动了。妇人说:“我请你不为别事,因想你,亲手儿打了一条香络子,还绣了一对护膝,也是我的痴心。夏天热了,看见我的络子凉爽,冬天冷了想起我的护膝暖和。不知你要不要?”官人说:“在那里?”妇人叫小丫头从柜子里取出来,果然好活,计如鱼子一般。西门庆连声夸奖说:“难为你的心。”连忙收起。
  又饮了一会,妇人说:“我有两坛酒,名瓮头香,是官药房得来仙方。此酒有通宵不倦的好处,补血养气的奇功。我与王爷用了一坛,还有一坛总未肯动,还有一本册页,是南边虎丘女孩儿画的。王爷的千秋,外边随礼进的。你何不尝尝瓮头春酒,看看虎丘册页?这都是外头无有的。”官人甚喜,说:“你有这样好东西,怎不早说?快拿来,这倒有趣。”
  于是,林氏亲自带着文嫂抱了一个小磁坛来,打开七层封皮,只闻的满堂奇香。文嫂灌了一壶,官人说:“温了来我尝。”文嫂答应。去不多时,温来与官人斟了一盅。又与妇人要斟,林氏笑了,说:“傻老婆,我喝不得。”文嫂会意,与妇人斟了木瓜酒。官人饮了一盅,说:“好酒。”妇人说:“你喝罢,好处多着呢!”叫丫环“把我常看看的册页拿了来。”小丫头答应。从屋内案上取出来递与妇人、官人接过来一看。见外是绿锦板皮。展开是细绢。沿边果然画的像活的一般精工。五彩点缀入神,二十四页都有名色,且神情式样百般奇巧。看得二人心痒难挠,勾起药酒发作。说:“拿到屋里看罢。”二人携手入内室。入下纱帐来,打开册页,如法行事,把个林氏喜的没口子叫“达达”不绝。
  少睡了片时,饭也无吃,连了夜,直缠至四更,次日睡至日出三竿才起来。官人说:“好厉害酒!”妇人只是笑。丫环递了茶。二人梳洗已毕,文嫂拿上三鲜燕窝汤来,每人吃了半碗。
  王经拿了马来,官人才告辞回家。妇人恋恋不舍,送至后门,看着上了马去远了,才回房去了。这来毕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