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续金瓶梅》-第三十九回 散资财日配三姻 大悟觉功成了道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13:00:28 作者:


关灯
护眼

却说西门庆这日下了床,到了上房与月娘说:“这几日无来看你,我悟得有了效验了。”说着蓝姐、屏姐来看月娘。大家坐下。官人说:“你们来得好。别人不懂得,你等与大娘还明白这个道理。自古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想人生如同一梦。好梦荣华恶梦贫,若是疾迷不悟,到了那忘病暑床,悔之晚矣。就是你们妇人也要一心向善,不可失了本来面目。”吴月娘好善,自然明白。几句话把蓝姐、屏姐醒悟了,说:“爹说的不错,明日我们学行好了,以免一生之罪。”官人甚喜。小玉递上茶来。官人说:“她已配了玳安,还有三个大丫头。今日趁我有功夫,给他们匹配姻缘,也不枉跟我一场。”又对天香说:“请众位娘说话,把大丫头都带了来。”天香答应,不多时,众姊妹都到来。春娘说:“叫我们做什么?”官人说:“我今悟了性了,丫头们都大了,不可误了他们的青春。天有好生之德,配了人生下子女也是你们的德。我要把楚云配与春鸿,把秋桂配了文珮,把珍珠儿配了王经,好不好?”丫环都愣了。惟有春梅倒很愿意,说:“你说的是。挑个日子叫他们圆了房就是了。”官人说:“既如此,把他们也叫了来。”少时,三人都来了。官人说:“我今日作媒。”先叫春鸿,说:“把楚云给了你。”又叫文珮说:“把秋桂给了你。”又叫王经说》“把珍珠儿给了你。”官人喝口茶,瞅着他们说:“你们愿意么?”三人喜出望外,连忙磕了头。三个大丫头心中暗。喜官人叫拿历书看了,说:“后日上吉日完婚。”
  又往春娘说:“你把楼上存贮的金银叫他们搬了来我瞧。”春娘说:“都有帐,看他做什么?”官人说:“不必管,自有用处。”春娘无奈,叫四个大丫头同四个小丫头到楼上开了银柜,一封一封的都搬了来摆了一地,外有金条、金叶子,连元宝、碎银子,共有银二百四十封,金子共一千二百两。官人说:“拿帐来。”楚云递上帐目,分毫不错。官人又说:“把金条子留下,金叶子不要,银子留下一百封,余银收回库内。”丫环答应了,一包一包的收回去了。西门庆说:“既为善,先要把财帛看如瓦砾方见真心。这金银我要济贫施舍了免我的罪。余下的留着你们用度。”众人都傻了,满心里舍不得,又不敢言语,只得答应。
  官人点看一笑,说:“这也是你们的造化。”于是将金银分了些与众亲友,又分出几分与把兄弟,又分了些舍在玉皇庙、永福寺与两个姑子;余下的,叫玳安到衙门里要了清河县花名册,拣贫苦鳏寡孤独的,按次匀分了。众人都来磕头,又打听什么缘。故官人也不见面,说:“一概不知。”诸事已毕,说:“我要入定去了。”头也不回,扬长往学房里去了。
  这里众人纷纷议论,都说:“咱们爹要疯了。参不成禅要闹个冰消瓦解。”月娘说:“别扭他。先给丫头们做铺盖、衣服、首饰,叫他们圆了房,好开脸。”春娘说:“只好如此,谁敢拗他?把群房收拾三间做洞房。”于是,春梅承办,每人换了新衣新裙,做了铺盖,糊裱洞房。
  到了第三日,春鸿、文珮、王经都与众娘磕了头。众仆妇都有份子,小丫头各有人事。也摆了个小小的酒席。韩二、来兴儿、玳安、进福、进禄、周老、刘包、胡秀都来吃酒。还有蔡姥姥、刘婆子、薛嫂、文嫂也来道喜。吃了一日酒。至晚散了。郑妈妈、王六儿、如意儿三人打发楚云、秋桂、珍珠儿入洞房。小丫头都来闹房。也是合卺会帐、子孙饽饽、长寿面。诸事已毕,把三个小伙儿关到屋里,成其夫妇。都是轻车熟路,百样温柔,不必细说。
  次日,仍是三个妇人服侍三个新人,上了头,开了脸,打扮的百媚千娇,另一番春色。与月娘众姊妹磕了头,拜了天地,又拜了众伙伴。众姊妹赏了拜钱。看着三对小夫妻粉妆玉砌,倒有趣。月娘点点头说:“这也是月老注定的,非人力所为。”说罢,三对新人回房不题。
  单说春鸿、楚云跟了春娘来到楼上。春娘看着眼热,说:“你们可大喜了!”二人复又磕头。春娘叫玉香摆了酒,说:“我们也借个光儿。”三个坐下,楚云与春娘斟了盅。春鸿说:“天从人愿,若把别人给了我,咱娘儿们就难对坐了。”春娘说:“好是好,就只你这囚根子不配我们楚姐。我养得水葱儿一般,你这小兔羔子是那里的造化!我嘱咐你一句话,不可坏了良心,忘了我!”春鸿说:“娘放心,我要坏了良心,天打雷霹,不得好死!”春娘大喜。于是放荡形骸,开怀畅饮。春娘乐了弹着琵琶三人对唱吃的酩酊大醉率由旧章春娘趁着酒兴说:“我看着你们圆房儿。”春鸿答应,说:“别馋傻了。”于是三人颠鸾倒凤大作一回。
  再说西门庆自日配三姻大舍资财之后,又坐了一七,将出了定,只见从天上来了一个仙女,百媚千娇,异香扑鼻,笑着身边坐下,也不言语,满身乱摸。官人那里按捺得住?才要伸手、说话,忽然心血来潮,不敢动了。少时不见了女子,只见六根清净,二目有了黄光。坐到七七四十九日,觉的身轻体健,心如铁石。每日存神运气,内丹已成。又觉坐不住了,心中只想名山洞府,海外云游,一心无二,万虑皆空。恐众人拦挡,把两套书包好,揣了些干粮,到天黑,悄悄的溜出学房,趁门上无人走出大门,暗暗绕过大街来到城门,却早已关闭,便藏在一个空院破房内坐了一夜。天明了,才开城门就混出去,无人知觉。
  他信步由行,扑了正西飘然而去。走了半日,也不知是那里。遇见一只猛虎,唬得无命的飞跑。跑到天黑才不见了。有一座破庙,暂且栖身。心中后悔,又不能回去。无奈拜了佛,浑衣而卧。
  到次日,只得又走。只觉寒风透体,冻得浑身打颤。进了一座大山,见有人在那里烤火。西门庆上前拜揖,也蹲在人丛中向火。因见无人理他,独自出了山,一条大河拦住去路。有一个独木桥长得很,看着害怕不敢过去。迟疑半晌,说:“既要出家,那里怕得许多!”乍着胆子上了独木桥。未行数步,一失脚,翻身掉在河内。水深浪涌,手脚扎煞。眼看着命在旦夕,只见上流来了一只船,上面一个和尚把西门庆救上船来。苏醒半日,睁眼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普静长老。说:“善哉善哉,贫僧久等多时,果然来了。也是你灵根不昧,尘缘已满,才能逢凶化吉,脱了轮回。不必久留,跟贫僧上四川峨眉山修真去罢。”说罢,上了岸。西门庆拜了老僧为师,晒干了衣服,二人奔四川的大路飘然而去。
  到了次日,春鸿、文珮与官人送饭。进了斋房,不见了官人。二人慌了手脚,忙来报与月娘。众姊妹都吓了一跳。忙到斋房里四下找寻,并无踪影。月娘众姊妹放声大哭。都说:“可意人儿,那里去了?”叫家人前后找了一回,又在外面亲友家里找寻,并无下落。惊动了合城,齐来盘问。都说:“奇哉奇哉!”又在花园内找了一遍,都说无有。
  春鸿猛抬头,见墙上贴着个字帖。上前一看,上写着:“尘缘已满,归真去也”八个大字。春鸿说:“这不是?”春娘一看,放声大哭。说:“姐姐,他舍了咱们了,找什么!”月娘说:“我看看。”揭下来大家一看,月娘先跌倒了,把蓝姐、屏姐哭得死去活来。唯黄羞花、冯金宝是随班唱喏。众人哭了半日,月娘说:“事已至此,哭也无益。且回房再做道理。”言罢,都到上房彼此解劝。大丫头也哭得动不得,一日都无吃饭。白日还好,夜晚胡梦颠倒。过了几日才略好些。
  这日金宝来看黄姐,二人坐下,金宝说:“你可好些了?”黄姐说:“有什么不好的?”说着眼圈红了。金宝说:“傻妹子,还想他做什么?他抛了你我,是无良心的人。你我嫁他,原为一心一计,谁知他口是心非!他既不仁,谁还有义》难道咱们守活寡不成?我劝你另找个主意。”黄姐说:“依姐姐,有什么高见?”金宝说:“咱们最好,论妯娌,你大我小,不敢冒昧;论岁数,我大你两岁,才敢多嘴。俗话说:将军不下马,各自奔前程。明人不做暗事,我已有了主意。过几日,我与大娘说明,仍回院里去。破着功夫,若接着财主,从了良,就有了靠了。”黄羞花说:“我比不得你,举目无亲,可往那里去?”金宝说:“死店活人开,难道你这花朵般的人愁无个主儿?”一句话把黄氏说动了。说:“姐姐真与我好!此话如拨云见日,在这里也不是长法。他走了,我才明白了。不用忙,慢慢的再做道理。”叫素兰摆了酒,二人对饮。得意洋洋,越说越有趣。直饮至日西才散。
  金宝走至半路,遇见文珮说:“你往那里去?”文珮说:“大娘叫我媳妇做生活,叫我叫她去。”金宝笑着唾了一口,说:“碜杀我了!才娶了几日,就媳妇长媳妇短,好肉麻!她是我的丫头给了你,就忘了我了?”说着伸手就把文珮的耳朵揪住,说:“小兔羔子,跟着我走,饶了你这囚根子就是饶了蝎子!”文珮只得跟着走来。
  到了楼上,金宝说:“许久的不见你,我要问你个底儿吊。
  你打量有爹有家护着你,他今出了家,你就是失了群的野猫子,丢了孤老的姐儿,若不哄着我叫你哭天也没泪!秋桂与你算成了亲人了?”说得文珮也笑了,说:“他算什么,娘亲在前,她亲在后,难道爹走了娘倒忘了我了?”一句话把金宝说动了。说:“这小囚根子倒有良心,不枉我疼你。过来,坐下罢。”
  于是叫丫环摆了酒,同珍珠儿三人坐下,斟上酒,一递一口的消饮。文珮坐在金宝怀里,说:“娘想我不想?”金宝说:“我也不知道!”又饮了几盅,金宝说:“这样喝没意思。”叫丫环在里面屋的床沿下放一小桌,把果子摆上,往文珮、珍珠儿挤挤眼说:“我们躺着吃酒。”说罢,三人钻在被内。复又斟上酒,一面喝一面唱。饮至半酣,先是文珮与金宝玩耍,次是珍珠儿倒搬桨。你争我夺,非止一次。直狂至东方大亮,三人才起来。梳洗已毕,郑婆子做了水合鸡蛋汤来,每人吃了半碗,才开门将文珮放出。文珮见四处无,人摇摇摆摆回家了。这一来毕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